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把她的錢財轉走,有些過意不去。

但看雪莉的表現,他又覺得自己在替天行道,她合該有這樣的下場。

……

一切結束后,雪莉趴在傅靖安的胸口說,「靖安,我們去領結婚證吧? 在八零,嫁給了三世糾纏的男人 這邊滿十六歲,就能結婚了。我今年剛好虛歲十七。你已經快十八了。」

她跟傅靖安在一起,總覺得不踏實。

哪怕他對她非常好,她也有種踩在雲團上,隨時會被拋棄的感覺。

現在她還不想生孩子。

所以,只有婚姻能捆綁住他。

「你瘋了嗎?我們才多大點,怎麼可能結婚?」傅靖安黑著臉,把雪莉推開,翻身下了床。

雪莉追著他,說:「我是瘋了!我瘋了,才會喜歡你這麼卑鄙無恥的人!傅靖安,你不肯跟我結婚,不是因為年齡的問題,而是因為你根本忘不了安清歡吧?」

雪莉冷笑,「可惜,她已經跟喬崢在一起了,你永遠都沒可能了!你只能像只老鼠一樣,躲在紐約市,跟我廝混!」

話音剛落,傅靖安猛地轉身,掐住了她的脖子。

「閉嘴!」

雪莉艱澀道,「我就不閉嘴!看你敢不敢真的把我掐死!你坑騙了那麼多錢,再背上一條人命,你這輩子都完了!傅靖安,你根本不是娶公主的命! 老婆,聽話就好 你就死心吧!」

「賤人!你給我住口!」

傅靖安暴怒,狠狠地把雪莉推到了牆上,用力的掐她的脖子。

雪莉痛苦的掙扎。

可傅靖安眼底的血色越來越濃重,根本不放開她。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死掉時,傅靖安放開了她。

雪莉無力的跌坐在了冰涼的地板上,眼裡帶著怨毒的淚水,「傅靖安,你竟然這麼對我?」

她那麼愛他,一心一意只想跟他在一起。

他卻想掐死她!

這個不是人的東西!

「是你逼我的。雪莉,我不喜歡你,從始至終,都不曾愛你半分。所以,別在我跟前,再說剛才那番話,只會顯得你可笑。」

傅靖安欲走。

雪莉卻像條美女蛇一樣,糾纏上來,親吻他的脖頸,「你不愛我半分,那為什麼要跟我發生關係?傅靖安,你別口是心非了。男人對著不喜歡的女人,怎麼可能有反應?」

傅靖安堅定地把她推開,說:「你錯了。在男人的眼裡,性和愛是分開的。雪莉,哪怕你是頭母豬,我也能對你起反應。」

話說完,他大步的離去。

「傅靖安!你個混蛋,你給我回來!」雪莉追著他跑了幾步,沒能追上。

氣的拿起家裡的東西,往地上砸。

眨眼間,房間里一片狼藉。

雪莉跌坐在地上,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臉,「我究竟哪一點比不上她?你非得這麼對我,你知不知道,我為了你,犧牲了多少,我甚至連我姐姐都不要了,只想跟你在一起,傅靖安,你要是敢拋棄我,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慘……」

沒多會兒——

雪莉臉上的無助,化為了狠厲。

「你再不喜歡,又能改變什麼?傅靖安,你別忘了,你永遠只能待在紐約!哪裡都去不了!」

只要自己拿著傅靖安的把柄,那他只能留在她身邊。

雪莉相信,憑著自己的魅力,早晚會令傅靖安愛上自己。

可她不知道的是……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間,傅靖安已經乘坐上了,前往機場的的士車。

他要回A市。

重回無限 他知道,自己現在是全國通緝,只要踏入華國的國土,有入境的消息,那麼警察就會逮捕他。

但沒關係,現在他已經有了很多很多的錢。

可以加倍還給那些企業家。

頂多在監獄里,待個幾天就被放出來了。

傅靖安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清歡,等著我,我很快會回到你身邊。」

隱忍了雪莉那個女瘋子,那麼久的時間。

為的就是今天。

傅靖安覺得自己輕鬆到了極點。

……

十四五個小時后——

一架從米國紐約飛來的飛機,緩緩地降落在A市的機場。傅靖安走出機場的通道,幾名保安將他攔截了下來。

傅靖安非但沒有慌亂,反倒配合的舉起了自己的雙手說:「我回到國內,為的是投案自首。請把我帶去警察局。」 傅靖安的意外配合,令在場所有的保安都愣住了。

不過,他們也沒因此就把傅靖安給放掉了。

畢竟這位是頭號通緝犯。

保安們把傅靖安帶到了保安室,而後通知了警察局那邊。

警察局的人很快趕到,把傅靖安拉去了警察局。

……

支持傅靖安的企業家,聽說他回國自首了,氣憤的到警察局裡,罵傅靖安,「你個沒良心的白眼狼!我做好事,資助你去國外讀書。你倒好,反過來騙我一大筆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傅靖安跪在了地上,做出懺悔的姿態,「對不起,我沒有騙你,也不是故意失聯的。我是在國外遭遇了一些意外,被人綁架了,才會和你失去了聯繫,你的錢,我一分都沒有動。」

傅靖安拿出一張卡,雙手遞給了他,說:「成總,您是好人。我說過,會報答您的。現在我學業被迫結束了,根據合同,我要還給您違約金。您放心,我人就在這,哪怕打工一輩子,也會還給您。」

話說完,他嘭嘭嘭,磕了三個響頭。

成榮見他態度誠懇,氣消了大半。

本來嘛,他的心就軟。

當初家裡窮,他被迫輟學,出來打工賺錢養家。後來,偶然趁著改革的福利,辦起自己的工廠,成為大老闆,也對讀書人一直很尊敬。每年調出來大筆的資金,資助貧血優秀的學生出國留學。

現在傅靖安還了他的五十萬,又承諾會給違約金。

似乎這孩子也信得過。

若是能給他改正自新的機會,說不定這社會上能多一個人才。

成榮道,「傅靖安,我暫且相信你的話。若是警察局調查出來,你的確被人綁架了,那我也不追究你的法律責任了。至於違約金的事情,我說實話……像你這麼優秀的學生,我也不想浪費了,讓你輟學去外面打工。你這半年,暫時來我工廠里工作,然後復讀,重新考大學。四年後,你畢業再來我公司里任職,等把你欠下的所有錢都還完了,那我們就清算了。」

「成叔,謝謝你。」

傅靖安擠出了兩滴鱷魚眼淚。

成榮擺手,「先別謝我。我剛才跟你說的那番話,前提是你真的被人綁架了,被迫消失了。若是你撒了謊,那別怪我翻臉無情,把你送進監獄。」

若是小小年紀,便能做出這種違背良心的事情。

那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他絕對不會放過。

但此此時此刻,成榮已經更傾向於前者了。

他總覺得,人性本善。

傅靖安不會壞到那個程度。

傅靖安對警察說:「叔叔、哥哥們,請你們一定要還給我清白。我真的沒有想過,坑成叔的錢。」

警察們面面相覷,也不知道該怎麼下結論。

最後,警察隊的隊長說,「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名媛盛寵 現在,麻煩你跟我們去監獄里待著吧。」

傅靖安跟著警察走了,臨走之前,深深地看了一眼成榮。

成榮擰了眉頭,對警察隊長說:「麻煩你們,一定要好好地調查一下這件事。關乎一個孩子的虔誠呢。」

「成總,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調查。」

警察暗暗地感慨,這成榮的心好。

都差點被坑了那麼大一筆錢了,竟然還幫傅靖安說話。哪怕他穿著像暴發戶,那也值得尊敬。

……

傅靖安坐在監獄的牢房裡,望著窗外的天空,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自己終於回來了。

和清歡同處一片天空了。

哪怕身在監獄里,也覺得空氣是新鮮的。

……

而就在大洋彼岸,雪莉拎著大包小包走到結算台,拿出自己的銀行卡,遞交給服務員,卻被被告知餘額不足,不由得擰了眉頭。

怎麼可能不夠?

姐姐、喬母、封景加起來一共給她匯入了將近七百萬的美金。

哪怕自己揮霍無度,也足以過好幾年奢侈生活了。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雪莉焦躁的問服務員。

服務員搖了搖頭說,「不可能搞錯的,您可以查一下,自己的銀行賬戶。」

雪莉拿出手機,登錄網上電子銀行,查詢了自己的餘額。

看到上面只剩下了幾百美金,額頭上的冷汗刷的流了下來。

她忍著心頭的顫抖,給銀行撥打了電話:「喂,你好,我想查詢一下我的銀行賬號資金流動信息。」

工作人員告訴了她,具體的資金流動。

雪莉聽到昨天晚上,銀行賬戶通過各種途徑,陸陸續續把七百萬美金都轉出去了,臉色煞白的沒一丁點血色。

「這不是我操作的,我昨天晚上在睡覺,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錢轉出去。一定是有人偷偷地把我的錢轉移走了!」

帝王本壞:臨時王后要出逃 雪莉說到最後,差點崩潰。

「女士,我們銀行資金大規模的流動流出,都需要驗證本人的欣喜的。若是沒有您的指紋和U盾,根本無法操作。如果您真的被盜刷了,請儘快向警方報案,並好好地想想,是誰偷取了您的錢。」

雪莉傻傻的站在原地,眉頭擰成了一團。

她知道自己的指紋有多寶貴,所以在外都非常小心。尤其是跟姐姐鬧掰了后,她知道沒有後續的錢財了,幾乎是把這七百萬,當成了自己的命根子。

思來想去,能拿到指紋和U盾的,只有一個人了。

那就是……

傅靖安!

雪莉掏出自己的手機,拚命地給傅靖安打電話。

可根本無法打通,電話那頭只有機械的女聲,不斷地提醒她,對方不在服務區內。

雪莉的心跌到了谷底,現在幾乎可以確定是傅靖安作案了。

他偷了她的錢,又遠走高飛,男人果然都是狠心的生物!

竟然這麼對待她!

實在是太過分了!

想到傅靖安那天離開時決絕的背影,以及他昨天一晚未歸,雪莉狠狠地攥著手機,咬牙切齒道:「傅靖安,是你先對不起我的!別怪我對不起你!」

她撥通了警局的電話,哭著說:「喂,警察嗎?我要報警……」

…… 雪莉去警察局報了案,警察局的人讓她等消息。回到自己的房間,雪莉看著滿屋子裡,關於傅靖安的東西,氣憤的不行,直接把所有的東西都砸掉了。最後,又把傅靖安的衣服都丟到火盆里,一件件的點燃。

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負心漢,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追回來!

雪莉恨得牙根痒痒。

未免警察局那邊懈怠自己的案子,任由傅靖安逍遙法外,雪莉擁著自己僅剩的錢財,委託了當地的地頭蛇,幫自己尋找傅靖安的下落。

幾天的時間眨眼過去——

整個紐約市絲毫沒有傅靖安的下落,警察局那邊也給了雪莉回復,說已經找到了傅靖安最後出現的地點,在紐約市的機場。

他已經定了回華國的機票,飛回去了。

作為華國人,紐約市警方是無法管到管轄到華國的公民。他們建議雪莉去華國那邊報警,到時候紐約這邊會把所有的案件資料和證據,都移交給華國那邊。

雪莉也想立馬回國。

不只是為了追討自己的錢,更因為她知道,傅靖安千方百計的回國國內,肯定是想靠近安清歡!

既然他要拿她的錢,去追安清歡。

那她乾脆當著安清歡的面,揭穿傅靖安的真面目,讓他滿盤打算都落空!

雪莉定了當晚回國的機票。

……

另一邊。

妞妞給喬崢發的信息,終於得到了回復。喬崢說,瑤瑤還在A市,他託了傭人照顧,傭人一直跟著書瑤,應該沒什麼問題。

妞妞對喬崢非常信任,他說沒問題,她也覺得沒問題。

但是,孩子終究養在自己身邊好點。

妞妞在醫院附近,找了處公寓,把傭人和書瑤都接到了公寓里住。這樣,只要葉簡汐不在的時候,她都能抽空過去看看孩子了。

慕洛琛對她的做法有些不贊同。

可看在妞妞剛經歷了一場風波,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他打算,等清歡的身體稍微好一些,再把她跟孩子隔離開。

中午時分,葉簡汐做了手擀麵,帶來給妞妞吃。

一道來的還有天佑和天寶。

妞妞看到他們,說:「你們倆長得可真快,你看看,之前我明明比你們搞,怎麼現在都比我高了?」

天佑安靜的笑了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