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扛著跑的,因為賢鈺將藥劑放在肚子處的,會被擠碎的。

後方,許安武和善御提著武器箱子也是瘋狂逃遁。

遠離人多的地方。

幾分鐘后。

幾人喘著粗氣,來到了一座公路橋上。

將賢鈺放下了下來,望著眼前憋笑的賢鈺,雲空有些無語道。

「我們就這麼像土匪嗎?」

賢鈺搖了搖腦袋,掩嘴嘻嘻笑道。

「我不知道呀。」

是的,自從十年前失明后,一直到現在,她其實都已經忘記了雲空長什麼樣了,想到這裡,她伸出手拍了拍眼前的空氣,軟軟道。

「我還記得,那時候你還沒我高,大概這麼高吧,眼睛也水靈靈的,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看看你們的樣子…….。」

也不知道,十年了,你現在的清晰模樣是什麼。

她只能通過觸摸,或者通過靈紋之力,在腦中塑造一個雲空的灰色形象。

聽到這裡,一時間,眾人的笑顏消失不見。

紛紛有些沉默了。

就連雲空也是如此,過了一會兒,雲空抹了黑色機油的臉竟然變得陽光起來,他微笑道。

「會的,會有那一天的,到時候,讓你看看善御的表裡不一,讓你看看許安武的兇狠粗獷,讓你看看你老哥我的帥氣!」

善御倒是沒覺得有什麼。

一旁的許安武眼神不善。

你什麼意思?

為什麼到我這裡就是粗獷了?

ps

昨天做了一個夢。

夢到自己下館子。

吃面的時候

被粉絲用億萬推薦票抽臉了。

快,讓我夢境成真!

。 《神魔重生》操作方面的困難,並不僅僅局限在補兵上,玩家在打野的時候,還要懂得怎麼拉扯野怪的位置。

跟《神眷者之戰》比起來,《神魔重生》的野怪數量少了許多,但是相對的,它們都處於一個比較「中立」的位置。

如果不懂得拉扯野怪的話,很容易被對面的英雄發現,進而過來破壞玩家打野的節奏,技術好的還能「配合」野怪把打野的玩家給殺了。

順帶一提,《神魔重生》中也有「大龍」,不過在《神魔重生》中,這隻大龍被玩家們稱為「鬼刀」,因為它不僅體型巨大,身上很布滿彎刀狀的鱗片。

加上它的長相猙獰,跟地獄中的惡鬼差不多,因此獲得了這個名字。

將鬼刀打死後,玩家及其隊友不僅能夠瞬間滿血滿藍,還能夠獲得強大的額外增益,但問題是鬼刀並不好打。

作為野區最強大的野怪,鬼刀的戰鬥力是毋庸置疑的,並且在鬼刀的周圍,還有一些小怪。

如果玩家直接打鬼刀的話,這些小怪會蜂擁而起,跟著鬼刀一起打玩家,哪怕是五名玩家一起上,都不見得能夠在這樣的攻勢下撐下來。

更不要說要是運氣不好,或者被對方抓到的話,有對方的干擾,團滅的幾率是大大提升,說不定還會讓鬼刀成為對方的囊中之物。

順帶一提,哪怕先把小怪給清理乾淨,在打鬼刀的時候,小怪也會立即刷新並殺過來,而且打死這些立即刷新的小怪,是沒有金錢跟經驗收益的。

因此在打鬼刀之前,需要有玩家去拉扯周邊小怪的仇恨,再由其他的隊友去把鬼刀給殺了,這無疑更加考驗玩家的技術,還有隊友間的配合。

要是拉小怪仇恨失敗,或者操作不當被小怪反殺,那麼打鬼刀的隊友肯定會陷入被動中,如果能夠把鬼刀打死還好,如果打不死還團滅了,隊伍的氛圍肯定要炸。

寒蛙的這種設定,主要是想讓玩家多配合,何況鬼刀給出的增益,是有可能左右一局對戰的勝負的,因此難度設置得高一點他覺得也是應該的。

還有一點,就是寒蛙想著如果到了後期,有隊伍處於下風,但如果他們能夠打死一次鬼刀,就能把雙方的差距抹平,讓對戰更加好看,也有了更多的懸念。

除了野區不容易打外,野區中還有商店,野區商店裡面的東西跟基地商店還不一樣,並且野區商店裡的東西還是隨機的,不是每一次都一樣。

這也是寒蛙加入的變數之一,在他看來要是裝備跟道具太過一致的話,玩家來來去去只會買那幾樣裝備跟道具,那麼他們做的其他東西不就浪費了么?

在野區商店中加入額外的裝備道具,還是隨機出現,那麼玩家就算有不喜歡的,也得根據當前的局面進行選擇,儘可能地強大自身。

而除了野區商店裝備道具隨機外,玩家在對線的時候,英雄間還會隨機出現MISS、暴擊等情況。

這樣一來,一局對戰的懸念就更多,看起來也更加的精彩,他們製作的東西也都利用上,沒有絲毫的浪費。

可以看出寒蛙對於《神魔重生》還是有很多想法的,但經過他的這一系列設定后,遊戲的難度可以說是直線上升。

要知道一款遊戲能不能快速傳播,靠的可不是高端玩家,而是普通玩家,而《神魔重生》對於普通玩家來說,門檻實在是有些高了。

還有就是《神魔重生》的地圖比《英雄聯盟》要大一些,這就導致了一局比賽最快也要三十分鐘左右才能分出勝負。

而《英雄聯盟》雖然也有膀胱局,但是《英雄聯盟》有「投降」的設定,如果一方玩家實在不想玩了,在二十分鐘后是能夠通過投票進行投降的。

《神魔重生》可沒有投降的設定,或許在寒蛙看來,投降是懦夫的選擇,不會有玩家喜歡投降。

因此《神魔重生》的玩家哪怕在對戰的時候,打得再難受也只能硬著頭皮把這一局遊戲打完,要是強制退出遊戲的話,有可能遭到處罰。

這對於大多數玩家來說,無疑是在積累越來越多的負反饋,消耗他們的精力,等到這一局對戰結束后,估計會有不少玩家在短時間內,不會再開一局《神魔重生》了。

不像《英雄聯盟》,很多玩家不管是贏了還是輸了,下意識都是再來一把。

總的來說,要想玩好《神魔重生》,玩家無法通過遊戲的新手教程獲得初步的了解,只能通過去網上找視頻,看老手是怎麼玩后,才能知道《神魔重生》的一些基礎操作。

雖然《神魔重生》確實做到了更高的競技性,但是更高的門檻也擋住了大多數玩家,更阻礙了遊戲的傳播。

而《神魔重生》在氪金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問題。

遊戲同樣是免費遊戲,英雄也是免費的,但除了皮膚要花錢買外,跟《王者之師》還有《百鬼夜行》一樣,《神魔重生》也有增加英雄屬性的氪金道具——源種。

源種需要通過開盒子來獲得,遊戲中有兩種盒子,一種是用遊戲幣開啟的,一種是用真金白銀開啟的。

遊戲幣開啟的盒子,每一個賬號每個星期只能開五十個,並且能夠開除的東西大多數是藍天白雲,能夠開到紫色的稀有道具都是歐氣爆棚了。

用真金白銀開啟的盒子,每一個賬號每個星期能夠開啟八十個,這盒子裡面開出藍天白雲的幾率比較低,有可觀的概率開到紫色的稀有道具。

但是要想開到最好的金色道具,也是需要滿滿的歐氣才有可能獲得。

跟《王者之師》和《百鬼夜行》比起來,《神魔重生》的源種還算是比較公平的,因為源種不是簡單粗暴地增加英雄的屬性,而是改變英雄的技能形態。

比如一名射手英雄的技能,是射出一根附帶黑暗屬性的箭矢,在擊中敵方英雄后,扣除對方一定血量的同時,還會讓敵方英雄進入「詛咒」狀態。

進入詛咒狀態后,該名英雄的全屬性都會下降,而通過裝備不同的源種,詛咒的效果將會得到增強,或者直接變成其他的負面狀態。

比如「石化」、「凍結」、「燃燒」等。

鷹訊遊戲公司也是要賺錢的,在他們看來僅靠賣英雄皮膚的話是遠遠不夠的,因此才讓寒蛙加入了「源種」這個氪金道具。

而在寒蛙看來,即便有了「源種」,對於《神魔重生》的影響也不是很大,何況他也知道,只有賺到錢了,《神魔重生》才能繼續走下去。

正因為這諸多原因,荀澤才能斷定,等《英雄聯盟》殺入國外的市場,即便是《神魔重生》也難以阻擋《英雄聯盟》的步伐。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大道掌天最新章節、大道掌天雲海觀月、大道掌天全文閱讀、大道掌天txt下載、大道掌天免費閱讀、大道掌天雲海觀月

雲海觀月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從零開始的劍修傳奇、神道飛仙、逆天絕仙、大道掌天、

。 第77章

好一個進退得宜,得體大方。

蕭泓宇似乎笑了一下,點了下頭,倒真的沒在開口。

秦臻將一切看盡眼底,目光冷涼。

而此時,只見姜紫雲下巴微微一抬,清傲姿態一覽無遺,她瞥向君靈兒道,「君二小姐,我與你不是一路人,本無話可說,但君二小姐卻這般冤枉羞辱人,實在是過分至極,我聽不懂你說的什麼打賭,君家大小姐生性好美色,偷窺玄王,得到的所有懲罰都是她罪有應得,君二小姐卻無緣無故將這髒水潑到我的身上,難道這就是君家的家風嗎?

若君二小姐只是看我不順眼,想要通過這種拙劣的陷害手段敗壞紫雲的名聲,那君二小姐可能失策了,畢竟大家都是長著眼睛的,怎麼會隨隨便便就信了君二小姐的話?被君二小姐的謊言矇騙呢?」

姜紫雲的話說的那叫一個不客氣,直氣的君靈兒大喘氣,手中鞭子是蠢蠢欲動,但因為蕭泓宇站在她身邊,而有所收斂,不敢直接動手。

「姜紫雲,你休要顛倒黑白,你端著大家閨秀的架子,內里卻陰狠毒辣,設計害我堂姐,竟還敢嘲笑她,你算個什麼東西。」

君靈兒厲聲道,眼睛都氣紅了。

茶樓內氣氛緊繃,姜紫雲一而再被君靈兒諷刺,臉色也是沉入寒冰,只聽她冷嗤一聲,接著開口道,「不知君二小姐有沒有聽過一句話,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我說了這麼多話看來君二小姐還是沒聽進去,但我不會跟君二小姐計較,君二小姐請回吧,畢竟你堂姐犯下大錯,君家已是焦頭亂額,你若在惹出事情,不知道君家還有沒有精力管你。」

姜紫雲一字一句,嘴上不予計較,卻是將君靈兒罵了個底朝天。

她話音一落,整個茶樓都鴉雀無聲了。

眾人面色都有些一言難盡,有嗤笑,還有嘲弄。

而一旁秦臻的臉冷如冰霜,眼中似燃起一片烈火。

太難聽了!

這個姜紫雲以詩罵人,無比惡毒。

她竟是將君靈兒比作老鼠,罵其厚顏無恥,不知廉恥。

這不是一個大家閨秀該出口的詩句。

秦臻冷眼看過去,便已然明白,這位姜二小姐必是一個心思深沉,行事陰損之人。

但樓內眾人卻似乎並未覺得這罵人者是何等刻毒,只聽他們七嘴八舌,悄聲談論,「姜家二小姐那詩估計君家二小姐都沒聽懂,呵呵,這就是才女跟粗鄙武女之間的區別。」

「唉唉,別亂說話,君家人可都是練武出身的,別挨了打身上,沒看到君二小姐都亮出了鞭子嗎?」

「對對,可不是,君家如今權勢如日中天,不是爾等能得罪的起的。」

竊竊私語,交頭接耳,小聲嘀咕,神色嘲弄。

君靈兒確實沒聽懂,什麼鼠啊,什麼不死何為啊,但一聯想也知道不是什麼好話,被周圍人的視線打量,更是氣的一張臉通紅,握著鞭子的手都在顫抖。

這姜紫雲憑什麼,不就是憑著六皇子站在她身邊嗎? 「咦,妖魔出現了!白點代表那隻空間系的妖魔。那,戴上這個,保持聯繫,你去打怪吧!」靈靈說完,遞給了林長青一個無線耳機。

「好,我去解決它,早點打完早點回家!」林長青興奮起來,65萬啊,輕輕鬆鬆到手了!

「喂,你要小心,可別死了。」

沒想到這小美女也是外冷內熱啊,竟然還會關心人,看樣子自己對小美女的誤解有點深,畢竟再怎麼說,她也只是個孩子啊。林長青心道,結果靈靈的下一句話瞬間讓他差點破防。

「省的死了還要我倒貼錢讓人給你收屍。」

呵,幸好你還是個孩子。。。

「死不了的,放心吧!」

林長青從樓頂站起,整個人就那樣從邊沿處直接跳了下去。

靈靈有些驚訝的看着林長青,看到林長青在落地的瞬間就消失不見了,在這夜色下顯得格外靈異。

「這是,暗影系。」靈靈張了張小嘴,不是雷系跟召喚系嗎?難道是暗影系的魔具?

……

林長青順着靈靈的指引,很快就來到了白點出現的坐標處。

「喂,小心了。那隻妖魔在你前方一百米那棵樹後面。」靈靈那清脆的少女音從耳麥中響起。

「好的,那裏是吧!」林長青掛斷後,望向靈靈提示的那個地方。

精神力延伸過去,在掃道那顆樹時,林長青很明顯的感覺到那個地方似乎有什麼無形的東西在阻擋着自己的精神力。

「雷印-蟒痕。」霸道的紫色星軌浮現了出來,直衝沖的撞了過去!

「滋…滋啦…」這是蟒痕撞碎空間屏障的聲音,隨着空間屏障的破裂。

一隻毛髮黑的發亮,體型一米多的……哈士奇???出現在林長青眼前。

這尼瑪什麼玩意?狗類的妖魔也沒見書本上有過這玩意啊,林長青搜遍了腦海中的記憶也沒發現符合眼前模樣的妖魔。

「汪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