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葉修驚人的發現,這兩本巨著之中,居然也有表達大同的意思,這實在是駭人,似乎一切東西最終的指向都是大同。

「難道說,這一切並非是偶爾,而是必然……」葉修突然有了一個毛骨悚然的想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幕後究竟是誰操控推動了這一切?」

轟,就在這個時候,諸戈身上火焰燃燒,似乎要焚燒一切,炙烈的溫度,讓葉修都有了一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天尊……想不到他終於要進階天尊之位!」諸仙驚訝的說道,隨後一揮手,隔絕一切,讓諸戈在其中突破。

道元至尊,祖元天尊,雖然看起來名字差距不大,但實際上卻是天淵之別。

天尊,天之至尊!

這是一個巨大的跨越,諸戈本來在靈元境界的時候受過重傷,能夠突破到至尊就已經是奇迹了,可是現在卻成為了祖元天尊!

如果繼續進步,甚至可能成為聖主,那就是一個可怕的境界了。

三個兄弟,三名聖主,到時候哪怕是不朽大聖地都要恐懼。

雖然不知道不朽大聖地之中的聖主究竟有多少,但是想來也不會超過一掌之數。

聖主這種人物,想要誕生,需要消耗一個主世界大量的資源,這三個兄弟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天大的好處,修為才能夠突飛猛進到這個地步,如果是普通人,別說是聖主,就算是一個道元至尊都是奢望。

葉修是什麼天賦,得到過多少奇遇?現在才突破到了現在這種境界,縱然是諸戈他們的修行時間長,也斷然沒有可能僅僅憑藉自己的天賦就能夠突破成為天尊甚至聖主。

目睹諸戈的突破,葉修心神動蕩,他可以看到在虛空之中,一枚枚的星辰被締造出來,隨後又被徹底的毀滅,有可怕的劫數出現,有不死的英靈出手,全部都在對諸戈進行磨礪。

這是必須要渡過的一關,成功的就成為天地至尊,失敗了就是死路一條,沒有其他的可能。

親眼目睹一位天尊的誕生,這是多麼罕見的經歷,葉修在仔細的觀看著,用心神去感悟,不敢有一絲一毫的疏忽。

毫不誇張的說,此刻的諸戈渡劫過程,對於葉修的價值不亞於一部古經。

這是非常珍貴的東西。

諸仙也不在意,就這麼讓葉修觀看,因為他們兄弟是得到了葉修的大道之行也的文章才有可能突破的,算起來還是他們佔了便宜。

如果沒有葉修的文章,他們就不可能突破。

葉修看著面前驚世駭俗的一幕,與諸戈的突破相比,他之前的突破簡直就是小孩子過家家。

到了最後,葉修甚至看到雷霆大劫之中一些人形閃電都衝殺了出來,身上戰意滔天,彷彿是一個個活生生的生靈。

這是一種可怕的場面,這並不是生活在雷海之中的生靈,而是雷霆模擬出來的曾經渡過雷劫的至強者的烙印。

葉修心中蠢蠢欲動,卻不是他自己,而是那至天神雷塔,九天雷獄,涅槃之池,還有就是宙極雷炮!

如果這些東西經歷了祖元天尊的雷霆,恐怕威力還要提升數倍。 只不過,憑藉葉修現在的實力,以及至天神雷塔的堅固程度,恐怕剛剛一進入雷霆之中,就要被轟殺成渣,什麼都剩不下。

諸戈低喝一聲,手掌握拳,猛然揮出,一拳就打破虛空,將無數星辰震蕩的粉碎,打的天地雷霆都要毀滅。

那一道道的人形閃電實力可怕到了極致,每一個都掌握著神異玄奧的術與法,隨手一點就可以將諸戈重傷。

諸戈的身體上流淌著鮮血,有的地方白骨都露了出來,看起來非常猙獰。

這天尊劫數實在是太恐怖了,幾乎可以磨滅一切存在。

諸仙也很緊張,畢竟諸戈是他的弟弟,但是這種雷霆劫數,就算是以他聖主的修為,也不可能做什麼,只能是靜靜的觀看,為自己的兄弟護法。

這一次的劫數足足過去了三個時辰才漸漸消散,等到最後的時刻,諸戈身上只剩下了一滴鮮血,璀璨生輝,其他的一切全部都被磨滅了,看起來非常的可怕。

如果是普通的修士,遭遇到了這樣的情況,那就是死路一條,但是諸戈不同,他可是道元至尊,生機頑強,現在更是突破到了天尊的境界,與天同壽,怎麼可能會輕易死亡,足可以滴血重生。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雷霆消散,突然,一道灰色的光芒出現,彷彿是要吞噬諸戈的這一滴血!

諸戈看起來只剩下了一滴血,但是這一滴血是他一切精粹所在,是此生所有修行的道法,幾乎代表著諸戈的一切,如果有人能夠吞噬這滴血,同時徹底煉化,恐怕直接就可以突破到至尊境界了。

「誰!」諸仙怒了,自己在這裡守護,居然還有人敢出手,而且這樣的神不知鬼不覺,幾乎是把自己都隱瞞了過去。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葉修,但是葉修卻沒有必要這樣做,也沒有理由這樣做。

「雷中英靈……想不到還真的有沒有消散的雷霆精英。」葉修也是驚訝,雖然灰色的雷霆精英並不算什麼,但也只是相對而言,對於修鍊雷法的人來說,別說是雷霆精英了,就算是一絲雷靈氣息,都是無價之寶。

知道這種情況的葉修又怎麼會等待?這一刻,他的速度比諸仙還要快,直接震動至天神雷塔,其中宙極雷炮不斷充能,隨後轟的一聲,激射出來一個巨大的雷霆能量,砰的一下,就把那雷霆精英炸的亂飛。

葉修嘿嘿一笑,九天雷獄浮現,化成巨大的手掌對著那雷霆精英抓了過去,與此同時涅槃之池也是散發光華,彷彿可以定住一切。

轟,宙極雷炮又是一次攻擊,幾乎把一切都打的爆炸,僅僅只是一炮而已,卻幾乎毀滅了一切,將那雷霆精英都給打懵了。

這雷霆精英雖然強大,但卻也是相對而言,他的強大主要在雷霆上,此刻面對葉修的至天神雷塔,哪裡還能發揮出來什麼威力?

「小小雷霆精英也敢猖狂?」葉修冷笑,法寶震動,同時修羅衛也凝聚力量,召喚出來軍魂,散發出來自己最強橫的氣息,一下就把雷霆精英轟散。

這雷霆精英只是相當於魂元境界的修士,能夠承受宙極雷炮兩次轟擊已經是奇迹了。

「天地雷霆,盡皆煉化,成為大陣。」葉修冷喝一聲,直接將雷霆精英擊碎,煉化到了至天神雷塔之中,頓時無論是九天雷獄還是涅槃之池還是宙極雷炮或者是塔身,全部都開始了一場蛻變。

葉修目光閃爍,感受著這種蛻變的力量,似乎有一種力量加持到了他的身上,也在改變他的身體。

這與人寶合一不同,更像是一種能量的反饋,至天神雷塔將能量傳遞給葉修,而且是經過了提純之後的最精純的能量,從而讓葉修的實力提升。

而在不遠處,諸仙卻是在為諸戈守護,幫助他慢慢恢復,剛剛如果不是葉修和諸仙同時出手的話,恐怕諸戈此時此刻已經灰飛煙滅了。

一滴血可以重生,諸戈此刻卻只是虛弱一切,壽命卻沒有損失,因為到了祖元天尊境界之後,壽命就與天同高,根本不會有太大的損耗。

就算是有一些減少,也會在呼吸之間彌補回來。

這種存在,可以從一個紀元開始,活到天人五衰無量劫來臨。

諸戈臉色有些蒼白,驚魂未定,剛剛踏入天尊境界,就差點被人毀滅,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了,他絕對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葉修,剛剛謝謝你了,那個灰色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怎麼會那麼詭異,在雷霆結束的時候突然出現,我差一點就被徹底的殺死了。」諸戈向著葉修道謝。

葉修笑著道,「那是一個雷霆精英,非常珍貴,可以用來祭練雷道至寶。」

「雷霆精英?根據典籍記載,這可是難得一見的東西,你居然可以將其捕捉?」諸戈驚駭的說道,諸仙也是驚訝,沒想到葉修居然有這樣的手段。

雖然他剛剛在忙著救諸戈,但是卻也注意到了葉修這裡的變化,葉修剛剛連續兩次催動宙極雷炮,著實是讓諸仙都覺得震撼。

倒不是諸仙害怕宙極雷炮的威力,以諸仙的手段,哪怕是站在那裡,讓宙極雷炮轟,宙極雷炮都不可能傷害到他。

他驚訝的是葉修不過是封聖境界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可怕的力量。

當時他就在懷疑葉修身上應該掌握著什麼可怕的法器,直到這個時候才確定,居然是一件雷道至寶!

「雷道至寶,據傳說,最強大的就是宙空皇朝的宙極神鍾和太宇聖塔,如果能夠得到的話,就算是不朽聖王也要一下被轟成渣,幾百萬年都恢復不了。」諸戈說道,眼中閃爍光芒。

葉修卻是笑了起來,他自然明白宙極神鍾和太宇聖塔的威力,如果現在能夠到太宇聖塔的修行功法的話,他的至天神雷塔立刻就可以大成,一下就能鎮壓死祖元天尊!

「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既然葉修來這裡找我們是有事情合作,那就進入大殿之中說吧。」諸仙說道,隨後帶著葉修進入到了大殿裡面。

進入其中,葉修目光閃爍變化,在這裡感受到了濃郁的自由氣息,「自由殿堂,這法寶的威力絕對駭人,甚至不會比不朽主神星弱小多少,有希望可以蛻變成為聖王法器!」

諸仙卻是搖搖頭,「這宮殿雖然不錯,但是距離不朽主神星的距離還是太遠了,更不用說突破到聖王的境界了。」

「二哥,大哥到什麼地方去了?」諸戈突然開口問道。

「大哥遨遊天地宇宙,去尋找突破境界的契機,可惜他卻不知道,契機就在這裡。」諸仙說道。

「是啊,如果大哥在這裡的話,他突破聖王的把握就又大了一分。」諸戈點頭應道。

諸仙諸戈兩人的大哥名曰諸神,實力可怕,是聖主巔峰強者,只差一步可以成就聖王。

如果沒有這樣一個人壓陣的話,諸仙與諸戈他們兩個人,根本不可能是不朽大聖地的對手。

這個聖地實力強大而可怕,如果不朽聖王真的出手,一根手指都能夠捏死他們兩個。

說話之間,就已經進入到了大殿深處,葉修目光一閃,這裡的一切都很簡約,但卻都是天材地寶祭練而成,在這裡還有很多其他的人,似乎很民主,無拘無束,可以隨意來往。

然而葉修卻皺眉,這種民主,並不是真正的自由。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天下為公,並不是一切都可以這麼隨意,具體真正的天下為公是什麼,葉修自己也說不清楚,但是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不過他也沒有多說,這件事情,還是放在自己心裡的好,多說無益,現在他和諸仙還不熟識,最忌諱的就是交淺言深。

「說吧,你究竟是怎麼打算的?如何搶親?莫非那個冰清體的女子你認識不成?」諸仙坐在一個座位上,示意葉修同樣坐下,詢問道。

葉修點點頭,「我的確認識她,如果沒有錯誤的話,紅拂就是我的妻子,所以我一定要救她,但是我一個人的力量,絕對是不夠的,所以我希望你們可以幫助我,當然,這也是你們反抗軍展開真正反抗的第一次,畢竟,你們已經掌握了大道之行也的文章,突破修為指日可待,讓其他人也明白了文章的含義,恐怕你們也可以擁有自由的信仰,可以成就神靈。」

諸仙頓時笑了起來,「這次的事情的確是我們欠了你一個人情,雖然我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樣,但是我和諸戈,那肯定是會出手的,以我聖主境界的修為,想要幫你救個人還是不困難的。」

葉修點頭,以諸仙的修為,對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真的有可能把紅拂救出來,只是,萬一到時候出了什麼偏差,問題可就嚴重了。

其實葉修一直還是希望他們的大哥諸神可以回來,以諸神聖主巔峰的修為,聖王不親自出面都殺不死他。

幾人商談片刻,就已經大概確定了,至於具體的計劃卻沒有,憑他們的實力,也不需要什麼計劃,直接就可以橫推一切。 風玫所在的車隊快速往前想要甩開那喪屍群,可是後面那兩輛車似乎是盯上了他們,一直追他們追的緊緊的。

而喪屍追那兩輛車追的緊緊的。

其他車輛里已經響起了咒罵聲,若不是有那喪屍群,只怕車隊里的人早就要與那兩輛車的人懟上了。

那些喪屍不知疲憊,一路緊追著根本甩不掉。

隨著他們的逃亡,一路上還有更多的喪屍加入進去,喪屍大軍越來越多。

天,已經漸漸的亮了,放眼望去,後面追著的喪屍一眼望不到盡頭。

其他車輛里的各種聲音已經傳了出來,而風玫的車裡,隨著時間的推移,藍爵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那麼多喪屍,只要被追上,他們只怕瞬間就要被吞沒。

他視線瞥了一眼車儀錶,薄唇抿的緊緊的:「油不多了。」

他們已經跑了半夜了,車裡的油堅持不了多久了。

風玫看著後方的喪屍,臉上表情毫無波動,卻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這一群喪屍最低等級也都是二級的,普通喪屍速度沒有這麼快。

如今雖說二級喪屍已經出現,但是如此大規模的……

已經不能用「異常」二字來形容了。

而且很明顯的,這些喪屍的目標就是那兩輛車,可是那兩輛車一直追著他們,這才形成了眼下的局面。

「你怎麼一點都不擔心。」藍爵從後視鏡看到風玫神色平靜的模樣,納悶。

風玫懶懶掀起眼皮:「擔心什麼?」懶人聽書

藍爵一噎,究竟是怎樣才能做到如此淡定的?

她這般姿態,他都忍不住要懷疑後面那些喪屍都是假的了!

她是真的一點都不怕,還是只是在故作鎮定?或者說,她只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丫頭,根本還沒弄明白他們現下究竟處於什麼樣的境地,所以是不知者無畏?

他竟升起了一種想在她這張臉上看到驚慌失措的表情的衝動。

「等到油耗盡,那些喪屍衝上來,我們便是走投無路了。」

在藍爵話音剛落的同時,他猛地一踩剎車,後面的風玫及時抬手撐著前座的后椅才沒有撞上去。

「卧槽,前面停了,不會真的沒油了吧!」

藍爵想哭,他們現在正停在只能單車行駛的一座窄橋上,就算想繞過前面熄火的車都做不到。

風玫卻是笑了:「這地方停的好!」

藍爵不可置信,這都什麼時候的,她竟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風玫沒管他的反應,徑自打開車門下車。

隨著風玫的動作,藍爵這才注意到前後車裡的人都陸續下來了,從被車的兩旁往橋對面跑去,他也急忙跟著下車。

後面的車眼看也就要過來了,此時別說他們油都耗盡了,就算還有油也來不及加了,與其再在這些車上浪費時間,倒不如趕緊跑路。

下了車后,藍爵也反應過來了風玫那句「這地方停的好」的意思——

無論是他們還是喪屍,都只能通過這座橋到達對面,一定程度上阻攔了喪屍的速度,也為他們尋得了機會。

只是後面那兩輛車定然也會被堵住,那兩輛車裡的人只怕難以逃掉了…… 時間變化,轉眼間就已經到了紅拂成親的日子,葉修的心裡也越來越急躁,恨不得現在就立刻出手。

「不朽大聖地的三皇子名叫虛存,現在修為是道元至尊境界,他們將會邀請三位聖主參加婚禮,不過最終只有一位會到場,聖主強者可不會給什麼所謂的皇子面子,這也是我們的一個好機會。」諸戈給葉修帶回來了這樣的消息,這真的可謂是有上天相助,一個聖主的話,憑諸仙的實力,足可以牽制住,而且這幾天,葉修他們也動員了其他人出手,其中有一名聖主,五名天尊,十四名至尊,陣容不可謂不強大。

「想不到一場婚禮而已,居然都請來了聖主大能,幸好只有一位,若是多的話,問題可就嚴重了。」葉修心中感嘆。

時間終於到了,這一天,盤膝而坐的葉修雙目唰的一聲睜開,釋放出灼灼神光,彷彿是可以將一切焚燒,駭人到了極致。

在他的雙眼之中,雷霆的光芒不斷跳躍,變換成為一尊古炮,這古炮之上雷光不斷流淌,在蘊藏著最可怕的力量。

「唯一的遺憾,就是我沒有掌握太宇聖塔的修行方法,宙極神鍾掌控一切時間,太宇聖塔掌握一切空間,空間變幻莫測,掌握之後,將不再懼怕任何的攻擊。」葉修的心裡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隨後身子猛然站立了起來,雷霆光芒在他的身上交織成為了一身紫金色的戰袍。

「走吧。」諸戈已經找了過來,手持一柄鋒利的大矛,通體由亘古神金鑄就而成,閃爍璀璨的光輝。

「這是破天矛,我的自由之翼雖然被打的爆炸了,但是這破天矛的威力,也不在自由之翼之下,繼續祭練的話,可能還會更加強大。」諸戈嘿嘿一笑說道。

他手中的大矛真的很非凡,以神金鑄就,近乎於不朽,隨意一動,就是金色的光芒閃爍,破碎蒼穹。

而不遠處的諸仙,卻是背著一柄大槍,氣息平靜,葉修卻覺得自己有些越來越看不透這個高手了,諸仙的實力實在是詭異可怕,在知道了大道之行也的文章之後,似乎每時每刻都在增加修為。

雖然沒有如同諸戈那樣直接突破境界,但是也足可以看出來他的恐懼了。

葉修不在意這些,諸仙目前的實力越是強大,對他的好處也就越大,他要救回來紅拂的把握也就更大一些。

三人會面,不用多說,剩下的幾個強者全部到來,隨後運轉法力,從這裡出去,葉修頓時覺得,那反抗軍的總部又一次的消失了,根本尋找不到,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他知道,這都是無數大陣的作用,封禁了一切氣息,哪怕是以他的修為,都無法洞穿。

身體一動,化作流光,諸仙的速度快的駭人,同時一揮手,將葉修等人全部包裹了起來,剎那消失遠去,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葉修並沒有催動至天神雷塔,因為就算是至天神雷塔的速度催動到了極限,也不可能超越諸仙的速度,而且還會暴露了自己的底牌。

「我的至天神雷塔,還是不夠完善,雖然有了九天雷獄作為動力熔爐,涅槃之池可以恢復創傷,宙極雷炮攻擊一切,卻缺少了速度與防禦,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本來就應該是雷光,但是現在我才知道,自由就是最快的,我如果能夠在至天神雷塔之中凝聚自由之翼的奧秘,我的至天神雷塔的速度,就不會比諸仙慢了。」葉修心中在思索變化,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發展。

他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太弱小了,必須要有一件強大的至寶才可以,否則在這個樣子的世界之中,很容易就會被人徹底殺死,渣都不剩。

她與黑夜盡纏綿 很快,葉修就已經看到了一座巨城,這座城市卻不在不朽主神星表面,而是在不朽主神星的內部,核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