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霸好像沒有受傷啊!

張咪張大了嘴,趙鵬飛瞪大了眼睛,其他人也同樣被驚到了。

薄先生的盛寵女王 “撓癢癢啊!你們還是不是混社會的?還有沒有職業素養?就這麼一點力氣也敢出來耀武揚威?”

李天霸搖了搖頭,揚起嘴角露出一抹鄙視。

“真他嗎的讓人失望!”

李天霸嘆了一口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不會吧!秦巖這個保鏢到底是做什麼的?居然這麼厲害!

秦巖這是從哪裏請來的?不但負責保護秦巖,而且還一口一個主人,這不但把身體賣給了秦巖,甚至連精神也賣給了秦巖。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只有秦巖神色如常,鎮定自若地看着這一幕。

“來啊!再大點力啊!”李天霸拍了拍胸口,一副準備碎大石的樣子。

所有的彪形大漢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剛纔他們已經領教了李天霸的厲害,覺得李天霸全身上下就像一塊鐵板,根本不敢再放肆了。

“既然你們不打了,那就輪到吾了!”

李天霸一個健步竄出去,出手如電地接連將這些傢伙抓起來,“砰砰砰”地摔在了地上。

六個傢伙當即被摔暈了。

所有的人再次被驚呆了,特別是張咪她們。

她們也不知道被驚呆多少次了,總之每個一分鐘幾乎就是一個反轉。

剛開始她們覺得秦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但是誰能想到秦巖居然是一個牛逼的不能再牛逼的人。

接下來她們以爲趙鵬飛有可能和秦巖對着幹,但是誰能想到趙鵬飛在秦巖面前居然連狗都不算。

隨後她們以爲李天霸必敗無疑,但是誰能想到李天霸幾乎刀槍不入,還把這些彪形大漢打的哭爹喊娘。

除了這些,還有很多反轉,甚至於反轉的她們都覺得這不是現實生活,而是在做夢。

因爲這一切太不真實了。

“主人,他們都太弱了,根本都不夠吾一根手指頭!”

李天霸鬱悶無比地說。

如果這句話是李天霸剛纔說的,肯定有很多人噴他吹牛。

但是李天霸現在這樣說,不但沒有人敢噴他,甚至於還覺得他說的有點保守了。

現在張咪她們覺得,李天霸從腿上拔根汗毛都比她們的腰粗。

沒有辦法,這就是實力。

不過她們覺得最牛逼的還是秦巖,李天霸這樣的人秦巖都能收了,可想而知秦巖有多牛逼。

甚至於張咪覺得秦巖已經不能用牛逼來形容了,應該用吊炸天來形容。

秦巖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主人,趙鵬飛怎麼處理?”

“子不教父之過,小弟不懂規矩那當然是老大的原因了!你看着辦吧!只要不死人就行!”

秦巖慢條斯理地說。

這也太霸氣了吧!只要不死人就行!對方可不是阿貓阿狗啊!而是保市四少之一的趙鵬飛啊!

張咪等售樓小姐露出了驚訝無比的表情。

“你先幫我調教趙鵬飛,我去看看房子!”

“先生,您要看房子啊!我帶您去好不好?”張咪第一個衝到秦巖面前,熱情無比地說。

“你之前不是覺得我買不起嗎?”

“先生,之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張咪笑起來,陪着笑臉對秦巖說。

反正張咪已經受過教訓了,秦巖也不想太小心眼,點了點頭算是原諒了她。

張咪帶着秦巖來到別墅區。

秦巖還從來沒有進過這種高檔社區,立即被裏面的景緻吸引住了。

“張小姐,我對房子不是很懂,你給我選一套吧!”

“秦先生,你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一定幫你選一套性價比最高的!”

經過精心挑選,張咪幫秦巖選了一套緊靠小區湖邊的別墅。

秦巖非常滿意這套別墅的位置,可以說是達到了出則繁華,入則安靜的最高境界。

回售樓部的路上,張咪咬住嘴脣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問:“秦先生,你真的喜歡我嗎?”

張咪記得秦巖之前對趙鵬飛說過,他喜歡自己。

嗯?

什麼情況?

難道張咪想以身相許?

秦巖想不到現在的女孩這麼開放,遇到高富帥居然直接往身上撲。 張咪雖然也是一個美女,但絕對不是極品美女,和慕容雪菡差了整整一個檔次。

而且張咪沒有一點真本領。

秦巖是不會要這種女人的。

“哎呀!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圓啊!”秦巖擡起頭望着天空。

此刻豔陽高照,只要眼睛沒有瞎,就能看出現在是白天。

“秦先生,你弄錯了吧!現在是……嗯?”

張咪說到一半停下了,她明白秦巖的意思了,秦巖對她沒有興趣,否則不會指鹿爲馬,把豔陽高照的白天說成明月懸空的黑夜。

張咪有些失落,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她也知道,像秦巖這種低調的高富帥,怎麼可能看到她這種醜小鴨,身邊的金鳳凰肯定一大堆。

回到售樓部,李天霸已經把活幹完了。

“主人,你回來了!”

“嗯!”秦巖應了一聲,和張咪走進財務辦公室把手續辦了。

剛簽完合同,“轟”的一聲,秦巖的掌心突然升起一團符火。

張咪被嚇了一跳,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不明白秦巖的手心爲什麼會無火自燃。

秦巖吹滅火放下筆,對張咪說:“張小姐,合同我先放在你這裏。我現在有事先走了!”

不等張咪說話,秦巖帶着李天霸離開了售樓部。

上了出租車,李天霸好奇地問:“主人,什麼事情這麼着急?”

“狐小媚那邊出事了!咱們過去看看!”

“哦!好的!”

十幾分鍾後,出租車將秦巖和李天霸放在保市西邊郊區的山腳下。

出租車不能再往裏面走了。

下了車,秦巖根據通信符的提示,直奔狐小媚的家。

秦巖特別好奇,狐小媚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爲什麼他們分開才僅僅一天,她就點燃了通信符。

走了幾分鐘,秦巖他們來到一條山溝裏。

他看到兩條蛇精圍住一個洞府,正在辱罵調戲狐小媚母女。

“狐青娘,狐小媚,你們母女就從了我們兄弟吧!我們對你們,絕對就像對親老婆一樣疼愛。”

“是啊!以前你女兒有病不能伺候我們,現在她痊癒了,完全可以伺候我們了!”

“快出來吧!我們體內的洪荒之力已經憋不住了!絕對叫你們母女滿意,將你們送上快樂的巔峯!”

“哈哈哈哈!”兩條蛇精說罷,肆無忌憚地哈哈大笑起來。

這兩條蛇精,一條是青蛇精,一條是黃蛇精。

它們雖然化成了人的樣子,但是青蛇精的臉比較黑,黃蛇精的臉比較黃。

聽到這兩條蛇精的話,秦巖不由擰起了眉頭。

他也知道寡婦門前是非多,但是沒有想到是非這麼多。

當初狐小媚說她們母女倆經常遭到騷擾,秦巖還覺得狐小媚誇大其詞了,現在他才知道錯怪了狐小媚。

秦巖帶着李天霸大搖大擺地走到兩條蛇精面前,拍了拍他們的肩膀說:“喂!哥們!你們兩個幹什麼呢?”

兩條蛇精轉過頭詫異地看着秦巖。

其中青蛇精擰起眉頭說:“你是誰?你……”

不等蛇精說完話,狐小媚從洞裏面跑出來,一把抱住秦巖的腿,大聲哭喊起來:“鬼醫哥哥!你終於來了!”

緊接着狐青娘也從洞裏面跑出來,站到了秦巖身後。

兩條蛇精在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秦巖是狐小媚請來的幫手。

青蛇精不由皺起了眉頭:“小子,別惹事啊!小心我吃了你!”

爲了嚇唬秦巖,青蛇精顯出了蛇頭,他的頭比籮筐還要大,眼睛比面盆都要大,張開嘴後可以輕鬆地吞掉秦巖。

“居然敢威脅吾家主人,你……”

李天霸憤怒地嘶吼起來,準備將青蛇精撕成碎片。

就在這時,一道驚咦聲突然響起:“這不是鬼醫大人嗎?”

一隻厲鬼從遠處飄來。

“快來人啊!鬼醫大人又來了!”厲鬼一邊說,一邊大聲叫起來。

“鬼醫大人,真的是您啊!”厲鬼恭恭敬敬地對着秦巖拜下。

“什麼?鬼醫大人又來了?”另外一隻厲鬼從鬼市門口也飄過來。

秦巖這時才發現,他們距離鬼市門口只有近千米。

其他的人、鬼、妖看到秦巖後,也紛紛從遠處飄過來。

總裁,許我一世可好 秦巖非常好奇,現在是白天,這麼多人、鬼、妖聚集到這裏想做什麼。難道今天鬼市裏面有大買賣?

“鬼醫大人!您好!”

“鬼醫大人!您好!”

“……”

這些人、鬼、妖紛紛向秦巖行禮。

看到這麼多人、鬼、妖和秦巖打招呼,青蛇精和黃蛇精對視了一眼,覺得還是不要惹秦巖爲好。

這麼多人、鬼、妖,每個傢伙吐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他們哥倆。

“鬼醫大人,您來這裏也是爲了鬼農傳承嗎?”其中一個小道長好奇地問。

什麼?鬼農傳承?不會吧!鬼農傳承會在這裏出現?

血影邪君,神醫琴後 秦巖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鬼農傳承可是僅次於鬼醫傳承的傳承,因爲獲得了鬼農傳承之後,可以種植很多鬼花、鬼草,這些東西不但可以增長人、鬼、妖的實力,還可以幫助他們治病。

不過秦巖現在還有最緊急的一件事情要做。

那就是爲狐小媚母女出氣。

秦巖搖了搖頭:“不是!我是來找這兩位的!它們剛纔說想吃了我!”

說到這裏,秦巖轉過頭向準備逃走的兩條蛇精望去。

與此同時,所有的人、鬼、妖順着秦巖的目光向兩條蛇精望去。

“你們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嗎的,居然想吃鬼醫大人,你們想死不成?”

“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我先吃了你們!”

“什麼也別說了,殺了它們吧!對付他們這種無恥之徒,最好的辦法就是送他們去死!”

“對!殺了它們!”

無論是得過秦巖好處的人鬼妖,還是想巴結秦巖的人鬼妖,它們紛紛大聲怒吼起來,並且將兩隻蛇精裏三層外三層地圍起來了。

看到這裏,李天霸無語至極:“嗎的,又輪不到吾動手了!吾的手好癢癢啊!”

慕容雪菡這時也顯出身形,更加無語地說:“你別叫屈了,自從你來了之後,我幾乎沒有動手的機會!” “哥哥們,姐姐們,我們兄弟倆不知道他是你們的好友,如有得罪,還請海涵!我在這裏對這位兄弟致以最最誠摯的歉意!”

青蛇精嚇得趕快道歉,臉都綠了。

黃蛇精也被嚇壞了,手不停地在抖。

“嗎的,道歉就完事了!我上了你老母,給你道歉你能放過我!”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要我說直接殺了它們!”

“對!殺了它們!據說用蛇皮做腰帶。系在腰上冬暖夏涼,是非常好的材料啊!”

聽到這些人鬼妖的話,兩條蛇精徹底被嚇壞了。

它們沒有想到今天只是調戲了一下狐小媚母女,居然惹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以前它們途徑此處的時候,經常來踹寡婦門,但是也沒有見有人給她們母女出氣。

最重要的是他們剛纔調戲狐小媚母女的時候,也沒有人出面罩着她們。

青蛇精剛準備再道歉,其中一隻厲鬼已經動手了。

看到厲鬼動手了,其他傢伙也動手了。

他們“嗖嗖嗖”紛紛向青蛇精和黃蛇精衝去。

“啪!啪!啪!”

有的一掌拍在了青蛇精的頭頂上,有的一拳打在了黃蛇精的肚子上,有的一腳踢在了青蛇精的褲襠上,有的用膝蓋頂在黃蛇精的胸口上。

有的衝不到前面,直接用道術、鬼術和妖術攻擊青蛇精和黃蛇精。

“啊!啊!啊!”

青蛇精和黃蛇精同時淒厲地慘叫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