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宇把伸著的手放下,看了看聽雨,問道:「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到,我好像有一百多天沒吃過東西了,難怪肚子會叫的這麼響了。」

聽雨微微一笑,說道:「主人,誰說你一百多天沒吃過東西了?我可是天天喂你吃呢!」

木宇一驚,忙尷尬地說道:「不會吧,你每天都喂我嗎?那你喂的什麼食物?」

木宇突然想到,如果一個人吃了一百多天的食物卻沒拉過一次大便的話,那肚子會被掙成啥樣?

聽雨一笑,說道:「還能有什麼食物,天靈蠶呀!我每天把天靈蠶擠爆一隻,然後把天靈蠶的體液送到你的口中,再通過靈力幫你進行消化。這樣不光能夠確保你不會被餓死,還能增加你的修為,一舉兩得!」

「哦!」木宇這才恍然。原來是天靈蠶,難怪自己感覺醒來后修為又明顯有一些增加了呢,這就對上了。

聽雨突然好奇地問道:「主人,這天靈蠶真是修鍊聖物,您總是說天靈蠶是生長在靈晨洞中的寶物,不知道這靈晨洞會是什麼樣子的,有機會您也帶我去開開眼吧。」

木宇一笑,說道:「放心,等咱們出去后,我就帶你去看看。而且,我攜帶的天靈蠶數量也不多了,有機會還要回去取點來。」

聽雨問道:「主人,不知道那靈晨洞里有多少只天靈蠶,你們這麼多人每天都吃,消耗可是很大的。」

木宇想了想,說道:「數量嘛,我還真沒統計過,只能用數不勝數來形容吧。這麼跟你說吧,我們七八個人已經吃了兩年了,也沒見天靈蠶的數量有所減少,你想想會有多少吧!」

聽雨歪著頭想了一會兒,也想像不出什麼具體的樣子來。正在這時,二人突然聽到一種「嘩嘩!」的聲音,而且是從二人剛剛走來的方向逐漸的放大了起來。

「什麼聲音?」木宇和聽雨互相看了看,聽雨說道:「是,水聲?」

木宇豎起耳朵聽了聽,說道:「不像,咱們剛剛行來的時候地面和兩側都是比較乾燥的,看樣子這裡並不會出現水流。」

聽雨一振背後的兩對透明翅膀,對木宇說道:「主人,我回去瞧一下。」說完一個彈跳便飛入了空中。

木宇隨手打出了幾個光球,在聽雨前面開路,為其照明。由於洞穴里沒有一絲光線,轉眼間,聽雨就消失在了木宇的視線之中,只能看到幾點閃光在遠處閃爍前行。

數次呼吸過後,在聽雨消失的地方突然傳來一片強烈的光芒,緊接著就是幾聲炸響傳來。而那種「嘩嘩!」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了。

木宇心中暗道不妙,可能有什麼變故,剛要起身前去接應聽雨,耳中就傳來了聽雨急促的聲音:「主人,快跑!」

―――――――――――――――――――――――――

前兩天開始在17k連載<紫靈大陸>了。並不是因為要轉移目標,據說17k很好籤約的。但還是喜歡起點。去17k只不過是為了增加宣傳力度,並不會申請在那裡簽約。而且發現17k的點擊量好假。剛上傳的章節十幾分鐘就能有幾十的點擊量,打死我也不信呀。好了,為了能在起點簽約,沒收藏的書友給加個收藏吧。點擊「加入書架」就行了。 木宇一抬頭,就看到聽雨在爆炸的光芒掩映下正急沖而來,一把就抱起木宇飛入了空中。

借著身後光芒的閃耀,木宇隱約能夠看到,在聽雨的身後正鋪天蓋地地踴來某種生物,黑壓壓一片之中能唯有無數紅sè的眼睛不停地閃爍著向木宇二人衝來。

「那是什麼東西?」木宇慌忙問道。

聽雨抱著木宇一邊向前飛逃,一邊說道:「不清楚,好像是一種蜘蛛類的魔獸,我剛衝過去,那些生物就向我發起了攻擊。它們可以向空中噴吐一種蛛網,嚇的我趕緊逃回來了!」

聽雨一邊說著,一邊躲避著空中突兀的亂石,忽高忽低,急速地向前逃去。而那種蜘蛛魔獸的奔跑速度同樣很快,八條大長腿甩動起來,說話間,就有大群的蜘蛛魔獸就追到了二人身後。

木宇早在被聽雨抱起的瞬間就開啟了神識,一邊打出光球照明,一邊時刻注意著後面追來的魔獸的動態。

眼見蜘蛛群與自己的距離越拉越近,木宇忙幻化出一把ak-47,只要有蜘蛛離的近了,木宇就一陣狂掃。而被ak-47打中的蜘蛛馬上就是一陣翻滾,後面同伴的追擊頻率隨即就會亂成一團。

還真別說,用ak-47來對付這種大群的追兵還真好使,蜘蛛群在不斷的sāo擾下追擊的速度明顯下降了不少。

眼看追兵與木宇二人的距離又逐漸拉遠了,二人剛鬆了一口氣。木宇卻突然大喊一聲:「不好,快向上飛!」

原本因為木宇本身體重的關係,聽雨抱著木宇飛的並不是很高,只距離地面三四米左右。此時聽木宇突然示jing,聽雨不敢怠慢,馬上抱著木宇沖入高空之中。

緊跟著,腳下一道道蛛網隨著二人上升的身形不斷地噴了上來,還好聽雨反映及時,噴出的一道道蛛網並沒有打到二人。

逃出蜘蛛的攻擊範圍之後,聽雨抱著木宇的身體懸在半空之中凝神查看之下這才發現,原來在二人逃跑的方向同樣也是鋪天蓋地地衝來了無數巨大的蜘蛛。

不好,被包圍了!木宇二人不禁大驚。如此龐大的蜘蛛群,就算呆著不動,讓木宇二人隨便殺,在靈力耗光之前恐怕也殺不完呀!

正在木宇二人驚懼之時,腳下的兩支蜘蛛群也匯合在了一處。只不過兩個群體並沒有像木宇二人想像的那樣合而為一再向木宇二人衝來,反而是彼此互相廝殺了起來。

眨眼之間,雙方匯合之處就倒下了無數蜘蛛的屍體。同時在兩支隊伍之中不停地衝起無數道地矛、突刺之類的攻擊魔法,還伴隨著蛛網的不斷纏裹。看樣子,這些蜘蛛都是土系魔獸。

木宇二人停在空中,看著腳下慘烈的戰場,木宇不禁在心中暗暗使勁:打吧!打吧!可惡的魔族,死的越多越好。

聽雨此時對木宇問道:「主人,咱們怎麼辦?」

木宇想了想,說道:「不急,看來他們並不是沖著咱們來的。咱們先找一處落腳之地休息一下,靜觀其變。」

聽雨答應一聲,帶著木宇順著高處的崖壁飛行了一圈,在木宇神識的打描下,找到了一處可以落腳的平台。於是,二人就潛伏在平台之上,觀察著下面的戰鬥。


大概過了一柱香的時間,下面戰場之上的蜘蛛屍體已經堆的到處都跟小山一般了,雙方的戰鬥也早已擴散到了峽谷中的每一個角落。

突然之間,從峽谷的一端傳來一聲巨大的嘶鳴聲。緊跟著,在峽谷的另一端同樣也傳來了一聲嘶鳴,但卻並不是第一聲的迴音,顯然在峽谷的兩端都有魔獸發出了吼叫。

隨著兩聲嘶鳴過後,戰鬥的雙方頓時停止了廝鬥,兩方蜘蛛又重新匯聚在了一起,在峽谷的兩側相視而立,中間空出了二三百米的空間。

時間不長,就見兩側的蜘蛛同時往左右一分,從兩支隊伍中各走出一隻超級巨大的蜘蛛,看樣子應該是雙方的頭頭。

從體形上看,每一隻都有十米余高,與巨大的肚子相比,胸節和頭部卻非常小。八條細長的巨腿之上,密集的黑毛如一根根標槍一般根根可見,顯的異常兇猛。

只見兩隻巨大的蜘蛛來到空場之上,又是同時發出一聲悠長的嘶吼之聲,緊接著,就見兩隻蜘蛛同時八條長腿在身體下一收,坐卧在當場,整個身體隨即開始抖動起來。

眨眼之間,就見雙方抖動的頻率越來越快,木宇和聽雨二人都看不清兩隻蜘蛛的具體輪廓了,只能看到兩隻蜘蛛的虛影在那裡不停的抖動著。

這是抽的哪門子瘋?不可能是氣的直哆嗦吧!

木宇二人正在疑惑之時,可不好了,就感覺腳下的崖壁不知從什麼時候隨著崖下兩隻蜘蛛的抖動,也開始抖動起來。不消片刻,崖壁抖動地就如同地震一般,兩側的崖壁之上開始不停的落下無數大小不等的碎石,向谷下砸去。

聽雨慌忙抱著木宇又重新飛入空中,身側不斷有碎石滑落,嚇的聽雨同時還要時刻注意躲避著從頭頂之上掉落的碎石。

但腳下兩支蜘蛛群卻沒這麼幸運了,隨著碎石的不斷下落,不斷有蜘蛛被碎石砸中,非死即殘。很快,兩支蜘蛛群就亂了陣腳,大大小小的蜘蛛不斷向四外散去。

只不過,哪一組散開的蜘蛛也沒有一隻越過界線,中間的空場依然給兩隻巨大的蜘蛛留著。

大概又過了半柱香的時間之後,兩隻蜘蛛同時停止了抖動。兩道巨大的形體隨即同時躍起沖向對方,如同巨矛一般的前支同時向對方刺落。

令人奇怪的是,兩隻巨大的蜘蛛並沒有使用魔法進行攻擊,只是在空場之中展開了肉搏。昏暗中,也不知是什麼顏sè的體液從兩隻蜘蛛的傷口中不斷的噴撒著。

但兩隻蜘蛛卻是不知疼痛一般,不制對手於死地決不罷手,打鬥也是越來越激烈起來。體液飛的到處都是,腥臭味就連飛在高空的木宇二人都清晰可聞。

兩旁邊的蜘蛛群此時又重新凝結在了一起,在兩邊為打鬥中的巨大蜘蛛壓住陣腳,連一絲響聲都沒有發出。整個戰場之上,只有中間的兩隻巨大的蜘蛛不斷地發出攻擊的碰撞聲和低吼聲。

木宇和聽雨主僕二人又重新飛回到平台之上,仔細觀看著下面的動靜。

只見谷中的亂石,在兩隻蜘蛛的打鬥之下,不斷地亂飛。兩旁邊觀戰的隊伍在亂石的餘波下,卻在不斷地緩緩向後退去,中間的空場也變地越來越大了。

時間不長,其中一隻蜘蛛似乎是體力不支,逐漸處於劣勢之中。一邊抵擋著對手的攻擊,一邊緩緩向後退去。

另一隻蜘蛛見對方開始示弱了,頓時發出一聲嘶吼,攻擊也變的犀利起來。幾次撲擊之下,那隻蜘蛛就抵擋不住了,轉身就跑。

強勢的蜘蛛一看對方要跑,馬上身子向上高高昂起,一對前腿如同兩桿鋒利的長矛一般揚起老高,猛地就向對方的後背處刺去。

就在強勢的蜘蛛高揚的前腿剛一下落之時,可不好了,只見背對著自己的那隻蜘蛛兩條後腿突然如彈簧般平刺而來,還沒等自己的兩隻前腿碰到對方的後背呢,胸腹處就被對手的兩條後腿給刺穿了。

強勢的蜘蛛身體突然一陣哆嗦,高揚的兩條前腿頓時定格在了空中。緊接著,只見偷襲得手的那隻蜘蛛兩條後腿左右一分,直接就把對手從胸腹部的連接處給分屍了。

強勢的蜘蛛彷彿還停滯在驚懼之中,斷開的身體上,八條長腿還猶自不停地抽動著,彷彿是對生命的留戀一般。只可惜,它的生命顯然已走到了盡頭,再無回天之力了。

大蜘蛛這一死可不打緊,只見其中一方的蜘蛛群頓時如喪家之犬般瘋狂地向攻來的方向退了回去。而另一方則在大蜘蛛的帶領下,在後面死命地追殺著。

從蜘蛛逃跑的方向可以判斷,輸掉的一方正是擋住木宇二人去路的一方。只是片刻之間,下面的戰場之上頓時再沒有了動靜,除了死掉的無數蜘蛛以外,再無一個活物了。

聽雨對木宇問道:「主人,怎麼辦?」

木宇凝神聽了一陣,說道:「走,咱們下去。」

隨後,木宇在聽雨的帶領下,從高崖上飛了下來。直接落在了那隻死掉的巨大蜘蛛近前。

回到戰場之上,那種腥臭味頓時更加濃烈了起來。木宇二人忙用魔法護住了口鼻,對空氣中的腥臭味進行過濾之後,總算感覺好多了。

定睛望去,只見這隻蜘蛛頭領果然非常巨大,光八條長腿的尖部都比自己的腰還要粗上一圈。

木宇轉到蜘蛛的頭部,靈光一閃,一把長刀就出現在手中。只見木宇雙手用力,手起刀落,直接就把蜘蛛的腦袋給劈開了。

隨著蜘蛛的腦液流淌而出,一枚比足球還要大上兩圈的魔晶滾了出來,在黑暗中發出淡淡的靈光。

木宇一伸手,把魔晶抄了起來,靈晶表面上非常光滑,並沒有沾上一滴蜘蛛的血肉。

只聽木宇說道:「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種族的魔獸,但這魔晶可真不錯。聽雨,咱們分頭行動,能收集多少就收集多少,動作要快,別等那些大傢伙再殺回來。」

聽雨應了一聲,接過木宇遞過來的長刀,二人便如劈瓜斬菜一般砍開了。

戰場之上,到處都是堆的如同小山一般的蜘蛛屍體,放眼望去,可謂是成千上萬。二人也不用怎麼走動,一會兒工夫,兩人就收集了足有數百顆魔靈。

正在此時,木宇似乎聽到了一絲聲音。聲音很輕,很碎,並不是蜘蛛行走時發出的那種「嘩嘩」聲。

木宇忙對聽雨打了個手勢,示意聽雨注意。二人重新匯合在一起,聽雨奇怪地小聲問道:「主人,什麼事?」

木宇伸出食指在嘴唇上比劃了一下,示意聽雨別出聲。

就在這時,那種細碎的聲音卻是越來越清晰了起來,連聽雨也能聽的真真切切了。

「是什麼東西?」聽雨剛問出口,就聽木宇說道:「不好,被包圍了!」

隨後,幾道光芒閃出,木宇向四個方向分別打出了數道光球。二人借著光芒一看,頓時嚇的魂飛天外!

―――――――――――――――――――――――――


呀呀!又是恐怖的星期一,這周公司的事情會很多,七月的第一周呢,好多事情的開始。而且還有讀者要求加更了,累死我得了,哪還有多餘的時間碼字呀,能保證每天一更就已經是極限了。唉,也難怪會簽約不了,每天才一更…但,還是厚著臉皮求一下收藏和推薦吧!如果感覺臉皮不夠厚的話就加上鬍子吧! 只見不遠處,一種巨大的黑蟻正從地面上、蜘蛛的屍體上以及崖壁上呈包圍狀正向二人沖了過來,每一隻黑蟻都有一房來高,一對大牙很誇張地一張一合的,甚是嚇人。

大驚之下,聽雨迅速抱住木宇,腳下用力,一下就飛到了半空之中。

借著光球的照shè,只見山谷之中此時已經密密麻麻爬滿了這種巨大的黑蟻,每一隻黑蟻都有三米多高。如此密集的黑蟻,其數量恐怕足有數萬之多。

木宇驚道:「我靠,怎麼會有這麼多巨大的螞蟻?先是巨大的蜘蛛,這次又是巨大的螞蟻,難道是我們變小了不成?」

聽雨也吃驚地說道:「主人,我們該怎麼辦?」

木宇看著腳下的黑蟻,只見黑蟻們此時並沒有再去管木宇二人,而是在爬滿整個戰場之後,便紛紛找到蜘蛛的屍體,大口大口地吸食起來。隨著黑蟻的吸食,可以清楚地看到被黑蟻咬住的蜘蛛身體明顯癟了下去。

吃飽之後,黑蟻們便一口一隻,叼起蜘蛛的屍體從四面八方全部朝一個方向拉去。只是片刻之工,就有數百具蜘蛛的屍體被螞蟻叼走了。

而且大量的黑蟻還在不斷地爬了過來。如此反反覆復,戰場之上蜘蛛的屍體很快就減少了一大半。

木宇想了想,說道:「看來螞蟻退去的方嚮應該是蟻穴,那裡定不能去。咱們還是按之前的計劃,向地勢較高的地方走,一切小心就是。」

聽雨答應一聲,便抱著木宇依然向之前的方向飛去。因為這個方向同時也是蜘蛛逃跑的方向,所以一路之上,不斷地可以看到蜘蛛的屍體散落在地上。

只是,木宇二人此時再沒有想去收集魔晶的打算了。畢竟,能夠找到出口,先逃出去才是正事。

木宇和聽雨主僕二人又向前飛行了數公里。突然見前方隱約有光線傳來,雖然不是很強,但二人可以肯定,那個光線並不是木宇打出的光球發出的光線。


而且木宇二人還發現光線是在山谷洞穴的中上部傳來的。難道是有出口了?二人心中一喜,馬上朝光源的方向飛去。

飛到近前,木宇二人頓時楞住了。這是什麼?

只見在崖壁上面有一種半透明的寶石,形狀很不規則地鑲在崖壁之中。而木宇二人看到的光線就是從這種寶石上傳來的。

這是,熒石?木宇湊近了,仔細辨認了一下,果然就是熒石。

真是撿到寶了。雖然不是什麼厲害的寶石,但熒石的產量在大陸之上可是非常稀少的。只有一些豪華或重要的場所,才捨得以熒石為光源裝入加工好的各種燈具之中的。所以熒石在市場上的價格也是非常高的。

因為熒石的質地非常脆,為了不破壞熒石的本體而降低其價值,木宇先在熒石旁邊的石壁上開鑿出一個站腳的地方,再小心地把熒石挖了出來。

挖出來之後,木宇發現這塊熒石還真不小,剛才露在外面的只不過是一小部分而已,而整塊熒石挖出來後足有一二十平米的小房間一般大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