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禾突然有些不敢和他直視,他的眼神太過清澈和清冷了,好像能望穿她所有的謊言。

青乙真人將曦禾抱上了麟甲獸的背。

麟甲獸撲騰的翅膀,一會兒飛一會兒走,就這樣又過了一天。

曦禾才終於發現,她們是在往太陽的方向而去。

越來越熱的地方而去。

寶寶們放假啦~再推下我朋友的新書,希望寶寶們去收藏起來支持一下哦!么么噠

書名:毒醫狂妃:邪帝,太兇猛!

筆名:搖光為星

來個簡短介紹~

「娘子,乖一點……過來。」

「不,不去!」她一臉無語的看著眼前又開始躺倒的俊美男子。

她是腹黑,狠辣,睚眥必報的鬼醫世家家主。

一朝穿越,廢材逆襲,誰與爭鋒!

渣男一腳飛之!白蓮花一手掐死!

帝搖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眼前這位一推就倒的病美人。

某妖孽邪帝可憐兮兮的捂著心口:「娘子,天黑黑,我害怕,你過來……」

可是……媽蛋,這死妖孽不是說他怕黑么?大晚上的他吹燈幹嘛!

1v1絕寵蘇爽吊炸天,寵寵寵無絕期! 過了不到五分鐘後,屍氣團消散,一百個雙眼滾動着濃濃黑光的浮蛉獸靜靜懸浮在了半空。

“想要煉製出萬鬼噬靈陣的萬鬼陣基,以目前的條件來說,根本就不可能。沒辦法,那就只能降低檔次,煉出百鬼噬靈陣的百鬼陣基了。”環顧着周圍的百隻浮蛉獸,他微挑眉頭輕聲嘟囔了幾句。

少頃,靈念動閃間,兀自呼呼大睡的鬼撲滿忽地出現在了裂縫空間裏。

“唉,又得出點血了。”瞥了小傢伙一眼後,某青年仰天輕嘆了一口氣,然後從心竅空間的血池裏,輕車熟路的挪移出一滴似乎還在冒着熱氣的新鮮精血來。

如同一顆紅寶石般圓潤晶瑩的精血珠,晃晃悠悠着就飄到了鬼撲滿的嘴邊。過了沒一會兒,小傢伙鼻子開始瘋狂聳動個不停。下一秒,它唰的一下就睜開了雙眼。

一睜眼,就看到一顆散發出撲鼻香味的精血珠正在自己嘴邊飄來蕩去,鬼撲滿沒多想,一張嘴就給吞進了肚子裏。

吃了精血珠後,小傢伙這才擡頭看向了陳志凡:“主人,你爲什麼又給我吃這麼好吃的東西啊?可是人家不能多吃呢,要是吃多了的話,會很想睡覺的啦!”

霸寵嬌妻:狼性總裁太纏人 “你這小東西,東西都已經吃了,纔想起來問我爲什麼給你吃。”

笑罵了鬼撲滿一句後,他伸手環指了一下週圍的鬼界生物繼續說道:“看到這些浮蛉獸沒有,我打算以它們爲基礎,煉製一件可以輕鬆探查地底靈穴的法器來。有了法器,也就不用再讓你去辛辛苦苦的鑽地洞了不是。”

稍微停頓了一下後,某青年作勢長嘆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可惜就是差了一樣類似於水晶球的容器,有了它,我的太陰百鬼晶球視影術纔算是名副其實。”

鬼撲滿甩動着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好奇的在那些眼裏全是幽黑一片的浮蛉獸之間來回飄蕩不已。

瞅了小傢伙一眼,看它一點反應都沒有,陳志凡乾脆腆着臉說道:“鬼撲滿啊,要不你就把之前那顆水晶球給我唄。你放心,不白給,主人我用精血珠跟你交換。”

“不換不換!”飄在半空的鬼撲滿搖頭晃腦不已,“我纔不幹呢!人家可是非常喜歡那顆水晶球的。”

“真不換?”他眉頭一擰沉聲問道,“我用兩顆精血珠跟你交換水晶球,怎麼樣?”

“兩顆?”小傢伙小眼微微一亮。遲疑了片刻後,它依舊搖頭:“還是不換!人家還沒看夠那些五顏六色的光帶呢!”

“三顆。”陳志凡豎起了右手三根手指,“用三顆精血珠,換你一顆水晶球總行了吧?要知道剛纔三顆精血珠可是換了你足足十八顆鬼靈珠哦。”

“三顆?”鬼撲滿叉開自己一隻小爪子上的小趾頭低頭瞅了瞅後,又倏地擡頭撇嘴奶聲奶氣的叫道,“不幹!”

這小東西,簡直是越來越奸詐了。

看着小傢伙兩隻小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轉着,他好笑之餘,搖頭長嘆了一聲,然後臉上擺出一副無奈表情的攤手說道:“不願意就算了,不就是水晶球嘛,外面隨便一找,別說一顆了,一斗都有。”

誒,這就不換了?

眨巴着小眼睛的鬼撲滿晃了晃自己的蠍子尾巴,斜着頭望了陳志凡一眼後,那張毛茸茸的小臉上霍然浮現出幾許訕笑說道:“哎呀呀,主人,還可以再談談嘛。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 要不,你出五顆精血珠的話,人家就換給你啦!”

“五顆?”某青年聞言,氣樂了,“小東西,你以爲是在菜市場買菜呢!別跟我廢話了,三顆精血珠,要換就換,不換拉倒。”

低頭瞅了瞅自己的三根小趾頭,鬼撲滿在思考了一會兒後,仰頭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道:“好啦好啦,換就是啦!主人真摳!”

摳你妹!

狠狠瞪了小傢伙一眼,他遞出自己的右手攤開,語帶幾分不耐煩的說道:“趕緊把水晶球給我吐出來,盡瞎耽誤工夫。”

伸展開兩隻小爪子,費力的抱着那顆突然出現的水晶球,鬼撲滿扯着脖子奶聲奶氣的叫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你以爲我像你似的,只會賴賬麼。”一臉鄙視的說了它一句後,陳志凡從心竅空間裏挪移出兩顆精血珠放到了它的面前。

“耶耶!”嘴裏發出了一聲歡呼後,鬼撲滿兩隻小爪子一鬆,仍由水晶球往地面墜去,然後自己脖子一伸,小嘴大張,一口就把兩顆精血珠給吞進了肚子裏。

“你這小東西,吃相能不能不要這麼難看!”沒好氣的喝斥了它一句後,某青年將水晶球攝到了自己手上。

總裁vs單腿新娘 總共又吞了三顆精血珠進肚子的鬼撲滿,一臉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後,兩眼迷離的在半空晃悠個不停,哪裏有時間去理會什麼吃相的問題。

“得,白白浪費口水而已。”搖頭低語了一聲後,他靈念一動,又把表現出一副暈乎乎醉漢模樣的小傢伙收回了丹田虛空。

“好了,萬事具備,就差太陰潛行術了。”手託着水晶球,陳志凡眼裏一點紫金光芒閃出。少頃,他微微一愣,隨後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無奈低聲輕呢:“算了,時間不夠,有百鬼噬靈陣和晶球視影術就可以了。”

再次精簡了法器的功能後,他收斂心緒,眼瞳深處,一點灰芒倏然炸出。下一秒,大股大股的精純屍氣透過掌心,一波波洶涌灌入到水晶球裏。

隨着時間的悄然流逝,原本透明剔透的水晶球,漸漸被層層灰白所佔據。凝神看去,會發現在那灰白一片當中,不時會有一個個古樸玄奧的微小符篆閃現而出。

當水晶球徹底被灰白顏色充斥後,陳志凡眼裏神光一閃,靈念一動間,一百個浮蛉獸齊齊身軀一顫,點點黑芒從它們的眼瞳裏逸出,然後逐一投入到了灰白晶球裏。

當一點點的黑芒逐一沒入晶球裏後,它的顏色也在悄然發生着變化。由灰白一片,又逐漸朝着原本透明剔透的形態改變。

而當所有的浮蛉獸眼睛裏,都不再逸出黑芒後,晶球已經又變成了一顆晶瑩剔透、質地純淨的水晶球來。 她坐在麟甲獸的背上,飽受折磨,從生下來,她沒有受過這樣的折磨。

一直坐在麟甲獸的背上,真的是難受死她了。

好幾次都想張口,讓他們能不能停下來歇歇。

但是又想想,這裡荒郊野嶺停下,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達目的地,一咬牙也沒吭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

曦禾趴在麟甲獸的背上睡著了。

突然感覺到一陣搖搖晃晃,她猛然驚醒,差點兒從麟甲獸的背上摔下去,臉色慘白。

青乙真人瞅著曦禾的臉色。

暗道,這個小丫頭怕也要堅持不了了。

才笑嘻嘻的看向流月道,「流月仙君,神女如今是普通妖身,還沒有恢復記憶化原,不能和我們一樣,若是再這樣下去,只怕會吃不消,仙君不妨等一下,我們休息一下吧。」

流月蹙了下眉頭,有些不悅,抬眼看向天空說道:「我建議最好不要,因為夜觀天象,怕是晚上,會有黑雲霧氣來襲,到時候就不好了。」

「啊!」

兩人正在談話,突然聽到曦禾驚呼一聲,眼睛瞪大看著前方紅彤彤的眼睛大叫道,「那是鬼嗎?」

原諒她這個妖人怕鬼。

流月伸手一彈,前方突然升起一團亮光。

這看清楚了,天上飛著幾隻巨大的怪獸。

它們長著一雙赤紅的眼睛,在暗夜之中看起來詭異無比。

流月淡淡的解釋道,「這些什麼魔鳥,它們就生活在這裡,平時以捕獵為生,有的進來歷練的仙家弟子,倘若都會被它們盯上,便會被它們吃掉。」

眼看越多越來越多龐大的怪獸朝著她們飛來。

就連她坐下的麟甲獸都承受不住這樣的威壓,直接雙腿一軟,跪了下來。

曦禾也從麟甲獸的背上跌落下來,驚叫道,「還真的有怪獸啊。」她的心怦怦直跳,她在妖族只聽說過這種怪獸。

怪獸一來,就可以一下子拍死她們好幾十個妖人。

流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似乎是對她的這種態度很是不滿。

悠悠的吩咐道,「我試試看看能不能用火將它們趕走。」

「用火?這些又不是普通的野狼,怎麼會怕火呢?直接把它們給殺了,豈不是更好。」曦禾小聲嘀咕,妖族本來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但是在場的人耳朵都絕佳,她自認為只有自己可以聽得見的聲音,早已經被其他人聽到。

流月的語氣一冷,道:「神女何故如此殘忍,是我們從這裡路過,驚擾了它們。」

他居然說他殘忍……曦禾臉色微變,心中升起一股恥辱感,想要反駁,卻又說不出一句話。

不甘心就這麼被他當著眾人數落,曦禾抬起頭,看向他,正想要反駁,流月卻已經轉過頭不再看她。

曦禾頓時一口氣憋在胸口,又悶又痛,氣得咬牙。

心中暗道,本來就是弱肉強食,她剛才那樣說有錯嗎?

她不殺這些怪物,難道等到那些怪物來殺她嗎?

突然,曦禾聽到幾聲嗷嗷叫聲。

她看到那些火光亮起來,那些魔鳥頓時四處亂跑。 瑩瑩毫光閃爍的裂縫空間裏,陳志凡兩眼微凝,一點紫金光芒倏地從其眉心逸出,一路散發着淡淡紫金光華的徑直投入到了水晶球裏。

就好比是一滴濃墨汁掉進了一碗清水裏般,整個水晶球瞬間就被侵染成了紫金一片。

一剎那過後,紫金光芒倏地消散,水晶球再次恢復到了晶瑩剔透的樣子。少頃,一股吸力漸漸從水晶球內部躍躍而出。

感知到水晶球內部發生的變化之後,他掌心微微一振,伴隨着一抹晶瑩光芒的劃過,水晶球漂浮在了一百個浮蛉獸的中間。

熒光爍爍中,浮蛉獸們紛紛化爲縷縷輕煙,簇擁着一波波涌入到了水晶球裏。任由輕煙灌入水晶球的陳志凡,清心斂神之餘,體內屍氣宣泄而出。

氣勁四溢中,他雙手連連掐訣,一彈指後,一個個散發出清冷微光的細小符篆,如同一隻只微小飛鳥般,逐一飛到半空飄進了水晶球裏。

整整一百枚細小符篆全部都進入到水晶球裏後,其通體光暈流轉。

時不時的,能看到圓潤光滑的水晶球表面,會浮現出浮蛉獸的樣子來,不說纖毫畢現吧,卻也算得上是十足的高清景象了。

至此,百鬼晶球視影器,是煉製出來了。至於效果嘛……陳志凡揮手把水晶球攝取到手上,掐出一個指印點在了晶球表面。

熒光一閃中,一縷細煙從水晶球內逸了出來。只是眨眼間,細煙體積迅速變大,輕輕一晃就變成了一隻灰瞳大頭渾身皮毛黑中透亮的浮蛉獸。

掌心輕輕摩挲着光滑圓潤、散發出一絲陰涼氣息的水晶球,他靈念一閃,浮蛉獸即好似沒有重量般嗖的一下飛到了裂縫空間的頂部。

靈念再一閃,浮蛉獸又嘭的一聲化作一縷細煙,嗖的一下就鑽進了正冒出大股大股極陰靈氣的掌洞裏。

隱約感知到浮蛉獸幾乎是剎那間,就進入到了地下百米深的位置,陳志凡嘴一張,對準手上的水晶球吐出了一口濃郁的屍氣。

如同那冬雪掉入了溫泉水裏般,屍氣一觸碰到水晶球,就無聲而又迅速的融入了其中。

少頃,隨着他的靈念轉動,一副充滿了濃郁煙霧的畫面,霍然在水晶球那光滑的球面上,從模糊到清晰,迅速顯現了出來。

“成了!”欣然的低呼了一聲後,過了片刻,某青年又眉頭微微皺了起來。蓋因爲畫面上,目之所見,盡是一片霧氣在翻滾,其他的,毛都看不到一根。

摩挲着水晶球,隨着他的靈念動閃,九十九股細煙逐一從水晶球表面逸出,在半空呼嘯盤旋了一圈後,通體散發出絲絲鬼氣的紛紛鑽進了汩汩往外直冒極陰靈氣的掌洞裏。

片刻後,陳志凡兩眼微亮的又朝水晶球噴了一口精純屍氣。晶球表面熒光流轉中,一副依舊充滿了滾滾煙霧的畫面浮現在了水晶球表面。

眉鋒微擰的他,單手掐了一個指印後,一指就點在了水晶球上。

光暈流轉中,可以清楚的看到,畫面裏濃濃的煙霧正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減少。而過了兩三個呼吸後,整個畫面已經非常清楚的顯示出了靈穴裏的地質情況。

“嗯?”

忽然,正在觀看晶球畫面的陳志凡嘴裏輕咦了一聲。隨即,他一指按在了水晶球表面往右上角一劃,畫面一轉中,一個高不過半米的灰白色圓形平臺出現在了畫面當中。

某青年驅使着一隻浮蛉獸飛到了那個直徑大概有兩米的圓形平臺上方,晶球所呈現的畫面裏,立馬出現了一副佈滿了古怪紋路的渾圓圖案。

心頭驀地一動的他,又驅使着其他浮蛉獸四處尋找了起來。

很快,在地底方圓兩百米的範圍裏,陸陸續續發現了其他十七個同樣直徑大概有兩米、高不過半米的灰白色圓形平臺。

探查到現在,事情已經是明擺着的了:那些鬼物,就是人爲製造出來的。

至於到底是誰煉製出的十八個骷髏頭鬼物?目的是什麼?現在人還存不存世?一切的一切,恐怕已經隨着時間長河的沖刷,而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不過對於陳志凡來說,有一點卻是十分的重要。那就是腳下百米深的這個極陰靈穴,究竟是不是也是人爲製造的。

如果是的話,除了佩服那位鬼道大能的手段外,他不無抱着印證、學習的態度,準備親自下到地底去仔細觀摩一番。

如果有能力的話,這麼一個鬼物生產車間,不收入囊中豈不是太暴遣天物了不是。

如果不是的話,那就更應該下去了。

因爲大凡天生靈穴之地,無不蘊藏着一些天材地寶,更不要說是極陰靈穴這種能量屬性非常契合殭屍一族的天地靈穴了。

哪怕是隻有一顆鴿蛋大小的陰靈石,也比同等品質其他類型的靈石十倍體積的價值還要大得多。

因此,別說是百米厚的鐵石礦脈了,哪怕再厚十倍,只要靈穴裏有東西,就算是隻能用手挖,也要硬生生的挖到底才行。

所以不管地底百米深的極陰靈穴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在當前的地球修煉環境來說,都將會是一個蘊藏着極大修煉資源的大寶藏。

“運氣來了,還真是城牆都擋不住。”陳志凡一邊看着水晶球顯示出來的地底畫面,一邊喜滋滋的輕聲自語,“只是隨便找的一個偏僻地方,竟然地下就隱藏着一個極陰靈穴。”

忽地停住畫面仔細看了其中的一處淺坑,發現坑裏空無一物後,他馭使浮蛉獸繼續四處搜查靈穴,然後咧着嘴接着自語道:“哪怕從現在開始,一點收穫都沒有,也不要緊。光憑那十八顆鬼靈珠,就不枉折騰這麼一場了。但是極陰靈穴這樣的好地方,怎麼可能會一點好東西都沒有?最起碼,一兩塊極陰靈石總歸是該有的。”

一說到極陰靈石,某青年神海虛空裏就紫金光芒一陣閃爍。

重生殭屍以後產生的宿慧也告訴他,擁有一顆極陰靈石,對自身實力的提升,將會是一種怎樣的巨大幫助。

一臉惡狠狠的瞪眼看着水晶球上顯示出來的畫面,陳志凡嘴裏惡狠狠的說道:“靠,哪怕是爲了極陰靈石,這靈穴我也要把它翻個底朝天不可!” 好像很是懼怕。

突然,曦禾看到一點亮藍光向著那些魔鳥的腦袋飛去。

若是打中,它將必死無疑。

那道藍色光芒正要擊中魔鳥的頭部,卻又突然拐了個彎兒,打向了它的腿。

魔鳥頓時哀嚎一聲,向著旁邊逃走。

青乙真人第一個帶頭叫好,「仙尊威武,慈悲為懷。」

曦禾卻暗暗做了個鬼臉。

暗道一聲虛偽。

心中對流月的好感瞬間蕩然無存。

他長得再好看又有什麼用?

反正她從來都喜歡聽好話。

所以討厭他這種人。

曦禾自己一個人還在那呆著,突然,一隻瑩白如玉的大手伸到她的眼前,低低的嗓音說道,「上來。」

曦禾看著自己眼前的手,愣了愣。

隨即搖了搖頭,說道:「不用,小女子怎麼敢和仙群乘坐一騎呢?」

然而流月卻不由分說直接握住她的胳膊,用力一提,就將她提上了麟甲獸。

曦禾只覺得腳下一輕,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就已經牢牢的坐在了流月的身前。

口中輕喝一聲。

麟甲獸又拍打著翅膀,搖搖晃晃的趕路。

曦禾後背貼著流月,渾身僵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