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傾城目光一亮,陳部長也面露喜sè,道:「你這是答應了?」

葉寒嘆道:「你陳大部長親自出馬,我如果不答應,豈不是太不識好歹?再說我那個診所,似乎就是歸你們衛生部門管吧,萬一惹你不高興了,你一聲令下,找個理由把我的診所封了,我找誰哭去啊!」

陳部長「哈哈」一笑,道:「你這小子,就愛胡說八道!最高首長和唐首長對你都是推崇備至,我哪敢封你的診所?除非我這個部長不想幹了!」

葉寒「嘿嘿」一笑,又看了東方傾城一眼,接著道:「我如果不答應,恐怕東方總裁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吧?」

東方傾城也不否認,笑吟吟的道:「是的,我可不是那種輕言放棄的人!在這之前,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如果葉神醫不答應我,我就會飛到皖中市去,鈷就在你們家附近住下,每天跑到你的診所里去sāo擾你,直到你答應為止。」

葉寒愕然道:「你不會說真的吧……你可是堂堂的總裁啊!」

陳部長道:「傾城這孩子的xìng格我了解,她為了拉攏你,還真有可能幹得出那種事情來!」

葉寒看著東方傾城那張嬌媚無雙的臉蛋,笑道:「看來我答應跟東方總裁合作是正確的,不然她天天跑我家裡去,不清楚內幕的,還認為我在外面惹了什麼風流債,被女方追上門來了呢!哈哈……」

東方傾城也不羞臊,吃吃笑道:「那請問葉神醫,你現在惹的有沒有風流債呢?」

「這個……」葉寒難得的臉孔一熱,撓了撓頭,道:「我還是個學生,學校是不允許早戀的……」

東方傾城道:「可是據我所知,現在校園裡早戀的可不少……你葉神醫既帥氣又多金,肯定有不少小女生喜歡你吧?」

陳部長嘆道:「可惜啊,葉寒你還在讀書,年齡又比傾城小了好幾歲,否則我覺得你們還真般配!對了葉寒,我聽說你和唐家的那兩個丫頭關係都不錯?怎麼樣,你喜歡哪一個?我覺得再過幾年,等你們年齡大一些,可以試著接觸一下哦……」

葉寒心裡怦的一跳,乾笑道:「陳部長,這個……你是聽誰說的啊?我和唐霜、唐雪是校友,關係是挺不錯……」

陳部長道:「唐首長在和我聊天的時候說過一次……咦?葉寒,你似乎有點緊張啊,怎麼了?」

「啊?有嗎?我有緊張嗎?」葉寒咳了兩聲,低頭喝了口飲料,道:「我是個小人物,一聽你提起唐老爺子那麼大的官兒,有點緊張也是正常的……」

嘴上這麼說,心中卻想:「我靠,我和唐霜、唐雪好,唐老爺子居然看出端倪了?唉,看來以後再和唐霜、唐雪玩親嘴、摸骨的事情,一定要嚴加保密了,否則被唐家的大人們逮住了,還不把我小弟弟切片?」

一旁的陳部長、東方傾城見葉寒臉sè變幻,不知在想什麼,面面相覷,也沒有多問。(未完待續。) 中午的這場飯局,葉寒、陳部長、東方傾城三方皆大歡喜,

就在餐桌上,葉寒和東方傾城達成了口頭合作協議,東方傾城提出利潤五五分成,可葉寒卻主動主動降低了自己的分成比例,聲明只拿四成就行,條件是自己只負責提供美容化妝品的配方,最後的研發工作交給「俏佳人」公司完成。

按照葉寒的話說,自己提供的配方,在美容養顏方面的效果,絕對比現在市場上所有化妝品都好,東方傾城完全可以先內部試生產一部分化妝品,找人進行體驗之後,再全面推向市場。

葉寒提供的美容養顏配方,都是前世「仙衣門」門徒經過千千萬萬年的探索試驗得出,每一份配方都珍貴無比,雖說他準備提供給東方傾城的配方都會在原有基礎上加以變化,但拿出來之後,在這個世界里依然都能價值連城,因此葉寒特別叮囑東方傾城拿到自己的配方后,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萬一泄露出去,就會造成很大損失。

東方傾城見葉寒說的煞有其事,更加確認自己和他合作的正確xìng,心中只有高興,急忙點頭答應下來。

飯後,陳部長因為有事先一步離開,東方傾城主動提出帶葉寒去自己的「佳俏人」公司總部去參觀一下,順便再具體一下詳細的合作事宜。

葉寒明天才會返回皖中市,現在閑著也是無聊,心想跟隨這個嫵媚妖嬈的女人到處轉轉也不錯,於是就坐上了東方傾城的蘭博基尼跑車,向著「俏佳人」公司的總部大樓馳去。

「俏佳人」總部大樓位於燕京市最為繁華的商業區,這裡寸土寸金,把總部大樓選在這裡,可見「俏佳人」公司的實力還是非常雄厚的,


午後天空晴好,萬里無雲,高達三十八層的「俏佳人」總部大樓巍然矗立在湛藍sè的天空下,大樓入口正上方的「俏佳人」三個大字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炫目耀眼。

天藍sè的蘭博基尼跑車在「俏佳人」總部大樓前的廣場上停下,葉寒和東方傾城下了車,並肩走入一樓接待大廳。

一樓的接待大廳里很熱鬧,北側的服務台後站著一排身材高挑,青chūn靚麗的服務員,十幾名顧客正在那裡和她們諮詢洽談業務;大廳東西兩側,擺放著沙發茶几,不少客人坐在那裡聊天,幾名巧笑嫣然的服務員穿梭其間,端茶送水,一口一個「先生」、「小姐」,客氣的不行。

接待大廳里的服務員,清一sè的都是年輕漂亮的女子,每一個都稱得上美女,她們留著一樣的披肩長發,散發出柔美知xìng的氣質,穿著一樣的粉紅sè修身制服,恰到好處的凸現出女人完美曼妙的身材曲線。

「怎麼樣?我們這裡的的服務員,素質都還不錯吧?」東方傾城見葉寒進入大廳后東瞅西看,一副驚奇模樣,笑問道。

葉寒的目光從一名美女頗為壯觀的胸前收回,感慨萬千的道:「都是美女啊!看得我眼花繚亂……東方總裁,你從哪裡搜羅來的這麼多漂亮女人?」

東方傾城吃吃笑道:「招聘的唄。做我們這一行的,自身形象很重要。顧客來到我們這裡,看到一個個年輕漂亮的美女,會覺得如入花叢,賞心悅目,進而對我們的公司乃至我們的產品產生好感,然後我們的生意就會好做很多……」

葉寒若有所思的道:「說的有道理……如果我是一個男人,我會認為這些美女都是用了你們的美容化妝品才會如此之美;如果我是一個女人,我會覺得如果我也用你們的產品,就會變成和她們一樣漂亮……這經營策略真是高明啊!」


東方傾城「咯咯」嬌笑道:「葉神醫果然聰明!」

東方傾城不是冷麵總裁,相反她很能和手下員工打成一片,看到她過來,那些服務員紛紛停下手頭的工作,笑嘻嘻的和她打起了招呼,給葉寒的感覺她們不像是上下級的關係,更像是感情很好、相處很融洽的姐妹。

「很奇怪是嗎?」東方傾城似乎從葉寒的神sè間看出他心裡的疑問,笑著道:「我的xìng格,決定了我不喜歡那種等級分明、壁壘森嚴的管理制度。如果每一天我來到這裡后,我的員工們都是一臉嚴肅的在工作著,然後沒有一個人搭理我,或者她們見了我就點頭哈腰,大氣不敢喘,我會覺得有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我更希望我的員們從心裡敬我服我,而不是怕我懼我……」

東方傾城笑著和身邊一名員工打了個招呼,又向著遠處的一名員工擺了擺手,繼續說道:「我在十八樓雖然有辦公室,但我一天坐辦公室里的時間很少,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和員工們打成一片了,我喜歡傾聽她們的意見和心聲,然後對公司的缺點和不足加以改進。我和我的員工們情同姐妹,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所以,我的公司凝聚力很強大的,公司成立這幾年來,沒有一個員工因為工作原因辭職。」

葉寒道:「東方總裁,我覺得我越來越佩服你了!你這麼年輕,就打理了這麼一個大公司,實在不容易!」

東方傾城瞟了他一眼,幽幽道:「你也知道人家不容易呀?那我早上求你幫忙的時候,你還推三阻四的?幸好我請了舅媽出面才說動了你……唉,想想就覺得有點傷心啊!」

葉寒聽她語氣,彷彿一個被男人遺棄的深閨怨婦似的,忍不住好笑,迎上她那一雙水汪汪的秋水明眸,心裡又是一陣「突突」狂跳,暗想這女人真是個天生尤物,一顰一笑都透著勾魂攝魄的嫵媚勁兒,就算是個太監,恐怕都無法在她面前保持淡定。

「你不容易,我更不容易啊!」葉寒嘆道:「你沒去過我那個小診所,雖然比不上正規醫院,可每天進進出出也有好幾百號病人,有些病人還指名道姓的讓我給他們看病……你可以想象一下,上百人把你圍的水泄不通,上百張嘴巴嚷嚷著讓你給看病,那場景有多恐怖!」

東方傾城「撲哧」一笑,道:「人多了是好事啊,說明你生意興隆,生意好了,掙的錢乍然就多!」

葉寒苦笑道:「這錢掙的真不容易!」

東方傾城道:「你不容易,我不容易,咱們兩個不容易湊到一起,就都容易了!葉神醫,我有一種預感,咱們之間的合作,將會造就出世界美容化妝界的霸主!」

葉寒見四周人多,而且不少人還在關注著這裡,咳了一聲,道:「東方總裁,做人要低調,你還是別叫我神醫了,直接叫名字吧。」

東方傾城秋波流轉,向四周看了一眼,吃吃笑道:「好啊,我叫你葉寒,你也不許再叫我東方總裁,聽起來彆扭……你叫我的名字也行,叫姐姐也可以。我比你大幾歲,當得起你一聲『姐姐』吧?」

葉寒笑道:「好吧,那我就叫你傾城姐了。」

「真乖!」東方傾城面露喜sè,道:「葉寒,來,咱們到樓上我的辦公室去,等把合同細節設定了,你在上面簽個字就行。然後我再帶你參觀我們的化妝品系列,體驗一下我們公司的美容服務項目……」

兩人搭乘著專用電梯,直接到了十八樓的總裁辦公室。

進入東方傾城的辦公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穿著深藍sèOL裝的年輕女子,那女子背對著兩人,正在仔細收拾著辦公桌上的東西,從背後看,女子長發過肩,身材曼妙,想必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女。

「阿曼,來貴客了,去幫我泡兩杯茶來!」

東方傾城沖那年輕女子隨口說了一句,然後和葉寒一起走到沙發前坐下。

那年輕女子聞言回過頭,葉寒見她眉秀鼻挺,五官jīng致,長相非常甜美,果然是個姿sè出眾的大美女。

「是的老闆。」

那叫阿曼的年輕女子瞟了葉寒一眼,放下了手上的一份文件,過去給葉寒、東方傾城兩人分別泡了杯茶,端送到兩人面前的茶几上。

「葉寒,這是我的秘書何青曼,今年二十二歲,燕京大學的高材生,剛剛畢業。」見葉寒的目光在何青曼臉上轉了轉,東方傾城吃吃一笑,道:「怎麼樣葉寒,阿曼很漂亮吧?你要不嫌她比你大幾歲,我把她介紹給你,做你女朋友怎麼樣?」

「老闆……」何青曼頓時鬧了個大紅臉,嬌嗔道:「您就愛開我玩笑!」

葉寒也知道東方傾城是在尋自己開心,不過見何青曼臉紅的樣子非常可愛,目光盯著她的臉蛋,笑道:「可惜了,我還是個學生,我們學校規定不準早戀,要不然這麼一個大美女,我還真不會放過!」

東方傾城笑道:「學生怎麼了?早戀怎麼了?現在不都很正常么?阿曼,我可真沒開你玩笑啊!這位葉少爺雖然只有十六歲,但卻是個名符其實的高富帥。今年的世界醫術大賽,他是冠軍,拿了一百萬美金的獎金,回來后國家又獎勵了他兩百萬美金。而且不久之後,他還會成為咱們公司的一大股東……」

何青曼小嘴大張,再看向葉寒時,眼睛里就有些小星星出現了。(未完待續。) 「怎麼樣?動心了沒有?」見何青曼一臉崇拜的表情,東方傾城「咯咯」笑問道。

何青曼紅著臉,吐了吐粉嫩小舌頭,拍著胸口道:「動心是動心,可是葉少爺這麼好的條件,我可高攀不上……嘻嘻,倒是老闆你……我覺得你和葉少爺挺般配的……」

東方傾城一怔,隨即笑罵道:「死丫頭,敢開我的玩笑,不想幹了?回頭我把你發配到清潔室去,讓你天天打掃衛生!」

何青曼慌忙擺手,笑著道:「不要啊老闆,我下次不敢了!」


東方傾城開了秘書兩句玩笑,就把和葉寒合作的事情說了,然後讓她立即去起草一份合同,一會兒給葉寒看了,雙方就可以簽字。

何青曼當場就在辦公室的電腦里起草合同,東方傾城和葉寒喝茶聊天,半個小時后,一份初擬的合同就擺放在了葉寒面前。

「葉寒,這合同你先看看,如果有什麼不妥的地方,你可以提出來讓阿曼修改。」東方傾城道。

葉寒拿起合同迅速掃了一眼,然後點點頭,道:「行了,就這麼定了!」

他接過何青曼遞來的水筆,大筆一揮,在合同上龍飛鳳舞的簽了自己的大名。東方傾城隨即也簽了。

「來,葉寒,咱們就以茶代酒,干一杯,慶祝合作成功!」東方傾城遞起面前的茶杯,眼中欣喜之sè難以掩飾。

葉寒笑著端起茶杯和她碰了一下,然後抿了口茶,道:「傾城姐,我以後就等著你往我帳戶里打錢了啊!」

東方傾城笑道:「好啊,你先把你的配方拿出來幾份,我讓研發人員加快研製新產品,只要效果夠好,用不了幾個月。你的帳戶里每個月就能多出一大筆錢!」

葉寒道:「我現在就給你幾個美容養顏的配方,效果如何,等你開發出產品來親自試試就知道了。不過,這配方一定要保密啊!泄露出去,對你,對我,都是一大損失!」

東方傾城道:「聽你說的這麼認真,我越來越期待你的配方了。」

葉寒筆走龍蛇,「刷刷刷」的寫好了幾個配方交給東方傾城,道:「這幾個配方。有美白肌膚的,有去皺紋的、有除痘的……我已經寫的很詳細了,你們的研發人員只要按照這配方把它加工成可以上市銷售的產品就行了。唉,這可是我壓箱底的東西,都給你了。」

東方傾城接過來看了看,認得其中幾種中草藥是對美容有用的,但大多數卻看不懂,不過她想葉寒是中醫名家,總不會騙自己的。再說產品出來之後,還要經過內部人員體驗才會正式推向市場,不用擔心會有什麼不良後果。

如果根據葉寒這幾個配方開發出的美容化妝品有著很好的效果,那麼自己手裡的這幾個配方。絕對是價值連城。

東方傾城臉sè少有的嚴肅起來,將配方小心翼翼的收好,又特意叮囑了何青曼,有關配方的事情。不經自己允許,不許對第三個人說。

在這之後,東方頃城帶著葉寒。到上面的樓層里參觀了這幾年「俏佳人」公司生產的美容化妝品系列,然後又到下面的樓層,指定了幾名手法嫻熟的技師,讓葉寒體驗了一次「俏佳人」公司新近推出的針對男xìng的特sè美容服務項目。

當進入按摩環節時,葉寒按照技師的要求,換上了一件稍稍寬鬆的大號內褲趴在按摩床上,在一旁全程陪著他的東方傾城看到他的身材時,美目不由一亮,嘖嘖贊道:「看不出來啊葉寒,你居然有這麼一副好身材,你要去做模特,其他男模就沒活路了。你這身材是怎麼練出來的?」

葉寒道:「陳部長不是和你說過了嗎,我是練過功夫的。專心練武的男人,沒幾個身材差的。」

東方傾城雙眼緊盯著葉寒,目光裡帶著幾分火辣,一副要吃了他的樣子,笑眯眯道:「有沒有適合女人練的、能夠讓身材變得更好的功夫?我也想練練呢。」


葉寒的目光從她頭頂看到腳尖,嘆道:「傾城姐,你這身材,什麼功夫都不能再練了。」

東方傾城不解的道:「為什麼?」

葉寒道:「增一分則肥,減一分則瘦,這句話你應該懂得。我覺得你就保持現在的身材就行,練什麼都會破壞這份完美!」

「葉寒,你這在誇我么?」東方傾城「咯咯」一陣嬌笑,胸前的飽滿雙峰隨著笑聲輕輕顫動著,讓人的心也跟著蕩漾起來。

葉寒道:「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你的身材,絕對會讓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羨慕妒忌恨!」

東方傾城又是一陣嬌笑,笑著道:「葉寒啊葉寒,你這張嘴巴可真甜,姐姐我聽了心裡像喝了蜜糖一樣!好,為了獎勵你,姐姐親自給你按摩……」

她站起身,去換了套工作服出來,然後取代了那名女技師的位置,讓那女技師去為其他顧客服務。

「俏佳人」總部大樓的第二至第十層,每一層都開展有不同的美容服務項目,專門為顧客們提供各種美容服務,每個月能為「佳俏人」公司帶來一筆不菲的收入,而華夏各地的「俏佳人」美容連鎖機構,每個月的總收入更是一筆巨大財富。

那女技師退出之後,房間里就只剩下東方傾城和葉寒兩人。

「葉寒,我的按摩技術怎麼樣?」東方傾城一雙纖纖玉手在葉寒背部不斷推按捏揉著,她似乎不經常做這種事情,過了小片刻,氣息就有些凌亂,嬌喘吁吁的道:「我這技術,可是專門跟我們公司技術最好的技師學的。唉,第一次給人服務,有點累……」

葉寒趴在那裡,眼睛半睜半閉,毫不客氣的道:「該輕的時候你力氣過重,該重的時候你又沒了力氣……你這技術,一個字——爛!兩個字——真爛!」

「……」東方傾城美目圓瞪,抬手就在葉寒屁股上拍打了一下,嗔道:「有你這麼打擊人的嗎?本大美女給你按摩,你還挑挑剔剔……不按了!不按了!傷自尊了!」

葉寒反過手揉了揉被打的屁股,笑道:「我這也是實話實說啊!如果你們這裡的技師技術都和你一樣爛,那你們這個美容項目就可以取消了!」

東方傾城咬了咬嘴唇,瞟了葉寒的屁股一眼,忍不住又在上面拍打了一下,道:「就算我技術爛,你就不會奉承幾句,讓我開心一下?」

「不好意思,我實在忍不住了,不然肯定會違心誇你幾句!」葉寒反過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背,嘆道:「別人按摩是舒服,而你按摩卻是痛苦啊!剛才你給我按摩了這麼久,輕的太輕,重的太重,我一直忍著沒出聲,要是換個人,早就罵你了!」

「啪!」

他話音剛落,屁股上又挨了東方傾城一巴掌,側過頭看向東方傾城時,她正杏眼流波的斜睨著自己,在吃吃的笑。

「我靠,我的屁股沒招你惹你啊,居然被你打了三次……」葉寒見東方傾城總跟自己屁股過不去,雖說那纖纖小手打下去像是撓痒痒一樣,可自己堂堂一個大男人,被一個柔弱女子這麼打,實在太丟人了。

被女人欺負,尤其是被女人連打了幾下屁股,他葉寒什麼時候遭遇過這種事情?要不是想著東方傾城為自己按摩辛苦,早就爬起來把她按到床上,脫下她的褲子,「啪啪啪」的在她美臀上打了回來。

「我就打你屁股怎麼了?」東方傾城小嘴微微一撇,火熱的目光看著葉寒,用挑釁的口氣道:「你難道還敢打我不成?你敢打我,我就告訴舅媽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