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你不要擔心。”似乎是心有靈犀一般,陸傾城看出了李白心中所想,她輕輕抱住李白,將自己的臉龐埋在李白的胸口處,聽着李白強有力卻有些紊亂的心跳聲,淡淡的說道:“我不會要求你太多的,無論如何,我都是後來者。我不會逼迫你和蘇柔分手的,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足夠了。”

陸傾城從來就沒有想過要獨佔李白,雖然陸傾城知道如果自己想要這麼做的話,憑藉她太陰之體對純陽之體的影響力,絕對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是她不想這麼做。

沒有哪個女人願意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男人,陸傾城同樣不例外,但是她明白李白心中對蘇柔的感情,所以她絕不會逼迫李白去做出選擇。


只要李白心中有她,就足夠了。

“謝謝。”李白嗅着陸傾城發間那淡淡的幽香,心中的煩躁感忽然消散了,整個人都寧靜下來,那股恐慌的情緒也終於消失。

“我這麼大方,你就送給我一把劍,有點說不過去吧。”陸傾城鬆開了李白,微笑着望着他,她總感覺,李白身上還有什麼好東西沒有拿出來。

李白哼了一聲,笑道:“你可不要忘了,我的正牌女友可是蘇柔。”

“那又怎樣?”陸傾城毫不在意的攏了攏自己的秀髮。

“好吧。”李白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他笑道:“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能夠提升功力沒有副作用的丹藥,一個是和蘇柔同樣的梳子,你選一個。”

“只能要一個?”陸傾城問道。

“沒錯。”

“那好,我就要丹藥加梳子這一個…..組合!”


“你這個……唔……” 劉洋走到李白和蘇柔的面前站定,望着李白明俊的臉龐,眼眸裏閃過一抹嫉妒之色,心裏暗罵趙雯是一個膚淺的女人同時,臉上卻露出微笑,“真是巧啊,沒想到居然在這裏碰到了你,這是你女朋友嗎?”

李白淡淡的看了劉洋一眼,沒搭理他,而是轉頭對蘇柔道:“我們走吧,去吃飯。”

“嗯,好,聽你的。”蘇柔也看出來了李白不願意搭理這個劉洋,她自然是沒有話說,跟着李白走就行了。

劉洋看到李白居然直接無視了自己,心中有些惱怒,這個李白太囂張了,自己手裏有他的把柄,他居然還敢這樣對自己,不過話說回來,難道說趙雯根本沒有把照片的事情告訴李白,李白並不知情?

想到這種可能,劉洋心中對李白的嫉妒更甚了一些,他此時已經認定了趙雯並沒有將事情告訴李白,是因爲趙雯想要保護李白,畢竟李白不過只是一個高中生罷了,如果碰上這種事情,恐怕會被嚇個半死吧。

想明白之後,劉洋心中也就沒有那麼生氣了,看着李白的目光反倒是有些同情和憐憫,他很想知道等到他征服趙雯之後,李白得知事情的真相,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表情。不過看李白身旁漂亮而又清純的蘇柔,劉洋冷笑一聲,他現在不但要李白失去趙雯,還要李白失去他身邊的這個小女友!

看着轉身準備離去的李白和蘇柔,劉洋上前一步,然後攔在了兩人的身前,笑道:“李白,幹嘛這麼着急走?”

李白擡眸看了劉洋一眼,淡淡的說道:“我只是有點討厭長得醜的人。”

“咯咯咯。”蘇柔聞言頓時想起了上次劉洋落荒而逃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其實也有些反感劉洋,不過家裏有點錢而已,就這麼肆無忌憚,太招人煩了。

劉洋聞言臉色頓時鐵青一片,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他同樣想起了當初在學校時被李白侮辱的畫面,心中的怒火再也壓抑不住,完全的爆發了出來。

“李白,你不過是個高中生而已,我跟你打招呼是給你面子,別給臉不要臉!”劉洋以前還會顧忌趙雯的看法,現在已經和趙雯撕破臉,他自然不會再有什麼忌憚,目光陰冷的望着李白,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我要是不要臉呢?”李白絲毫不在意劉洋的憤怒,就像是大象不會在乎腳下的螞蟻一般,只有弱者纔會逞口舌之能。

“呵呵。”劉洋自己反倒笑了起來,他冷冷的望着李白,又看了一眼蘇柔,森冷道:“看來,趙雯似乎隱瞞了一些事情並沒有告訴你,不然的話,你怎麼有膽量敢用如此態度對我。”

李白聞言笑笑,神色不屑的望着劉洋,“你說的是照片的事情?”

劉洋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他呆呆的望着李白,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你知道照片的事情?”

這怎麼可能!

如果你知道照片的事情,怎麼還敢用這樣囂張的態度面對我!

劉洋瞪大了眼睛望着李白,他感覺自己剛纔就像是一個小丑一樣滑稽,自以爲捏住了對方的命脈,可以隨意的戲耍對方,然而他又怎麼知道對方完全不在意他手中的把柄,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他只是在自娛自樂罷了!

一想到自己之前的表現在李白的眼中看來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劉洋的臉色就變得精彩無比,一陣紅一陣紫,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等到他回過神來,卻發現李白和蘇柔的身影早已經走遠了。


“啊!”劉洋怒吼一聲,那猙獰恐怖的樣子嚇到了不少顧客,如果不是看劉洋穿着不凡的話,那些保安早就上來將劉洋攆出去了。

“劉總,我們還去視察超市嗎?”劉洋漂亮的女祕書走上前來,有些戰戰兢兢的問道。


劉洋冷冷的看了自己的俏祕書一眼,“去酒店開個房間。”他現在哪有心情視察超市,他現在需要的是發泄!

俏祕書聞言臉色一紅,“可這是白天啊。”

“我讓你去就去!不願意就滾蛋!”劉洋看到自己的祕書竟然也敢拒絕自己,當場大怒。

俏祕書被劉洋嚇得臉色一白,哆哆嗦嗦的就跑着去開房去了,看着俏祕書離去的身影,劉洋咬牙低聲嘶吼道:“李白!我要讓你付出代價!”

這邊劉洋正在憤怒發火的時候,李白和蘇柔早已經走出了商場,來到了一家餐館,準備吃飯。

“小白,剛纔那個傢伙真有意思。”蘇柔想到劉洋那副傻樣就有些想笑,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傻的人。

“那種人就不用搭理他,自以爲是。”李白笑笑,渾不在意劉洋是否會事後報復他,他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劉洋狗急跳牆,將照片給蘇柔看。

“對了,剛纔她好像提到了趙老師,還有你說的照片,又和趙老師有什麼關係?”蘇柔擡頭有些奇怪的看了李白一眼,剛纔她沒有多想什麼,可是現在靜下來細細一想,似乎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

李白聞言一愣,他倒是沒有想到蘇柔會這麼問自己,一時間竟是忘了回答,只是傻呆呆的看着蘇柔。

“你怎麼啦?”蘇柔發現李白一直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裏有些不好意思,便羞澀的低下頭去了。

“我沒怎麼,就是想仔細看看我的漂亮女朋友而已。”李白嘿嘿一笑,對蘇柔解釋道:“你也知道我經常去趙老師家裏補習,那個劉洋就是變態,僱傭了私家偵探偷拍趙老師,然後就拍到了我去趙老師家的照片還有我和趙老師一起走在路上的照片,想要以此來威脅趙老師,說她和學生亂搞男女關係,逼迫趙老師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李白的解釋九分假一分真,如果他胡亂找個藉口的話,反而會讓蘇柔起疑心,但是這麼解釋的話,蘇柔反倒會相信他的話。

對於自己一次又一次欺騙蘇柔的事情,李白只能在心中默默向着蘇柔道歉,等到日後再去補償蘇柔了。

“哎呀,那個劉洋怎麼這麼壞!”聽到李白的解釋,蘇柔完全沒有懷疑李白的話,她知道李白經常找趙雯補習的事情,被拍到兩人走在一起也是正常的,可是那個劉洋竟然想要以此來威脅趙雯,這就讓蘇柔看不下去了。

“小白,以後我幫你複習吧,你就不要去打擾趙老師了。”蘇柔想了想,不論是爲了避嫌還是讓自己寬心,她心裏都不願意再讓李白和趙雯有什麼深入的接觸,所以由她來幫李白補習,是最好的辦法了。

李白聞言想了想,苦笑一聲,道:“你以爲不願意讓你幫我補習啊,但是在學校上課的時候你就一直幫我補習,都耽誤了你自己的複習,現在再讓我去佔用你的放學時間,萬一你學習成績退步了,怎麼辦?”

聽到李白這麼爲自己着想,蘇柔心裏滿滿的都是感動,她伸手抓住李白的手,溫柔道:“放心吧,不會耽誤我自己的,再說了,幫你補習,也是在給我自己複習,不礙事的。”

李白聞言同樣感動不已,看着眼前溫柔如水清純俏麗的蘇柔,他伸手捏了捏蘇柔的臉蛋,笑道:“好吧,一切都聽你的。”

這時候菜已經上來了,李白正準備吃飯吃,手機忽然響了,他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然後不動聲色的掛掉了電話,沒等他將手機放下,鈴聲又一次響了起來。

這就讓李白很尷尬了,他看了一眼正俏生生望着自己似笑非笑的蘇柔,乾笑兩聲,解釋道:“這個騷擾電話真是太可惡了。”

“是嗎,那給我看看。”蘇柔哼了一聲,伸手就將李白手中的手機拿了過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蘇柔冷笑一聲,“你還真是有閒情逸致啊,將騷擾電話的備註設置成陸傾城的名字?難道是性//騷擾?”

李白聞言果斷閉嘴不說話了,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錯的,吃醋的女人是不可理喻的,完全沒有道理可講的,何況他看蘇柔現在的樣子,恐怕戰鬥力早已經爆表,他完全不是對手啊。

不過蘇柔看在李白前面掛掉了陸傾城的電話並沒有接起來的份上,對李白的態度也沒有太過分,她將一直在響個不停的電話接了起來,然後放到耳邊,沒有說話。

“李白,你在哪?我現在就要見到你!” 此時正在臨湖別墅的陸傾城剛剛結束脩煉,就迫不及待的給李白打了電話,想要立即見到李白。

自從那天從李白的手中得到了基因膠囊之後,回到家裏之後,陸傾城相信李白不會陷害自己,所以就大膽的直接將基因膠囊給吃掉了,哪裏想到,基因膠囊裏蘊含的藥力如同**一般,剛剛服下便轟然爆開,藥力肆無忌憚的衝擊着陸傾城的身體,幫助陸傾城洗髓伐毛,拓寬身體經脈。

這一發現讓陸傾城欣喜若狂,她連忙穩住心神開始修煉,可是基因膠囊當中所蘊含的藥力太過兇猛和龐大,陸傾城足足用了三天的時間纔將這股藥力煉化完畢,等到陸傾城結束脩煉之後,身上滿是污垢,當陸傾城將身上的污垢清洗完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直接提升到了後天巔峯境界,而且沒有任何的根基不穩的現象,她甚至感覺得到,如果她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衝擊先天境界!

陸傾城從來沒有想過僅僅是一粒藥就可以給自己帶來如此巨大的好處,能夠頂得上她一年苦修,想到李白毫不心疼的將如此珍貴的藥物送給自己,陸傾城便感覺心裏一陣甜蜜,心中對李白的感情愈加深沉起來,剛剛洗完澡,便迫不及待的給李白打了電話,想要馬上見到李白,撲入對方的懷中。

另一邊,坐在李白對面的蘇柔聽到電話裏傳來的陸傾城那充滿了思念和愛戀的聲音,心裏很不是滋味,不過依舊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聽着對面的動靜。

而此時陸傾城驚喜之後也冷靜下來,聽懂話筒裏一直沒有傳來李白的聲音,於是便皺眉道:“你是誰?”

“我是李白的女朋友,你要見我男朋友,想要幹嘛?”蘇柔聽到陸傾城的話,就知道她已經猜到了並不是李白接的電話,她恨恨的瞪了李白一眼,說道。

聽懂蘇柔的聲音,陸傾城反倒是笑了,“原來是蘇柔啊,你和李白在一起嗎?給我一個位置,我過去找你們。”

蘇柔聽到陸傾城知道她和李白兩人正在約會,竟然還要橫插一腳,當即心中大爲不滿,“喂,我們可是在約會哎,你過來幹嘛?”

“正好,我們三個一起約會不好嗎?公平競爭,怎麼能讓你單獨和李白約會呢。”陸傾城毫不在意蘇柔對自己的態度,如果有人想要搶她的男朋友的話,她會比蘇柔更加兇悍一千倍。

“哼,我們在商業街李二火鍋店!”說罷,蘇柔便恨恨的掛斷了電話,也不搭理李白,只是咬牙切齒得吃着李白夾給他的羊肉,那副模樣,似乎是將嘴裏的肉當做了陸傾城,想要將陸傾城嚼碎了吞掉。

“那個,小柔,不要聽她威脅,就算她晚上給我打電話,我也不會出去的。”雖然陸傾城如果打電話給他,他一定會出去赴約,但是在蘇柔面前,李白還是要表現出大義凜然的樣子的,說一些善意的謊言,有時候還是很有必要的。

“哼,算你聰明。”果然,聽到李白這麼說,蘇柔也就沒有之前那麼生氣了,畢竟她纔是李白的正牌女友,陸傾城纔是第三者!

兩人之間的氣氛又恢復了約會時候的樣子,說說笑笑,吃得很是開心,忽然,兩人發現熱鬧的店裏突然安靜了下來。

李白有些疑惑的看着衆人,發現衆人的目光都在看着火鍋店的門口,李白順着衆人的目光看去,眼眸裏也忍不住閃過一抹驚豔之色。

黑色高筒靴,黑色皮褲,黑色襯衣外罩一件黑色皮衣,烏黑柔順的長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一張精緻如妖的容顏面無表情,如同冰山一般,這一襲黑衣打扮更是將她冷酷高傲的氣質襯托的淋漓盡致。

就連同爲女人的蘇柔都不得不讚嘆一聲真酷,陸傾城這一身打扮,實在是又酷又帥,讓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兩眼。

陸傾城在進店的瞬間便鎖定了李白的位置,當她看到臨窗而坐的李白時,面無表情的臉上忽然綻放出一抹笑容,這笑容如同寒凜冬日中的一抹陽光,那麼燦爛耀眼。

衆人還在好奇陸傾城爲何發笑時,就看到陸傾城緩緩走到李白的身前,低頭在李白的臉上親了一口!

李白被陸傾城的突然襲擊給搞懵了,這什麼情況,一言不合就佔我便宜?

“喂,你別太過分了,他可是我男朋友!”蘇柔看到陸傾城突然親吻了李白的臉頰,也是大驚失色,回過神來之後便怒了,如同護犢子的母獅子一般怒視着陸傾城。

“他是你男朋友,也是我男人,不衝突。”陸傾城淡淡的看着蘇柔,她並不介意和蘇柔共享李白,當然也就不會在意蘇柔的態度了。

“誰說他是你男人的,小白承認嗎?”蘇柔哼了一聲,將目光轉向了李白,然而當看到李白那副驚呆了的樣子的時候,不禁在心裏暗罵李白不爭氣,親你臉一下你就傻呆呆的了,我以前還讓你摸過……呢,哼!

“李白不承認沒關係,我心裏知道他是我男人就行了。”陸傾城在蘇柔的身旁坐下,笑意盈盈的望着蘇柔,招呼服務員上一套餐具。

店裏其他在吃飯的人看着蘇柔和陸傾城兩個長相都極爲漂亮的女孩兒爲了李白爭風吃醋的樣子,一個個捶胸頓足,臉上滿是羨慕嫉妒之色,憑什麼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呀,好吧,就算長得帥,也只是一頭帥豬而已,憑什麼呀,老天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李白纔沒心情去搭理那些俗人的想法,他回過神來之後便瞪了陸傾城一眼,“公共場合,你能不能注意點影響!”

聽到李白這麼說,蘇柔頓時來了底氣,哼道:“就是就是,公共場合哎,你能不能注意點影響!”

陸傾城似笑非笑的看了李白一眼,又看着蘇柔,“你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不是在公共場合,我就可以和李白接吻咯?”

“我……我纔沒有說!”蘇柔聞言惡狠狠地瞪了李白一眼,然後開始低頭吃飯,又是那副咬牙切齒的樣子,只是不知道,這次她嘴裏的羊肉是想成了陸傾城的樣子,還是李白的樣子。

躺着也中槍的李白表示自己也很崩潰,他望着陸傾城,問道:“你這麼着急找我,是有事情嗎?”

陸傾城聞言點點頭,興奮道:“你給我的那個藥,太驚人了!”

不得不說,陸傾城真的被嚇到了,她以前不是沒有服用過類似的藥物,但是就算是陸家提供的最頂尖的藥物,也沒有李白給她的那個膠囊十分之一的藥效,而且陸家提供的藥物還有副作用,殘渣也很多,藥效並不穩定,哪裏像李白給她的膠囊,不但藥效穩定沒有副作用,甚至還能幫她洗髓伐毛,簡直就是靈丹妙藥啊!

“就一個膠囊而已,大驚小怪。”李白還以爲什麼重要的事情呢,搞了半天就是因爲基因膠囊而已,那基因膠囊在系統商城有得賣,不過才價值十點成就點數而已,一點都不值錢。

看到李白那毫不在意的樣子,陸傾城差點沒鬱悶的吐血,她愣愣的望着李白,“你知不知道你給我的膠囊有多恐怖,如果讓那些人知道,將會引起多麼恐怖的風暴!”

“你會告訴他們嗎?”李白反問。

“當然不會!”陸傾城想都沒想就回答了李白,她纔不會將膠囊的事情告訴別人,那是在害李白。

“那不就結了。”李白笑笑,低頭又給蘇柔夾了一筷子羊肉,他知道剛纔他和陸傾城說的話蘇柔聽不懂,有些冷落了蘇柔,所以纔給蘇柔夾了一筷子樣子,就是告訴蘇柔,他一直都在關注着她。

看到李白給自己夾肉,一開始還因爲陸傾城出現李白就冷落了自己而感到心裏委屈的蘇柔臉上頓時有了笑容,她好奇的看了李白一眼,問道:“你們剛纔在說些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陸傾城聞言笑笑,將目光望向了李白,她早就說過他們和蘇柔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勉強在一起最終是不會有結果的,現在蘇柔有了疑問,她倒要看看,李白怎麼回答。

李白呵呵一笑,“我給了陸傾城一粒藥,可以幫她修煉,讓她的實力得到提升,然後因爲這個藥的功效太驚人了,所以她才找上門來,想要當面問清楚。”

李白沒有選擇撒謊,或是編一個理由,因爲他想要讓蘇柔一步步接觸到他所在的那個不同的世界,消除兩人之間的隔閡,即便蘇柔現在不相信他所說的話,但是總有一天,李白會讓蘇柔知道,他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李白還想要讓蘇柔也跟着自己一起修煉,可是他現在也只有一本《九陽童子功》,蘇柔並不能修煉,如果等到日後他抽獎得到了適合蘇柔的功法,那麼他就會將一切都告訴蘇柔。

“胡扯!”蘇柔皺了皺小巧的鼻子,又低頭繼續消滅食物,她只當李白是在逗她玩兒,卻沒有看到陸傾城臉上那錯愕的表情。

陸傾城神色有些複雜的看了身旁的蘇柔一眼,李白說完之後,她便想到了李白心中的想法,她也沒有想過,蘇柔竟然對李白如此重要,一時間,心裏竟是有些羨慕起蘇柔來,哪怕她已經得到了李白的一部分真心,但是在李白的心中,怕是她永遠也比不上蘇柔吧。 吃過午飯,陸傾城很主動的自己離開了,李白也將蘇柔送回家了,然後轉道去了趙雯那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