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暫時還不能離開死亡地的厲鬼們頓時神情沮喪。

比如說對面樓頂上的那位。

因爲是跳樓死的,所以它在沒有機遇能離開死亡地之前,只能重複着臨死前的動作。

爬到頂樓,縱身一躍;再爬再跳……

直到它能夠開始遊蕩以後才能結束這種備受折磨的日子。

本來憑藉着死的地理位置不錯,它比別的固定厲鬼強多了,最起碼還看了一出大型文藝演出。

可一聽說別的厲鬼們都要到西山深處吃喝玩樂,跳樓鬼頓時想哭。

撲街無人權啊!

連愉快玩耍都不能去!

只能眼巴巴看着別的厲鬼們興奮地討論百鬼夜行巡遊路線。

“你哭啥呢?羨慕百鬼夜行啊?”旁邊一位老鬼微笑着問道。

跳樓鬼頓時帶了哭腔,“我想去!”

“唉……時間沒到,你只能慢慢熬。”老鬼安慰道:“我剛纔聽說了,你們不能參加百鬼夜行的厲鬼,牧店主也專門準備了吃食,一會兒會有專人分發的。”

“真的?!”跳樓鬼語氣充滿了欣喜,那可是鬼食啊!

自己做鬼以來,還什麼鬼食都沒嘗過呢!

聽說,死靈珠的味道就很不錯。雖然只是最低級供應品,但吞一顆也能清咽利喉,整個鬼都能感覺到凝實了。

“可不是咋地,誒誒你看出來了!那些擡着食盒的就是分發鬼食的小隊伍!”老鬼眼尖,往鬼羣裏指了指,“嘖嘖,咱們牧店主是真沒說的!這得花多少錢吶,除了參加百鬼夜行的白吃白喝白玩以外,每隻不能出行的厲鬼都會得到一份鬼食。整個景瑤城,那得幾萬鬼口喲!真是下了血本了。”

跳樓鬼忙不迭點頭,“嗯嗯,牧店主最好了!”

“所以啊,我告訴你點事兒……”老鬼悄悄在跳樓鬼耳邊耳語片刻。

跳樓鬼當即一臉驚詫,“還有人套近乎給咱發錢?誰啊,有錢燒的還是缺心眼啊?”

“甭管是誰,你就記住我說的話就是了。”老鬼嘿嘿一笑,指着舞臺道:“該牧店主表演壓軸節目了嘿,趕緊起起鬨!”

它話音未落,起鬨聲已經響徹整條街。

剛纔那羣跳鋼管舞的鬼妹子上臺,都沒這麼響的動靜。

唐牧北站在舞臺上,面對掌聲雷動和吹口哨起鬨的,立馬有點慫了。

特喵的長這麼大,還沒登臺表演過呢!

雖然都歸自己管轄,可臺下擠着成千上萬只形態各異的鬼,看着讓人不由自主就緊張。

“牧店主,你腿再抖可就能跳街舞了啊。”凌雲劍賤兮兮笑道:“想好表演什麼了沒?不行我幫你通知那兩位配合你玩三頭六臂?”

“呵呵呵呵……”唐牧北努力控制着雙腿不抖,不懷好意問道:“凌雲劍前輩,你不想在臺上只做個裝飾品吧?要不要一起參與表演吶?”

凌雲劍劍身一亮寒光閃過,“好啊!我一直想着該怎麼刷存在感呢,你說咱倆表演什麼節目比較好?” “牧小朋友,開業慶典不給我們發個請帖,難道是怕我們不給湊份子?”沒等唐牧北忽悠凌雲劍一起表演吞劍,識海中突然響起溯洄前輩的聲音。

唐牧北第一反應是:又特喵要被坑了?!

溯洄:……

還能愉快玩耍嗎?誰說我每次都會坑人了?

都說了要你休養一段時間,總逮着一個老實人坑,會把老實人玩壞的。

“那個……聽凌雲劍小聲嘀咕,讓我們配合你表演三頭六臂?”扶桑從自家門口探出頭來,“四頭八臂行不?我想把白城也拉出去溜溜。它還沒見過世面,我讓它跟着看看百鬼夜行!”

唐牧北:……

四頭八臂?

表演完,景瑤城的厲鬼們就都嚇尿了吧?

此時臺下起鬨聲接近尾端。

成千上萬只厲鬼眼巴巴等着看牧店主表演。

“咳咳!”他略微尷尬的乾咳兩聲問道:“你們想看什麼表演啊?”

安靜的臺下瞬間又掀起聲浪。

“牧店主唱首歌聽聽吧!”

與婚爲鄰 “牧店主跳個舞唄!”

“要不表演拿大頂!”

“胸口碎大石!”

……

日鬼哩!

剛纔誰喊的胸口碎大石?你上來給我碎一個!

無瞳可激動了,站在最靠近舞臺的位置衝上面喊:“牧店主,朗誦個詩歌吧,我寫的!”

好嘛,感情剛纔表演現場作畫沒有盡興。看着表演心情一激動,無瞳的作詩之魂熊熊燃燒,唐牧北瞅着它手裏的小本本上寫了不少字。

不過考慮到它的作詩水平,唐牧北覺得還是不要冒險了。

“快點告訴它們你要表演四頭八臂,趕緊的我們都準備好了!”溯洄也躍躍欲試。

“那我呢?”凌雲劍有點急了,它特別後悔提議完三頭六臂。一開始就讓牧店主帶自己出風頭得了唄!

現在倒好,他們一摻和徹底沒自己的發揮餘地了。

“我主,你們要表演不能把我落下呀!”凌雲劍努力在主人面前刷存在感。

扶桑宗主略微沉吟片刻問道:“牧小朋友,你會跳天魔劍舞嗎?正好那是需要三頭六臂才能跳的舞蹈,凌雲劍也能派上用場。”

唐牧北:……

天魔劍舞是個什麼玩意兒?

爲什麼前輩你會覺得我會跳舞呢?

“看來他是不會了。”溯洄嘆口氣,“還好我會。小朋友,告訴它們你要來段認真的!”

“真的要跳舞?”唐牧北一臉懵逼。

溯洄乾咳兩聲:“天魔劍舞只要三頭六臂個一把劍足夠了,你那個器靈暫時別放出來了吧。”

“那不行!”扶桑當即表示拒絕,“就四頭八臂跳!大不了讓牧小朋友歇着。”

唐牧北:0_0

合着就是你們仨跳,我充個數唄?

好吧好吧,你們開心就好。

反正我什麼也不會,你們說啥是啥。

“小朋友放輕鬆,身體主導權給我!”溯洄長嘆一聲,然後代替唐牧北開口道:“接下來我給大家表演一段天魔劍舞!”

“牧店主加油!”

“第一次見牧店主跳舞,好興奮!”

“劍舞需要用劍可以理解,但是爲什麼牧店主突然多了一雙手!”

“擦!這特喵應該是大變活人吧!”

……

臺下頓時又熱鬧起來。

因爲“唐牧北”話音剛落,從他左肩膀位置“鑽”出來一雙手臂!

接下來更驚悚!

左側脖子位置居然又鑽出個人頭來!

還特喵是那位威壓特別重的前輩!

距離舞臺最近位置的厲鬼們差點就跪了。

然而牧店主的驚悚表演只是開始。

很快右側又多了個擁有同等級威壓的帥哥人頭和雙手。

“牧店主這是三頭六臂啊!”終於有識貨的厲鬼喊出聲來。

溯洄滿意的點點頭,“其實我也好久沒有跳劍舞了,很懷念那時候啊……”

“嗶嗶嗶……”扶桑宗主說了簡短一句被屏蔽的話,溯洄纔不再遙想當年。

凌雲劍寒光閃爍,被溯洄拿在手中高高舉起。

唐梟 唐牧北徹底失去了身體主導權,被溯洄控制着也舉起雙手。

這時就有眼尖的發現問題了,“好像是八隻手!這是四頭八臂!”

不少好奇厲鬼此時也顧不得什麼威壓膽怯,偷偷跑到舞臺側面去證實。

果然,還有個儒雅英俊的陌生面孔!

溯洄掌控着四頭八臂,使用凌雲劍開始了專場表演。

一柄飛劍,在溯洄控制中於三雙手中流轉,時而凜冽時而和緩。他還特別貼心的不時轉動走位,讓每位手持飛劍的面容都得到長時間的亮相加持。

然而作爲絕對的主角唐牧北,只是貢獻了一個軀體和一雙腿。

甚至到了後來,因爲他並沒有被安排在持劍資格中,所以那張清秀面龐始終位於側面位置。

即便如此,唐牧北沒怎麼亮相也沒影響一曲天魔劍舞的效果。

待劍舞結束,四頭八臂狀態解除後,臺下的歡呼聲瞬間將他淹沒了。

唐牧北還留意聽了聽,果然,上萬厲鬼喊啥的都有唯獨沒有喊“再來一個”的!

看來大家對大佬還是很敬畏的。

“接下來是我們的百鬼夜行時間,請牧店主上夜行臺!”宿陽伯擔任此次百鬼夜行策劃主持,在厲鬼們熱烈歡呼聲中,將唐牧北請上八隻壯碩厲鬼擡着的夜行臺上。

“鳴鑼開道!”祁天佑高喝一聲。

但見最前排兩兩相對約莫二十來只厲鬼同時敲響手中的鑼,以極快速度連敲四下。

“百鬼夜行,生人勿近!”

“百鬼夜行,生人避道!”

重生侯門毒妃 ……

以奇異節奏敲響的鳴鑼,夾雜着衆厲鬼整齊如一的喊聲,在深夜裏顯得詭異又神祕。

“雖然簡陋了些,不過確實是原汁原味的百鬼夜行啊!”溯洄的聲音響起在唐牧北右側;

左側顯然是扶桑,只是他們全都隱身不見。

“是啊,難得一見!牧小朋友,知道它們爲什麼一直敲鑼喊叫嗎?因爲鬼有鬼道,這是爲了讓生人別接近以免被浩浩蕩蕩的百鬼夜行衝了陽氣。”

“生人撞見了會怎麼樣?”唐牧北很好奇。

雖然身爲店主,但從來沒有過百鬼夜行的經驗,所以他也不知道究竟有哪些詳細流程。

溯洄笑道:“如果不是靈媒,陽氣又不夠旺盛。撞見百鬼夜行輕則重病減壽,重則當場喪命。”

“是啊,以前經常有百鬼夜行越走隊伍越長的情況。就是因爲一邊走一邊吸納新鬼。而這些新鬼因爲死亡突然沒有存身之物,只會跟着陰氣飄蕩,到第二天無處躲藏會被曬死。”扶桑給他普及知識。

此次百鬼夜行非常隆重。

前面有厲鬼開道;隨後是二十來個舉着各式各樣紙紮人裝飾物的厲鬼;後面跟着擡着唐牧北的夜行臺;再後面有幾十個扛箱子的厲鬼;往後是一個巡遊車,拉着厲鬼李豐良;最後就是全景瑤城能活動的厲鬼。

浩浩蕩蕩無邊無際,厲鬼們一起哼着難懂的歌謠,跟着隊伍去往西山深處。

衆厲鬼行動速度很快,時間不長就通過鬼道到達活動地點。

剛將夜行臺放下,嚶年就一臉驚喜指着漆黑天邊喊道:“看!流星!有那麼多顆!”

感謝書友慢熱King、死神之絲打賞,謝謝支持! 百鬼夜行隊伍通過鬼道繞着景瑤城轉了一圈,最終熱鬧着消失在西山方向。

景瑤城中頓時變得冷清起來。

只有江遠舟作爲後勤部指揮着幾十組小隊給不能參加夜行的厲鬼們分發鬼食。

與此同時,還有另外一股勢力也在暗中遊走着。

“嘿嘿嘿,那個牧店主還真是蠢!居然在這時候搞百鬼夜行,這不是天助龍虎宗嘛!”

“就是就是,平時還得躲着點他的屬下行事。現在好了,百鬼夜行隊伍都走沒了,光是那些不能參加的都有不少怨氣吧,該咱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趕緊分頭行動!那邊有個跳樓鬼,我過去遊說遊說,抓緊時間!”

神通道士養的小鬼們聚在一起嘰嘰喳喳,片刻後分散成幾十股黑煙消失在原地。

俱樂部裏就連陣靈小白薇和倉鼠瓜子都跟着瞧熱鬧去了,只剩下看不見厲鬼的五穀,正把咕嚕打得山響。

“嘿,兄弟!”一隻小鬼飄飄悠悠上了頂樓,“它們都百鬼夜行吃喝玩樂去了,留下你們在這兒幹羨慕,真特碼不厚道!”

跳樓鬼慢悠悠擡頭看了它一眼,緩緩點頭道:“嗯。”

“都說店主店主,其實店主也沒什麼好的!還不是天天拉攏那些有實力的?像兄弟你這樣的,他關心過嗎?問過你們冷暖嗎?肯定沒有!他特碼光顧着往上爬呢,官老爺的倆眼,哪看得見下面的小鬼衆?你說哥們兒說得對不?”小鬼見有門,說的更起勁了。

跳樓鬼依舊慢條斯理點頭,“嗯。”

“那咱就明說了吧,我是龍虎宗神通道人養的小鬼。我們龍虎宗向來主張以鬼爲本、和諧發展、共同富裕、共享美好新生活!

倒不是我誇口,我們龍虎宗對待厲鬼弟兄那是沒說的!

不信你看……”

說着,小鬼從懷裏掏出一枚一品靈石來。

靈石散發着柔和光芒,晃的跳樓鬼眼睛亮亮的。

“沒見過吧?這是靈石,能頂不少冥幣哩!這是龍虎宗給厲鬼兄弟的見面禮,以後只要我們龍虎宗拿下景瑤城鬼事的處理權,這種好處多多的!”

小鬼拍的胸脯啪啪響,將那塊靈石遞給跳樓鬼,“兄弟覺得跟着牧店主強呢,還是有靈石花比較爽?”

跳樓鬼吞了口唾沫,“靈石好!”

“果然還是厲鬼兄弟直爽!”小鬼將靈石放到它手裏,“屆時若與牧店主有所爭執……”

“你放心,我還是知道好歹的!”跳樓鬼神色堅定,毅然決然將靈石揣進兜裏。

小鬼笑嘻嘻一抱拳,“好說好說,我還有很多事要忙,告辭!”

愛像泡沫,一觸就破 等它飄然下樓,冷冷嗤笑道:“真是窮鬼沒見過世面,一塊一品靈石就能收買。看來我主想突破景瑤城,簡直易如反掌!”

小鬼迅速飄走尋找下個目標。

跳樓鬼從兜裏掏出靈石扔了幾下把玩着冷笑道:“呵呵,傻X!今天晚上你們送出去的,最後都是我們牧店主的!使勁兒送,越多越好!”

話音剛落,就有小隊擡着食盒送過來四菜一湯。

兩涼兩熱兩葷兩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