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空中高高懸挂的月亮,猶如銀盤,讓整個地上有著一絲微弱的亮光。

借著這股子微弱之光,葉川看清楚了黑衣人受傷的地方,黑芒是他就要接近黑衣人的那一刻才拿出來的。

如果不是黑衣人受傷的話,恐怕葉川都不敢將黑芒拿出來。

之前和靈獸戰鬥的經驗告訴了葉川,這個黑芒實在是不怎麼鋒利。

可是它卻有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奇異功能,那就是吸血。

葉川避無可避的情況下,只能夠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了,如果能夠成功自然是更好,一旦失敗恐怕自己今天真的就要交代在這邊了。

沒有辦法的葉川只能夠冒險一搏,看著金色匕首刺入自己胳膊的時候,葉川也是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黑衣人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局面,一個黑乎乎的棍子一般的東西插入到了自己剛才受傷的地方。

一陣猛烈的撞擊聲之後,整個樹林歸於平靜,彷彿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心跳聲砰砰砰的作響,此刻也是聽的一清二楚。

黑衣人站在那邊一動不動,葉川看著黑衣人的樣子,拔出了剛才插入自己胳膊的金色匕首。

剛才的發生的事情,只是電光火石之間,如果不是之前計劃好,恐怕現在的葉川已經是身首異處了。

「呼……呼……呼……」

葉川跪在一旁,沉悶的喘著粗氣,而黑衣人此刻正背對著自己,猶如雕塑一般的站在那邊,沒有任何的言語。

「成功了?」葉川的胸口不斷的起伏,要是黑衣人在不完蛋的話,那麼接下來完蛋的肯定是自己了。

黑衣人似乎緩緩的動了起來,葉川嚇的立馬站起來,眼神中充滿了戒備之色。

不過沒過一會,黑衣人的身子慢慢的縮小,直到最後變成了一堆皮骨。

黑芒咣當一聲,掉入在了地上,發出了暗紅色的光芒,一閃而逝。

「成功了!」葉川重重的呼出一口濁氣,此刻他感覺呼吸都是那麼的暢快。

「可惜了,沒有看清楚他的真容……」

這個時候想要在看清楚此人的真容,已經是不太可能了。

葉川快步的上前,直接將黑芒收入到混元戒之中,黑衣人的金色匕首和儲物袋還散落在地上。

毫不客氣的將儲物袋和這一件地武境級別的金色匕首收入囊中。

這一幕太過驚險,葉川整個人到現在還是心跳加速,流淌出來的血液讓他感覺到了活著的真實存在感。

葉川並未著急離去,這個時候是處理善後事宜的最佳時機。

看著黑衣人那一堆骨架,葉川忍著噁心挖出了一個半米深的洞坑,直接將黑衣人的屍骨扔了下去。

「看來今天不是我埋了你,就是你埋了我啊,只可惜,最終還是我埋了你!」

心有餘悸的說了一句之後,葉川將地上的血漬處理掉,然後拖著蹣跚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的屋內。

「天河宗有著一股勢力在針對自己,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

葉川知道,現在自己的實力還是太過的低微,在天河宗這邊絕對是危險的。


明面上的路白玉兄妹其實並不可怕,畢竟人人都知道他們之間現在是有間隙的。

可是這背後要殺自己的那股勢力,到現在他都沒有搞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未知的才是最為可怕的,葉川心道:「看來只有離開天河宗一段時間,才能夠保住自己的安全了。」


這個並不是葉川想法太多,而是在天河宗他已經歷經了幾次的生死關頭。

這一次的黑衣人他能夠僥倖逃脫,難不成下一次他還能夠這麼的幸運?

如果不是自己和黑衣人的實力相差甚多的話,恐怕自己都沒有機會給黑衣人致命一擊。

有些時候實力差距太大,並不是沒有好處的,至少不會讓人輕易的那麼重視你。

葉川的屋內,牆體已經裂縫,窗戶是徹底的壞了,一看就是經歷過一番激烈的打鬥。

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後,葉川直接一把火將自己這個房子給點著了。

當然,葉川也是趁機離開了屋子,向著後山進軍。

還有三天的時間,他覺得呆在這邊都是浪費,反正這個屋子到時候也不會在住了,索性就一把火燒了,到時候也不會讓人發現什麼蛛絲馬跡了。

漫天的火光充斥著整個天河宗,很快就有一撥人感到了這邊。

不過看到屋內並沒有死人或者什麼,他們也是悻悻的走開了,在他們看來這肯定是有人嫉妒葉川得到了內門測試的冠軍,並且成為了宗主的徒弟的一次報復行為。

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點綴著閃閃繁星,讓人不由深深地沉醉。

此時的葉川已經來到了後山的瀑布旁,現在他可是有了他的第二據點,那就是瀑布裡面的一個洞府。

這個洞府可是他得到鎮世皇拳的地方。

至少現在還算是一個非常隱蔽的地方,只要自己到這邊,誰想要找到自己恐怕還真的是不太可能。

平靜的湖面,因為瀑布的飛流直下,濺出的點點水珠散落在水潭之中,泛起了一圈圈細小的漣漪。

不過很快便被橫流給沖走了,周而復始,給人一種平靜的感覺。

「噗通」一聲。

葉川跳下了水,之前的戰鬥讓自己的身上沾滿了太多的血腥味,現在沖洗一下之後,整個人感覺神清氣爽了很多。

被黑衣人刺中的地方,血液已經是慢慢的開始凝固,並沒有傷到經絡什麼的,所以也沒有什麼大礙。

半個時辰之後,葉川一個縱身來到了巨石之上,順著巨石攀爬到了上面的洞府之中。

整個天河宗現在都在找著葉川,此刻的他卻正在洞府內部,檢查著自己的收穫。

破開黑衣人的儲物袋,葉川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太多的驚喜。

「就這麼點東西?」

看著儲物袋裡面的東西,葉川只能是苦笑連連,如果不是自己得到了一把金色的地武境靈器匕首的話,恐怕他都快哭了。

整個裡面只有一顆丹藥,包裹在瓶中,葉川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丹藥。

仔細的翻看了一下儲物袋,這裡面僅僅只有一個丹藥瓶和一張畫著地圖的皮卷。

「莫非是藏寶圖?嘿嘿,不過哥們除了天河宗啥地方也不認識,好多的地方連聽都不曾聽說過,算了,等以後有機會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吧……」

調整好了心態之後,葉川覺得自己能夠保命,已經是非常的不錯了。

「可別是什麼養元丹或者凝神丹之類的啊……」

葉川拔開了白色丹藥瓶的瓶塞,一股爆炸性的力量讓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

「雷狀紋絡?」

葉川的心跳陡然的加快,這個丹藥他實在是太過熟悉了,之前和路紅菱的戰鬥,路紅菱就是服用了這顆丹藥之後,整個人都變得無比的瘋狂。

「雷暴元丹,哈哈,真的是雷暴元丹。真的是想什麼來什麼啊……」

葉川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這一刻他的內心感覺自己自己真的是賺到了。

「沒有想到這個黑衣人竟然有這麼一顆雷暴元丹,幸虧沒有用啊,要不然自己恐怕連他的一招都接不住,就掛了。」

葉川暗自慶幸,不過他並不知道,黑衣人如果不是因為黑芒的緣故,普通的靈器即便是刺中了他也不可能對他造成如此的傷害。

這也是為什麼黑衣人有恃無恐的原因,只是他實在是有些點背,竟然碰到了能夠吸血的黑芒。

即便是葉川還都沒有搞明白,黑芒到底有什麼作用,所以黑衣人死的實際上還是有點冤枉的。

如果不是他*迫葉川,讓他最後不得不嘗試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的話,恐怕現在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葉川這個人了。


接下來的幾天內,每天葉川都在瀑布下面的巨石繼續的淬鍊自己的身體。

真武境?

葉川知道現在突破真武境是必然的事情,只是他想要嘗試著衝擊武者境當中的至強境界,武道罡體。

日復一日的淬鍊,讓葉川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壯碩,原本暗紅色的皮膚變成了古銅之色。

身體長時間的受到了巨流的衝擊,整個背部看上去猶如一面銅鏡,巨石下面的凹槽甚至都變得更加的寬大了一些,出現了兩個微微的鞋印狀的地方,這些都是在證明著葉川不斷的苦練。

進入內門的日子已經到了,葉川並沒有前去。

現在自己已經是陸天行的弟子了,距離內門試煉還有一段時間,這一段時間,葉川給自己的目標就是衝擊武道罡體,完成真武境的突破。

整個天河宗的人找葉川都快找瘋掉了,甚至有傳言,葉川或許已經被人殺害了。

也有傳言說葉川是因為之前殺害了秦大海,自己跑路了。

反正說什麼都有,只是葉川自己還在瀑布巨石下面不斷的進行著自我極限的衝擊。 張天能夠行動後,來到一個同樣破舊的小屋。這屋裏住的,是一個姓黃的老頭。

這個老頭張天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只是叫他黃爺爺。因爲他是這個府上除了養父之外的唯一真正對他好的人,就算張天現在落魄不堪,仍然沒有疏遠他,對他很是照顧。

張天每次被打後之所以能恢復,在這幾年內能不餓死,就是因爲這個老頭會給他留一些東西吃。張天也叫他黃爺爺,並暗中對自己說以後要好好報答黃爺爺。

吃完飯後,張天剛走出小屋,

“咦,居然是你這個小野種,居然還沒死呢?我剛纔還說你個廢物這次肯定活不了了,沒想到狗命還真是大啊,哈哈哈。”

張康在瘋狗彙報再一次羞辱摧殘張天后,幾天來沒有聽到張天的信息了,還以爲張天被瘋狗下手太重打死了。這幾天因爲他有事,所以瘋狗和一衆狗腿子被他派了出去,所以張天這幾天才能安心養傷。

後面一羣人隨着張康的話都是鬨然大笑起來,一臉鄙夷不屑的看着張天。

張天看着眼前熟悉張三郎、張霄、張虎,張定等人,眼角閃過一絲狠厲。

小時候他如日中天,這幾個張家嫡系子弟一直跟在身後任他驅使不敢有絲毫怨言。可是他修煉出了問題之後,以張康爲首幾人狼狽爲奸,時不時就會來羞辱他尋找樂子。而張康更是明目張膽吩咐他的狗腿子瘋狗三兩天暴打羞辱一番。

“小野種,沒想到還有人幫你啊,去把屋裏的人拉出來。”

張康的大笑戛然而止,臉色陰沉對着身邊兩個小廝說道。

兩個小廝恭敬應聲,快速往屋裏竄。張天腳步一動,立馬要攔住兩人。

“小野種準備到哪去,給我老老實實帶着。”

張三郎閃身擋在了張天的身前,怒喝道。

“老傢伙,找死,連康少爺的話都敢違背。”

黃老頭不知何時已經被拉了出來,兩個小廝一陣拳腳相加後,在地上不斷抽搐着。

張天見到此幕,雙眼圓蹬,猶如一股紅沉沉的地底岩漿將要破土而出,狂暴的讓人恐懼。

暴怒的大叫一聲:“黃爺爺。”

兩個小廝剎那飛了出去,在空中鮮血直飛,落地後沒動靜了,生死不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