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民斌這兩年的消沉,李顯輝都能看到,父子連心,李民斌的痛苦,也讓李顯輝感受到掙扎。

李民斌見兒子死了都還想著自己,頓時抱頭痛哭,發泄著兩年以來的疲累,寧心看著,轉身離去,將場地單獨留給了李民斌。

蘇琦再次來到五奇的道場,整個人的精神頭比之前已經是大大的不如,顧維楨很快就查出下藥的事跟她有關係,再加上顧越的事情,顧維楨聯合長盛其他董事還有洛家,逼迫他們交出了飛越在長盛的股權。

沒了長盛,他們飛越就相當於斷掉了四肢,剩下的身子都可以直接入土了。

但是蘇琦現在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她一心只想救出她的兒子。

五奇見她又來此地,便道:「蘇太太,沒有千眼菩提,顧少的事情我也無能為力。」

蘇琦不復之前的客氣,對著五奇道:「東西沒拿到你應該怪你那個叫黃伢子的徒弟,要不是他失手,你不早就拿到千眼菩提了?現在顧維楨把這件事算在我的頭上,要是你能救出我的兒子,我就擔了下來,要是不能,我就把真相告訴顧維楨,讓他拆了你的這個皮包公司。」

五奇皺了皺眉,蘇琦這平日里看著儀態萬方的,現在為了兒子的事,還真是不顧一切。

他從懷中拿出一張符籙道:「顧少的事皆是因為一人,如果蘇太太能夠找到異象之人,將這符籙貼在她的身上,或許可以化解一些顧少的災禍。」

蘇琦趕緊上前接過:「只要貼上去就好了?」

五奇強調:「要找對人,並且至少讓她貼身一個小時。」

蘇琦點了頭,匆忙拿著東西走了出去,黃伢子從一旁蹦了下來看向了五奇:「師傅,連我們都無法找到異象之人,這個蘇琦怎麼可能知道。」

五奇卻是一笑:「她就算找不到,也能幫我們排除心中的一個懷疑對象,算是物盡其用了。」

黃伢子聽著也跟著笑了起來,而蘇琦對於這個利用卻渾然不知。

洛家打電話來的時候,林太太還有些心驚膽戰,但是沒想到洛旭母親,羅雲芳的態度異常柔和,說是秦玄這次幫了她一個大忙,下午她和幾個太太喝下午茶,就讓秦玄也來。末了,卻又加一句,順便讓寧心也去,叫她見見。

洛家之所以如此高興,完全是因為乘上了東風,本來以為洛辰得罪了顧越,飛躍不會放過洛氏,但沒想到沒過幾天,長盛就有人找上門來,讓他們聽從顧維楨的主意,讓飛躍跳進陷阱,將長盛的股份交出來。

蘇琦當初是以為顧維楨會救顧越,才甘心交出去的,結果人沒救出來,股份還丟了,而洛家卻搖身一變,對外說是能和長盛攀上關係的人。他們自以為,幫著顧維楨做了一件事,就算顧氏的人了。

林太太卻不樂意了,寧心算是個什麼東西,敢忤逆自己,也配做洛家的兒媳婦?

她的臉冷了下來,一個計劃在腦子裡慢慢成形。 余江鎮恢復了往日的繁榮,只是各個路口的守衛依舊沒有減少。

當日的刺殺沒有平民死亡,一些在集市有損失的小商販,周管家也找到人進行了賠付。

因此,受損的小商販和一些老百姓不僅沒有埋怨趙家,反而逢人便誇趙老爺的仁善。

要是說在此次刺殺事件中傷亡嚴重的,也只有餘江鎮士紳李家了。

比睿山忍眾便是先潛伏進李家,隨後威脅李家眾人告訴他們關於趙坤的消息,得到消息后更是將李家上下一十七口人,除了李家在外的三子全部殺光。

不過李家人也耍了個心眼,他們把鎮上主要經營的糧食稻米隱瞞下來,告訴比睿山忍眾他們余江鎮一般買賣的是黍米。

而李家,恰好存着大批黍米

也是因為這點,比睿山忍眾頭領的喬裝,才被趙坤察覺。

當初接手周氏糧行的生意時,趙坤也過了過手,一些糧食的事還是比較清楚的。

比睿山忍眾在刺殺時所說『有骨氣的中國人』,就是李家一十七口。

可惜一家人被殺光,只剩下在北平上學的李家三子。

趙坤得知此事後,也嘆了口氣,李家這算是幫他擋了一劫吧;之後趙坤下令,保護好李家所有生意和家產,然後讓周管家往北平去了一封信,告知李家三子這件事,等李家三子回來后,他還會送上補償,至少要保證李家能夠興盛起來。

隨後平靜了幾天,余江鎮趙府再次來了一批人。

這次是羅伯特帶着幾個頗有分量的美利堅人來到了余江鎮

關於青霉素藥品的事情,他們必須要好好協商一些,這件事羅伯特一個人不能答應下來。

這些大資本家早就聞到了大戰的味道,美利堅的兵工廠直接把勞工保護法扔到狗屎堆中,恨不得一天二十五個小時全力生產軍火裝備。

而藥品生意,這些資本家的狗鼻子自然不會放過。

雖然此事已經有了磺胺這一救命葯,但當青霉素成功提取后製作成藥品,他們發現青霉素的商機更大一些。

詳細的藥品對比報告,加上成品的青霉素藥物,這些人研究過後,頓時覺得有利可圖,而且,還是一個十分巨大的利潤。

可惜據他們調查后,青霉素製取的方法掌握在一個中國人手中,雖然羅伯特也有藥廠的股份,但是並沒有主動權。

他們想要青霉素藥品的製取方法,只能去和趙坤談判。

其實他們還有種選擇,就是動用政治逼迫,但這個提議被羅伯特勸了下來,他和趙坤打交道將近兩年,深知趙坤的性格有多硬,你要是軟磨硬泡,還有商談的餘地。

要是動用政治硬來,只能把這個人推到英國佬或者法國佬那邊。

手握幾千士兵的軍閥,要是一下打不死,那青霉素藥品的生意就和他們沒什麼關係了。

羅伯特這兩年在華貿易賺取到的資本,足以讓他的身份和州議員相等,甚至還要更高一些。

而這其中大半的功勞,都多虧了和趙坤的貿易,所以,他更傾向站在趙坤這邊。

和種族國家無關,只是羅伯特自己就是資本家吸血鬼,他當然更了解他的同胞是什麼德行。

要是有機會,說不定這幫該死的絞刑架會員連他都不會放過。

「趙,關於青霉素的藥品的事,我身邊的這兩位想和你好好談談。」

羅伯特是用中國話說的,他暗中眨了眨眼示意,隨後好似充當了兩方的翻譯。

此次跟羅伯特來中國的都是美利堅實力雄厚的資本家族的人,這兩家都有製藥廠,如果這次能拿到青霉素的製取配方,他們回去后就會立刻擴大藥廠生意,趁著戰爭來臨前,大力生產一筆。

羅伯特帶回美利堅的藥品經過了各大醫院和大學的研究,確實是一種救命之葯,而且在某種程度上比磺胺更為好用。

就算大量生產,賣給中產階級以上的人,一百美元一隻絕對不貴。

這兩個人,一開始卻是沒什麼誠意,開出的條件居然是一次性一百萬美元的價格,買下青霉素的製取方法,趙坤沒有註冊專利,所以他們想佔個便宜。

趙坤聽到他們開出的條件后,直接嗤笑一聲,然後讓羅伯特轉告這兩人。

「如果有誠意,就好好的談生意,不要想着在我身上佔大便宜;要是下次開的還是這種條件,那我便去找英國人、法國人和德國人做生意,相信歐美國家都對這個青霉素藥品感興趣。」

兩個美利堅人聽到趙坤的威脅話后,相視了一眼。

如果趙坤真的去找這三個國家,那他們之後壓根很難賺到錢了;這時候美利堅的出口大多銷往歐洲,藥品生意也是如此。

英法德三個國家要是先他們得到青霉素製取配方,那之後他們就算將配方拿到手,也會損失了一大筆錢。

單單美利堅內賺到的錢完全滿足不了他們。

隨後雙方便展開談判,趙坤要的東西不少,包括一些兵工廠的機器,其中能製造手雷、步槍、機槍和子彈的設備,還有一批大量的藥品繃帶等等物品。

這些對兩個美利堅人來說,都是小問題,關鍵在於,趙坤提了按生產出的每隻藥品收取專利費,對於這一點,兩個美利堅人聽到后連忙搖頭,差點把脖子遙斷。

他們更傾向於直接付一大筆費用,而不是趙坤所說的方法。

接下來便是一番唇槍舌戰,談著談著,趙坤便把羅伯特拉了進來。

收益是藥廠的,藥廠有羅伯特三成收益,但這死洋老除了翻譯后便一直抽身一旁,趙坤直接擺明了當的說,藥廠的收益少了也是你羅伯特賺錢賺的少了,他這才加入進來和兩個美利堅同胞爭取利益。

氣勢相比於年年收錢,趙坤更傾向於直接收一大筆費用,之後幾年中國要陷入戰亂,趙坤到時候估計沒心思去國外要賬,美利堅人也不大可能主動付錢,八成會拖着。

不過在羅伯特加入爭取利益后,趙坤能拿到的錢便更多了。

兩個美利堅人本來只打算付給趙坤七百萬美元,但是羅伯特的強力爭取下,他能拿到一千一百萬美元。

雖然數額巨大,但並不是直接給一千一百萬美元的現金,而是只支付五百萬美元,餘下的分批以各類物品抵賬。

當然,軍火和繃帶藥品都是以對外出售價抵給趙坤,而不是成本價。

這兩個資本家族出身的美利堅人精明的很,看似趙坤依靠青霉素製取配方賺了一大筆錢,但是要好幾年才能全部拿到手,其中還有不少的美利堅堆積的商品。

而美利堅人只需要付出五百萬美金,便能拿到青霉素的掠財利器,之後只需要每年送給趙坤一批物資便可以了。 挑毛病,想不要我戳你的痛處?沒門!

「說這些有的沒的幹嘛,莫組,避而不談,到底幾個意思?」顧芬倒不是覺得在莫曉輝面前丟臉了,沒穿內衣有啥,外面還有遮的掩的,有心之人才能看出端倪,無心之士,又怎會一語道破?

她可不想讓莫曉輝有喘息的時機,既然今天杠上了,就一不做二不休!

莫曉輝覺得這樣說一個女人,肯定對其打擊很大,這是多麼出醜的事?

他原諒顧芬了,不與計較。

「請原諒我的直率?」莫曉輝態度端正的道。

還直率個屁?

八位仙子至今都沒有聽到一個字的有用八卦,面面相覷,覺得遇到對手了。

看來真是有來頭,套路一套一套的,做的滴水不漏!

真有城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東扯西拉的,就是不說自己。

這樣問,恐怕是問不出什麼來了,高手在民間,只是藏的深啊!

「那你就說說你的直率,談談紫總?」段麗終於掩飾不住自己的好奇了。雖然公司里的人都覺得紫琪出類拔萃,但她卻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她想聽聽出類拔萃的人,與眼前的這個莫組,到底有什麼故事。

莫曉輝以為是段麗在考自己對內衣的了解,他雖然對紫琪的內衣有所了解,但這個時候說這些,場合恐怕不適合。

「這,這樣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全部的人,八個仙女,突然來了興緻。

似乎藏在冰山下的巨大秘密就要浮出水面。

一個個充滿著期待。

莫曉輝被齊刷刷的盯着:這怎麼下台?

要想在群眾中得到威望,就得拿出些權威發佈。

沒有說服力的話,怎麼讓人相信。

看來不說出些子丑寅卯,這八個美女可不會放過我?

為了來到這個公司時的誓言,為了今後能更好的開展工作,莫曉輝決定拼了。

「你們真想知道?那可不要亂說?」

先說好,后不亂。

眾仙女這個關鍵時刻,什麼條件不答應?

均表示同意。

但內心裏卻都是早已打下了伏筆,這可是猛料,不大書特書一番,對得起這來之不易的意外?

「紫總吧,有品味,但……」莫曉輝遲疑了,畢竟自己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仙女們集體惱怒。

這又是一句廢話,紫總有品味,那和紫總有關係的人難道沒有品味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