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現場的這幾人分量都不低,是各行各業里卓越的精英。

公司居然會給自己這麼好的資源?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感覺就像踏馬的是在做夢一樣。

「……」

趙煙煙在沙發上落座,喝了一口冰過的礦泉水然後想起上次跟顏知許告別時的話。

滿眼笑容,「許爺,你上次說有緣再見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再重逢了,我們果然很有緣分。」

來到陌生的環境,但是趙煙煙沒感到任何的擔憂害怕,可能是身邊的男人一直緊扣着她的手。

顏知許挽起衣袖,露出一截雪白,肌膚細膩嫩滑的小臂,「確實有緣。」

見她們兩人交談融洽,在場的其他人有些遺憾不解,同時心中也感嘆顏知許的社交圈廣泛。

在場的一共有五對情侶嘉賓,除了何照韓渝這一組,其他的四組顏知許都認識。

「……」

聽着交談聲,韓渝的眼裏流露出濃濃的羨慕之色。

哎,自己也想要跟顏大美女說話。

就在大家交談時,一直坐在沙發上避開攝像機的李馥導演站起來。

導演的手中拿着一疊卡片,「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就宣佈這一期的遊戲規則和玩法了。」

大夥兒:???

不是單純的戀愛綜藝嗎?

怎麼還有規則和玩法?

這是在搞什麼鬼?

李馥導演把大夥的神色收入眼底,「我們一期節目的時間是七天,也就是一個星期。

你們需要進行抽獎來決定這一個星期里的家庭身份背景,身份的不同也決定了你們接下來住處的不同。」

聽到李馥導演的話在場的人嘴角齊齊抽搐,果然這檔綜藝不是純純的戀愛那麼簡單。

李馥導演繼續說道,「抽獎的順序是按照今天抵達現場的名次來進行的,顏知許和傅時墨這一對情侶可以率先抽獎。」

導演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規則,然後把手中的卡片遞給在場的人。

。 軒轅承野哈哈笑道:「如此行事,果然是中州聞名的鐵面宮主的做派。只可惜,丘山皆知,這迅羽候乃是大宮主鷹犬,向來只為大宮主辦事,如今他以為一死了之,我母親卻仍是生死未卜,大宮主當真也如此天真,以為就此脫離干係了嗎?」

霍清霜面色沉凝,冷冷道:「那你要如何?」

軒轅承野朝着那顫巍巍老者行了一禮,高聲道:「還請祁老見證,我軒轅承野不服大宮主當政,更不允母親生死未卜、雲娘娘死因不明之際,罪魁禍首卻能竊據聖主之位。

即便違背父皇旨意,軒轅承野也勢要立下此狀——若今日軒轅承巳繼位,我軒轅承野,願撒血神殿,絕不與之同處一片天地。」

「哈哈,說得好,說得好,」軒轅承明厲聲笑道,「三弟好氣魄,大宮主當政,我母親即慘死東山,觀宮主如今又身中劇毒,使毒者之主卻仍號令群臣,想要在這神殿立第二個聖皇。卻不看看外面大明宮已是一片火海,中州群雄、軒轅護衛死傷慘重。」

他怒吼一聲,道:「呸,如此心狠手辣,殘害親族之人,不分輕重之人,根本不配為中州管政,其子,也不配位中州之皇。若父皇終有一日羽化,我也必推舉三弟為皇,若讓此等狼子野心之人得勢,我願與二弟同誓。」

滿殿群臣都是面色沉凝已極。

聖皇傳承遠非尋常皇位傳承這麼簡單,更是一族至高寶典、軒轅氏族無數秘密交接、中州龍脈繼承的大事。

可如今本該順位繼承聖位的大皇子卻是眾矢之的,兩位同樣擁有繼承權的二世子、三世子則滿手血腥證據,直指那大世子德不配位。

「好得很,好得很吶。」霍清霜滿臉冷厲笑意,「原來二位世子也是有備而來。」

她掃視群臣一眼,冷冷道:「本宮不曾害過雲宮主,也不曾對觀宮主下毒,你們信或不信,於本宮而言着實並不重要,本宮也懶得解釋。今日本宮乃是施行聖皇旨意,其他事情,自待以後追查,神殿衛何在?」

那一眾還未退去的金甲戰士重重頓足,沉聲喝道:「在。」

霍清霜雙手展開一幅捲軸,面向群臣,冷冷道:「此乃聖皇親筆,上附丘山大印、聖皇真靈,真假可辨。聖皇令——即日起,立軒轅長子軒轅承巳繼聖皇位,若有阻攔軒轅承巳登基為皇者,立斬不赦!」

那一眾金甲戰士齊聲喝道:「是。」

一字落下,「傖琅琅」一片長刀出鞘,個個氣勢雄渾已極,竟都是軍中至強猛士。

君南山哈哈笑道:「難得,難得,君某來此走一遭,竟看得如此大戲,可喜,可嘆!」

霍清霜冷冷瞧了君南山一眼,淡淡道:「南山君,金州不夠大,你卻來這裏吹風么?莫非你也要插手我丘山內務?」

君南山輕笑道:「當然不是,只是眼見霍宮主如此氣派,當真好生羨慕,我金州白帝雖然也是威風凜凜,可若是諸臣工世子說話,白帝也是要思量一二的。

聖皇與霍宮主卻聽都不用聽,滿殿群臣皆如提線木偶,即便兩樁涉及宮主的人命案子在身、大明宮也已是火光衝天,二位卻仍是想要立誰為皇,便可立誰為皇,當真羨煞旁人,想來,除了曾經的龍宇東皇,只怕再無一人及得上聖皇與霍宮主威風啦。」

他此話一出,滿殿群臣卻都是仰頭看向高台之上的霍清霜。

霍清霜臉色登時冷厲無比,沉聲道:「南山君,金州與我中州大不相同,你難以理解也是不怪。可中州聖主乃是天下之尊,一言一行,自是公正嚴明,南山君如此說話,是要置我族聖皇於不義?」

「不敢,」君南山淡笑道,「君某早聽聞中州聖皇乃是千年難遇的賢明之主,早年還是世子之時,便能降伏妖獸,安定一方,待得繼位,又平定多起諸部之戰,令中州萬眾歸心,百姓安樂。

依我看來,若是君某聽聞的那個聖皇在此,眼瞧著大明宮被燒、外敵侵入皇城、兩位宮主一個受辱而死,一個毒發難生、皇城百姓驚慌恐懼、朝不保夕,只怕他定然不會將這中州長老會諸長老高手囚錮此處,任憑那些宵小擾城,只為保自己安寧,更不會在大局動亂之際,立什麼聖皇。」

他聲音不大,卻如滾滾雷聲,振聾發聵。

唐寧只覺大殿之中那些隱晦高深的氣息驟然又是動亂,只不過片刻便及寧靜。

群臣之中走出一人,躬身道:「大宮主,微臣倒覺得南山君此言不錯,大明宮之禍仍在,還請大宮主敕令諸位長老先平外亂。」

又一人走出道:「微臣附議,大長老和聖女皆在抵禦外敵,二位都是我中州尊者,若是一人受了損傷,我等便是大罪難免,還請大宮主以大局為重。」

「微臣附議,雲宮主之死還未明晰,觀宮主重傷未愈,雖微臣並不相信乃是大宮主所為,可此事畢竟是中州之恥、丘山大事,必然先平內亂,查清一切緣由,再討論聖皇之事不遲。」

「微臣附議。」

「微臣附議。」

……

一時之間,滿殿響應,而隨着每一聲響應,霍清霜那張俏臉便越發冰冷。

唐寧不禁瞧了君南山一眼,心中暗道:之前倒沒瞧出來,此人果真是個能攪弄天地的人物,難怪不過出世幾年,盛名便至今猶在。想來他當初的風流倜儻只怕都是表象,此人才是腹黑的極致啊……

「轟」的一聲,霍清霜真氣爆裂,登時將高台書桌掀成滿地捲軸,只聽她怒道:「夠了。中州以聖皇而立,軒轅聖皇便是安定中州的根本。聖皇不在,又談什麼其他?南山君再有多言,只怕今日難讓你出這聖殿。」

君南山身子微微一僵,果然退後一步,閉口不言。

唐寧微覺詫異,不知如此狂人又是忌憚什麼。

便聽霍清霜冷冷道:「今日兩位世子既然立誓,本宮主也不能少了,本宮主今日便要立下聖皇,此乃聖皇旨意,再有阻撓者,關押水晶閣,永不釋放。」

。 第一……

顧綰綰對自己的成績一向自信,但自從來到預科班,她的自信一次又一次地被慕夏打擊。

這一刻聽到顧母的詢問,一時間她竟然說不出一個篤定的回答。

然而顧綰綰隨後想到——

慕夏高數和英語比她好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但是,慕夏缺考了一門語文,自己應該還是能拿第一的吧?

想到這,顧綰綰一咬牙,點頭道:「我考第一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就好,到時候你可要好好在石淑珍面前表現。」

「我知道了。」

顧綰綰點點頭,視線看向窗外。

上天保佑,她以後一定會多做好事,請保佑她跟高中一樣,繼續坐穩第一名的位置吧。

……

另一邊。

特立隊。

特立隊的人一路查詢京都的監控,很快鎖定了一棟公寓樓。

「就是這裡。」

副隊指向監控屏幕,扭頭看向慕夏道:「需要我們立刻去抓人嗎?」

慕夏猶豫了兩秒,搖頭道:「先確定對方的身份,我再做決定。」

「是。」

副隊起身就去調查那棟公寓樓。

很快,副隊拿著資料回來了。

「慕小姐,請過目。」

慕夏點點頭,伸手接過。

根據資料顯示,這棟公寓樓在幾周前被租了出去,而租這棟公寓的人……

「顧綰綰?」

看到這個名字,慕夏既覺得意料之外,又覺得在情理之中。

她一向知道顧綰綰不像她外貌看起來那樣人畜無害,但也沒想到,顧綰綰居然惡毒到這個地步,都對她起殺心了。

「呵……」慕夏冷笑一聲,眼底幽深如萬丈深淵,就連旁邊的西西看了都覺得後背發寒。

「慕小姐。」西西穩定了心神,開口詢問道:「需要立刻去解決她嗎?」

「暫時不用。」

「嗯?都已經證據確鑿了,還不抓人嗎?」

「我倒是想。」慕夏嘆了口氣,道:「但是夜司爵正在滬城談合作。顧家在滬城是龍頭老大,我怕這邊出事,那邊的人會對夜司爵不利。所以,先等他談完合作回來再說。在這之前,你們先不要打草驚蛇,也先別告訴夜司爵。」

以她對夜司爵的了解,一旦夜司爵知道顧家的人對她下了殺手,他一定會不顧他自己的利益,直接跟對方撕破臉。

所以,不管顧綰綰如何過分,她都要先忍耐。

「是。」西西一點頭,帶著小北隱去。

他們的職責就是在慕夏需要的時候出現,不需要的時候就不打擾她。

西西和小北離開后,慕夏冷聲吩咐副隊:「你們特立隊專查豪門的腌臢事,以前查過顧家嗎?」

副隊搖搖頭,道:「顧家跟夜氏集團之前一直交好,我們不看僧面看佛面,所以沒查過。」

「很好,那現在可以查他們了。」

副隊正愁慕馨月被人救走之後,沒機會以功抵過,現在機會來了,他自然高興。

「是!」

「但我還是那句話,不要打草驚蛇,先搜集證據,等時機一到,直接一窩端。」

「是!」

慕夏安排完一切便起身離開了特立隊,前往羅氏醫院。

既然是顧家,被她踩中的那傢伙也不用在醫院等死了,那傢伙還有價值,她就耽誤一點時間幫他治療一下好了。感謝大家!

《龍王傳說之聖劍使》明天、上架啦溫泉的熱氣升騰,一片歡聲笑語。

僅一牆之隔,相比女湯的好景色,男湯這邊就沒什麼好看的了。

「哦,卡卡西你也來了啊。」榊原透笑著打了聲招呼。

「不就是你邀請的嗎?」

卡卡西一如既往地圍著面罩,快走兩步坐到了旁邊,眼神奇怪地往他身後看去。

「嗯?他是…早

《沒錢沒勢的我只好去做忍者了》112享受溫泉時光「什麼!五百噸星辰水!」

秦長安從辦公椅上震驚起身,對著眼前作乖巧狀的蘇軾吼道。

他被這數量嚇到了,星辰水雖不是什麼珍惜的資源,基本每顆域外星辰上都會誕生星辰水,但這數量未免也太過離譜了。

五百噸星辰水,別說是洗澡了,都足夠造個大型游泳池在裡面暢遊了。

整個秦境,一年消耗的星辰水都沒有五百噸,這小子是要幹嘛,真要奢侈到用星辰水造游泳池不成?

「五百噸都不一定夠呢!」

五座元府啊,元力提……

《人境》第一百五十章瀕臨破產明明沒有遺體,卻是認定對方留在秘城的長生燈已經熄滅關係,將對方歸類為死亡狀態。

秘城的長生燈很特殊,是很多關鍵人物才能夠有資格點燃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