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凱連攔都沒來得及攔。

所有人都鎮住了,林柔尖叫道:“小凡,你不要命了,要是你猜錯了呢?”

蘇倩倩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她失聲說:“小凡,你怎麼這麼衝動,要是你死了,我怎麼辦?”

不過這時,朱凱卻是退後兩步,卻是突然大笑道:“張小凡,你猜錯了,猜錯了啊,我不是死神,哈哈……”

望着垂死掙扎的朱凱,張小凡搖搖頭,說道:

“讓我來還原一下整個事情的經過吧,我們一開始,其實都陷入了一個誤區,那就是馬彪,還有高一那個學生的死亡,我們都認爲他們是被殺手殺死的,但是其實,真正被殺手殺死的人,是陳德龍,許紅,還有昨天的朱力文,當然,還有今天剛剛的死者。”

張小凡指了指不遠處的屍體,這個屍體正是之前被朱凱殺死的人。

同學們一片震驚。

“怎麼可能?那些人都是被朱凱殺死的啊。”

“被小凡這麼一說,朱凱好像確實每天殺一人。”

“昨天不是和韓非前輩打起來了麼?”

“笨蛋,韓非最後不是沒死?”

朱凱怒吼道:“張小凡,那你怎麼解釋馬彪他們的死。”

“呵呵,這個更加簡單了。”張小凡拿出高一班死者的手機,說道:“這個手機是高一班那個死者的,我以前一直認爲,他和馬彪的死一樣,都是被殺手殺死,因爲他們的死太奇怪了,都是猝死。”

“但是!”張小凡劃開手機,點開微信,說道:“在看到這一條信息之後,我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了。”

“大家看,手機微信上,顯示的是一條死者發給包蕾的信息,在當時,朱凱追殺許紅的時候,我們很多人以爲許紅就是殺手,所以這個人發了許紅,但是他沒想到,許紅,不是殺手,所以他死了。也就是說,他是死在紅包羣的手上。”

胡小天喃喃說:“我知道了,馬彪也是一樣,是因爲發給包蕾殺手的名字,但是名字是錯誤的,所以死了。”

“也就是說,馬彪和那個高一男的,都是死在紅包羣的手上,不是殺手乾的。”王虎震驚的說。

“不是還有一個蔡明瞭麼?他昨天死在宿舍裏,也是因爲他發信息了,才被紅包羣殺死了麼?”有人疑惑說。

“錯,蔡明是被朱凱殺死的,原因很簡單,之前因爲馬彪和高一那同學的死讓我們陷入了誤區,所以朱凱爲了延續這個誤區,下毒殺死了蔡明,由於只下毒讓他死的,所以不算朱凱親自殺人,因此不算犯規。”張小凡說道。

朱凱下毒這一條倒是張小凡猜測的,不過當時的情況是,這個蔡明無緣無故突然回到宿舍,一定是有人讓他過去,而之所以能讓蔡明這麼聽話,只有朱凱有這個份量!

朱凱臉色都要扭曲了,他朝張小凡厲吼喊道:“這都是你猜測,都是……”

“不要狡辯了,我已經把你的名字發給了包蕾,等待你的,將是失敗的懲罰!”

張小凡深吸一口氣,這一次幸好自己把每一個死者都列在了白紙上面,從中找出了規律,否則的話,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殺手居然是朱凱。

不得不說,朱凱隱藏的確實深,在同學們的印象中,殺手是暗地裏殺人的,而朱凱偏偏反其道而行,他以操控班級爲藉口,對王虎的人進行打殺,偏偏每天都殺一人。

在衆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不會想到,殺手居然是當着他們的面殺人的。

“不錯,不錯,我真是後悔,早知道,我剛纔不應該先殺那小子,而是應該直接殺你。”朱凱嘶吼着,突然,他身上的精神力開始流失。

“你很強,只可惜,你遇到了我。”張小凡說道。

“哈哈,好狂妄……”朱凱神色猙獰,突然吼道:“我就算死,也要讓你做墊背……”

說話間,眼睛居然涌起一到漩渦一般的東西,緊接着朝着張小凡跑去。

叮!

包蕾:張小凡找到殺手朱凱,任務成功,獎勵五萬大紅包。朱凱任務失敗,抹殺!

朱凱如遭雷擊,身上的精神力開始流逝,整個人“噗通”一聲摔倒在地,“張小凡,你夠狠,沒想到最終我會死在你手裏,我不服啊……”

朱凱嘶吼着,身體的毛孔中血液流了出來,兩隻眼睛卻是睜得異常的大,幾乎都要鼓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無比猙獰。

“朱凱,能不能說說你得到的是什麼體質。”張小凡問。

“鬼……眼……”朱凱說完最後一句話便嚥了氣。

“鬼眼?”張小凡整個人坐回座位,自己的右眼,貌似就是一隻鬼眼。

“耶,我們終於解決了殺手。”一個同學終於興奮的大叫起來。

“這多虧了小凡,是他救了我們所有人。”林柔崇拜的說道。

“是啊,小凡以後就是我們的老大,我們班級的老大。”

同學們圍在張小凡身邊,將張小凡的思緒打亂,他搖搖頭,自己的目的暫時是達成了,起碼,在這個班級中,自己已經證明了,他比王虎宋風都要強大。

“好了,這只是暫時性的勝利。”張小凡打斷了所有人的興奮之情,說道:“這一次雖然度過了遊戲,但是不要忘記,我們死了多少人,所以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找出破壞這個紅包羣的方法。” “所以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找出破壞這個紅包羣的方法。”張小凡掃視全班同學沉聲說。

“小凡,你說,我們怎麼做?”王虎坐在位置上說,張小凡成功滅了朱凱之後,就算是他也不敢招惹張小凡,反而是極爲順從。

隨着王虎說完,不少同學紛紛表態,表示支持張小凡。

成親后王爺暴富了 張小凡滿意的點點頭,回身用粉筆在黑板上寫上:海氣百重樓,山扉花竹幽。鳥歸村落盡,清宴有空林。況無鬼神欺,學者要自重。”

這幾句詩正是老沈頭給他的詩,這幾天,張小凡睡之前每天都會研究一番,只可惜,一直都看不出所以然來。

“這是我得到的一個很重要的線索,只可惜,給我線索的人死了,就死在這裏。”張小凡指指這個教室地面。

“前不久死的那個老沈頭麼?”慕容風開口說。

“不錯,正是他。”張小凡深吸一口氣,說道:“老沈頭顯然知道一些什麼,不過他不敢說,只告訴了我這幾句詩,後來第二天的時候,他就吊死在了我們班級,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自殺,而是被鬼殺死。”

同學們頓時議論起來。

“看來鬼是想殺人滅口。”

“不錯,這幾句詩一定隱藏着什麼祕密,不過是什麼祕密捏?”

“海氣,山扉,莫非是說有關於海和山的地方?”有人猜測。

慕容風皺着眉頭看着黑板,突然啞然失笑。

“慕容風,你看出了什麼麼?”張小凡想不通慕容風乾嘛。

“小凡,這麼明顯的藏頭詩你看不出麼?”這時候,沈峯幸嘿嘿一笑。

張小凡有些不爽,這個沈峯幸現在總是喜歡針對自己,不知道自己哪裏得罪他了。

“沈峯幸,這麼說你知道咯?你倒是說說看。”林柔嬌罵道。

沈峯幸得意說:“很明顯,第一句海氣百重樓,講的肯定是一個樓宇,第二句死活這個樓宇旁邊有竹子,第三句是竹園裏養着鳥,第四局,講的是現在變成了空林,裏面都是鬼,最後就是說進入要當心一點。”

張小凡卻是搖頭說:“有些牽強了。”

“根本就不對。”慕容風站起來,直接說:“內容很簡單,就是百花村,有鬼,大家看詩的第三個字就好,至於最後一句學者要自重,學者指的是我們這些學生,意思是讓我們當心,至於要小心什麼,相信大家心裏有數。”

張小凡唸了幾句,果然發現詩的第三個字連起來是百花村有鬼。

“哈哈,沈峯幸,你剛剛解釋了那麼多,原來是胡說八道。”林柔還在爲剛剛沈峯幸的話斤斤計較着。

沈峯幸臉色有些難看,哼了一聲,便不再說話。

張小凡也沒搭理他,站起來說道:“好了,現在謎題已經解開,如今我們要做的,就是尋找這個百花村,大家有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的?”

同學們都搖搖頭,看來沒一個聽說過的。

“這樣吧,都回去問問身邊的人,這一次關乎到我們所有人,我希望大家不要偷奸耍滑,知道有關於百花村的信息,一定要及時彙報。”王虎高聲說。

這時候,班主任徐秀麗捧着書本走了進來,同學們頓時靜了下來,不過底下還是有些竊竊私語。

“搞什麼?怎麼殺手遊戲剛剛好,班主任就過來上課了啊?”

“是啊,你說班主任和這個紅包羣是不是有關係的?”

“誰知道啊。”

張小凡狐疑的看着徐秀麗,事實正是如此,在進行紅包遊戲的時候,徐秀麗一直沒來過,彷彿把他們都遺忘,而遊戲一完成,她就進來了,這實在太巧了。

“徐老師,爲什麼前兩天你沒來?”王虎道出了同學們的疑問。

徐秀麗詫異的說:“我前兩天生病了,所以沒來啊,不過我不是讓其他代課老師來了嗎?咦,高一和高三的一些學生也來了啊。”

沒人回答徐秀麗的二話,反而王虎冷笑說:“沒人來過。”

“哦,那他可能忘記了吧,不過也沒事,反正最近課程也不緊張。”徐秀麗攤開書本,“高一和高三的學生你們既然喜歡在這裏上課的話,要好好聽講,千萬別打擾我講課。”

隨後開始講課,下課了之後,她逃也似的跑了,彷彿很害怕他們這個教室。

“這個徐秀麗一定知道什麼。”張小凡喃喃着,直接跟了過去,他要和徐秀麗對峙,他們班級裏的紅包遊戲到底是什麼情況。

徐秀麗匆匆回到辦公室之後,便緊緊地關上了門,張小凡悄悄走過去,門雖然關了,但是有窗戶。

正欲走到窗口看的時候,沒想到裏面的窗簾也被徐秀麗拉了起來,張小凡不可置信的看着這一幕,這徐秀麗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

突然,裏面一陣煙冒了起來,張小凡當即一愣,緊接着,便是暗罵:裏面難道着火了?

想了想,當即決定衝進去看看。

“砰!”

好事成雙 張小凡撞開房門,只見徐秀麗正蹲在地上燒着冥紙,這一幕和老沈頭燒冥紙簡直一模一樣!

徐秀麗微微一愣,連忙把冥紙火撲滅,臉色陰沉質問:“張小凡,進門之前要記得敲門,你有沒有禮貌?”

張小凡反問:“老師,你好端端的燒什麼冥紙,難不成,你做過什麼虧心事?”

徐秀麗當即愣在當場,不過她的反應能力很好,說道:“我一個老師,堂堂正正做人,能做什麼虧心事?”

“那你爲什麼燒紙?”

“班級裏死了那麼多人,我這是燒給他們,畢竟師生一場,我想讓他們在下面過得好一點而已。”

不得不說理由很充分,張小凡絲毫找不到任何破綻。

索性,張小凡直截了當的說:“老師,我希望你能告訴我真相,算下來,這期間我們班級已經死了幾十個人了,現在連高一和高三的班級也捲入進來,你還跟我裝傻到什麼時候?”

徐秀麗甩甩手說:“別說了,我不想聽,我什麼都不知道。”

“哼,那我念一句詩給你聽,海氣百重樓,山扉花竹幽。鳥歸村落盡,清宴有空林。況無鬼神欺,學者要自重。”說完,張小凡深吸一口氣,目光灼灼的說:“這幾句詩是老沈頭說給我聽的,他說完之後,第二天就吊死在了我們教室,徐老師,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徐秀麗突然面色驚懼的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別說了。”

“徐老師,你可是我們老師啊,我們已經死了這麼多人了,整個學校好像都沒什麼事,你們都是身爲老師啊,難道你們都是這樣爲人師表的嗎?難道你們都沒有孩子嗎?”

張小凡語氣很重的說着,徐秀麗一定有事瞞着,他一定要問出來,不惜一切代價。

這樣想着,他手上溫度開始升高,他已經打定主意,若是徐秀麗還不告訴他,他就讓徐秀麗嚐嚐他的厲害。

可是這時候,徐秀麗突然一嘆說道:“十年前,我們學校發生過一次宿舍屠殺案,那一夜,整個宿舍的學生都死了。”

張小凡怔了一下,吃驚的說:“怎麼可能?一個宿舍可是有上百號人,死了這麼多人難道沒人知道嗎?”

徐秀麗冰冷的看着張小凡,說:“我們這個學校,有些事你最好不要知道,不說了,我還有事。”徐秀麗說着衝了出去。

張小凡搖搖頭,回到教室後,開始在手機上搜索關於他們學校十年前的事,可是網上居然什麼都沒有。

張小凡迅速叫來胡小天蔣介偉等人,把十年前的宿舍殺人案說了一下,他們都是吃驚不已,表示根本就沒聽說過這種事。

“現在我們有兩個目標,第一個就是查找百花村,這個地方和我們玩的紅包羣一定有某種聯繫,第二個就是查一下十年前的宿舍殺人案。”張小凡最後總結。

“小凡,你現在有五萬冥幣了,你準備買些什麼?”蘇倩倩這時候問道。

撿我回家吧 “我還沒有想好。”張小凡撓了撓頭,對他來說,買普通體質的話,沒什麼威力,有些雞肋,買好的體質的話,這點錢又不夠。

“小凡,這是我剪得符紙,你拿着。”蘇倩倩這時候從背後拿出一張剪得像一個人形的紙張,上面畫着幾個符咒。

“這是什麼?”

“這是我學的符咒,防禦用的,能夠抵禦一次攻擊,不過我不知道效果好不好,剛剛學的。”蘇倩倩不好意思的說。

“嗯,很漂亮。”

“晚上要不一起吃飯吧?我知道學校附近新開了一家餐廳。”蘇倩倩輕聲的說。

貌似自己到現在還沒請她吃過呢,張小凡隨即點頭:“好啊,我請你。”

突然符紙被一把拿了過去,林柔捏着符紙說:“哎呦,好醜啊,蘇倩倩,這東西你也好意思送。”

“還我。”蘇倩倩不滿的說。

“別鬧。”張小凡對林柔說道。

林柔撅着嘴,卻還是把符紙遞了過去,說:“小凡,晚上咱們一起吃飯吧?”

“晚上我和小凡吃飯了。”蘇倩倩語氣不滿的說。

“我也要去。”林柔自己撲到小凡身旁,語氣堅決說:“我今天就纏着你,除非你打死我。”

張小凡很無奈,說道:“別鬧了,你過去湊什麼熱鬧。”說完,拉着蘇倩倩就跑了,林柔氣憤的直跺腳。

由於長時間經歷生死遊戲,讓張小凡他們壓力甚大,所以哪怕還沒有脫離這個恐怖的紅包羣,張小凡也想要輕鬆一下,更重要的,是和蘇倩倩這麼長時間了,都沒有好好請她吃飯。

兩人來到新開的那家餐廳,剛剛落座,林柔從背後竄出,意外的說:“哎呀,這麼巧。”

這麼巧?當兩人是白癡?

蘇倩倩看到林柔整個人臉色都變了,不過礙於這裏人多,只是輕聲說:“怎麼老是喜歡纏着我。”

“不好意思,我找小凡滴。”林柔不以爲意的說。

張小凡被倆妞弄得頭都大了,說實話,現在他也不好趕林柔,畢竟在這之前,林柔數次幫助他,現在他總不能趕人家走吧,那多讓人寒心。

隨即說:“來了就坐吧,不過你們倆廢話少說一點。”

“嗯嗯。”林柔點頭如啄米。

蘇倩倩微微點頭,不過這都是對張小凡的,兩人對視的時候……火花四濺,稍有不慎張小凡就是被流彈擊到的結局。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一見面就吵架。”張小凡最後無奈的說。

兩人再次對視,冷哼一聲,不理睬對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