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明莞承受不了這種異樣的目光,奮然自殺。

白瑜頓時出了一身細汗,霍地坐了起來。 恐怖的劍光襲來,凜冽的勁風宛如刻刀,一寸寸吹刮在羅布那醜陋的大臉上,其中蘊含著的恐怖破壞力,防禦欲將他整個人都撕裂。

「黑尺化澤!」

羅布神情肅穆,手臂發力,將手中玄鐵巨齒高高豎起,隨即怒目一睜,鐵尺下壓,帶動出一股極為恐怖的黑色罩風,如同龍捲的風暴,重重疊疊地交匯在一起,形成一片奇異的黑色光幕,涌動著粘稠有如沼澤淤泥的深黑色勁氣。

嗤!

金黃色的劍光眨眼電射,一瞬間直接沒入了黑色的勁氣沼澤之中,原本璀璨的光芒卻突然變得黯淡了下來,隨即,在月牙型的劍光周圍,那道深邃的勁氣泥潭之中,居然開始湧現出了一股奇特的吸扯之力,帶動劍光一陣扭曲,連顏色也變得越來越暗淡。

「嗯?」

林寒眉毛一挑,神色稀奇地注視著那團滾滾蠕動,漆黑得有如墨染的光影,通過精神力的探查,少年感覺到其中充斥著如水般粘稠的勁氣,正不斷朝著自己的劍光釋放出一種奇特的牽引力量,使之正被緩緩分離,威力也在逐漸變得弱小。

「林寒,這可是你逼我的,既然你打算吃下我這支小隊,那我便讓你瞧瞧,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一聲暴吼,攜帶著瘋狂的仇恨之意,羅布手腕一卷,長尺帶動漆黑沼澤猛烈旋轉,好似突然變成了一潭深黑色的泥沼,朝著遠處那道渾身充斥著銅黃色光影的少年怒射而去!

「哼,好像一開始打算吃掉我們的,是你才對吧!」

這團黑色光球顯得無比詭異,林寒倒也不願輕易觸碰,而是腳尖點地,朝著後面飛速暴退,希望能夠藉此躲開對方。

然而少年的身法宛如疾電,那道黑色的光球卻同樣快若彗星,黑色的光芒卷地,沿途不斷吸扯著一切可以吸收的物質,體積反倒變得越來越大,好似滾雪球,居然在短時間內直接膨脹了一大圈。

「這是什麼手段!」

林寒心中又驚又疑,實在無法從那團快速襲來的黑色泥沼中看出什麼端倪,然而不遠處的一名小隊成員感受到身後傳來的詭異波動,塊趕緊發出提醒,朝著少年大喊道,

「隊長,那是羅布的黑尺化澤!千萬不能陷先進去!」

「聒噪!」

羅布臉色一寒,一手高舉著黑尺,控制著黑色光球朝著林寒繼續衝去,另一隻手掌卻猛地一揮,抖手打出一片漆黑色的勁氣光柱,仿若追星一般射向了後者。

「哼!」

這名小隊成員此刻正與身邊的同伴一同聯手攻擊眼前的雷門弟子,不想身後卻遭受了羅布的偷襲,猝不及防之下,頓時便被這道黑氣轟中了黑背,口中悶哼,張嘴便吐出了一口鮮血。

「羅布,在我面前,可還輪不到你囂張!」

瞧見羅布這傢伙在面對自己的時候,居然還有閑心去攻擊小隊成員,林寒心頭頓時火氣,手中長劍飛旋,金黃色的睥子卻反倒緊閉了起來,一瞬間,心神便再一起沉浸到了那種玄而又玄地觀想之中。

「火中取栗!」

一抹豁亮的劍光湧起,林寒暴退的身形徒然一滯,隨即腳下狠狠一跺地面,有如彈簧般激射而出,長劍隔空橫掃,卷出一道刺眼的強光,立刻便切割在了粘稠光球的某個節點之上。

嗡嗡!

長劍顫動,帶出一道道嗡鳴震響,在高頻率的震動中揮灑出無數道恢弘的劍氣,彷彿化作一片光幕,千百次地轟擊在了羅布釋放出來的漆黑色泥沼之內。

啵!

凌厲的劍光切割在圓潤的光球之上,使之有如一顆漏氣的皮球,原本充盈的球體表面頓時就癟了下去,在一陣「嗤嗤」的巨響之下,直接湮滅成為一團黑霧。

「什麼!這小子居然破了我的黑尺化澤?」

羅布面色一抖,望向林寒的目光中充斥著滿滿的怒意,這部武訣雖說品階不高,然而詭異之處,卻更勝尋常的高級武訣一籌,乃是他在一年之前,從一片遺址中獲得手中這柄玄鐵尺的時候,發現的意外收穫。

黑尺化澤有點類似於捆綁技能,只能配合他手中的這柄玄鐵巨尺施展,一旦將對手卷進泥沼之中,便能生出許多恐怖的壓力,將對方活活碾壓成肉泥。

羅布以往用之來對敵,可謂無往不利,即便對上雷天宇這樣的妖孽,後者也無法輕易將之攻破,類似於林寒這般一劍將之摧毀的經歷,幾乎從未有過。

「如果這就是你的倚仗,那我只能說你實在太弱了,根本連徐斌的一半都趕不上!」

一劍破開那團詭異的黑色光球,林寒臉上一片淡漠,語氣中蘊含著毫不掩飾的譏諷之意,身形疾掠,再度朝著羅布暴沖而來,金黃色的劍影鋪天蓋地,與周遭的空氣繼續交融,好似形成了一場急促的風暴,劍勢首尾相銜,舞動得密不透風。

「混蛋,還沒完呢!」

羅布鐵尺一橫,揮舞出一道黑色的光幕,將渾身包裹得密不透風,林寒手中長劍與之進行著千萬次的交擊,傳出一陣陣疾如爆豆的巨音脆響,宣洩出一陣排山倒海般的巨力,一步步壓迫得羅布往後疾退。

「我草,這小子根本就是個怪物!那怪他能擊敗徐斌。」

放眼整個內宗,說到單純的身體力量,羅布說排第二,絕對沒有人敢稱第一,雖說他身材矮小,看似並不強壯,可是他所修習的心法,卻是一種名叫「蠻牛決」的奇葩功法,這種功法的妙用,便是能夠隨著修鍊的逐漸加深而變得力大無窮,擁有扛鼎之力。

然而任他這部心法如何奇葩,卻怎麼與金剛銅體這般,連雄天都忍不住交口稱讚的鍛體武訣相提並論?因此在全力展現出力量的林寒攻勢下,羅布也就唯獨只剩下節節敗退一途了。

劇烈的碰撞之下,羅布一退再退,內心卻很快便置身在了暴走的邊緣。

「林寒,我要殺了你!」

終於,在硬抗了林寒數千道純以力量維持的撞擊之後,被人一路壓著打的羅布瞪起了通紅的雙眼,發出一聲憤怒的暴喊,長尺攜帶著巨力橫掃,將林寒直接逼退,隨即高舉著巨大的玄鐵巨齒,怒視著林寒,一字一頓地喊道,

「重尺凝山,嗜焰訣!」

伴隨著一聲暴喊,羅布手中那巨大的尺身頓時浮現出一抹灼熱的氣息,奔涌的勁氣一層層圍繞在巨大的尺身之上,散放出一股逼人的炙熱高溫,下一刻,那原本黝黑的重尺居然如同燒紅的烙鐵一般,在一瞬間變得通體發紅。

嗤!

炙熱的高溫烘烤著巨尺邊緣的空氣,很快便將其中的水分蒸發得一乾二淨,升騰出一縷縷白霧,彷彿飄渺的煙雲,縈繞在通體赤紅的玄鐵尺身,將光影渲染得一片扭曲。

重尺變得通紅的那一剎那,羅布的臉上立馬便重新洋溢出了自信的笑容,猩紅的三角眼掃視著面露凝重之色的林寒,表情便和打量著一條死狗沒什麼區別。

「整個內宗,能夠將我逼到這一步的人並沒有多少,能夠扛得下這一擊的更是屈指可數,林寒,我能預見到你的死亡!」

猙獰的笑容浮現出,更加為羅布那本就顯得醜陋不堪的臉上平添出一抹扭曲,肆意的大笑聲中,他的身軀早已因為抑制不住內心的殺意而變得微微顫抖,臉上一陣興奮,彷彿已經意淫出了林寒被自己燒成灰燼的痛快結局。

喝!

緊握著鐵尺的手腕微微一扭,羅布吐氣開聲,兩腳微微叉開,隨即收腰一躬,重尺猛然下壓,而伴隨著手上的動作,巨大而通紅的玄鐵巨尺中頓時噴用處一道赤紅色的烈焰火蟒,在空氣中拉長成為一道火弧,表面籠罩著滾滾的火浪,熊熊燃燒著奔向了林寒。

劇烈的高溫席捲,林寒的視線都彷彿陷入了扭曲,感覺面前正有著滾滾的熱浪傳遞而來,無形燃燒的焰火宛如化作了咆哮的巨獸,釋放出瘋狂的殺意。

「呼,果然不簡單,這傢伙性格不怎樣,實力倒比徐斌還要強上一線!」

少年凝視著眼前那道猛如狂潮的滾滾火浪,隨即手掌交疊,眼神微闔,十指在飛速的旋轉中結出一道道繁瑣的印記,下一刻,頭頂上頓時便有一道清氣懸浮而出,配合著林寒的手印,逐漸膨脹成為一道虛幻的巨獸身影。

「混蛋!元靈,這小子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元靈!」

火牆之後,時刻都在關注著林寒動作的羅布臉色一僵,原本高漲的興奮頓時便被一抹怨毒所替代,目光眨也不眨地凝視著少年頭頂上,那團蘊含著極為龐大靈性的清氣光團,心裡嫉妒得幾乎都在飆血。

越是高級的元靈,價值便越發巨大,瞧見林寒激發出來的那團清氣中蘊含著的恐怖波動,羅布可以判斷得出,至少也得是從三級後期妖獸的妖魄之內,方才有可能提煉得出這麼厲害的元靈。

「焚天怒火!」

一股極端狂暴的火紅色力量湧出,轉瞬間匯聚成為一頭通體血紅的妖獸虛影,周身圍繞著怒漲的火光,猶如實質般燃燒,攜帶著滔天的凶焰,龐大的身軀一展,毫無畏懼地沖向了面前的火牆。 白瑜的猛然驚醒,將正在修鍊的琴清給嚇到了。

「你醒了,嚇死我了。」琴清明知道白瑜的經脈跳動越來越強勁,依然擔心無比。畢竟白瑜從她背回來后,就一直沒有醒來過。

白瑜掃了一眼放在他身邊的幾個乾坤袋和手中的乾坤戒指,心裡已經知道是琴清救他回來的。他倒在河邊之前還是有些意識的,只是他的身體太過糟糕,完全沒有辦法回到河裡。

「琴清,謝謝你救了我。」白瑜吁了口氣,坐了起來,只要回到了這裡,他的傷勢再重,恢復起來就快。

琴清看見白瑜赤果的上身,臉一紅說道:「我一個人呆在這裡面有些著急,所以就出去看看,沒想到看見你倒在了河邊。」

白瑜點點頭,取出一件衣服隨便套在了身上,吁了口氣說道:「我段時間內都不會出去了。」

「嗯,那三個月到了后,我們一起被傳送出去最好。」琴清聽到白瑜說不出去,心裡是最開心的。她就怕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面。

白瑜惋惜的點點頭:「也只能這樣了,而且我感覺這個洞府不簡單,這個洞府很有可能擁有一個非常強大的仙陣,我們躲在這裡,說不定不會被傳送出去,當然我也只是猜測而已,這段時間你也好好修鍊,爭取儘快突破三天真仙境。」

「是,白瑜師兄,相信我突破三天真仙境后,就不會在給你拖後腿了。」琴清一臉認真的說道。

白瑜微微一笑,並沒有再開口,將房間留給琴清,同時還留下上千極品仙玉給琴清修鍊用。

擁有大量極品仙玉輔助修鍊,琴清只是用了幾天時間就突破到二天真仙境。她心裡大喜,停止修鍊后,才想起來已經幾天了,白瑜都好像沒有出來。琴清趕緊來到大廳,當她看見大廳裡面仙氣都形成霧狀一般的畫面,差點都驚呆了。

白瑜此時就坐在聚靈陣的正中央修鍊,在整個屋子裡面都鋪滿了極品仙玉。她只能看見這些仙氣完全形成了一個漩渦形狀,被白瑜吸收。

琴清也見過別人修鍊,她自己修鍊也吸收仙氣,可是她從未見過這種可怕的仙氣吸收情景。她知道現在是白瑜修鍊的時候,不能打攪,趕緊小心的靠在門邊修鍊。這裡如此濃郁的仙氣,比她自己吸收極品仙玉修鍊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白瑜的傷勢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他只能感覺到濃郁的仙氣源源不斷的被他吸收,再轉化為修為。此時的白瑜只知道有多少仙氣,他就可以吸收多少仙氣。

他修鍊從來都沒有如此暢快過,這種感覺簡直是難以言喻。濃郁的仙氣配合乾坤玉佩的仙元,讓白瑜的修為蹭蹭的往上漲。

之前用一點極品仙玉修鍊,和現在的修鍊比起來,根本無法相提並論。琴清站在門口看了他一下,白瑜心裡也清楚,現在他完全沒有理睬琴清的想法。

一個月過去后,白瑜已經是突破地仙境,所謂的瓶頸在白瑜渾厚的根基下,一衝就破,就如同突破一個小境界一般簡單輕鬆。

二個月過去,白瑜已經是一天地仙境巔峰。三年之後,白瑜已經是二天地仙境。而此時在白瑜身邊的極品仙玉已經差不多要消耗光了。

琴清在白瑜激發出來的濃郁仙霧下修鍊,速度更是比之前她吸收極品仙玉要快了太多。 婚法三章 而且這濃郁的仙霧之間。還還有一絲仙元氣息,更是讓琴清一日千里,進步絲毫都不比白瑜慢。

琴清晉級到三天真仙境,不得不停下來鞏固心境,而白瑜依舊在修鍊。當她鞏固完心境繼續開始修鍊,又晉級到四天真仙境層的時候,白瑜還在修鍊。唯一有些區別的就是,白瑜彷彿根本不需要擔心心境跟不上修為,只管突破。

好在她還在知道白瑜在修鍊。否則她說不定會瘋掉。她唯一能做的,只鞏固好心境后,然後繼續修鍊。

這天琴清感覺到自己體內所有的經脈都爆發出噼啪聲響,同時體內所有的仙氣已經吸收到了極限。琴清明白,她要晉級半步地仙境了。

琴清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達到半步地仙境,但是他發現這一次突破對於心境卻是一點影響都沒有,讓她沒有醒來鞏固心境,而是藉助這一股東風,準備衝擊地仙境。所以當她感覺到需要晉級地仙境的時候,趕緊定下心來,集中了所有的心神去轉化仙氣。

在白瑜衝破三天地仙境的時候,琴清在濃郁的仙氣和一絲仙元幫助下,衝破了那一層桎梏,仙氣激蕩。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清脆的叫聲。

白瑜睜開眼睛,站了起來,他感受到自己比之前強大了十數倍的仙氣,心裡既是驚喜又是心疼。

驚喜的是他竟然晉級到了三天地仙境,而且實力還如此強大。心疼的是。他挖了這麼多的極品仙玉和仙晶,全部被他用完了。而這麼多仙晶和極品仙玉。僅僅只是讓他晉級到區區的三天地仙境。以他這樣的修鍊速度,需要多少極品仙玉和仙晶他才可以晉級到境界天仙境?

「啊,白瑜師兄,對不起,我有些情不自禁,肯定影響到你修鍊了。」琴清見白瑜醒來,有些慌亂的說道。

白瑜心情大好,正想開一句玩笑,卻驚異的說道:「琴清,你竟然突破地仙境了?你是從哪裡來的升地仙丹?」

琴清茫然的說道:「我沒有升地仙丹啊,我到了半步地仙境后,就自然而然的衝破了真仙境,晉級了地仙境。嗯,我想起來了,應該是我沾了白瑜師兄的光。我在這房間裡面修鍊,不但速度更快一些,而且仙霧修鍊也比極品仙玉修鍊好許多。」

白瑜心裡暗驚,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沾了自己一些仙霧的光,就隨隨便便晉級地仙境了,連一枚升地仙丹都不需要。

要知道白瑜為了突破地仙境,可是將那五片天鳳九靈芝給煉化了才能突破地仙境。

果然是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得扔。

「我閉關多久了?」白瑜突然想起這件事,如果三個月已經過去,那他就等於成功了。他的目的就是在天鳳炎谷之中不過橫掃整個天鳳炎谷的仙靈,之後想辦法離開天鳳炎谷,然後會綠海小鎮一趟。

「我估計有七八個月了。」琴清雖然也閉關,她卻不是白瑜那樣,她是幾乎隔一段時間就起來看看白瑜。

「果然是這樣。」白瑜自語的說了一句。

「是啊,白瑜師兄,我們並沒有被傳送出去。」琴清說到這裡,已經有些小激動了。

天鳳炎谷仙靈無數,天才地寶更是數不勝數,如果能夠留在這裡,至少這輩子是無憂了。

「可惜了,如果仙玉再多一點的話,說不定就可以沖四天擊地仙境了。」白瑜看著已經化為粉末的地上,帶著無奈與惋惜說道。

「白瑜師兄,我現在沒有地方去,我只能跟你後面再說。等你修為高了,我也安全一些。我之前修鍊也用了你許多的仙霧,這些極品仙玉你用來修鍊最好了。」琴清見白瑜有些惋惜,趕緊補充了一句說道。

白瑜點點頭,接過琴清給的乾坤戒指說道,「也可以,我先用你的極品仙玉。如果我們出去后,沒有被傳送走的話,我有辦法還給你極品仙玉。」

這句話白瑜可沒有吹牛,他知道那個極品仙玉礦,那裡絕對有許多的極品仙玉。現在所有的人都被傳送走了,他去慢慢挖極品仙玉,肯定是想要多少有多少。 轟!

兩股極端強橫的衝撞力量湧現,置身火浪下方的林寒面容一肅,身形飄飛回退,目光卻眨也不眨地凝視在了那一道沒入了火牆之中的巨獸虛影。

嗜心魔狼乃是真正的三級後期妖獸,實力堪比力境五重的人類強者,尤其是林寒所得到的元靈,尚且還是從一頭即將完成了進化的嗜心魔狼的妖魄中分離而來,其真實的威力,未必會遜色於尋常的力境巔峰強者許多。

只可惜在煉化途中,這道元靈中的力量已經有一部分融入了少年氣海之內,從而導致其力量無法與全盛時期相媲美,然而用來對付羅布的噬焰訣,卻已是足夠了。

吼!

充斥著凶煞之意的咆哮聲展開,震得少年腳下的地面都在此時猛地抖了一抖,兇狠的巨獸飛撲,轉瞬間沒入了滾滾的火牆之內,龐大的軀體宛如一座巨峰,攜帶著摧枯拉朽辦的可怕破壞力,一瞬間便將洶湧的火浪撕裂出一道缺口。

林寒此刻釋放出來的虛幻巨獸,無論是從體型,還是身體的凝實程度上來看,都遠非上次與陳凡戰鬥時凝聚出來的那道可以比擬,少年對於它的運用,已然變得越發靈活。

「重尺凝山,震!」

感受到對方體內傳遞而來的凶煞之力,即便相隔老遠,羅布也頓時從中體會到了一種極為濃郁的危險氣息,醜陋的臉色一抖,徒然漲得通紅,心中頓生一抹瘋狂,握緊巨尺的手掌猛然高舉,將全身所有的勁氣集中在了尺身之上。

嗤嗤!

伴隨著澎湃勁氣的湧入,本就散發著灼熱氣息的巨尺立刻變得深邃了幾分,表面散發出一抹濃濃的火色血芒,彷彿凝聚成了一道光柱。

「喝!」

伴隨著一道低喝傳來,猩紅的三角眼中凶光大剩,表面膨脹的重尺一揮,伴隨著山嶽之勢,在空氣中拉長成為一道紅色的火狐,朝著面前那道猙獰的巨獸虛影硬撼而去。

當!

兩道兇狠的光影碰撞,頓時以接觸點為中心,徒然爆發出一陣轟鳴巨響,震得旁邊仍舊處在拚鬥中的兩對弟子們渾身一震,同時一臉駭然地轉過頭去,在瞧見那般兇狠對撞的同時,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差點因為極度的驚懼而暴凸了出來。

韓娛之請簽收 碰撞之間,先前由林寒所凝聚出來的那道巨獸虛影居然直接變得暗淡了下來,而瞧見這般狀況,林寒的目光中也是徒然湧現出了狠戾,手掌中印記改變,再次凝聚出一道龐大的血色光柱,攜帶著天雷般的滾滾威勢,徑直射進了前方巨獸虛影中。

吼!

在碰撞中被消耗的力量得到了補充,深邃的瞳孔中立刻迸射出了更加濃郁的代表著瘋狂殺戮的血芒,原本停頓的頭顱猛然一揚,伴隨著一道破天的巨吼,朝著前面奮然暴沖。

咔嚓!

鏡面破碎的脆音響起,羅布無比駭然地抬起了頭,難以置信地望著前面那道在巨獸的衝擊下不斷崩潰的尺影,瞧見上面布滿的斑斑裂痕,腦海中一片眩暈,差點一屁股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怎麼會……」

羅布口中喃喃自語,猶自不敢相信發生在眼前的事實,然而那道巨獸虛影在轟碎了尺影之後,卻已攜帶著最深層次的殺意,直接朝著他暴射而來。

嘭!

悶響傳來,羅布的身影彷彿一塊抖落風中的破布,往後面飛速地暴射而去,沿途砸落在幾根大樹的軀幹上,紛紛將之震得斷裂成為兩截,口中狂噴鮮血,渾身氣息萎靡到了極致。

這一次,林寒沒有留手,任由那股巨力盡數地宣洩在了羅布的身上,山洪一樣的力量湧現,猶如將後者的五臟六腑都震得移了位,渾身經脈也受到了巨力衝撞,沒有幾個月的修養,估計連下床都會變得無比困難。

「隊長贏了,快動手,兄弟們加把勁,宰了這幫雷門的王八蛋!」

滿場寂靜,安靜得可以聽見銀針落地的聲音,而在這種深入靈魂的震撼感覺消退下去之後,鷹門小隊的成員中頓時便有一名神色激動的弟子,朝著身邊的小隊成員們發出興奮大喊。

「殺!」

對於他的提醒,剩下的鷹門弟子們紛紛報以熱烈的回應,體內勁氣暴涌,紛紛朝著那幾個幾乎被嚇傻了的雷門弟子們衝去。

而反觀他們的對手,則伴隨著羅布的身影被幻鏡中的神秘力量自動傳送了出去,而變得神色直接慘白了下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