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應該是個挺好的結局。

薛公子出手闊綽,給我的錢財走到哪都能過上富裕的小日子。

我都打算好了,遠離臨南府,找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買上幾十畝田地一座寬敞院落,再娶個小嬌妻。

雖沒有大富大貴,但添幾個傭人過悠閒田園生活是綽綽有餘的。

沒想到我帶着那筆錢財剛出城,就被賊人盯上了。被搶了錢財不說,那羣人還想害我性命!

我拼死掙扎好不容易掙脫,才發現帶着賊人害我的,居然就是那個天天跟着薛公子混吃賭錢的林榮!

他見我認出他來,情急之下便讓賊人剜了我一雙眼睛,扔到亂葬崗直到鮮血流乾慘死……”

宿陽伯聽完不禁唏噓,“就算是爲了謀財也不能下手如此歹毒。無瞳,那你的執念是那幅畫還是被剜眼之仇?”

無瞳一攤手一臉懵逼,“我自己都不知道,反正就是不甘心!”

“也可能,無瞳只是想過上自己當初設想的悠閒田園生活?”祁天佑猜測道。

唐牧北微微皺眉分析道:“找牡丹亭仕女圖有難度,畢竟是幾百年前的畫作,無瞳代筆的薛公子又不是什麼名家,保存下來的可能性比較小;

至於剜眼之仇,我倒是可以去地獄幫忙找找看有沒有那個林榮的消息;

置辦田地娶嬌妻過田園生活嘛,你現在也可以啊!你住的厲鬼客棧條件比田園小院好多了,又賺了不少錢,完全可以自己請鬼保姆來做事。

所以就差一個嬌妻。

我可以幫你牽線找個漂亮的鬼姑娘,怎麼樣?”

“要不,先試試?”無瞳語氣也不是很肯定,畢竟他就是覺得不甘心,至於爲啥不甘心也想不明白,“要是嘗試了都不行,那我就天天吃鬼食吧,總有一天能把戾氣全驅逐乾淨。”

兵分兩路,桃娘接了任務去幫忙物色女鬼給無瞳相親;唐牧北則是拿出手機點開小羣,然後圈了萬年潛水管理員檸檬不酸。

自從厲鬼食堂出售的鬼食花樣越來越多,他跟這位地獄管理者來往也頻繁起來。

每隔兩天就得去地獄“進貨”,幫忙處理庫存。所以找她幫忙,完全O幾把K! “牧店主想在地獄找一隻鬼?”檸檬不酸看完以後立馬回覆,“你運氣真好,我們剛在整個地獄添加了鬼臉識別系統,方便管理以免出現漏洞。

發個照片或者記憶球過來,我幫你搜索一下。”

喲,都有鬼臉識別系統了?

地獄果然越來越先進!

唐牧北忙從無瞳記憶裏抽取出林榮的容貌製作成記憶球,給檸檬大佬發過去。

時間不長,她就有了回覆,“帶你家厲鬼來十八層地獄吧,你們要找的那傢伙正被剜眼下油鍋呢。

我看了看,幸好你們找的早。

它犯下謀財害命各種罪太多,自己又沒有積攢什麼福報,判刑時間太久了。

受夠了地獄刑罰頂多轉個畜牲。

這不是急着去庫存嘛,再過幾年炸的透透的,估計就送到你那裏做食材去了。”

唐牧北:0_0

這麼巧啊?

那萬一無瞳的執念是剜眼害命之仇,自己是不是能提前“取貨”?

然後把它做成鬼食讓無瞳吃掉以報大仇?

想想看,對方剜眼害命,無瞳就吃它的肉喝它的血啃它的骨……

臥槽!

不能再想了,有點血腥。

帶上無瞳,唐牧北直奔十八層地獄。

因爲合作關係早就是地獄的熟客,當值鬼差見他過來忙給帶路。還沒走到十八層,突然從旁邊撲過來一隻女鬼!

它一把抱住唐牧北的腿開始哭嚎:“大人,救命啊!求您幫我說幾句好話,讓它們放過我吧!我以前配合您工作,也算將功折罪,求您救救我!”

唐牧北:0_0

什麼情況?

在地獄還遇到認識我的?

這披頭散髮的女鬼,一時半會兒也看不出來是誰啊。

“你哪位?”他擺擺手示意上前捉拿的鬼差先別拖走,“你叫什麼?”

女鬼終於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哭喊道:“大人!我是樑美娟啊!您不記得我啦?”

樑美娟?

這名字聽着有點熟悉。

唐牧北迴憶了一秒鐘立馬記起來,這不是自己剛上任的時候解決的劉承平事件女主角嘛!

她才二十來歲,沒病沒災的怎麼這麼快就嗝屁了?

看樣子當初提醒她以後做好事積陰德的話,樑美娟是一句都沒聽,否則也不會被打下地獄。

“牧店主,這隻女鬼生前多次插足別人婚姻、詐騙、撞死過人,前幾天還碰瓷逼死個孕婦一屍兩命,別說陰德了,就連陽壽都被耗盡纔打下十八層地獄。”鬼差將其用火鎖鏈鎖起來準備拖走,並呵斥道:“協助牧店主那點陰德早就給你抵消了。

奈何你壞事做盡,現如今求誰也沒用!”

無瞳一看立馬樂了,“大妹子,你也有今天吶!忘記牧店主當初警告你什麼了?

該!

誰讓你就生了個好皮囊,卻是一肚子壞水不幹人事!好好去十八層地獄贖罪吧,說不定下輩子還能投胎做個畜牲。”

樑美娟被一路拖下去了,唐牧北忍不住唏噓。

有的人只是表面風光,一轉眼卻要下地獄!

地獄十八層,越向下越血腥不可描述。然鵝越向下受刑的鬼卻絲毫不減少,可見世人造惡業者甚多。

“臥槽!果然是林榮!”無瞳看到被兩名鬼差動作熟練的剜去雙眼,絲毫不顧它尖利的哀嚎聲,順手就給扔進油鍋裏了。

待林榮的魂魄被炸的透透的,鬼差再將其撈出來。

說也奇怪,從油鍋裏撈出來以後,林榮的身體就開始逐漸恢復正常。

直到它完全恢復以後,再次開始剜眼、下油鍋,一點休息時間都不給它留。

林榮的魂魄就這麼不斷哀嚎、求饒,分分秒都不帶停的。

“牧店主,又來進貨呀?”拎着鞭子四處巡邏的鬼差熱情的打招呼,“這傢伙才下了五十多年的油鍋,火候差了點。”

五十多年?

無瞳目瞪狗呆,“五十多年,天天這麼過?”

“那可不,誰讓它生前作惡多端呢。”鬼差哈哈笑道,“看見我這鞭子了沒?

抽一鞭子就會把它的骨髓抽出來一遍。

只要它掙扎想拖延時間,我就給它一鞭子。這纔剛開始,你看看它被判了多少年!

剜眼、下油鍋夠時間以後,還有扒皮、車裂、上刀山下火海好多項目等着呢,有的是罪受。”

無瞳忙看了一眼牆上的計時器,數了數也沒數清楚究竟是多少年。

“看到它受刑,感覺如何?”唐牧北低聲問道:“解氣不?”

不等無瞳回答,施刑的鬼差笑道:“這位厲鬼兄弟跟它有仇?要不要來試一把?”

無瞳忙擺手,“謝謝謝謝,我看看就行。”

開玩笑呢?

這可是託牧店主的福走後門來地獄轉一圈,能看看就不錯了,哪能上手?

不過,看林榮這小子受刑怎麼也不感覺血腥殘忍了呢?畫面內容引起極度舒適!

“牧店主,我能不能申請在這兒觀刑?”無瞳搓搓手笑道:“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執念,但是看着它受懲罰我心裏可舒坦了,多看會兒行不?”

唐牧北:……

還有看這玩意兒上癮的?

你這是有抖S潛質?

不過,既然你喜歡看那就看着吧,說不定心結就解開了呢。

他給管理員說了一句,對方欣然應允。

鬼差爲了讓無瞳看的更過癮,甚至還搬來了桌椅板凳,它喝着茶水跟鬼差聊着天悠閒看林榮受刑。

“牧店主,無瞳那事兒解決了?”他剛回到店鋪,宿陽伯就迎上來,“那……我也想去領投胎號碼牌了。”

唐牧北:……

領投胎號碼牌,你們還帶組團的?

宿陽伯慚愧的笑笑,“就是我的執念可能會難解決點。”

“怎麼個難法兒?”唐牧北一臉懵逼問道:“你也得去地獄找仇人?”

“不不不!我是……”它嘆了口氣道:“我生前是個行商,本是南嶺人。

當年販賣了貨物帶着銀錢準備回鄉過年,沒成想走到這一帶遇上水賊,不但錢財被搶,還被賊人綁了塊石頭沉屍河底。

天黑風高,我沒看清楚那些賊人的模樣,漂泊了這麼多年又看過因果報應早就把恨意消了多半。

我只想着能屍骨還鄉,入土爲安!”

找屍骨,這可是個技術活。

唐牧北先應了,準備找前輩們想想辦法,然後快步上了六層樓。

他有點迫不及待想看看通靈旅館是個什麼福利項目,居然不是誰想開就能有經營權的! 一打開六樓大門,就看到古樸感十足的旅店。

空氣裏充滿着祥和溫暖的氣息,讓唐牧北一眼就喜歡上這裏。

一樓大廳擺放着十幾張桌椅;木頭做的小吧檯緊挨着一扇木頭門,上面擺放着簡單的用具。

此時檯面上的牌子“打烊”兩個字向外,店裏靜悄悄的只有他一個人。

唐牧北上樓轉了一圈,總共四十六個房間,分列在走廊兩側。

別看房間不怎麼大,但衛浴齊全甚至還配備了可以泡澡的木桶;屋內佈置的非常好,劃分着休息區和工作區;

牀上鋪着乾淨整潔的被褥,也不知道誰給打理的,被子跟兵哥哥折出來的有一拼;

而最神奇的是所有房間都有一扇小窗,採光充足。

不論是哪個房間的窗戶,看出去都是正向陽位置,樓下是一片望不到邊的花園,各色花爭奇鬥豔美不勝收。

回到一樓,唐牧北坐到吧檯後才發現桌上擺着一本厚厚的《通靈旅館經營手冊》。

喵喵的,陰界總部終於給配備像樣的使用說明了!回想起自己剛接手店鋪時看到的那本,簡直就是敷衍人!

打開一看,第一章寫着:將“打烊”牌子翻轉,“營業”字樣向外即可開始接待客人。

他想都沒想,伸手就把牌子轉過了。

然鵝還沒等他收回手來向下看,緊閉的木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還夾雜着呼嘯風聲,聽着就特別冷。

唐牧北一手拿着使用說明,一手將門打開。

他這才發現門外是漆黑的夜色,狂風捲着雪花呼嘯,氣溫驟然降低。

而自己的通靈旅館內則溫度適宜,亮着暖色燈光,在一片黑暗中顯得格外溫馨。

“請問,我可以在這裏休息一下暖暖身子嗎?”跟隨狂風雪花一起進來的,是個三十多歲衣衫單薄的女人。

她略微凌亂的頭髮上還夾雜着雪花,臉色發白全身不停發抖,看樣子是在黑夜的暴風雪中走了很長時間。

“當然可以,快請進來。”唐牧北忙招呼她進門,隨後將木門關上。

女人感激的笑笑,“多謝牧店主。

我是去安拓城投奔親戚的,誰知在森林裏迷了路,若不是遇到您的店,這黑漆漆分不清方向的暴風雪夜,我就要凍死在外面了!”

唐牧北:0_0

安拓城是什麼地方?

看這女人面容和衣着,好像跟自己不怎麼一樣,而且景瑤城明明是白天,這會兒突然變成大半夜,難道通靈旅館跨越了半球?

“坐下歇歇吧,你看起來很累很冷的樣……”唐牧北話還沒說完,一轉身就看到吧檯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一杯橘色熱飲。

冒着香氣和熱氣,看上去特別誘人。

這是提供給客人的?

他一臉懵逼,但顯然來者急需一杯熱飲暖暖身體,便隨手端起來給她遞過去。

“太感謝您了!”快凍僵的女人雙手接過熱飲,“您真是大好人,讓我進來休息還泡了這麼誘人的芭珞茶,謝謝謝謝!”

她全身發抖坐在木凳上,用熱茶捂着手小口小口喝着。

唐牧北忙趁機一目十行看了一遍手裏的使用說明。

果然,這家通靈旅店超牛逼的!

它是完全跨越三千世界的存在,只要是需要幫助的人,無論任何世界任何種族,也不管是通靈者還是修士、靈媒,不論身處何地,通靈旅館都會出現,迎接這些無處安身的客人。

旅館會根據客人需求自動配備使用物品,而且在旅店覆蓋範圍內,所有人都不受語言溝通影響。

唯一的限制就是,在旅店內除了店主以外,其他任何人在法則約束下都無法使用暴力。

難怪會突然出現一杯熱飲,原來是旅店自動判斷來者需要!

最讓唐牧北感動就是,旅館內的所有物品都不需要專人打理,有法則在,等一位客人離開時,一切又會迴歸原來的狀態。

這特喵可是個很實用的法則啊。

比專職保姆都好使!

“牧店主,太感謝您了,我現在感覺好多了。”終於緩過來的女人臉上有了血色,也不再瑟瑟發抖。

她從包裹裏摸了半天拿出幾枚奇怪的硬幣,語氣猶豫問道:“我就這點錢,除了付那杯芭珞茶錢以外,能讓我在這裏休息到天亮嗎?

外面實在太黑太冷了,我分辨不清方向,很可能會凍死在雪夜裏的。

我不會給您添麻煩,只要可以坐在這裏休息休息就行!”

看她實在可憐,唐牧北忙擺手拒絕她那幾枚硬幣。

與此同時心裏嘀咕着,上當了!

說好的穩賺不賠呢?

結果特喵又是個沒法賺錢的項目!

畢竟通靈旅館的設定就是接濟落難需要幫助的通靈人羣,既然是落魄到需要幫助,又哪來的錢?

更何況,這可是隨機穿梭在諸天萬界中。

大家的硬通貨也不一樣,收錢有毛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