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叫做擁有,葉星辰擁有的愛已經太多,他怕,他怕這麼多的愛太過的沉重,他怕自己承受不住,他更怕自己辜負了眾女的期望……

又是一瓶酒灌了下去,平日千杯不醉的葉星辰忽然覺得自己的腦袋暈沉沉的,眼前的景象更是出現了陣陣的幻影。

酒不醉人人自醉,我醉了么?

「操你媽的,你一個賣唱的,也敢盯著我的馬子看,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不遠處,一陣嘈雜聲驚動了沉醉之中的葉星辰,緩緩地抬起頭,目光望向了聲音傳來的那個角落,就見到三四個男人圍著那名落魄的歌手一陣大罵,一名穿著極其暴露的女人站在一旁,嘴裡叼著一根香煙,眼中充滿了不屑。

酒吧的人群都直接忽律了這些情節,酒吧的老闆本來想上前勸解的,可當看到那幾人之後,卻是選擇了明哲保身。

也因為如此,那名歌手不斷的向這幾人道歉,可換來的卻依舊是一陣毒打,很多人都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切,葉星辰搖搖晃晃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直接抓起一瓶啤酒,就朝那個角落走去,不是他忽然想做大俠,要見義勇為,只是他現在心裡很不爽,需要發泄而已,僅此而已……

「磅……」的一聲,葉星辰靜靜的走到那幾人的身前,手中的酒瓶狠狠的就朝最後面的那人砸去,啤酒瓶瞬間爆裂開來,玻璃渣四處亂濺,那人的腦袋也同時出現了一個血洞,慢慢的轉過身子,手指了指葉星辰,想要說些什麼,卻是兩眼一番,直接暈了過去。

其他人的幾人同時一愣,回頭一看,就見到自己的兄弟被人放翻在地,一個個勃然大怒,也不多說廢話,一個個就朝葉星辰衝來。

葉星辰也不取出小刀,就這麼緊緊握著拳頭,狠狠地朝前砸去,沖得個最快的那名混混哪裡想到葉星辰速度這麼快,還沒有反應過來,那拳頭已經到了眼前,轟隆一聲,砸在自己的眼圈上,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卻也乾脆的暈了過去。

其他幾人眼見葉星辰這等厲害,原本的怒火被恐懼所代替,不過他們也算是這一帶的小混混,活得就是一個面子,如今被一個人從來沒有見過的傢伙嚇到,以後還怎麼混?

雖然心中極度的恐懼,但這群混混還是叫囂著就朝葉星辰撲來,只不過這一次他們不再那麼魯莽。

這種小角色,葉星辰哪裡會放在眼裡,依舊是最為簡單的一記直拳就朝前面砸去,另一名混混心中一陣驚訝,趕緊舉起雙臂抵擋,葉星辰也不變招,只是將全身的力量發揮到極致,狠狠的一拳轟在了那人的手臂之上。

「咔嚓……」一聲脆響,那人的手臂直接斷裂開來,口中更是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葉星辰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那人的下跨,那人整個身子彈射而起,再次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徹底的暈了過去。

其他的幾人這個時候才忽然明白葉星辰的強大,一個個再也顧不及面子的問題,就朝四周逃去,葉星辰就是為了發泄,好不容易找到一群可以揍的人,哪裡會就此罷休,腳下步子一動,已經來到了一人的身後,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又是一拳砸出,直接廢掉了那人的手臂,接著第二拳再次轟出,重重的砸在那人的小腹上,那人就彷彿沙包一樣,倒飛出去,將另一名逃竄的混混砸到,葉星辰也不理會,一把操起一個酒瓶,直朝另外一名逃出去的混混砸去。

「嘩啦!」一聲,啤酒瓶準確的砸在了那人的後腦勺上,那人也很乾脆的暈了過去。

原本還有些沸騰的酒吧徹底的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葉星辰身上,有驚訝,有恐懼,有羨慕,有崇拜,畢竟從他動手開始,到將這幾人全部放倒在地,也不過用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

看了看地上躺下的幾名混混,又看了看早已經嚇得面色發白的女郎,葉星辰喃喃嘟囔了一句:沒勁后,就搖搖晃晃的朝外面走去。

「大哥……」剛剛走出幾步,那名被欺負的歌手已經抱著他的那把吉他沖了出來。

「你還有什麼事情嗎?」葉星辰醉眼蒙蒙的望著這個打扮頹廢,實際更加頹廢的歌手。

「謝謝你拔刀相助……」面對葉星辰那犀利的眼神,歌手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顫抖,不過他還是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拔刀相助?哈哈哈……拔刀相助?老子可不是大俠,老子只是看他們不順眼而已……」葉星辰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如此的狂妄,笑得如此的撕心裂肺,笑得如此的滄漠悲涼……

酒吧中的所有人都驚詫的望著葉星辰,他們雖然不知道葉星辰的到底是誰,但卻從他的那比哭還難聽的笑聲中感受到了無盡的悲涼,無盡的心酸,還有無盡的無奈,到底他經歷了什麼?為何會這樣?

「不管怎麼說,還是謝過大哥今日救命之恩……」那名歌手沒有在意葉星辰拿痛苦的笑聲,依舊很執著的說道。

葉星辰慢慢收起了笑容,再一次看了看這名雖然充滿著頹廢氣息,但實際年齡不過十八九歲的歌手,在他的眼中,擁有著一種難以言表的憂傷,還有那對世人的淡漠,卻又有著對生命的期盼,一個普通人的眼裡,又怎會擁有著這麼複雜的眼神?

「你的夢想是什麼?」葉星辰忽然開口問道。

「啊……」歌手先是一愣,不過隨即回答道:「做一名歌手,一名真正的歌手……」說到這句話的時候,少年的眼中湧現出無盡的執著。

「歌手?真正的歌手?何為真正的歌手?」葉星辰繼續問道。

「一個能夠帶給世人真正快樂和感觸的歌手……」少年依舊堅定的說著。

望著少年那雙忽然變得一片清明的眼眸,再回想著剛才所聽到的那股憂傷中卻充滿著無限希望的樂曲,葉星辰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笑容,這一次,卻是開心的笑容。

「你叫什麼名字?」葉星辰微笑著說道。

「李肖衛……」儘管不知道葉星辰為何會問自己的名字,但對於自己的救命恩人,李肖衛還是開口答道。

「李肖衛?不錯的名字,這是我的名片,拿著這東西去尚香娛樂公司,就說是我介紹的,他們會幫你實現你的夢想的……」葉星辰說著,掏出一把透亮的小刀,直接遞到了李肖衛的手中,不等李肖衛說話,身影卻已經隱沒與黑暗之中。留下一臉驚愣的李肖衛獃獃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那把飛刀,這就是名片?還有他所說的尚香娛樂公司,難道是最近由著名歌星南宮尚香創建的那個公司么?

若說李肖衛也有偶像的話,那南宮尚香無疑是他心中唯一的偶像,倒不是說她的外貌,而是她那猶如天籟的嗓音,一想到自己竟然有機會去她的公司上班,李肖衛的心一陣激動,對於葉星辰的話,他竟然沒有半點懷疑……

葉星辰可不知道自己隨意的一句話,就打造了日後震驚世界的,堪比貓王傑克遜之流的超級天王,他此時正被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了三十多名全身籠罩在黑衣中的男子攔住……

(還是寫了一章,先上傳了) 晚上9點,大潤發超市總經理室。

現在大部分的超市都已經關門了,大潤發超市這邊還在進行盤點,雖然白天賣了不少的貨物,但所有的人臉上都不怎麼高興,今天都是在降價銷售的,晚上7點的時候,他們這邊幾乎就沒人了,所以不得不又調整了一下價格,比原來的價格又下降了3%,別看這3%不多,但是已經低於成本價了,如果要是繼續下調的話,他們這邊就不是開業賺錢了,而是跟李天那邊一樣,純粹就是開業賠錢了。

總經理一圈又一圈的在那裡轉著,大量的財務在那裡算賬,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位總經理感覺到越來越浮躁了,自從遠華超市進入山泰市之後,就沒有好好的睡一個覺,這個遠華超市實在是太強了,他們進入山泰市不是試探性的,而是直接跟大海的波浪一樣涌了進來,不但在市區的中央位置創建了旗艦店,而且在周圍的小區還擁有大量的便利店,這可以說是大中小三級結合,強佔了整個山泰市大部分的零售市場,剛開始那一周的時候還沒感覺到,當第四周的時候,他們的銷售額下降四成的時候,這些人也算是感受到了。

「總經理,我們這邊的賬目算出來了,今天總共虧損35萬元。」聽到這個數字之後,這位總經理都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滴血了,今天僅僅是虧本營銷幾個小時而已,都已經是虧損了35萬元了,明天從早到晚都是這個價格,虧損的數額肯定會更多的。

這一次,總部那邊經過了大換血,新上任的領導層不願意放棄山泰市這個地區,因為這裡是一座旅遊城市,人來人往的很多,在這裡如果經營得好的話,它比普通的地級市要強得多,所以上面就制定了作戰的策略,超市之間的對攻,也就是傷敵一千,自損800,基本上都是用價格戰來對工的,第一天都感覺到心疼了自己,還算是見過世面的總經理,換成其他人的話,這時候都能感覺到心在流血了吧。

正在想著的總經理電話響了,拿起來那邊就是銀座超市的總經理,雙方原來是競爭對手,但是因為遠華超市的原因,所以雙方變成了合作夥伴,聽到對方的聲音,就知道對方那邊也損失不少,銀座超市的數量稍微多一點,所以他們大約損失了50萬元,雙方都感覺到有些得不償失,可如果從這裡撤退的話,恐怕他們都是心有不甘的吧,他們都算是國內的大集團,不管是資源還是人員,都要比對方強很多,被一個從小縣城當中走出來的牌子打敗,這兩位商學院的高材生都不願意吧,這個恥辱會伴隨他們一輩子的。

「總經理,我們明天還要執行這個政策嗎?根據我們剛才的估算,明天的虧損至少要在百萬元以上,而且這個利潤很難補回來,那邊已經發布了報告,他們會恢復昨天下午5點的價格,如果我們戰勝了,我們如果不恢復那個價格,在老百姓當中會有很差的口碑的,這個口碑可是無價的,一旦以後有新的超市湧進來,我們的信任立刻就沒有了。」財務部門的人立刻就把明天的情況估算出來了,這位總經理無奈的點了點頭,已經是進入了價格戰,如果第一天就撤退的話,那自己連應戰的能力都沒有,會更加讓人恥笑的。

「你們這些人都打起精神了,咱們大潤發超市是國內零售業的龍頭,那個小子懂個屁呀,不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嗎?對我們來說還沒有什麼要緊的,他自己那邊的資金也不見得多麼的豐厚,我估計今天晚上也在後悔,他們在整個山泰市的地皮比我們大得多,所以這些人虧的也就更多,我倒是要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的資金。」說到這裡的時候,這位總經理竟然感覺到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

就在這位總經理想要繼續訓話的時候,門口跑進來了總經理秘書,這個總經理秘書剛才是跟李氏集團內部的人通話,那是這位總經理秘書的線人,看到總經理秘書回來,總經理讓屋子裡的這些人出去了,既然是見不得光的事情,就不能讓這些人都在這裡聽著,省得日後成了這些人的把柄,別看現在都是自己的下屬,可要是在這個事情上栽了,鬼知道他們能幹出什麼事情了。

「總經理,這件事情大事不好了,我的線人告訴我,他們從李氏集團那邊拿來了大筆的資金,今天下午就到賬了兩億現金,而且還有一筆資金沒有過來,據說是因為銀行的原因,明天一早就可以過來,如果這個消息屬實的話,咱們這邊根本扛不過他們呀,咱們這邊只有不到4000萬元的儲備資金,如果要跟他們繼續對抗的話,那得趕緊跟總公司求援呀,要不咱們會吃虧的。」這位總經理秘書著急的說道,總經理的臉上表情也很豐富,這會兒簡直就是恐懼了,這個李氏集團怎麼會那麼厲害呢?隨隨便便就能夠拿出兩億的現金來,難道他們都是賣印鈔機的嗎?

總經理給自己點上一顆煙,他必須得把這裡的真實情況回報給總部,按照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對方至少準備了3億的現金,如果要跟他們對打的話,刨除我們這邊的一些優勢,這邊的資金至少也要在1億5000萬以上,如果達不到這個資金總量的話,恐怕是沒有辦法賠本下去的,總不能後面沒有貨了吧,雖然總不可以繼續發貨,但是每個分店跟總部都是要結算的,到時候這邊不結算,總部那邊還會繼續支持你嗎?

況且就跟李天猜測的一樣,有個別股東是不願意跟這邊浪費時間的,還有很多地方是可以開闢的,沒有必要在山泰市這個地方浪費時間,比他好的地方多的是。 459「庫夫卡斯基,這些人讓我來就行了……」陰影之中,一直跟隨葉星辰的庫夫卡斯基眼見葉星辰被眾人圍住,正要衝出,卻被葉星辰的聲音制止,直讓這群黑衣人臉色微微一變,他們一直都以為只有葉星辰一人,卻哪裡想到竟然還會有其他的人在附近。

「你們是韋靈超派來的吧?」葉星辰慢悠悠的走向眾人,很是隨意的說道。

「殺……」那群人卻不理會葉星辰的話語,口中同時大喝一聲,就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朝葉星辰撲來,一部分注意著周圍的動靜,生怕就被人伏擊一般。

「本少爺今日心情很不爽,既然你們來了,那就一個也不要走了,刀……」葉星辰見這群人二話不說就朝自己撲來,口中冷哼了一聲,接著就見到黑影之中忽然扔出了一把唐刀,葉星辰一把抓住刀柄,輕輕一把,刀身剛剛出鞘,就泛起了陣陣刀芒,一記橫掃,沖得最前面的幾人還沒有做出反應,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一道鮮紅的血痕,接著就是好幾道血泉噴涌而出,葉星辰竟然毫無所謂的任由這些血液噴洒在自己的身上。

其他的一群人見到這等情況,臉上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依舊朝葉星辰衝來,不過這一次他們分成三個一組,一人防守,一人進攻,一人突襲,不斷的朝葉星辰靠近。

看到這些很有紀律,全由高手組成的殺手,葉星辰冷笑了一聲,也不多做動作,就是最為簡單的劈砍朝最前面的這一組人斬去。

這一刀聚集了他全身的力量,一股強大的威勢散發出來,負責防守的那人剛剛伸出砍刀抵擋,葉星辰的血斬已經到了他的頭頂之上,狠狠的撞擊在那把砍刀之上,那人只感覺彷彿泰山壓頂一般,雙臂一陣發麻,竟然再也拿捏不住手中的砍刀,就這麼掉落下來,葉星辰手中的血斬卻毫不留情的刺進了他的心臟,接著順勢一帶,又解決掉他旁邊一人,身影卻一個扭曲,躲開了另一人的攻擊,左手已經出現了一把小刀,狠狠的刺進了那人的脖子,眨眼之間,三人全數斃命,所有人心中都生起了一陣寒意,這個傢伙實在太過恐怖。

然而,葉星辰整個人就如同戰神附體一般,所劈出的招式沒有任何的花哨,全是最為用力的一記猛砍,一個人的威勢,硬是壓得對方好幾十人連連後退,更是不斷的有同伴被殺,這一切直讓眾人心中的恐懼越來越大,就連黑暗之中的庫夫卡斯基也是喃喃嘆息道:「這小子,要發泄也不用這樣吧……」

僅僅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所有人已經全部死在了葉星辰的刀下,葉星辰渾身是血,背上,肩上,也多了幾道傷口,那是打鬥過程之中無法避免的時候所中的刀傷。

望著倒在地上的幾十人,葉星辰也懶得追究他們是誰派來的,總之,經過一番血戰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招呼庫夫卡斯基一聲,很快離開了現場。

就在葉星辰離開之後,一片寂靜的小巷之中,忽然出現了三名身材有些佝僂,有著一頭白髮的老人,每一老人的眼中都露露出陰冷的目光。

「就是這個小子收留了冰家的那個丫頭?」站在中間的那名老頭陰冷的說道。

「不錯,這小子和青幫,洪門的關係匪淺,而他的身手剛才你也看見了,想要殺掉他實在困難……」右邊的一名老頭淡淡說道。

「老三說得不錯,我們想要殺掉他很難,不要說剛才還有一個散發著怪獸氣息的傢伙在,我看我們還是得重新計劃計劃……」站在左邊的那名老頭也開口說道。

「可現在我們根本沒有冰家那個丫頭的線索,只能夠從他身上下手呢……」中間的那名老頭卻是眉頭緊皺。

「我們可以從他身邊之人下手啊……」老三忽然開口說道。

「我早已經做過調查了,除了他很可能一個人出來外,他身邊的每一個人,出來的時候都有許多精銳保護,就算是我們,想要對付任何一人,都要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而且還不一定能夠將人抓走……」一旁的老二淡淡解釋道。

「老二說得不錯,看來這次我們只能夠等待了……」中間的老頭最後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或許只能夠這樣了吧……」其他兩人也同時嘆息了一聲,三人的身影又這麼消失在黑影之中……

過了片刻,葉星辰卻再一次出現在現場,在他的身後,站著兩米多高的庫夫卡斯基,望著三名老頭消失的方向,葉星辰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冰冰?難道說冰家已經慘遭不測了么?看來得讓她先去血狼呢……」

「你剛才為什麼不殺掉這幾個老頭?」庫夫卡斯基卻是忽然開口問道。

「他們不過是負責人而已,根本不是真正的主使,就算殺掉他們又如何,反而會打草驚蛇,走吧……」葉星辰搖了搖頭,決定馬上把冰冰和她的那些弟弟妹妹一起送往血狼基地,在那裡,他們的生命安全可以得到保障,更可以接受最好的訓練。

回到閃耀之星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過了,讓最好的按摩師為自己好好按摩了一番,又在李琳的幫助下,處理好了身上的傷口,接著就讓李琳和紅蓮去找到冰冰,隨冰冰一起去血狼基地,而他自己,卻是回到了房間呼呼大睡起來。

離東方藍洛的生日還有三天的時間,這三天的時間裡,葉星辰哪兒也沒有去,每天都呆在閃耀之星,要麼就是睡覺,要麼就是找庫夫卡斯基單挑,來發泄心中的那種鬱悶之情,三天之後,東方藍洛的訂婚典禮將在希爾頓大酒店舉行,葉星辰久經思考後,最後還是在慕容蓉和黃奕菲得拉扯下,一起趕往希爾頓酒店,不管怎麼說,他們也算是同學一場,而歐陽俊,陳小龍,趙虎,張佳,羅隱,何佳傑等人自然也去了希爾頓。

東方家族財力雄厚,直接將希爾頓第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層全部包了下來,用來接待各大集團的客人,而典禮的卻在希爾頓酒店的頂樓舉行,這裡,早已經被打扮的像花園一般,已經有很多年輕人或站或坐的呆在樓頂上,相互議論著什麼,不過大多數男子都是討論著某個女人皮膚怎麼怎麼的好,某個女人的咪咪多麼多麼的豐滿之類,至於那些女人,不管年老年少,無不討論著各種化妝品之類的話題。

葉星辰今日穿著一件白色的禮服,一頭烏黑的長發疏在腦後,後面還扎著一條小馬尾,將刀削一般的臉龐完美的展露出來,一雙如同星辰一般的眸子散發著陣陣攝人的寒芒。

他就這麼靜靜的坐在樓頂的角落,旁邊擺放著一張放慢紅酒的圓桌,起碼有三四瓶五十年以上的人頭馬空瓶擱在一旁,顯然是葉星辰剛才的傑作。

歐陽俊,陳小龍,慕容蓉等人早不知道去了哪兒,他就這麼孤零零的一個人坐在那裡,卻引來無數人驚羨的目光,畢竟能夠將價值上萬的人頭馬當水喝的人可不多。

就在這個時候,現場忽然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接著就見到一大群人自出口涌了出來,歐陽俊等人都在其中,被他們簇擁的卻真是身穿一套藍色禮裙的東方藍洛。

她的一頭黑髮盤在腦後,上面裝飾著精美的頭飾,脖子上戴著一根水藍色的寶石項鏈,整個人就彷彿海的女兒,如此是寧靜,典雅,如此的絕妙,清純……

所有人的目光,包括葉星辰在內,全部落在了東方藍洛的身上,今日,她才是這一場戲的主角,不管男女,口中同時爆發出一陣驚嘆聲。

在場比東方藍洛美麗的女人自有人在,可像她這麼清秀典雅的女人,卻再也找不出一個,她就像剛出水的芙蓉,如此的脫俗,如此的動人。

看到這猶如夢幻之中的女子,葉星辰的嘴角露出了淡淡地苦笑,今日過後,她就要成為別人的未婚妻了,自己又算得了什麼呢?

以她的家世,以她的容貌,以她的善良,她應該會幸福吧?

葉星辰就這麼靜靜的望著東方藍洛,望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向天台的中央,而東方藍洛的目光卻四處的遊離著,似乎在尋找著某人,可惜葉星辰所在的角落實在太過i偏僻,前面又有一大群人在,她哪裡能夠找到。

慕容蓉和黃奕菲就在東方藍洛的身邊,她們也同樣在尋找葉星辰的身影,可依舊是一無所獲,難道他來了又走了么?所有人心裡,都露出了這樣的疑惑。

不一會兒,後面又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東方藍洛的父母和另外兩名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夫婦走了出來,在他們的前面,還有一名長相普通,但卻身穿著白色禮服的男子,當葉星辰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臉上的神情一陣變化,口中更是喃喃說道:「怎麼會是他?以他的身價,怎麼可能贏取東方藍洛?」再看看東方雲夫婦的樣子,竟然是一臉的恭敬?

到底怎麼回事?什麼時候莫小寧的家族已經強大到讓東方家族也需要卑微屈膝的時候?

葉星辰心中一陣驚訝,他實在沒有想到當初被自己等人排斥在外的莫小寧會有著這麼雄厚的家世背景,當初他喜歡的可是黃奕菲,怎麼現在卻要娶東方藍洛?

難道說東方家族真的遇上了什麼危機?這樣的念頭瞬間出現在葉星辰的腦海之中,想到東方藍洛可能會成為政治婚姻的犧牲品,葉星辰一顆心瞬間躁動起來。

不行,我絕對不能夠讓她成為犧牲品……一個聲音響起。

你怎麼知道別人是犧牲品?你怎麼知道別人不願意呢?再說了,就算是犧牲品,那也是別人的事情,你能夠給別人幸福么?另一個聲音響起。

一時之間,葉星辰的腦袋劇烈的疼痛起來,他想要上去阻止這即將開始的訂婚典禮,可理智卻死死的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前進一步,腦海中更有兩種聲音不停的爭論著。

東方藍洛和莫小寧已經走到了一起,兩人的父母也坐在了主位上,慕容蓉她們總算髮現了葉星辰的所在,慕容蓉朝黃奕菲打了個眼色,悄悄的來到了葉星辰的身邊。

「她就要和別人訂婚了……」慕容蓉那溫柔的聲音在葉星辰的耳邊響起。

「我知道……」葉星辰淡淡說著,眼神卻是說不出的落寞。

「你喜歡她么?」慕容蓉那寶石一般漆黑的眸子牢牢的盯著葉星辰。

「我……」葉星辰一時無言,他喜歡東方藍洛么?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喜歡又有什麼用?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心智的成熟,葉星辰明白,他是生活在一個人文道德的社會,很多事情並不能夠完全憑藉本能去做?對於美女,任何一個男人都有著一種本能的征服,本能的喜歡,那且不說他就該把每一個女人都弄回家?

「星辰,你變了……」看到葉星辰無話可說,慕容蓉卻是輕笑一聲,笑容中充滿了幸福。

「我變了?」葉星辰一愣。

「是的,你變了,你變得成熟了,你變得穩重了,但你卻少了往日的狂野,敢愛敢恨。我知道,你心裡其實也喜歡著藍洛,她的心裡也一直有你,只是你擔心我們大家,也擔心她難以接受我們的存在,可是你去試過了嗎?你沒有,你沒有試過,你又怎麼知道她不會接受我們呢?藍洛是一個好女孩,雖然我也會吃醋,但我卻不希望你留下這個一輩子的遺憾,你的遺憾,也是我們大家的遺憾……」望著葉星辰那雙同樣漆黑的眸子,慕容蓉溫柔地說著,語氣之中,充滿著深深的愛戀。

「遺憾么?」葉星辰喃喃叨念了一句,轉身望向了東方藍洛的方向,那裡,一身白色禮服的莫小寧正笑盈盈的牽起了她的小手,而他那略帶嘲笑的目光卻望向了不遠處的黃奕菲。

「謝謝你,容蓉……」葉星辰說完了這一句,卻轉身朝人群中走去,他的眼中,卻閃爍著一種叫做佔有的光芒…… 銀座商城那邊的基本情況也是一樣的,原本他們都已經放棄了山泰市,但是新上任的總經理要求多回來,僅僅經過了一天的鬥爭,損失就已經是那麼大了,跟別的地方沒法比的,別的地方几乎兩天才能夠損失那麼多錢,如果按照這個數額損失下去的話,恐怕他們也堅持不下去了,上市公司更加需要財報,如果財報不好看的話,那就等著股價跌破了吧。

兩家的總經理都氣急敗壞的,都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經過一番調查之後,第二天的下午,他們算是明白了,遠華超市的人不斷的炒作這次交鋒,山泰市的老百姓也看出來了,只要是現在這個時候去買東西,只要是超市裡面的東西,不管什麼玩意兒都能夠便宜,所以他們提前都把東西買回來了,買的越多,三家超市虧得就越多,原本一個月虧進去的錢,現在恨不得一個星期就能夠虧進去,就看你們的經濟實力怎麼樣了,有錢的遠華超市自然是不害怕的,另外兩家根本就沒有做好準備。

按照另外兩家的想法,這次交鋒至少得三四天之後的周末才會進入白熱化階段,誰知道第二天就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整個城市都在接受宣傳,整個城市的人也都在往超市走,大到大型的超市,小到小型的便利店,到處都是購買商品的人群,兩家超市也著實火了一把,但只有他們的管理層知道,這根本就是叫好不叫座,根本就沒有賺到多少錢,來人越多虧本越大,而且他們也沒有備足貨物。

「我說售貨員,你們這裡是不是虛假宣傳呀?給我們發了那麼多的傳單,說今天可以有便宜的貨物,但是現在什麼都沒有呀,我們大老遠的到這裡來看空蕩蕩的櫃檯嗎?如果是想看櫃檯的話,我們何不到電腦上去搜索一下呢?何必要到你們這裡來看櫃檯呢?」在一個銀座地下超市當中,因為售貨員補貨不及時,所以現在好幾個櫃檯都是空著的,來這裡的老百姓終於是忍不住了,按照他們的想法,十幾分鐘就應該補貨完畢了,但現在已經超過半小時了,還沒有看到有人把貨物給弄來,怎麼能不著急呢?大家也都是搭著時間過來的。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他們沒有那麼多的貨物,又或者是想要跟人家打商業戰,純粹就是放出的風呢,沒有那麼強悍的實力,我們就是被他們給忽悠了唄,我可是看到遠華超市那邊了,根本就是沒有空著的櫃檯,你只要把東西賣完了,人家立刻就會放上去,我又不是銀座超市的會員,我怎麼會跑到這裡來買東西呀,真是被你們給坑死了,沒準兒現在去遠華超市也買不到了。」在這裡買東西的大部分都是他們的會員,經過長時間的經營,他們的會員系統搞的還是非常不錯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來了那麼多的客戶,結果他們倉庫當中賣空了貨物,正在從省城那邊往這運,但最快也得三四個小時,這三四個小時當中,只能是補貨補得慢一點了。

「請各位稍安勿躁,我們已經跟外地的倉庫進行調貨了,正在用最快的速度運過來,我們這邊倉庫當中還有一部分,馬上就會進行補貨,請各位稍等,因為今天的折扣比較大,就算等一會兒也是值得的,平時可沒有這樣的折扣的。」銷售經理笑呵呵的說道,本來以為這樣能夠把人的火焰給壓下去的,誰知道他說的這些話里不咸不淡的,根本就沒有一個確切的時間,可算是把這些客戶給惹怒了。

「這是你們自己的宣傳單,上面把價格寫出來的,還說你們這裡備貨量充足,結果我們來了之後就讓我們看空櫃檯,你們誰願意在這裡看誰就看吧,我反正是沒那個功夫了,我要去遠華超市那邊瞧瞧。」一個客戶直接就把會員卡給扔了,原本就想著能夠積分的,算起來要比遠華超市那邊划算,可是現在沒貨物,就算是有積分又能有什麼用呢?扔掉會員卡也表示自己以後不到這裡來了,這純粹就是忽悠人呀。

只要有一個這麼辦的,其他人就會跟風,這就是咱們華夏人的習慣,有十幾個人直接扔掉了會員卡,然後就朝著出口那邊過去,其他人本想再等一會兒呢,結果五分鐘之後還是沒有貨物過來,走的人是越來越多了,那邊的銷售經理心裡也越來越著急了。

「趕快去催呀,讓那些人快一點,如果還沒有貨物過來的話,今天將會是我們流失會員最多的一天,我早就說,不要把宣傳單寫的那麼好,純粹就是欺詐,咱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的貨物,今天早上就進來了上萬的人,早把咱們這裡的東西給買光了。」銷售經理也很鬱悶,早上就給宣傳部門的人說了,誰知道宣傳部門的人根本就不聽呀,都在聽總經理的話,說是要眾志成城打贏這一仗,他們倒是很賣力,原本兩萬張傳單,後來還加印了兩萬張,全部都在一上午的時間內發出去了,以前從來都沒有這樣的效率,沒想到也就是因為他們這樣的效率,可算是把整個超市給坑苦了,來了那麼多的人,最後又失望的走了,以後再想讓人家來,那可就困難了。

「曲經理,大事不好了,我們的司機打電話來了,他們在高速公路上堵車了,據說得兩三個小時才能過來呢,讓我們這邊先自己想辦法,可不可以從周圍的縣級市調動一部分過來呢?他們那邊也是有貨物的,雖然不是很多,但至少不用讓我們空著櫃檯呀,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尷尬了,丟會員卡的人也越來越多了,今天光是會員卡就撿到了500多張。」又一個消息壓下來了,這個經理差點就暈過去,早不堵車,晚不堵車,偏偏今天堵車。 訂婚典禮遠遠沒有結婚來得繁瑣,不過就是讓所有的親戚朋友知道自己的兒子有了女朋友,自己的女兒有了男朋友,很快就要結婚而已,東方一家雖然乃靜海市的古老家族,但也不過如此,至於如今讓東方雲也要恭敬的莫家,自然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只是邀請兩家的親戚朋友在一起吃頓飯而已,交流交流感情。

當然,兩家都是有著極厚背景的,這婚禮也是相當的隆重,除了告訴親戚朋友兩家的子女要結婚外,還告訴天下所有人,莫家和東方家已經成為一家了,也就是說,他們聯姻了,其他想要對付東方家或者莫家的人,自己得重新計量計量自己的實力再說。

現場上,兩方的家長臉上都露出欣慰的笑容,莫小寧的一張臉蛋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右手牽著的東方藍洛臉上也是掛著幸福的笑容,不過她眼中那股悲傷無奈的神情,卻難以瞞過有心人士的眼睛。

「媽的,葉星辰那小子死哪兒去了?不會真的打算把藍洛嫁給這個敗類吧?」人群之中,同樣一身黑色禮服的陳小龍說道。

「容蓉去找他了,不知道還在不在……」歐陽俊也是滿臉的憂色,他雖然覺得愛情應該是專一的,但對於東方藍洛要嫁給莫小寧這樣的敗類,依舊難以接受。

「哎,小藍洛這麼可愛的女孩怎麼能夠嫁給莫小寧這混蛋呢?要是那白痴再不來,老子代替他去搶親,就是不知道小藍洛會不會喜歡我,哎……」陳小龍喃喃嘆息了一聲。

「莫家的資料你調查清楚了嗎?」歐陽俊卻沒有理會陳小龍的嘆息,反而開口問道。

「調查出來了,就是莫小寧有個在美國的遠方親戚去世,膝下無子,將上百億美金的遺產繼承給了莫小寧的父親,他們就帶著這一筆遺產返回了靜海市,你也知道,這一兩年來,世界金融危機,靜海市的很多企業都是寸步難行,東方家也不例外,結果就有了現在的局面……」陳小龍淡淡說著。

「這樣啊……」歐陽俊點了點頭,這段時間來,要不是他以星曜會的實力暗中幫助歐陽家族,歐陽家也將步入寸步難行的局面。

「歐陽,你說星辰那小子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為何這麼極品女人喜歡他呢?而且一個個還這麼大方,為什麼我想多找個女人,我們家那位就那麼大的意見呢?」看到歐陽俊也不多說話,陳小龍又繼續問道。

「大方?天下沒有女人會大方到把自己的心愛的男人往別人的懷裡推的地步……」歐陽俊還沒有說話,一旁的黃奕菲卻嘟囔了起來。

「厄……那你們怎麼還簇擁著他去找其他的女人呢?」陳小龍翻了個白眼。

「我只是不想藍洛嫁給莫小寧這樣的白痴而已……」黃奕菲很是氣憤的說道,對於莫小寧這種間接性的報復,她非常的生氣。

「那穆曉筠那丫頭呢?」陳小龍不服氣地說道。

「那是葉叔叔的意思,若是我們不答應這門親事,都不許進入葉家……」黃奕菲說到這裡的時候卻是一臉的委屈,想到了當初葉天龍在東山告訴她們三人的話語。

「厄……」陳小龍吐了吐舌頭,卻不再多說什麼,他心裡清楚,葉天龍之所以這麼強硬的乾澀葉星辰的私生活,肯定有著極大的目的,很可能關係著青幫和洪門之間的繁榮,甚至關係著整個華人黑道。

歐陽俊也是詫異瞭望瞭望黃奕菲,搖了搖頭,也不再多說什麼,不過目光卻一直盯著東方藍洛和莫小寧的方向,他們都已經決定,就算是葉星辰不出現,也絕對不會讓這場訂婚典禮正常的進行下去。

剛剛勸動葉星辰的慕容蓉獃獃的望著葉星辰離去的背影,眼角卻閃爍著點點淚花,她心裡深深地愛著葉星辰,她可以為葉星辰做任何的事情,但不代表她是聖人,相反,她也有著自己的苦楚,有著自己的無奈,有著自己的心酸。

從小,她都期盼著能夠有一個深愛自己的男子陪伴著自己渡過一輩子,後來,葉星辰出現了,不知不覺間,她深深的愛上了她,原本,她以為他將是他的唯一,而她也將是他的唯一,可最後,她卻發現這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那時候的她,很想就此離開他,可她卻發現自己竟然再也離不開他,特別是去美國的那些日子,她才明白,除了他之外,自己這輩子再也不會對任何男人動心。

當他帶著數千小弟到慕容家搶親,更是為了她和張永勝這樣的高手絕對的時候,她那塵封的記憶全部恢復過來,那一刻,她就暗暗發誓,這一輩子永遠也不會離開葉星辰,更是暗暗發誓,要成為他事業的最強助力。

為了他,她懂得了分享,懂得了血腥,懂得了真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