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老禁咒法師夢寐以求的獨立釋放出禁咒之能,卻被這麼一個小輩趕超了!

嗡嗡~~~~

青綠色神風如一條條游龍在千隻英靈中遊走,身體甚至包括靈魂!!

黑色的亡靈氣息被壓制,在這片廣袤無垠的沙漠中,風元素在不斷的凝聚,它們成為了凱忠誠的士兵奴隸,前仆後繼地圍剿著霍柏的英靈。

你的英靈取之不盡,我的神風亦是無盡!!!

凱在霍柏驚然的目光中逐漸飛升到天空中,神風漸漸停歇下來,與黑色英靈一同消散。

猛烈的光芒突然間在他身上綻放出來,越來越濃烈刺眼,連天空上飄蕩不動的白雲都被染成鉑金色!

洛塵:「」

霍柏眯起了眼,感受著那浩瀚能量波瀾,勃然變色!

禁咒!

又是禁咒!

世界上有多少人,掌握一系禁咒就已經讓多少人羨慕了,可現在他面前的人竟掌握了兩系禁咒!!!

「光刃吶,請庇護這座城吧!」

凱高昂的聲音如同天神對開羅降下守護,對霍柏施下審判

這一刻,他化身一顆耀眼奪目的烈日,煥發出的光輝照耀著這一片污濁之地。

「呃啊啊啊!!!」

無數光刃虹瀑如同陽光普照大地,霍柏只能接受光刃的洗禮,他的皮膚開始潰爛,漸漸露出裡面的枯骨。

腳下的英靈之王開始冒出黑煙,在灼熱到痛骨的光刃下,所有生物都將灰飛煙滅

叛徒,永遠都不會有好下場!

凱冷漠地俯視著皮肉開始潰爛的霍柏,禁咒下,沒有人能夠永恆

只是他為什麼還要舉起一面稜鏡? 聞言,姜憐抬眸…..

視線從那人深藍色的長靴往上,終於看清楚了面前之人的全貌。

只見她面前,此時正站著一名藍衣藍靴,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他的面容四四方方,眼睛小、鼻樑高,嘴唇厚,完全一副路人甲的長相。

很適合做殺手!

在這一行多年,姜憐憑藉著直覺,很快就推斷出面前之人的職業。

心中一瞬間,不禁劃過一絲驚訝。

沒想到,姜馨兒為了對付她竟然還找了殺手組織來,真是太重視她了!

等一會兒她回去,肯定也要好好地「報答她」。

繁密樹葉陰影中,姜憐嘴角勾起一抹可怕的笑容。

而又在面對面前殺手時,姜憐的聲音卻又忽然一變,害怕回道。

「我,我不知道,大叔…..你到底是誰啊?求求你,放了我好嗎?」

少女的聲音悲凄婉轉,嬌柔稚嫩,讓人難免生出惻隱之心。

而且,此時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姜憐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女,對人沒有任何的攻擊性。

何況,他這樣的成年男子。

天一見此,不禁放下心中戒備。

下一秒。

借著樹影透出來的月光,天一忽然忍不住打量起姜憐的臉蛋來。

剛才,將這少女打昏的時候,他就發現這少女長得很漂亮。

現在,雖然姜憐的身上沾染了些泥巴,但卻在天一看來有種別樣的美感。

他沉沉的眸子在姜憐臉蛋上磨砂著。

不知為何,此時天一竟突然感到小腹一熱,有了慾望。

「想讓我放過你,先滿足我。」

目光像是彎鉤一樣緊緊的掛在姜憐身上,天一情不自禁的道。

但話音剛落,天一就不由得在心裡為自己的行為感到驚訝。

畢竟,他一直都自認為控制力很強,很少對獵物動心思,但….

姜憐實在是太好看了,不對她做點什麼,實在有點可惜。

很快在心裡說服了自己,而面對毫無攻擊性的姜憐,天一半躬著身子。

下一刻,順從本心,朝著姜憐的臉蛋上伸手摸了過去。

當預想之中的細膩,滑嫩的肌膚觸感傳來那一刻,天一心中十分滿足。

甚至,他還舒服的閉上了雙眼。

「真…真的嗎?」

少女天真的問句從空中傳入耳朵。

天一嘴角勾起一個大大的笑容。

「當然是真的!」

「那….大叔你能先幫我解綁嗎,只要你解綁,我什麼都願意干!」

少女的聲音有些急切,看來她很想逃脫這裡。

天一睜開眼,目光垂下,此時正好與面前少女那雙求生的眼眸對上。

思考一瞬,立刻,他就毫不猶豫的蹲下身子,幫姜憐解開了繩索。

「好了,那現在來吧。」

繩索解開,天一併未直接起身,而是趁勢將姜憐撲倒在樹旁。

肥厚的嘴唇,循著姜憐白嫩的肩膀而上,像是看見肉塊的鬣狗。

眼看著,少女嬌弱的身子就要淹沒在天一健碩的肌肉中。

姜憐眸光一黯,面上裝作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微微掙扎著,實則雙腿用力,忽然猛地出腳朝著天一的下體狠狠踢去。

剎那。

只聽得」咔嚓「一聲。

還不等天一盡情發泄自己的慾望,他的命根子,就被姜憐狠狠踢斷了。

「啊…”

“啊啊啊…..「

命根子軟piapia的耷拉下來,再感受不到往日的男人雄風。

腿間,滾燙的鮮血止不住的向下流著,天一疼的瞬間弓起身子,抱著自己的下體在地上翻滾著。

泥巴、土屑沾了他滿臉,讓他看上去是那麼的狼狽。

疼痛,讓天一的雙目都變得猩紅可怕,死死地咬牙吼道。

「啊,你,賤人,賤人!」

天一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栽倒在一個小女孩的手上。

而且,還被她狠狠欺騙,葬送了自己命根子。

這….實在不能讓人忍受,尤其還是一個陽剛的男人。

心裡恨極了姜憐,天一的身子不住顫抖著,卻還是生生忍下了這下體撕裂的疼痛感。

伸手,直接朝著自己兩條雙腿內側一點,下體流血立刻止住。

與此同時,天一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小賤貨!」

嘶吼聲從嗓間爆發而出,此時的天一已經發狂。

他握著兩把白燦燦閃著寒光的刀刃,此話落下的下一秒,天一就像一頭暴怒的野獸般,沖向姜憐。

姜憐早有準備,見此呵呵笑了一聲。

「殺我?我看,先死的人….恐怕是你!」

「想剁了老娘,老娘就先剁了你!」

話落,亦是拿出存放在空間中的兵刃,朝著天一迎神而上。

「鏗鏗鏗!」

「鏘鏘鏘!」

兩刃相撞發生的巨大摩擦聲、打鬥聲不斷在漆黑的林中響起。

借著幽幽一抹月光,在這片寂靜沒有人聲的森林中,時不時還能看到兩道呼嘯而過的殘影。

「你會武功,你都是裝的!」

本以為,剛才是大意,才會被姜憐得逞。

天一奔向她的那一刻,就以為很快會解決面前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本想將其制服,好好地折磨她讓她生不如死。

但,半柱香的時間過去了,天一卻漸漸發現。

姜憐竟然會武功,不僅如此,自己的每一次出招在姜憐的眼中彷彿透明,這女子竟有如鬼神一般,每次都能拆穿自己的招數漏洞。

而在這樣的打鬥之下,天一因為受傷漸漸體力不支,竟然還不時落於下風。

這對他來說實在太不利了!

眼神閃過一絲猶豫,卻很快又變得陰狠。

天一在和姜憐又一次打鬥,身子疾退數十米后,竟果斷扔掉了自己手中的刀刃。

雙眼一閉,雙手一合,天一瞬間聚集起自己全身的武力。

朝著姜憐發出自己的大招。

」急速風刃,起!「

男子爆裂的急呵聲忽然響起,伴隨著他雙手動作的繁雜變換。

下一秒,原本平靜地空氣忽然產生了几絲晃動,迅速朝著天一身周聚集而去。

很快,像一件外衣,包裹在了天一身後。

比自己還強大的氣息波動,讓本來極有勝算的姜憐目光黑沉一瞬間。

立馬,便調出巔峰空間數據。

「武王七階?」

這殺手,竟然還是武王七階? 第1679章

褚臨沉眸光暗了暗,又狠狠吻了兩下,這才慢慢鬆開,給她一絲喘息的空間。

還順手捏了捏她的臉頰,戲謔地低聲說道:「又不是第一次親你,用鼻子換氣都不會么?」

「是你太重了。」秦舒撇嘴說道。

看在男人眼裡,是委屈撒嬌的模樣。

嬌俏得很!

褚臨沉眼裡的笑意更深,一低頭,又要吻下來。

還好秦舒這次有所準備,連忙抬手攔住他,提醒:「這是在大馬路上,別被人看到!」

「荒山野嶺,哪有人影?」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