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生嘟喃了一句,一隻手揚起。

“轟”的一聲巨響。

只看見飛身而來的紫衫龍王,剎那之間爆裂而開,血肉橫飛。

在場衆人,一個個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

好幾名擂臺之上的高手,“噗”的一口鮮血噴出,似是都被李長生剛纔那股澎湃的威勢,震傷五臟六腑。

剛纔那股力量,瞬息之間,就秒了紫衫龍王這樣一位高手。

若非親眼見到,恐怕沒有人敢相信。

這一下,所有的人,完全都被震駭住。

原先叫囂着想要殺了李長生的那幾名高手,更是腳下打顫,哪裏還敢再上。

“給你這把匕首的人,在哪裏?”

李長生緩過神來,不再理會全場,反倒低頭,看向了鬼小聖。

一股渾厚的壓力,似是沉沉地壓在鬼小聖的身上,他整個人冷汗直流,眼神之中,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說道:“我……我……我不知道……”

說話之間,鬼小聖的眼神,有意無意,朝着擂臺之下的柳明龍看去。

柳明龍早已經嚇傻,此時此刻,見鬼小聖看向自己,心頭“咯噔”一下,瞬間站起身來,轉身便逃。

“柳總何必急着走……”

一個聲音,在柳明龍耳畔邊上響起。

柳明龍整個人身軀一顫,嚇得雙腿發軟,只感覺一股勁風,從身後“嗖”的一下直掠而來。

“別殺我……別殺我……”

柳明龍驚呼出聲,整個人差一點癱軟在地。

李長生的身形,剎那之間,便到了他的面前。

此時此刻,全場衆人,完全呆愣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比鬥,哪裏還需要繼續下去?

雲大師和其餘三位大師,都已經完全要瘋掉了,顫慄萬分,生怕惹怒了李長生。

“李大師……李大師……我錯了……我錯了……”

柳明龍哭喪着臉,“噗通”一下,跪倒在李長生的面前。

李長生淡淡一笑,一隻手,輕輕地搭在了柳明龍的肩膀上,輕輕一提,瞬間將他拎了起來,問道:“給你匕首的人,在哪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柳明龍身子發顫,顫抖地說道:“那天夜裏,我在房間裏頭睡覺,猛然一陣陰風吹了進來,之後……我便看到了一個神祕人,給了我一把匕首,說是能夠殺你……剛好那天,我從澳門回來,一時之間鬼迷心竅,就收下了這把匕首。”

“噢?”

李長生聽罷,臉上露出了將信將疑的神色,盯着柳明龍。

柳明龍臉色一變,連忙說道:“李大師……李大師……我絕對不敢騙你……”

“不對。”李長生突然眉頭皺了皺,說道:“你家這兩日,除了這事,是不是還發生了其他怪事情?”

“這……李大師,你……什麼意思?”

柳明龍聽到李長生這句話,臉上神色頓時僵住了。

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身上氣息,跟我上次見到你時,有些不太一樣……我問你……你家裏,是不是還來了其他古怪的人?” 全場衆人,一個個屏息凝視。

就連王家的人,似是也驚愣住,不敢吭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專注在李長生的身上,沒人知道他想幹什麼,也自然沒有人敢開口問。

今天這術法大賽,硬生生被李長生從客場玩成了主場。

鬼小聖整個人渾身發顫,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長生。

此時此刻,柳明龍身旁的手下,一個個就如同隱形人一般,根本不被李長生放在眼中。

“我……我們家……”

柳明龍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似是欲言又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裏人多,所以讓他覺得有些說話不方便。

他堂堂一個大佬級別的人物,被李長生當衆拷問,換做是誰,也會覺得渾身不自在。

不過,就算如此,柳明龍卻是一點兒也不敢有脾氣。

當初在澳門賭場,得罪了李長生,柳明龍尚且不懼,但今日,見擂臺上的高手,被李長生輕鬆制服,柳明龍心裏頭知曉,恐怕現在就是來一個天王老子,柳明龍心裏也要先衡量一下他能不能打贏李長生。

李長生似是知道柳明龍心中的想法,冷冷地說道:“你帶我回柳家看看。”

“我……”

柳明龍一怔,隨後身子打了個激靈,連忙說道:“好,好……”

話一說完,不敢遲疑,連忙在前頭帶路。

“柳總?”

身旁的手下們,一個個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柳明龍臉色一變,厲聲斥道:“閉嘴,快去準備車……”

“是……是……”

一干人等,連連點頭,都吃了一驚。

“李大師……”

裘老此時,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走上前來,說道:“這比賽……”

王總可是有命令,讓李長生來幫王家,拿一回冠軍的。李長生若是這麼走了,那冠軍怎麼辦?

裘老不敢阻攔李長生,但也不知道回去要怎麼跟王總交代啊!

所以,自然是想要開口問問李長生的意思。

“哦……”李長生知道他要說什麼,咧嘴一笑,朝着雲大師幾人看去,說道:“雲大師……這術法比賽,應該結束了吧?我能不能拿冠軍?”

什麼?

雲大師幾人一聽,一個個面面相覷,一時之間,怔在那裏。

孟大師嘴巴打顫,說道:“如果……如果沒有挑戰者的話,那……這冠軍,自然是李大師的……”

“哦,你們還有誰不服?”李長生聽完,大喊一聲,掃了一眼在場衆人。

在場衆人一個個噤若寒蟬,頓時不敢吱聲。

不服?

誰敢不服? 步步掠愛:爵爺情迷私寵 重生名導養成計劃 分分鐘讓你閉嘴。

紫衫龍王這樣一個活生生的案例擺在面前。

頓了一分鐘,見沒人說話,李長生一笑,說道:“看來這冠軍,應該是王家的了。”

“是的……是的……我這就馬上宣佈比賽結果……”雲大師連忙說道。

“裘老,你代表我,領一下獎,我有要事要辦!”李長生吩咐完裘老,對着柳明龍說道:“現在可以去你家了。”

“好,好……”

柳明龍不敢違抗,連忙點頭。

出了比鬥地點,幾人進了安排好的車裏,直奔柳家而去。

一路之上,柳明龍戰戰兢兢,臉上神色有些難看。

李長生撇了他一眼,說道:“你現在可以說了。”

剛纔在裏頭,人多眼雜,不好開口,現在同在一輛車之中,自然沒有什麼問題。

柳明龍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一天前,來了個人,自稱是我們柳家的先祖……”

“先祖?”李長生微微一怔。

柳明龍點頭,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是我父親接見了他……再之後,好像……好像……他就住在家裏頭了,父親專門讓人給他安排了一個房間,不許任何人進入,就連我們幾兄弟,也不能輕易去打擾那人。”

“那是個什麼人?”李長生眉頭一皺。

柳明龍搖了搖頭,說道:“我只知道,父親對他十分恭敬,恭敬得……有些……有些……怪異……”

“怪異?”李長生一怔。

柳明龍皺起了眉頭,說道:“不錯,好像……好像……他真是我們柳家先祖一樣……不過……我私底下有翻過家譜,卻不知道……他是哪一個先祖……”

李長生聽罷,瞬間明白過來,冷冷一笑,說道:“只怕是你們的家譜上,不會有他的名字。”

“這……”柳明龍瞪大了眼睛,驚奇地問道:“李大師,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他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氣息,住入了你們的家裏頭,這才僅僅一天的時間,你們的身上,都帶有他的氣息,很明顯……他根本不擔心,有人察覺到他的存在……這樣的人物,只怕不簡單……至少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

“妖怪?”柳明龍嚇了一跳,說道:“李大師,你你你……你是說……這人是妖怪?”

柳明龍現如今,對李長生所說的話,自然是相信不少。

畢竟,以李長生的本事,沒必要騙他。

而且,柳明龍本身自己就對家裏這陌生的來客,有些心有餘悸,要不老爺子發命令,恐怕柳明龍早就去質問那來人的身份了。

“難不成,我父親被他迷住了心竅?”柳明龍喃喃說着,越想越心驚,急得不行,連忙說道:“李大師,你若是能幫我們柳家,解決了這個妖怪……我以後,什麼都聽你的……”

柳明龍是個聰明人,自然清楚,這種古怪稀奇的事情,可不是金錢能夠擺平的。

任何勢力和金錢,在這種奇異事件面前,就形同虛設一般。這樣的人,掌握着的,是能夠決定人生死的力量,這纔是人世之間真正的力量,遠比權力和金錢來得更加直接可怕。

有錢人,一般都比較怕死。

柳明龍是個有錢人,自然也怕,但他更怕老爺子被這陌生人控制住。

李長生面色平靜,冷冷地說道:“不慌!待我去了,看看便知道此人來歷……若真是妖怪,我幫你將他收了,如何?”

“好,好……”柳明龍點頭如搗蒜,感激萬分,說道:“李大師若能幫我解決此事,以後李大師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只要李大師一句話,我們柳家和王家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 來到柳家,下了車。

甜婚蜜寵:季太子的初戀 李長生微微一怔,擡頭看去。

只看見一團氤氳的幽綠色光霧,似是籠罩在柳家的上空一般。

這股氣息,強大至極,卻又迷濛一片,讓人無法憑藉氣息,猜測氣息主人的真實力量。

如此玄妙的事情,倒還是第一次見,看來這個陌生人,雖然狂妄,但也有所收斂。

“走。”

李長生說完,與柳明龍,直奔柳家裏頭而去。

一進柳家,柳明龍拉住了管事的管家,說道:“我父親呢?在哪裏?”

管家一怔,說道:“老爺子正在臥房裏頭,好像與人商談要事……怎麼了?柳總……”

“你去通知一聲,就說我找他,讓我父親出來廳堂。”柳明龍連忙說道。

“好,好。”

管家雖然心中疑惑,不過倒也照辦,連忙去通知柳老爺子。

“我先將我父親知會出來,李大師再進去收拾那妖怪,免得我父親出了什麼事情。”柳明龍擔憂地說道。

“可以。”李長生點了點頭。

不得不說,柳府廣大,絲毫不比王府差分毫,裏頭好幾個院子,長廊修飾得如同皇宮別院一般,重重疊疊,要是不熟悉的人,只怕在裏頭都要迷路。

不一會兒,只看見柳老爺子,來到了廳堂裏頭。

柳老爺子看上去面色不錯,一把年紀,整個人卻似是十分健康,步伐也沉着穩定,面色威嚴。

只不過,李長生一見到柳老爺子的時候,卻是不禁一怔。

柳老爺子的身上,也帶着那股奇怪的氣息,甚至比柳明龍身上的氣息更重。

說來也奇怪,這股氣息,雖然不太尋常,但是依附在柳老爺子的身上,卻是絲毫沒有對柳老爺子造成任何傷害。

要知道,任何邪祟的氣息,若是強行依附在人體身上,很容易對人體之內存在的能量造成影響,比如經常接觸鬼魂的人,則很有可能受到鬼氣的影響,而造成精氣神不濟,同樣,妖氣也是如此。

唯有一種可能,那便是這個陌生人的氣息,並非邪祟之氣,這樣纔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

“阿龍,你找我有什麼事?”柳老爺子見到柳明龍,開口便問。

話一出口,似是看到李長生在一旁,有些陌生,不禁怔了一下,說道:“這位是?”

“爹。”柳明龍連忙走上前去,扶住老爺子的一隻手臂,說道:“這位是我請來的李大師,本事非凡。”

“李大師?”柳老爺子臉色一變,說道:“你要做什麼?誰讓你請的?”

“不是……爹……前天來的那個陌生人,有些古怪,這李大師說我們的身上,都沾染了那陌生的氣息,覺得有些奇怪,懷疑那陌生人,是個妖怪……”柳明龍連忙解釋。

“胡鬧,胡鬧……”柳老爺子臉色頓時綠了,叱喝道:“那是我們柳家的先祖,你竟然說這樣的話?什麼妖怪?一派胡言……你去哪裏找的江湖術士,竟然來我柳家胡鬧……”

柳明龍一跺腳,急了,說道:“爹,你看你這兩天,整個人好像魂都沒了似的……莫不是,被那妖怪勾去了心魂?”

“放肆!”柳老爺子臉色大變,怒氣瞬間騰騰而起,朝着李長生看來,一揮手,大喝道:“你給我滾出柳家……”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柳老爺子,你別別急,我來……可是幫你們解決問題的。”

“沒有問題,我們柳家的事情,不要你管!”柳老爺子大怒,喊道:“來人啊!將這個人,給我趕出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