時渺趕緊搖頭,「我要去排練,先走了。」

話說完,她已經將林君的手推開,自己往前面走。

她今天到的很早,樂團的排練室只有她一個人,但在她剛將弦調好的時候,門又開了。

周梓楷坐在那裏。

兩人的眼睛對上時,周梓楷先笑了一聲,問,「郁時渺,你是怎麼收費的?」蘇朝歌愣住,看着橘貓爪子裏抓着的小老鼠。

他回想起上次,自己房門前出現的那隻死老鼠,再對比眼前的情況。

原來不是公寓的衛生問題,那應該也是橘貓放在他門前的。

喵嗚~

橘貓低聲叫了一下,在蘇朝歌的手掌上後退居然伸直站立了起來。

然後就對他伸出爪子,灰毛

《不過是美少女的任務罷了》第三十二章禮尚往來 「哇,好厲害!」佩吉高興地跳了起來。

諾薇爾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幾個金屬容器,裏面還裝有一些筷子。

金屬容器是杯子形狀,中空,整體呈金色。只是看一眼,就會覺得異常的珍貴。

這些杯子剛還夠他們五個人分完,諾薇爾把烤好的魚裝進了杯子裏,然後再將筷子插在旁邊。

「佩吉,你去把這些杯子遞給大家。」諾薇爾道。

「好!」佩吉接過杯子,就立刻開心地跑了過去。

她把所有該送出去的東西,都交給了大家。這樣一來,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個早晨吃到新鮮而美味的魚了。

安浩軒迫不及待地端上了杯子,取出裏面的筷子就準備開吃。他看着裏面那鮮艷的魚肉,就不由自主地分泌出來大口唾液。

「看上去就很有食慾啊,到時候我覺得我可以帶一些去人類世界,這種美味可不能獨享。」安浩軒拿出筷子,夾了一塊魚肉。

筷子馬上就被送到了嘴裏面,隨後一種清淡的美味在他的味蕾之上躍動。

「嗯……好吃啊!」安浩軒嘗了一口就如此感嘆著。

即便沒有加上什麼調料,這種原汁原味的美味也足以讓他神魂顛倒。

吃膩了方頭魚和彈頭魚,這種形狀奇特的新魚種也是非常美味的。這種美味,是前所未有的。

無論是在人類世界,還是在空名島、北風城,都無法嘗到,這種魚只棲息於此片海域。

諾薇爾後來講到,這片海被兩股洋流所包圍,就算魚想要離開,也跑不掉的,所以就形成了一種天然漁場。

「莉莉絲,你也嘗嘗吧,很好吃的。」安浩軒把頭轉向莉莉絲說。

莉莉絲伸出食指指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一臉疑惑,「看你反應那麼誇張,應該不會難吃。」

「那肯定的。」

莉莉絲端著杯子,拿筷夾出一塊肉,然後小泯一口,輕輕咬下一點點。

隨後,她便開始咀嚼,臉上也浮現出難以描述的表情。

「嗯,確實還不錯。只不過,要是有調料就最好了。光這麼吃總覺得有點淡。」莉莉絲說着。

度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大家都吃完了這頓早飯。其餘的人,將杯子交給了諾薇爾,她然後就開始用海水洗杯子了。

諾薇爾蹲在鯤的尾巴那裏——也是最接近海面的地方。她用海水洗杯子的同時,海面上也浮現出了她的樣貌。

雖然年紀已經不算小了,但也不大。在這同時,她依然保持着青春和美麗。如果諾薇爾堅持說自己是個少女的話,恐怕沒有人會質疑她。

但實際上,她就比達里奧小了那麼八歲。

洗乾淨杯子以後,諾薇爾取出幾個布袋子,然後把杯子全部裝了進去。在她的長袍內側,還有好幾個袋子,她拉開長袍,將裝有金杯的布袋子一起裝進去。

再此之後,就從尾部離開了,直接走向安浩軒他們那邊。

「乖孩子,可以把尾巴放回去了。」諾薇爾行走的同時,也提醒這白鯤收回自己的尾巴,現在已經不需要浮出水面了。

白鯤立刻照做,同時依舊發出了那種熟悉的咕嚕聲。

「真是個乖孩子,接下來就得麻煩你繼續遊了,我們要帶着這些客人去他們想要去的地方。」諾薇爾走在路上,對白鯤說着。

白鯤雖然不能說話,但卻可以理解諾薇爾所說的話,也許這就是主人和寵物之間的默契吧。

白鯤依舊發着那種聲音,似乎很享受自己主人的誇讚。

諾薇兒走在路上面,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事情。她停了下來,停在了白鯤的頭那裏。

「差點忘記你了,可不能把你給餓著。」諾薇爾此時想起來,白鯤還沒有進食。

她坐在白鯤的頭那裏,馬上就伸出了一隻手,片刻過後,上面便包裹着紫色閃電。

閃電如同狂舞的火焰,在不斷閃爍。隨着諾薇爾的呼喊,原本雜亂的閃電卻匯聚在了一起,變成柱形。

此後,諾薇爾一聲令下,電柱便刺入海里。只是眨眼的一瞬,海面上就浮出來了密密麻麻的魚。

這些魚翻著身子,完全失去了生命的特徵。

諾薇爾找准了位置,以至於這些魚全部都在白鯤的嘴前。

「吃吧,已經給你準備好了。」諾薇爾伸手撫摸著白鯤的腦袋,以一種極為寵溺的語氣說話。

這條鯤,陪伴了她數年,也見證了她的成長。對於諾薇爾來說,這條白鯤就是她最珍貴的家人。

白鯤張開大嘴,哈了一口氣,四周的海水便涌了進去。白鯤的身子,也因此往海裏面傾斜了一點。

那些死魚,隨着海水的流動一起進入了白鯤的嘴巴裏面。

諾薇爾笑眯了眼,用手揉了幾下白鯤的腦袋。與其他部位相同,白鯤的腦袋,也是非常的柔軟。

此後,諾薇爾拿出了自己攜帶的地圖,細細往上面看着。

地圖是紙質的,局限性極其大。諾薇爾只能看個大概,完全不知道現在到底在哪裏。

一路上,都是靠着白鯤來識路的。

諾薇爾瞅了幾眼,然後放下了地圖,「孩子,到達目的地綠茵已經快了嗎?」

白鯤叫了一聲。諾薇爾聽到以後,就明白了白鯤的意思。白鯤,叫一聲表示否認,叫兩聲表示肯定,沉默則表示不確定。

憑藉着這樣的特點,諾薇爾可以輕易理解白鯤所表達的意思,而不是陷入理解不了白鯤的意思的僵局。

諾薇爾又接着發問了:「那麼是不是還差大概一天,就可以到達綠茵了?」

白鯤這一次叫了兩聲。

諾薇爾聽到以後,臉上就露出了笑容。這麼看來,白鯤將會保持高速行駛,然後抵達綠茵之地。

這白鯤此時的速度,可是比海上的輪船快了幾萬倍。

沒有任何的輪船,可以追上白鯤。

可是這樣快速地行駛,也有一個弊端,那就是需要消耗的法力太多。白鯤也有法力,只不過上限極其高,只要在這段時間內不忘給它餵食,就完全不會出現問題。

安浩軒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問諾薇爾:「剛才發生了什麼,怎麼鯤突然往下倒了一點?」

諾薇爾:「啊,只是為了方便我的乖孩子吃魚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不用擔心。」

「原來是這樣啊。」安浩軒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又問了問還有多久可以到達目的地。

諾薇爾如實回答:「一天。」

白鯤不僅速度快,而且還行駛得異常平穩。安浩軒就算在上面跑來跑去,也不會落下去。

除非白鯤主動把他甩下去,不過有諾薇爾在,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哦對了,安浩軒你去把其他的人都叫過來。」諾薇爾道。

安浩軒照做,把其他的人都叫了過來。

「有什麼事情?」不到一會,其餘的人就都被諾薇爾聚集起來了。

「你們,都把手放到白鯤的嘴巴那個位置,就放在嘴巴前面就行。」諾薇爾道。

在此過後,其餘的人就把手伸了過去。據諾薇爾說,這是為了留下他們的氣味,然後方便保護他們。

留下了氣味,白鯤就會記得他們幾個人。

安浩軒:「還可以這樣啊,真聰明。怎麼感覺……像一條狗一樣。」

「它還是懂人心的,可以理解我們所說的話。」諾薇兒再次撫摸了幾下白鯤的頭。

在此之後,白鯤又叫了兩聲。

諾薇爾忍不住笑了,「你還自己誇自己是吧。」

白鯤再次重複了兩聲,讓這無聊且死氣沉沉的旅程變得有一些活躍。

時間飛速流逝,在大家絲毫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整個早晨就已經悄悄度過了。

現在便是中午時分,一直在海上面的各位,只好再把魚當做正餐。

值得慶幸的是,大家都還是第二次吃這裏的魚,還沒有吃膩。

這一次,安浩軒詢問諾薇爾有沒有更大的杯子,諾薇爾的答案卻讓他失望了。

諾薇爾那裏,只有之前拿出的那五個金杯,沒有多餘的了。

「我有一個辦法,我們可以把海水蒸發,然後得到鹽,這樣就有調料了。」安浩軒不確保這個異世界有沒有鹽,但自己還是說出口了。

正巧的是,這個世界也是存在鹽的。

諾薇爾覺得安浩軒的話有那麼一點道理,與此同時,安浩軒也明白了自己所說的沒有錯。

「那,就把杯子給我吧,我去接水。至於蒸發的話,就還得麻煩你把水給弄得沸騰了。」安浩軒對着諾薇爾說。

他知道,對於這種事情,諾薇爾完全是綽綽有餘。

「這種事情,不就是簡簡單單嗎?你只要把海水接好就可以了。」諾薇爾說完以後,就伸出了手掌,在其之上還夾雜着些許閃電。

帶電的手掌,如此出現在了距離安浩軒極其近的地方。

「好,那我就去接水了,在這裏等我一下。」安浩軒帶着那五個杯子,朝白鯤的尾部跑過去。

安浩軒還在奔跑,諾薇兒卻想起來了一件事:白鯤的尾巴還在海的裏面。

諾薇爾一聲令下,白鯤的尾巴就再一次離開了水面一段距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烈日灼燒之下,直播間當中的眾人看著張遠和馮寶寶,就這麼一步一步的朝前走著。

伴隨著兩人逐漸前行的步子,一些格外不同的語調隨之發了出來。

「這傢伙究竟想幹什麼呀?要我說之前在那個地方待的好好的,現在又帶著馮寶寶四處亂跑,這是想要作死啊這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