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我低着頭,不敢睜開雙眼,即使捂着耳朵,狂風呼嘯而過的聲音也擋不住,身子上的沙子越來越多,我每過一會兒就要晃動一下身子,把身上的黃沙給晃下去,以免被埋在下面。

這個時候我們衆人已經失去的時間觀念,我腦海中只有一個念想,那就是這該死的沙塵暴趕緊結束!

而現實卻是殘酷的,這句話一點兒都不假,此刻耳邊的風聲越來越大,沙子越來多,現在還夾着不少石塊,有時砸在後背上,那種感覺讓人難受的要命。

我怕身邊的韓穎禁不住這石塊的敲打,爬到了她的身邊,然後整個人壓在了她的身上。

“你是誰?”韓穎感覺到身子上的人,帶着口罩大聲的問道。

“我,張野!”我喊道,韓穎聽了我的話後,便不在說話,靜靜的趴在我身下。

而這時的黃沙和石塊也越來越密集了,砸在我的後背和後腦上生疼,雖然我御氣護住全身,但是以我現在的丹田內的那點罡氣,起不了多大作用。

不知過去了多久,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我實在是記不清,也分辨不清。

這風總算是漸漸的開始小了,約莫十分鐘後,這場超大的沙塵暴纔算過去,這時我晃了晃全身,想把自己頭上、背上的沙石給甩下去,這時我才感覺身下一陣柔軟,忘記韓穎還在我身下了……

這讓我萬分尷尬,一個男人爬在‘女’人的身上‘亂’晃,任我臉皮再厚,此刻也是發燙,韓穎在我身下對我喊道:

“張野,沙塵暴都過去了,你還壓着我幹嘛!”

我聽到後,忙一個翻身從韓穎身上坐了過去,這時才發現此刻天已經亮了起來,韓穎紅着臉也從地上爬了起來,坐在地上,我像四處看去此時衆人也都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打着自己身上的沙塵,唯獨剩下一個人躺在沙堆裏沒有起來。

看那沙堆的大小,我不用去看人就知道這沙堆下面一定是老牛,我怕他在裏面出了什麼事,忙跑過去,想把他從沙堆中拽出來,等我走過去的時候,才發現老牛已經把自己的腦袋鑽進揹包裏,趴在沙堆裏打起了呼嚕!

我看到這一幕後,差點沒一口血上來吐出去,這也能睡着?

等衆人把自己身上、臉上、脖子裏的沙塵處理的差不多後,也都發現了正躺在沙堆裏打呼嚕的老牛,不覺得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這場沙塵暴過去,除了雷子頭上被石頭給砸破個小口子外,其他人都沒什麼事,最多就是頭上多幾個大包,後背上多了些淤青,若是我們在外面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我看了看手錶,這才發現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這場沙塵暴足足持續了三個多小時。

招呼衆人從沙石中把裝備挖出來後,這才發現我們所帶的兩個最大裝水的水袋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蓋子都打開了,裏面的飲用水也都流了出來,本來飲用水就不多,這一下子讓衆人都不免擔憂了起來,在這種黃沙滿地羅布泊,若是沒有水,就和監獄中的囚犯被判了死刑差不了多少。

我把水袋中剩下不多的飲用水倒進空的水壺裏面,趁天還沒黑,準備帶着老牛和明哥出去找水。

讓雷子照看韓穎和陶燕,我們三人拿着兩個空水袋,走出樓蘭古國,朝着北邊走去。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水源,否則我們只有回去這一條路,若是回去,前面的一切也算是白費功夫了。所以找到水源現在對我們來說異常的重要,想到這裏,我便加快了腳步,趁天還沒黑,帶着老牛和明哥朝着北面走去。 ?

其實在沙漠或者戈壁中,若是沒有水的情況下,千萬不要慌張,保持冷靜,認真分析,多半都能找到水的。。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一路上我仔細觀察地面,尋找沙漠中的各種蹤跡,沿着它們的蹤跡或許可找到水源,再一個就是注意尋找地上面有水“標誌”的植物。比如芨芨草、白刺、三角葉楊、梧桐樹、柳樹、鹽香柏、香蒲等植物的四周,一般可以找到水源。在這些植物下挖掘可見到水。

大約走了半個小時,前面出現了一個斷裂的石壁,在石壁的後方有一個乾涸的河‘牀’,我看到後心裏就是一喜,這種河‘牀’裏通常都是可以找到水源的。

老牛和明哥兩人臉上也是一喜,我們三個朝着河‘牀’跑了過去,選擇在河道轉彎處外側的最低處尋找。

在一個背光比較‘潮’溼的地方,我們三個選定一個地方,便開始往下挖,往下挖了不到半米便發現了溼沙子,這讓我們幹勁大增,以爲這次定能挖出淺水井來。

直到我們三個興沖沖的挖了一米多深,還是隻有溼漉漉的沙子,看不到一丁點兒水跡,我們三個此刻不免有些心灰意冷,這死地羅布泊不是白叫的,的確讓人絕望。

看着這溼漉漉的沙子,我做了一個決定,用這些沙子來取水。

“張老弟,這些沙子你怎麼能用來取水?要不我們趁着天還沒黑,再往下挖挖看看。”明哥看着我不解的問道。

“不用了,這種情況下,你再往下挖還是一樣。”我搖頭說道,說完後,我坐在了地上,把鞋子脫了下來,然後把襪子脫了下來。

明哥看着我這一連串動作後,不解的問道:

“張老弟,你這是做什麼?”

“把溼沙放進襪子裏,然後用力擠,把水從襪子裏擠出來。”我對明哥解釋道。

明哥一聽我這話後,大讚了一聲:“聰明。”然後自己也開始脫鞋脫襪子。

老牛這時也要脫,我忙跟老牛說道:

“老牛,你就別脫了,你用你那臭襪子擠出來的水,誰能喝下去?”

名偵探柯南之緋色奇迹 “得了吧,就你的香!跟空氣清新劑似的!”老牛也沒在意我說的話,繼續脫襪子。

就這樣,我們三個忙活了半天,往襪子裏裝溼沙子,然後擠水到水袋裏,一直忙活到天黑後,把兩個水袋裏擠出來的水倒進一個水袋裏,也只有小半袋而已,不過這也比沒找到好得多。

臨走的時候,我看到附近有一些乾地椒草,我便拽了幾把,放在了口袋裏,因爲沙漠中提取的水多半都是鹽鹼水,若是喝多了,體格不好的人難免會腹痛、腹脹腹瀉,而把乾地椒草放在鹽鹼水裏一起煮開後,再喝便不會有這些症狀,當然喝鹽鹼水對人體健康還會造成其它的傷害,比如經常喝會產生心臟病,結石病等等,所以就算有乾地椒草也不宜多喝。

我們三個回去的時候,韓穎和陶靜兩人此刻正在用水煮方便麪,雷子在外面劈柴火,當她倆看到我們三人回來後,陶燕就站起來就對我們說道:

“我們找到了一個水井,裏面有很多清水。”

聽了陶燕的話後,我們三個都一致的表示不相信,在這裏怎麼可能有水井?

陶燕也不解釋,拿上手電筒帶着我們三個就走了出去,走到了那個水井旁邊,陶燕指着這個水井對我們三個說道:

“喏,就是這個水井。”

我們三個看到眼前這個水井後,都不免相互看了看對方那副灰頭土臉的樣子,三個大老爺們出去找了半天水,才找到一點渾濁不堪的鹽鹼水,這也太讓我們……

“嗯,其實我們也找到水了,不過這水井你們怎麼發現的?怎麼以前沒有見到過?”老牛給自己找面子。

“你們三個走後,韓穎姐讓雷子哥看着裝備,便帶着我出來轉轉,順便拍幾張相片,然後我們便發現這裏有一快方形的石頭,我和韓穎姐一起把這塊石頭搬開後,才發現這是一個水井,估計是以前被沙子埋在了下面,沙塵暴過後纔出來的吧。”陶燕看着這個水井對我們說道。

我聽到後也點了點頭,然後把水袋裏面放上些石頭,用繩子綁着水袋,放進了這個水井下面,我測試了一下打撈上來的水,沒有問題,是乾淨的地下水。

明哥看着這個水井,對我們說道:

“這個水井看似就是樓蘭人打造的,既然是他們打的水井,而且這水井中又有乾淨的水,那說明這個樓蘭古國消失的真正原因不是因爲缺水。”

我聽了明哥的話後,也點頭贊同,這時老牛走到這個水井旁邊,圍着水井走了一圈,誰知道當他走到水井左邊的時候,他腳下的那片沙地突然就陷了下去,老牛整個人掉進了沙坑之中,把旁邊的陶靜嚇得尖叫了起來。

我見狀後,心道壞了,可別掉進什麼沙坑裏,不過轉瞬間發現老牛掉下去後沙子只到腰際,並沒有繼續下沉,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和明哥兩人把老牛從沙子里拉了出來。

“這他孃的什麼地方?這水井旁邊怎麼還設陷阱?還怕有人來偷水不成?”老牛從沙子裏爬出來,嘴裏罵罵咧咧。

老牛爬出去後,我朝着那個沙坑看了過去,發現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沙坑,而是一個鋪滿石階的通道,通往地下的通道。

“你們看,這是個通道。”此刻附近的沙子也都塌陷了下去,整個通道的入口漏了出來。

“我去,這是什麼地方?”老牛看着這個通道後詫異的說道。

我蹲在地上,順着這個通道往下望去,裏面漆黑一片,一點兒看不清,月光照不到裏面,看到這個黑漆漆的通道後,我心裏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難道韓穎夢中所出現的那些場景就在這個通道的下面?

“陶燕,把你的手電筒給我。”我對身後的陶燕說道。

從陶燕手中接過手電筒後,我拿着往裏面走了進去。

“老野,先別急着下去,等會兒咱一起。”老牛見我下去,在上面對我喊道。

“我就是下去看一看,馬上上來。”我說了一句便繼續往下走去。

走了足有幾十米遠,還是不見這通道的盡頭,我只好原路返回。

明日之劫 回到上面的時候,老牛第一個上來問我。“老野,你發現了什麼沒有?裏面有沒有值錢的東西?” ?

經過一晚上的休整,衆人也都養足了‘精’神,我們簡單的洗漱過後,收拾好睡袋,整頓裝備,背上揹包,然後把篝火熄滅,現在我們幾個人都似乎有了默契,每個人收拾東西的速度非常快,很快都收拾妥當,準備去一探韓穎和陶燕一起發現的那個古井旁邊的通道。。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這就是人一旦有了共同目標時候的典型表現,因爲現在我們不管是誰,都想去一探那通道下面到底有什麼,所以衆人一起朝着昨天發現的那個古井旁走去。

走到了那個地下通道旁邊,我拿着手電筒站在通道口往下看着,心裏稍微分析了一下,其它倒還好,有一個致命的問題是裏面太過黑暗,若是有什麼突發情況肯定容易出事,畢竟手電筒的照‘射’光線是有限的。

“老野,咱現在下去不?”老牛站在通道口邊一直伸頭往裏看,此刻他早就按耐不住了,估計是在想裏面有什麼值錢的古董。

我看了看衆人後,說道:

“我帶頭在前面,你們跟在我後面,老牛你走在最後,一旦有什麼情況,馬上通知大家。”

說完後,我當先走進了這個通往地下的黑暗通道里面。

我走在最前面,手電筒在在這石階上面,光線竟然會被那黑黝黝的石階給吸收掉一部分,所以手電筒的照明能力在這裏面被弱了一半有餘。

四周照了一下,發現除了腳下的石階外,四周便是兩面石牆,有人工開鑿的痕跡,雖然年代久遠,但是這些石頭都異常堅固,敲打之下有重重的迴音。

中途陶燕跟在後面看着這漆黑的四周有些害怕,畢竟這裏面的確給人一種‘陰’冷的感覺,韓穎安穩了她幾句後,倒也平靜了下來。

繼續往下走,走了不過十多分鐘,這石階便不在朝下延伸,而是平了起來,再往前走了幾步,腳下的石階已經不見,到了土質地面,四周也開闊了不少。

“張老弟,你感覺這裏是什麼地方?”跟在我身後的明哥謹慎地觀察着四周對我問道。

“現在還不能確定。”我搖頭說道。

“我估計這裏是不是那樓蘭國王的墓‘穴’?聽說那樓蘭國王生前動用數千人,歷時數十年給自己修建了一個地下皇陵,‘花’費巨大。”雷子在後面說道。

我聽到雷子的話,說道:

“不排除這個可能。”

衆人聽到我和明哥的猜測後,心中都不免有些興奮和‘激’動,有的人呼吸也不免加重,特別是老牛,跟在衆人身後一聽到這裏有可能是樓蘭古國國王的地下皇陵,差點沒蹦起來,在後面一個勁的喊要發財了。

韓穎回頭白了老牛一眼輕聲說道:

“就算這裏真的是那樓蘭國王的皇陵,就算裏面真的有之前的古董珍寶,咱們也不能拿,更不能拿出去賣,只能打電話報警,讓考古隊來這裏。”

“爲什麼不能拿,這可都是咱們找到的,幹嘛便宜了別人。”老牛思想有時候就是這麼不開竅,一聽到韓穎說這裏就是有值錢的古董都不能拿,急了。

“因爲這些都是國家的,你要是拿出去賣,犯法。”韓穎說道。

“可拉倒吧,我撿的那塊石頭怎麼能賣?”老牛說道。

“那不一樣……”韓穎說道。

“行了,你們先別說了,大家看前面那是什麼?”明哥打斷了他倆的爭吵,用手電筒照着前面說道。

我們順着明哥手電所照的方向望了過去,發現前面空地上有一個類似於亭子的建築。

看到這一幕後,衆人心裏不免有些發憷,這黑黝黝的地底下怎麼會有亭子?

此刻四周倒也寬闊,我們一行六人一起走了過去,來到這個亭子周圍,這才發現這亭子之中竟然有一張石‘牀’,而石‘牀’上面躺着兩具屍體,因年代久遠,早已化爲白骨,身上的衣服也破爛不堪,那森森白骨在手電筒的光照下反‘射’出幽幽的白光,有種說不出的妖異感覺。

“這……這裏怎麼會有死人?”陶燕看到這兩具白骨後被嚇了一跳。

“墓‘穴’要是沒死人就怪了,或許是這樓蘭國王的陪葬者吧。”老牛在一旁說道,他話還沒說完,人已經朝着那兩具屍體走了過去。

“你過去幹什麼?”韓穎一把拽住了老牛。

“我就隨便看看。”老牛說完也沒繼續往前走。

“這並不像是陪葬的人,你們看他衣着雖然都破碎不堪,但是也能隱隱看出華貴之‘色’,而且他們兩人身下還墊着好幾層被子,我估計是死後被葬在這裏的。”我說出我心裏的想法。

“葬在這裏的?不會吧,這古人都講究個入土爲安,這放在一個亭子中的石‘牀’上面這算哪‘門’子葬?最起碼得有個棺材吧?”雷子不認同我的觀點。

我沒有繼續說話,而是用手電四處照這亭子周圍,只見這亭子附近地下都是鋪平的石板,多年的原因導致石頭脆化,腳踩上去嘎嘣作響,再往亭子後面觀看,卻發現了一面石牆。

衆人同樣也發現了這面石牆,遠遠望去,這石牆上面雕刻着不少的東西,我們一行人都很有默契的朝着那個石牆走了過去。

走進才發現,這個石牆高約二米,寬則有三四米,上面所雕刻的是古代樓蘭國人的日常生活,有人在地裏作梗,有人在擺地攤,有人挑水,有人哄孩子,還有人坐在自家的房屋前和朋友悠閒的下棋……等等等等,反正古代人日常做的事情這面石牆上面都有所刻畫。

wωω ▪тtkan ▪c o

“這上面是不是記載樓蘭國鼎盛時期的樣子?”陶燕看着這面石牆問道。

“應該是。”我回答道,因爲咱不是什麼專業的考古學家,沒有那種專業的學習,一切只能靠猜測。

“你們來看後面。”老牛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轉到這石牆的後面,對我們喊道。

聽到老牛的喊聲後,我們忙轉了過去,來到了這面石牆的後面,這才發現這石牆的後面也有雕刻,只是這上面雕刻的場景和前面截然不同。

若是這石牆前面雕刻的場景能用安寧、祥和來形容的話,這後面所雕刻的則是可以用血腥和地獄來形容了。

上面所雕刻的是,整個樓蘭國內出現了一種雙頭怪物,在城裏肆意‘亂’殺樓蘭國裏的百姓和官兵,這種怪物生雙頭,這兩個頭都有一張尖尖的嘴,全身長滿‘毛’,直立行走,看着雕刻上面所畫,這些怪物的面貌倒是有點像蝙蝠!會直立行走,而且長着兩個腦袋的蝙蝠! ?

這些怪物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卻把整個樓蘭國給攪得天昏地暗,如同人間地獄,多少人都死在它們的口中爪下,數十個雙頭怪物被石牆上面雕刻描繪的力大無窮,刀槍不入,如同死神!

雖然是牆面上的雕刻,但是讓人看了卻猶如身臨其境,其雕刻之功力,絕非常人。。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這一幕幕血腥的場面衆人都看在眼中,心中不免有些發寒,明哥看着這些雕刻說道:

“你們說着上面所畫的那些怪物,是不是就是讓樓蘭古國神祕滅亡的真正原因?”

我聽了明哥的話後,心裏也不免起了問號,難道真的和歷史上的記載不一樣?真的是這些雙頭怪物把擁有數萬人的王國一夜之間毀滅?

“也不一定,或許這些都是樓蘭人幻想出來的呢?我們不能憑一幅畫就能判斷這樓蘭消失的真正原因,這樣未免太過草率了。”韓穎也看着這面牆說道,此刻她面‘色’有些難看,似乎是被這牆上刻畫的場景所影響。

韓穎說完後,拿起相機,讓我用手電幫她照着,把整面牆都給拍了下來。

“韓大小姐,你拍這些有什麼用?又不能拿出去賣錢,我看咱還是找點古董帶出去一件二件的賣了實在。”老牛在一旁看着正在拍照的韓穎說道。

韓穎聽到老牛的話,讓老牛給氣的的直接拿相機朝着給老牛拍了起來,用相機的閃光燈耀老牛的眼。

“哎呀,我艹!韓大小姐,你幹什麼?!閃到我眼了!”老牛捂着自己的眼睛,忙把頭轉了過去。

“我讓你氣我!”韓穎說完不理老牛,繼續拍照。

拍完整面牆後,韓穎這才把相機收起來,見沒什麼發現,我們便從這面牆後面的通道走了過去,越往裏走,便感覺裏面越‘潮’溼,一股股發黴的味道灌入鼻中,讓人作嘔。

行走約莫能有二十分鐘,前面出現了一道石‘門’,‘門’不小,估計最少得有個兩米多高,寬丈許。

石‘門’上雕刻着很多四五歲大小的胖小孩,這些小孩全部都是光着屁股,雙眼被挖去,頭上也破了一個窟窿,死狀極其恐怖,在石‘門’上方雕刻着一隻豬頭,面相猙獰,嘴邊的兩顆獠牙長約數寸。

“老野,這‘門’上怎麼雕刻着這麼多旺仔啊?”老牛看着石‘門’上所雕刻的孩子說道。

“別胡說,這裏太不尋常了,你小心點說話,別正如沒個靠譜。”我對老牛提醒道,的確,這裏無論是剛纔的葬人亭和石牆還有現在我們面對的這兩扇石‘門’處處都充滿的詭異,這裏到處不符合常理,絕不是什麼善地!

“這石‘門’上雕刻這麼多小孩是什麼意思?”明哥看着石‘門’上的雕刻問道。

“還有那石‘門’上面的豬頭,啥意思?”老牛也指着那個豬頭問道。

聽了老牛他們的疑問後,此刻我心裏也是納悶,這裏面到底是什麼地方?

會如我們猜測的一樣?這裏會是樓蘭國王的地下皇陵?可是誰會把自己的皇陵入口的石‘門’上雕刻上一頭豬?這擺明了是自己罵自己!古人之所以會在石‘門’頂上雕刻上一個動物的腦袋,一是爲了震懾或是辟邪之用,用來顯示自己的威嚴,二是以這個動物來形容自己,比如龍頭、虎頭、鷹頭,等等等等……

但是這豬頭就讓人有些不解了,畢竟這豬它除了能吃能睡並沒有什麼長處,即使是長了獠牙的野豬,雖然兇猛,但也是無腦,難道是這樓蘭國王死後,後人故意給他加上去的?或者是這樓蘭國王就是崇拜這野豬的蠻力和野‘性’?

“你們看這是什麼?”雷子的話傳了過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