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誠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當初我確實設計陷害了你父親,但我也是被逼無奈,如果沒有李君誠還會有其他人,你們陳家現在之所以走到今天這一步,就是因為你父親太自信了,比你還要自信!」

「當初如果你父親能聽我的話跟李氏宗門合作,你們陳家怎麼可能淪落至此?除了這件事以外,我李君誠到底哪裡得罪過你?相反是你處處緊逼,不給我們李家留活路!」

「……」

陳天看著李君誠,眼神平靜。

這個時候陳天才想起來,其實李君誠根本就不知道他兒子李浩峰前世的時候為了從陳天手中搶走薛冰凝都做過什麼。

陳天對於李家的仇恨不僅僅是殺父之仇,還有奪妻之恨!

「你害死我父親這一件事就已經是死罪了!」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李君誠說道。

「你……」

李君誠在聽到陳天這句話瞬間瞪大了眼睛,臉上的表情十分憤怒,因為他沒想到陳天做事竟然如此霸道。

而且自己剛才跟陳天說了那麼多,陳天似乎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

「陳天,你是不是以為我們李家就真的不是你的對手?」

李浩峰猶豫了一下,上前一步高聲沖著陳天喊道。

「你們李家確實不是我的對手,在我的眼中你們李家只不過就是跳樑小丑而已,如果不是因為你們對薛冰凝動手,我也許還能讓你們父子二人在多在這個世界上活幾天,但是既然你們動了薛冰凝,那麼今天你們兩個必須死!」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陳天,我們李家是李氏宗門的人,你若是敢殺了我們,你就是在跟李氏宗門作對,你可要考慮清楚!」

李浩峰咬著牙沖著陳天喊道。

「李氏宗門?」

陳天聽到李浩峰這句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從何蕭到何冥,我殺過的李氏宗門的人還少嗎?你覺得我會因為忌憚李氏宗門的實力而放過你們兩個嗎?」

「你……」

李浩峰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眼神激動,但是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陳天這句話。

因為他清楚陳天做事確實從來都不會考慮後果,就連何蕭何冥都被陳天殺了,那說明陳天根本就不在乎李浩峰李君誠兩人跟李氏宗門到底是什麼關係!

「如果你現在告訴我薛冰凝去了什麼地方,一會我會給你們留具全屍!」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緩緩開口說道。

「陳天,你就這麼自信今天你肯定能殺了我們兩個?」

李浩峰咬著牙喊道。

「沒錯,今天你們兩個必須死,就算是李太白來了,你們兩個也得死!」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一句。

「你……」

李君誠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猶豫了兩秒鐘扭頭看向了張俊山孫成武齊洪瑞三人,低聲說道:「張高人!」

此時李君誠只能把希望放在李太白的這三個弟子身上,希望他們三人能救自己一命。

張俊山此時臉上的表情十分為難,因為他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如何是好。

「張高人,你不會這個時候不管我了吧?」

李君誠看見張俊山沒有說話以後,連忙繼續喊道。

「呼!」

張俊山深吸了一口氣,咬著牙走到了陳天的面前,低聲說道:「陳天,我勸你現在就離開這裡,我們李氏宗門可以不追究你對李家做的這些事情!」

「你們李氏宗門不追究我對李家做的這些事情?」

陳天聽到張俊山的這句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你們李氏宗門還真是大度啊!」

「所以你最好現在就離開這裡!」

張俊山看著陳天喊道。

「可惜你們李氏宗門就算是追究那又能怎麼樣呢?」

陳天坐在原地淡淡說道。

「你……」

張俊山聽到陳天這句話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憤怒。

畢竟李氏宗門還從來都不曾被人如此瞧不起,作為李太白的弟子張俊山心中怒火中燒。

「我今天是來找李君誠李浩峰父子的,你們三個人跟我無冤無仇,我不想對你們三人動手,所以你們三個現在快點滾吧!」

陳天坐在椅子上面,語氣十分隨意的說道。

「小子,你是不是真以為我們李氏宗門沒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張俊山身後的孫成武大喊了一聲,然後直接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孫成武的速度非常驚人,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便衝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舉起自己的右手奔著陳天的腦頂拍了過去。

「寒川掌?」

陳天在看見孫成武出手以後,緩緩眯上了眼睛,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訝。

因為當初陳天在修仙界的時候就見過有人使用這招寒川掌!

而寒川掌本身也是屬於上層的武學招式,一旦要是被擊中的話,整個人都會瞬間被冰凍住,威力十分迥驚人。

陳天沒有想到區區一個李太白的弟子竟然能有學會如此高級的武學招式!

「看來李氏宗門還真是底蘊十足啊!」

陳天忍不住搖頭輕聲感嘆了一句。

然而這個時候,孫成武已經衝到了陳天的面前,低聲吼道:「孽子,去死吧!」

說完這話,孫成武那散發出陣陣寒冰之氣的手掌直奔陳天的腦袋拍來。

「不知死活!」

陳天看著孫成武不屑一笑,然後右手輕輕一揮。

一陣異常磅礴的力量從陳天的手掌之中爆發而出,然後狠狠的拍在了孫成武的身上。

孫成武原本以為這隻不過是陳天的一道氣息而已,所以心中並沒有太放在心上,雖說他已經知道陳天的實力在自己之上,但是他覺得自己如果能夠硬抗下陳天這道氣息,然後用寒冰掌擊中陳天,那肯定還是自己佔了便宜。

但是就在陳天的氣息接觸到孫成武身體的時候,孫成武臉色大變。

因為他萬萬不曾想到,陳天的氣息竟然如此厲害,甚至要比一個化神境巔峰武者的全力一擊還要兇猛幾分。

「嘭!」

一聲巨響。

孫成武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然後狠狠的撞擊在了餐廳的牆壁上面,在牆壁上面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眾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全部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目光。

雖說他們之前對於陳天的境界已經有些了解了,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陳天現在竟然已經這麼厲害了,僅僅靠著一道氣息便直接把孫成武這個化神境巔峰的武者給擊飛了!

李君誠李浩峰父子二人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恐懼,站在遠處瑟瑟發抖。

「成武,你沒有什麼事情吧?」

張俊山連忙快步衝到了孫成武的身邊,神色激動的沖著孫成武喊道。

孫成武緩緩起身,面無表情的說道:「沒事,剛才是我低估這小子的實力了,沒想到他對於氣息的把控竟然如此厲害!」

張俊山聽到這話以後長長的出了口氣,只要孫成武現在沒有什麼事情就好。

「最後給你們三個人一個機會,趕緊從我的面前消失,否則的話你們三個人的下場會跟李君誠李浩峰父子一樣!」

陳天此時還坐在椅子上面,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張俊山等人喊道。

「小子,你太狂傲了!」

張俊山看著陳天怒吼了一聲,然後從自己的衣服裡面拿出來三顆藥丸,遞給孫成武齊洪瑞一人一顆,然後自己服用下一顆。

「噼里啪啦……」

張俊山孫成武齊洪瑞三人在服用下藥丸之後,身體裡面傳來了陣陣宛如鞭炮爆炸的聲音,而且三人的身體也開始逐漸變大。

原本三個一米七左右的壯漢,僅僅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全部都變成了兩米多的巨人模樣。

「這……這……」

李君誠在看見這一幕,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

雖然李君誠所在的李家當初為了能夠提高武者的實力也曾經研製出幾顆能夠讓武者在短時間內提升境界的藥丸,但是這種藥丸的副作用非常大,而且李君誠能夠感覺到張俊山孫成武齊洪瑞三人在吃下藥丸以後,身上的氣息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這種變化是普通幾個人都能夠感覺到的。

「成武洪瑞,我覺得七長老應該很快就過來了,咱們三個現在就拖延一下時間就好了!」

張俊山扭頭輕聲沖著孫成武齊洪瑞兩人說道。

「明白!」

兩人聽到張俊山的話輕輕的點了點頭。

而陳天眯著眼睛看著張俊山三人,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們三個不會以為隨便吃點藥丸就能是我的對手了吧?」

「小子別廢話,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我們李氏宗門的厲害!」

張俊山看著陳天的位置怒吼了一聲,然後直奔陳天沖了過來。

「大壯!」

陳天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

「嘭!」

陳天這句話喊完,餐廳裡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一具身材健碩精壯的傀儡出現在餐廳之中。

李君誠李浩峰兩人在看見這一幕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布滿了震驚。

他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陳天的這句傀儡到底是什麼時候進入的餐廳!

「這個陳天到底是什麼怪物啊?怎麼……怎麼還會大變活人呢?」

李浩峰看著陳天的位置,結結巴巴的喊道。 當傀儡王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以後,不僅僅是李君誠李浩峰兩人陷入到了震驚當中。

張俊山孫成武齊洪瑞也紛紛停下了腳步,表情十分不解的看著陳天大壯兩人的位置。

「這……這是什麼東西?傀儡?」

張俊山眯著眼睛,表情疑惑的問道。

凰女驚天下 「怎麼可能有這麼厲害的傀儡?」

孫成武低聲嘀咕了一句。

「俊山成武,你們小心一點,這個傀儡身上的氣息有些奇怪,好像並不是什麼普通的傀儡……」齊洪瑞面無表情的說道。

「我知道……」

張俊山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們三個現在還沒有資格當我的對手,讓我的傀儡跟你們玩玩吧!」

陳天坐在椅子上面,表情十分隨意的沖著張俊山等人說道。

「區區一具傀儡便想要對付我們三個人,陳天,你是不是有些太瞧不起我們三人了?」

張俊山在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表情異常憤怒,邁著步子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沖了過來。

「殺了他們三個!」

陳天扭頭沖著大壯淡淡說道。

大壯聞言沒有任何廢話,直接邁著步子衝到了張俊山的面前,然後舉起自己的右手伴隨著異常滲人的破風聲,一拳直奔張俊山的胸口處打了過去。

李君誠跟李浩峰兩人在看見大壯出手之後,臉色異常震驚,心中暗暗感嘆幸好張俊山孫成武等人在這裡,要不然光是陳天的這句傀儡可能就夠他們兩個吃一壺的了。

張俊山在看見大壯出手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屑,畢竟在他的眼中傀儡這種東西就算是再怎麼厲害,也絕對不可能有一個化神境巔峰的武者厲害,所以張俊山也不曾把大壯的這一拳放在眼中。

「嘭!」

餐廳裡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張俊山原本有機會可以躲開大壯的這一拳。

但是他並沒有選擇躲開,而是舉起了自己的右手直接選擇用自己的拳頭硬生生接下大壯這一拳。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大壯的拳頭跟張俊山的拳頭打在一起以後,兩個人竟然同時停在了原地,那強大的能量波動直接把餐桌上面的盤子碗筷震碎。

「這個傀儡竟然這麼厲害?能硬生生接下俊山的這一拳?」一旁的孫成武在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震驚。

因為此時大壯跟張俊山的這次交手根本就沒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拳法,就是單純的以硬碰硬,但是誰能想得到,大壯的這一拳竟然絲毫不輸張俊山,兩個人都站在原地,誰都沒有後退半步。

「這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傀儡啊?」

張俊山看著自己面前的大壯也忍不住的驚呼了一聲。

要知道,此時的張俊山可是貨真價實的化神境巔峰,而且剛才還服用了一個煉體丸,他現在的實力基本上可以說是煉虛境之下沒有對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