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將軍說這個話就太客氣了,我們本來就是一家人,指點談不上,以後我會跟她們多多在一起,我們相互學習。”狐小仙客氣的說道。

“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煩你,這位是樹人世界國王的兒子,他想去人類世界,所以我想讓他跟你做個伴一起去找主人。”李天霸把子涵介紹給了狐小仙。

狐小仙明顯感受到子涵的法力根本就不是很高,他去了人類世界能不能回來還是一回事。

狐小仙皺着眉頭問:“他去人類世界,樹人世界的國王知道嗎?”

“肯定知道了,要不然我哪裏有這麼大的膽子啊,你就放心吧,有任何的事情我擔着。”李天霸爲了讓狐小仙放心,就只好說自己擔着了。

“既然李將軍這麼說了,那我就帶着他去人類世界吧,他能不能回來他自己心裏有數吧。”狐小仙覺得現在有必要提醒一下子涵,畢竟他的身份不是普通的人,如果以後真的回不來了,也不至於怪她。

“小仙姐姐你放心吧,我知道我的法術有可能是有去無回的,我有心裏準備。”子涵客氣的對狐小仙說。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我們現在走吧,這裏就交給李將軍了。”

李天霸說:“你們路上小心,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給我發信號。”

“你放心吧,你難道還不放心我嗎?你的乖徒弟我也會好好的照顧的。”

花王跟花精坐上偉哥的車後,一直沒有見偉哥帶她們見秦巖。

花王有些疑惑的問:“我們是不是出來了?我們怎麼沒有見到秦大哥呢?”

“姑娘不要着急,秦大哥在維也納的包間等着我們呢?我們到了就見到他了。”

秦巖的法術他們兩人是知道的,所以偉哥的話他們沒有懷疑,秦巖自己先去,讓這個偉哥再帶着他們過去,像秦巖的作風。

偉哥見花王跟花精不再說話,他一度覺得兩人有點傻,居然這麼好騙,不過傻就傻吧,就算是傻子他也喜歡,畢竟人長得漂亮啊。

偉哥把花王跟花精帶到了維也納的包間,裏面有很多人在等着石偉的到來。

當看到石偉帶着兩位長得跟天仙似的美女後,立馬站了起來問:“老石,你老實交代,從哪裏找來了兩位這麼漂亮的美女?”

這些人一邊好奇的問,一邊在猜測石偉跟兩位美女的關係,現在包間的人都希望石偉跟她們兩人沒有關係。

因爲平時他們帶出來的女人除了媳婦以外,大多都是他們的小三小四甚至還有五六七八等等。

“你們不要誤會,我今天也是剛跟兩位美女認識。”石偉笑嘻嘻的說,然後笑着指着包間的座位對花王跟花精說,“兩位美女隨便坐。”

花王問:“偉哥,秦大哥在哪裏呢?他怎麼不在這裏?”

石偉笑着說:“你們的秦大哥一會就來了,快坐下吧,這些都是我們的朋友,我介紹給你們認識。”

石偉一一的把包間內的人員介紹給了花王花精兩姐妹。

“原來兩位美女是親姐們呀,怪不得長得如此的標誌。”石偉的朋友李總說。

李總有個電線杆廠子,北方大部分的電線杆都是他的廠子生產的,李總唯一的愛好就是喜歡美女。

花王花精對於美女這個稱呼聽着一點也不習慣,也許世界不一樣稱呼也不一樣。

現在的她們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這個石偉騙了,花王笑着說:“多謝李總的誇獎。”

李總見花王對着他笑,以爲花王對他有意思,李總瞬間膽子大了起來。

李總對花王說:“花王美女,我能不能跟你合張影呢?”

花王不知道合影是什麼意思,花王疑惑的問:“合影是什麼意思呢?”

李總被花王問懵了,他以爲花王想拒絕他,所以裝傻充愣呢,李總說:“就是照相片啊。”

“照相片?”花王問的是問句,李總以爲花王知道了,立馬把他的手機給了他身邊的做房地產生意的張總。

“快幫我跟美女照一張相片。”李總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張總。 張總笑着說:“我給你照一張相片,你給我多少的服務費啊。”

“獎勵你一瓶二十年的白蘭地!”李總笑着說,他知道張總是不喝洋酒的,他只喝高度的白酒。

“這獎勵我還是轉給你吧,今天你喝一瓶!”張總樂呵呵的一邊說一邊給李總拍照。

李總說:“有美女在身邊一瓶怎麼夠,我今天要喝到醉生夢死。”

李總跟花王拍照的時候故意摟着花王的胳膊,花王本想狠狠的揍這個李總一頓的。

但是她現在剛來這裏什麼都不知道,萬一這個李總是秦巖的朋友,她得罪了會讓秦巖難做的,只好忍了下來。

花精很喜歡維也納,在包間內看到金碧輝煌的房間,還有很多她叫不上名字的東西,他們畢竟不是秦巖,她不好意思問,只好看着大家怎麼用這裏面的東西了。

石總見李總對花王很熱情,他自然心領神會的坐在了花精的身邊,今天他要把兩位美女灌倒爬不起來,他好帶着她們去開房。

石總對花精說:“花精美女,會唱什麼歌,讓服務員去點。”

包間內有兩位服務員專門爲顧客提供服務,點歌倒酒打掃衛生等等。

“我不會唱歌,偉哥你來一首吧。”花精笑着對偉哥說。

偉哥見花精這麼謙虛,雖然他唱的很難聽,但是爲了博美女一笑,也豁出去他這張老臉了。

偉哥讓服務員點了一首草原之夜,當音樂響起來的時候,偉哥拿起桌子上的話筒就唱了起來。

花精覺得太神奇了,偉哥拿着的麥克風直接吸引了她的主意力,這個房間內沒有人彈奏,就有優美的曲子出來。

在偉哥唱的時候,其他人說話純靠貼耳朵大聲喊着說話了,花精現在早已經忘記找秦巖了,現在有玩的有吃的就把她收買了,她現在覺得這個偉哥真是個大好人。

第一次見面就帶她來這麼好玩的地方,偉哥唱的時候還不忘跟花精互動。

花精對偉哥說:“謝謝你啊偉哥,帶我跟姐姐來這麼好玩的地方。”

偉哥露出了他虛僞的笑容,“你要是喜歡,以後我天天帶你來這裏玩。”

花精趕緊說:“這太不好意思了,太麻煩偉哥了。”

偉哥說:“不麻煩,只要你跟你姐姐開心就好,來我們乾一杯吧。”說完偉哥拿起了兩杯沒有勾兌飲料的白蘭地,遞給了花精一杯。

花精一口乾了,她第一次喝洋酒,她覺得洋酒有些微甜,入口後還有些香甜,比她以前喝的酒好喝太多了。

偉哥被花精的豪爽給整暈了,見花精喝完了他立馬也喝完了,“美女果然是好酒量。”

花精說:“我敬偉哥你一杯吧,今天謝謝你了。”說完花精拿着整瓶的白蘭地給石偉倒了一杯,然後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花精笑着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石偉有些尷尬,但是爲了自己的男人面子,硬是硬着頭皮一杯下肚。

李總見到了後說:“石總今天的酒量真是有長進呀,一下連乾兩杯。”說完李總哈哈大笑了起來。

石總見李總在挖苦他,他怎麼能放過這個機會呢,“花精美女,你跟李總也乾一杯吧,初次見面以後我們經常在一起玩。”

花精笑着說:“好啊,來李總我敬您一杯。”說完花精自己倒了一整杯,今天他們用的杯子可是二兩半的杯子。

四十度的白蘭地,花精連幹了三杯,簡直是驚呆了衆人,本來是想把花精跟花王灌多了的,沒想到花精這麼能喝。

見花精喝完了,李總只好也硬着頭皮幹了一杯。

李總見石總在壞笑,這個石總居然這麼整他,他怎麼能放過他呢。

“花王美女,老石帶你們兩位美女來的,你現在是不是應該敬咱們石總一杯呢?”李總對身邊的花王說道。

一方面他想看看花王的酒量,另一方面是回敬石總的,石總給他使壞,他怎麼能放過他呢。

花王笑着拿起酒杯說:“我酒量不好,我一杯敬所有人吧,我們大家一起幹杯。”

石總立馬笑了,“好的,我們一起舉杯,世界這麼大,能夠遇見真是天大的緣分。”

花王覺得這個石總說話很有水準,世界很大,人也很多,能夠遇見真是緣分。

李總笑着對花王說:“你最聰明瞭!我喜歡。”

花王不知道李總什麼意思,但是剛纔只不過是大家一起喝一杯酒而已,她沒有覺得她哪裏聰明。

花王也是純酒一杯幹。

“花王美女真是好酒量,我長這麼大以來真的沒有欣賞過誰,今天我真是開了眼界了,兩位美女真的不是普通人。”石總笑着對花王跟花精說。

石總說她們不是普通人的時候,她們兩人心顫抖了一下,她們擔心李總他們能夠看出她們的真實身份。

花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石總怎麼看出來我們不是普通人的。”

藉着醉意石總說:“你們兩人長得這麼漂亮,酒量這麼好,哪個女孩子比的上?”

花王跟花精這時才明白過來,原來石總說的是這個意思,害的她們白擔心一場。

本來石總覺得花王跟花精有些傻,但是跟她們在一起沒有覺得她們傻,她們就像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一般對他們這裏不熟悉。

“石總怎麼能說沒有漂亮的女孩子呢?我認識的女孩子都很漂亮。”花王笑着對石總說。

畢竟周小雨、慕容雪菡、狐小仙等人的容貌是大美女,在花王的認知裏,人類世界的女人都應該是她們這麼美麗的。

“你是說你還有朋友?她們都很漂亮?”李總聽了興奮急了。

“是的,我們有很多朋友,她們長得都很漂亮。”花王笑着對李總說。

“那給她們打電話叫她們一起來玩吧。”李總看着花王說。

花王根本不知道電話是什麼意思,花王有些爲難的問:“什麼是電話呢?”

花精說:“姐姐你是不是喝多了?就是可以在不同的地方能打電話聽到對方聲音的啊,秦大哥告訴我們的。” 花王突然間想了起來,但是她也不會用啊,花精雖然說的頭頭是道,但是給了她手機她也不會用。

如果她們會用,早拿着手機給秦巖打個電話了,問他爲什麼這麼長時間還不來,是不是不想要她們兩人了。

現在花精跟花王完全不覺得自己被騙了,也不知道秦巖等人正火急火燎的找她們兩呢。

她們覺得秦巖把她們拐到人類世界,然後就不管她們了。

李總本來被花王說的話給整暈了,這個時代怎麼會有人不知道手機呢,況且還是這麼漂亮的美女,就算是買不起,想排着隊送的都能排到大興安嶺。

花精解釋還能說的過去,看來這個花王酒量很小,他覺得他今天會有機會,想到這裏李總笑着說:“來花王姑娘我們一起喝一個,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你遇到什麼難事,你記得找哥哥,哥哥能辦的一定會幫你辦的。”

花王笑着說:“謝謝李總了。”花王聽秦巖說過人類的壽命大多在七十歲到八十歲就死了,歲數大的最多活到一百五十歲左右,這樣的人非常的少。這個李總讓她叫哥哥,完全是根據容貌定的。

她可是上千歲的精靈花王,這個李總按照年紀應該叫她老祖宗了,不過爲了不嚇到他們,只能當這個便宜妹妹了。

花王拿起酒杯一飲而盡,笑着說:“感謝石總跟李總,我想問一下秦大哥什麼時候來呢?你們能不能給秦大哥打個電話?問問他看他還有多久到。”

李總有些尷尬的說:“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問下石總,你們兩位美女先喝酒聽歌。”

李總把石偉叫到了一邊在石偉耳邊問:“她們兩人口中的秦大哥是誰?”

李總還以爲是石偉的朋友呢。

石偉有些尷尬的說:“我也不知道是誰,估計是我們別墅區的人吧。”

“你們別墅區的你難道還不認識嗎?你怎麼認識她們兩個的?”李總有些疑問想問清楚了,他喜歡美女但是也是有原則的,有老公有男朋友的女人無論多漂亮,無論他有多喜歡,但是他從來不會沾這樣的女人。

“我跟你說實話吧,她們是我在我們別墅區的車庫撿來的。”石總把自己怎麼認識花精花王的經過,完完整整的告訴了李總。

李總生氣的說:“老石,你這簡直就是瞎胡鬧!住在你們別墅的人哪個是普通人?你就不怕惹事情嗎?”

石偉笑着說:“我們別墅區有什麼人難道你比我瞭解,我誰也不怕,我見她們兩人漂亮,我就要帶着她們走,大不了我多給她們一些錢就好了。”

在石偉的眼中,所有的女人都是愛財如命的,只要有錢,什麼樣的女人他們都能弄到手。

李總覺得石偉說的話有道理,畢竟他們都不差錢,只要他們捨得花錢,再漂亮的女人也會主動爬上他們的牀。

“你接下來想着怎麼做?”李總問石偉。

石偉說:“今晚我帶着妹妹走,你帶着姐姐走如何,咱們各憑本事,有什麼事我兜着。”

李總說:“我怎麼可能讓你兜着,你也太瞧不起我了,這麼着吧我一會問一下姐姐,看看她跟不跟我走,她們現在找她們的秦大哥呢,我真怕她們不跟我走。”

“我住的別墅裏厲害的人物我都認識沒有姓秦的,你不要擔心,只要她們跟咱們走,其他的事不用擔心,無非就是多花些錢而已。”石偉覺得這個世界沒有錢辦不成的事,只要錢到位了,什麼事情都能解決。

他們現在不知道大難正在悄悄地降臨到他們頭上,石偉覺得只要不得罪有權利的當官的,還有比他厲害的生意人,就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李總聽了石偉的話膽子大了起來,李總坐在花王的身邊,“花王美女,我一會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想找秦大哥,下次我們再約吧,到時候讓秦大哥做東。”花王笑着婉拒了李總。

花王雖然對人類世界的東西不瞭解,但是這個李總對她什麼意思她還是瞭解的,雖然她現在想不通秦巖爲什麼沒有來,但是她知道這個李總對她沒有懷着好的心思。

花精心裏也明白,今天的人都不是什麼好人,她堂堂的百歲精靈怎麼可能怕這些凡夫俗子呢。

這些人明顯想把她跟她姐姐灌多了,趁機佔她們的便宜,現在花精都有些懷疑這些人到底認不認識秦巖了。

花精笑着對石偉說:“偉哥,你到底給不給秦大哥打電話呢,你要是不打,我跟我姐姐就先回去了。”

她覺得她跟她姐姐可以回去在別墅等秦巖,不管秦巖做什麼去,至少周小雨慕容雪菡兩位美女是在別墅的。

石偉被花精問的啞口無聲,“花精姑娘我這手機沒有電了,打不出去,你不要着急,我肯定會把你的秦大哥帶到你的面前的。”

石偉到現在還想着怎麼騙花精。

花精知道石偉肯定是在說謊,反正她跟她姐姐兩人的法術也斗的過這些人,花精頓時玩心大開。

那就趁機好好的修理一下這幫人,花精對石偉說:“偉哥,我肚子有點餓,我能不能點一些吃的呢?”

石偉笑着說:“當然可以了。”

石偉見花精沒有繼續追問他嘴裏的秦大哥,終於放下了懸着的心。

如果她們姐妹兩人一再堅持要見那個姓秦的,他們的目的就暴露了,現在的石偉跟李總還不知道花精跟花王兩人早就已經懷疑他們了。

石偉叫服務員拿來了菜單跟酒單,花精假裝掃了一眼笑嘻嘻的說:“房間的音樂太吵了,我出去點吧。”

石偉笑着說:“想吃什麼隨便點,不要客氣啊!”

花精跟着服務員走出了包間,花精說:“你們這裏最貴的菜都來一份。”

服務員笑着說:“好的,請問您還需要什麼嗎?”

“你們這裏最貴的酒是什麼酒呢?”花精笑着問服務員。 “我們這裏最貴的酒是羅曼尼,售價二十二萬八千元!”服務員心裏非常的激動,畢竟包間內的所有酒水銷售她都是有提成的,如果花精點了這個,就她就會有百分之十的提成,兩萬多塊錢是她在這裏辛苦三四個月的工資。

“給我拿十瓶進包間,對了全部都打開後再拿進包間。”花精笑着說,現在的她可以想象等石總他們結賬時候的表情了。

服務員怕自己聽錯了,“美女你的意思是說,十瓶全部打開送進包間嗎?”

“是的,全部打開送進包間,對了你們店還有什麼貴重的東西嗎?”花精繼續問道,她對人類世界不瞭解,她對人民幣也沒有概念,她有一種感覺,就是現在點的這些還不是很多,她還是不滿意。

“我們這裏有鑽石的,鑽石非常的貴!”服務員笑着說,她們店所有的東西她都是有提成的,這麼一條大魚她肯定不會放過。

“你帶着我去看看。”花精雖然不知道鑽石是什麼,但是看服務員的眼神,一說到鑽石兩隻眼睛都發亮了,肯定是好東西。

“美女,你跟我來吧!”服務員帶着花精來到了收銀臺旁邊的一個小店,裏面有衣服鞋子鑽石等等。

服務員對收銀臺的人說了兩句話,然後帶着花精進了店內,服務員只是做一下交接,給包間送酒而已。

花精能夠感受到服務員跟另一位服務員說後,那個服務員就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服務員對花精說:“姑娘這邊就是鑽石了,我們這裏新到了一款粉鑽,這款粉鑽非常符合您的氣質哦。”

服務員熱情的拿出了一條一克拉的粉鑽項鍊說。

花精第一次見到閃閃發亮的鑽石就被吸引了,“太漂亮了,請問有幾個?”

花精覺得好東西應該跟姐姐一起分享,包間內的石偉跟李總兩人那麼能吹,既然有錢就好好的遭他們。

服務員說:“我們店只有兩款粉鑽。”

“把另外的也拿出來,給我打包吧。”花精知道有兩顆後心情大好,她還怕只有一顆,她跟她姐姐不知道怎麼分呢。

服務員整個人都已經暈了,幸福來的太突然了,花精居然不問價格就要了,這也太豪爽了。

“美女,我們這款粉鑽是一克拉的,售價八十八萬一款的。”服務員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花精。

花精笑着說:“我知道了,包起來吧。”

服務員趕緊的在保險櫃找出了另外的一條粉鑽項鍊,花精拿着兩條項鍊回到了包間,花精對石偉說:“我剛纔選了十瓶酒,恰好看到有漂亮的項鍊我就拿了兩條,偉哥你會不會有意見呢?”

石偉早已經見到了開瓶後的十瓶酒,他心裏自然是知道價位的,他縱橫商場多年,花精的心思他是知道的。

他知道花精是故意的在花錢,但是花精跟花王的美貌值這二百多萬,二百多萬都花了還怕兩件首飾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