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還有四個人,加上我們一共七個。”

“他們在哪?”

拿狙擊熗的人沉默了,他可以出賣僱主,可以毫不猶豫出手殺死落入敵人手裏的同伴,但他不能在這個時候出賣同伴。

“你也讓我失望了。”


丁牧沒有多問,把他的另一隻胳膊打斷,卸掉下巴,轉身把另外那人的下巴接上,“你說。”

“他,他們在東邊那棟四層樓裏。”

“有什麼武器?”

“衝鋒熗、梯恩梯。”

“很好。”

丁牧起身,把拿狙擊熗的那人兩條腿都踩斷,看着對方在地上掙扎了幾分鐘之後才一腳踩斷他的脖子,結束了他的痛苦。

另外一人的身體已經顫抖起來,爬起來想要逃跑,又被丁牧追上,直接擰斷了脖子。

“我說了會給你一個痛快。” 棚戶區,某個老舊且很久沒有人居住的四層小樓。

四個身材健碩的***在樓頂,其中一人開口道:“溫斯他們出手了,但是到現在我們還沒有接到得手的信號,很可能是他們失敗了,準備撤退吧。”

“早就準備好了,兩輛車都在路邊上,等溫斯他們回來就可以走。”

“梯恩梯佈置好了嗎?”

“佈置好了,誰敢追上來,保證讓他們死無全屍!”

“這裏是華國,能不弄這麼大動靜就儘量別弄這麼大動靜,否則我們不好脫身。”

“不用擔心,我們要對付的只是一個年輕的武者,他再厲害,難道還能躲過狙擊熗不成?溫斯的槍法,值得信賴。”

“可溫斯他們到現在還沒有動靜。”

“不要忘了和目標住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女人,看照片長得還湊合,溫斯殺人之後喜歡放縱一下,可以理解,只要不耽誤我們撤退就可以了。”

“好了,不要小看任何一名敵人。潘,你先去車裏等我們。”

潘點頭,轉身下樓,另外三人繼續留在樓頂觀察。

數秒後,一人看到了丁牧那瘦弱的身影,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目標出現,沒有看到溫斯!”

旁邊兩人急忙用夜視儀觀察,確定了丁牧的身份之後,架起衝鋒熗就要開火,被最開始那人攔住了。

“你們瘋了!這是華國!在這裏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我們連H省都出不去!”

“那你說怎麼辦?”

“手熗,***。我們在這裏等他,他沒有夜視儀,死定了。”

於是三人小心翼翼地下樓,在不同位置隱藏起來。

不多時他們就聽到了丁牧的腳步聲,在寂靜的夜晚格外刺耳,多年的生死搏殺經驗讓他們能夠通過腳步聲鎖定丁牧的準確位置,其中一人悄悄探出腦袋,用槍口對準丁牧。

砰!

丁牧的身體晃動一下,右手擡起,一顆石子兒飛射而出,正中對方眉心!

開槍那人瞬間失去意識,鮮血從眉心汩汩流出來,軟軟倒地。

另外兩人心中驚駭,他們有夜視儀,卻也只看到丁牧的右手動了一下,同伴就死了,這是什麼操作?

華夏功夫?

兩人感覺到手心冒汗,卻沒有退縮。

華夏功夫再厲害,能比槍還厲害嗎?他們當僱用兵多年,賺的就是搏命錢,哪裏有後退的道理?

兩人微微點頭,意見達成一致,在丁牧右腳剛剛擡起的時候,突然從角落裏跳出來,兩把手熗連連開火,幾乎將丁牧完全覆蓋!

五秒後兩人丟掉手熗,取下身後揹着的衝鋒熗,此時爲了保命,已經顧不上會不會暴露行跡了。

嗖!嗖!

兩顆石子兒飛射而出,兩人應聲倒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也想不明白爲什麼丁牧能擋住他們手熗的射擊,爲什麼一顆小石子兒的威力竟然堪比子彈!

丁牧在房間裏掃了一眼,沒有發現第四個人的蹤跡,卻聽到腳下那人屍體上的對講機響起來,“what’s up?”

丁牧拿起對講器,按下發射鍵,說道:“你的同伴都死了,下一個該你了。”

正在汽車裏等待離開的潘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二話不說,一腳把油門踩到底,汽車就躥了出去,然後毫不猶豫地按下了放在副駕上的***!

轟!

四層老舊小樓中爆出一團火光,強大的衝擊讓四層小樓瞬間倒塌,劇烈的爆炸聲幾乎響徹整個棚戶區!

萬幸的是這些僱用兵下手知道輕重,佈置的梯恩梯剛好可以將四層小樓炸燬,卻不會對周圍的住戶造成太大的傷害,當然,被嚇一跳或者被飛射而出的碎塊傷到就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潘通過後視鏡看到四層小樓轟然坍塌,就連地面都跟着晃動幾下,才鬆了一口氣:這次你總該死了吧?

這次對付丁牧,汪家開價一千萬,按照規矩,先付一半,也就是五百萬,如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他是不可能再去找汪家要另外一半的錢了,但五百萬也不少了。

七個人分一千萬不如獨吞五百萬!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用最快的速度離開H省,離開華國,千萬不能落在華國官方手裏!

發生在棚戶的爆炸很快就引起了衆人的恐慌,僅僅十分鐘,警察就趕到了現場,但也只能封鎖現場,沒有輕易進入。

這種程度的爆炸,根本不可能有人生還,而且還不知道是否存在二次爆炸的可能,必須要專業人員過來纔可以,否則很可能帶來更多的人員傷亡。

然後,整個石城都動了起來,不知道多少人半夜被領導打電話亂吼一通,然後撲棱一下跳起來,隨便穿件衣服就往單位衝。

在如今和平穩定的華國,一場有預謀的爆炸,已經足以引起某些大領導的重視了,要想保住自己的飯碗,就得拿出拼命的架勢!

十分鐘的時間,潘已經衝出了棚戶區,距離爆炸地點也有六公里的直線距離,不過他沒有繼續逃跑,而是把汽車停到一個沒有監控的角落,想要安全離開H省,他必須換車。

雖然棚戶區沒有監控,但進出棚戶區必然會被拍攝下來,爆炸發生的時候,只有他這一輛車離開棚戶區,傻子也知道他有嫌疑,所以他必須換車,爭取更大的逃脫機會。

但是當他推開車門的時候卻發現一個瘦弱的身影飄然落到汽車的發動機蓋上,看起來有些狼狽,卻根本看不出來受傷的架勢。


潘愣了一下:他竟然沒事?這麼大的爆炸,他竟然沒死?!

電光火石之間,他抓起放在副駕的衝鋒熗,擡起槍口扣下扳機,一道火蛇噴射而出,而丁牧卻先他一步動了,瞬間來到駕駛位左邊,一把鎖住潘的喉嚨,正在噴射火蛇的衝鋒熗馬上啞火。

把潘拎出來甩到地上,連連出手把潘的四肢打斷,關上車門,丁牧轉身離開。

潘心中不解,這個煞星怎麼突然就走了?

這是給自己留了一條生路嗎?

雖然他的四肢都斷了,但並非不能移動,只是慢了一點而已,他的卡里還有錢,只要找到一傢俬人診所,經過簡單的治療,他還是有脫身的希望的。

於是他開始憑藉堅強的毅力爬行,不斷給自己打氣,直到五輛警車開過來,將他圍在中間,十幾名持槍警察用槍口指着他,“警察!不許動!”

他忽略了華國的治安,忽略了華國警察的神速反應,哪怕只有一聲呼救,華國警察也能在十分鐘之內趕到,更何況衝鋒熗的聲音?

他也終於明白,爲什麼丁牧要離開了,因爲他落到華國警方手裏,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 丁牧到家之後拿出手機撥通小田的電話。

“這次的事情有點麻煩,汪家勾結僱用兵在棚戶製造爆炸,我留了一個活口,你想辦法處理一下,給汪家一下教訓,還有,別讓官方來找我的麻煩。”

“老大,你可真能折騰,你說你現在就一高中生,怎麼總能惹出這麼多事呢?汪家那邊,要不要我動手?”



“不用了,你只要別讓官方追究我的責任就行,汪家那邊我會處理。”

掛斷電話,丁牧也開始懷疑,他就想安安生生地讀個高中,混個大學,怎麼就這麼難呢?

……

醫院,特護病房。

汪萍還沒有睡,她在等消息。

這次她花費一千萬請了國際上專業的僱用兵,在強大的熱武器作用下,化境高手都難以脫身,她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丁牧死定了。

看了一眼自己右手,她心裏的恨意又壓制不住了。

殺死丁牧只是開始,在她傷勢恢復之後,她會對吳家動手,讓吳家在石城徹底消失,然後是葉家!

所有和她作對的人,都不得好死!

她的目光又一次落到衛星電話上,現在已經是凌晨兩點了,爲什麼還是沒有消息?

按照行動計劃,凌晨一點就會動手,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不會是……

不會的!

肯定不會!

汪萍在心裏安慰自己,他們都是專業的僱傭兵,這種事情做過很多次,而且還是暗中偷襲,丁牧根本沒有活下去的理由!

這種想法讓汪萍稍稍放心了一些,也許真的是有事情耽誤了,沒準是那些僱傭兵看到餘茗還有幾分姿色,快活一下也說不定。

wωw▪ ttka n▪ C〇

就在她自我安慰的時候,病房門口突然出來急促的腳步聲,然後五名警察推門而入,“汪萍小姐,你涉嫌一起爆炸案,請跟我們回去調查!”

……

第二天一早,丁牧和往常一樣起牀,摘青菜,煮麪。

正在吃飯的時候,餘茗下班回來了,“丁牧,你昨天晚上有沒有聽到什麼動靜?”

“什麼動靜?”丁牧故作不知。

“昨天晚上棚戶區發生了一起爆炸,據說是因爲煤氣泄露導致的,不過我覺得不太可能,發生爆炸的那棟樓裏早就沒有人居住了,怎麼會煤氣泄露。我聽小道消息說啊,昨天晚上還有人聽到了槍聲,在咱們這不遠還有血跡,肯定是有事情發生。”餘茗一副吃瓜羣衆的樣子。

丁牧哦了一聲,“我昨天睡得晚,什麼都沒聽到。也許是有什麼事吧,不過我們在這裏瞎猜也沒用,相信警察會處理好的。對了,你父親的情況怎麼樣了?”

餘茗說道:“手術很成功,不過還不能出院,醫生說要在醫院觀察一段時間,後續可能還需要一些治療費用。”

“是嗎?還差多少?”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上次借給我的十萬塊錢加上我的工資已經夠了,謝謝你。”餘茗連忙擺手,再次對丁牧表示感謝。

自從丁牧明確表示有喜歡的人了之後,餘茗就很自覺地和丁牧保持了距離,她可不想當第三者。

“好吧,要是遇到什麼事,你可以跟我說,我給你想辦法。”丁牧說道。

“嗯,我會的。上次王主任的事情之後,我就被調到吳眉媛小姐的病房,負責照顧她,工資也加了不少,說起來這些都是你的功勞呢。不如這個週末我請你吃飯?你可以帶上你的女朋友。”餘茗笑道。

丁牧瞬間頭大,“週末我還有別的安排。對了,公安局那邊有消息了,王主任和那四個保安被確定爲搶劫罪,涉案金額十萬,他們之前做的一些事情也被挖了出來,要在裏面住上幾年了,這次你是真的不用擔心了。”

“是嗎?真是太好了!”餘茗想到王主任的時候心裏還忍不住發憷,幸虧這種人得到了懲罰!

丁牧點頭,“雖然王主任受到了處罰,但你上班還是要小心一點。好了,我該上學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