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峻問他:“想得起來嗎?”

“那天遊輪上,出現的三隻鬼,有兩隻氣息都來過,尤其那隻最強大的,彌留在這裏的氣息很足,足以鎮壓方圓十里的孤魂野鬼。”

東方峻點頭道:“鬼王,除了鬼王沒有任何鬼魂有如此強大氣場。”

難道是君無邪?

那天遊輪上只有君無邪纔有這麼強大的氣場,鳳子煜是南陰屍皇,地位不俗,所以這兩人才爭鋒相對,差點動手打起來。

頓時,我望了望烙離:“你說的是君無邪?”

烙離挽着我的手,不自覺的抓緊:“他應該不會對我們動手,否則那天就動手了,我奇怪的是,他爲何跟凡間的陰陽師如此熟悉,這裏留下氣息,應該是他長期待的……”

烙離還沒說完,我聽見內廳裏一個女子憤怒生氣的聲音:“倉絕,你來就來,不要再跟我提他。”

管家在門口見我們三人還不進廳,客氣道:“客廳已備好了茶水,三位客人請進。”

我擡腳走進廳內,卻見首座上,一個和我不相上下的女主,坐在客廳內最大的沙發上。

她年紀和我相仿,黑順濃密的頭髮及腰,皮膚白皙粉嫩,杏眼靈氣逼人。

穿着小香風的高檔連衣裙,卻光着腳丫子。67.356

我第一次見她,她的氣質,言談舉止,並不像大家閨秀般優雅,不知道怎麼形容,只能用隨意、接地氣等詞來形容她。

她臉上的表情似乎很不高興,靈動的雙眸帶着瑩瑩怒氣,顯於臉上。

她豪爽道:“倉絕,你不是跟我介紹了一單生意嗎?人跟你來了。”

倉絕笑了笑:“來了,在門口。”

她立即轉過頭來,站起來,對我熱情的微笑:“你就是我的客人嗎?快請坐,管家,斟茶。”

烙離挽着我的手,坐到沙發上,而東方峻坐在我身側。

她眸光看了看我,又望向我身邊烙離和東方峻,對我微笑道:“這位小姐定是性格善良,討人喜歡的。”

倉絕看了看我,問道:“何以見得。”

“因爲啊,我和她年紀一般大,你看看多受異性歡迎……”

倉絕白了她一眼:“那是沒人敢追你。”接着他認真向我們介紹:“這位是我們今天拜訪的龍小幽天師,鍾家弟子,這位是凌小雅,我介紹來的客戶。”

雖進來時候我有一絲懷疑,她這麼年輕,能對付……慕詩也這麼年輕,看她們各自的本事了。

“凌小雅……姓凌!”她皺眉重複我的名字。

接着,她從位置上穿家居鞋子走向我,伸出手,和善的跟我握手。

“你好,我叫龍小幽。”她美目清秀的微笑着。

我回以微笑:“我是凌小雅。”

握手過程,她一股子寒氣從我四肢百骸中流竄,我不由自主的顫慄了一下。

我頓時擡頭,驚訝的望她。

她收回手,回頭向倉絕說:“好像被標記了。”

烙離和東方峻頓時緊張起來,烙離道:“被標記了?慕詩好像沒有接觸過小雅,爲什麼會被標記?”

倉絕解釋道:“有時候標記無需自己出手,鬼魂可以成爲媒介經行標記。”

東方峻問龍小幽道:“天師,有沒有辦法解決。”

龍小幽坐在首位上沉思片刻,點了點頭:“有,只不過她的標記方式有些特別,屬於厭術中的一種,就是拿到她穿過的衣服,頭髮,指甲蓋,甚至是用過的器具,都可以標記,在以那些東西爲媒介,標記到她身上,我能看看她背後或者檢查一下嗎……”

烙離眼眸一沉,轉頭看我詢問道:“姐姐……?”

我點了點頭,站起來,隨着她進入一樓的一間客房裏。

關上門,她微笑的對我說:“不知道爲什麼,我一看見你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我淡淡的笑了笑:“哦?關係很好的故人?”

“不是關係很好,是恨不得你死我活的那種。”

聽見她的話,我心理咯噔一下。我覺得自己隱約的讓她討厭了。

她見我這樣,一下笑開了:“你無需介懷,我不應該說這些嚇你的。”

“您那位故人呢?”

“死了吖,其實,你們長的並不像,氣質也不像,只是我說不清楚。”

我見她這樣說,也笑了:“那故人應該是鬼魂,你廢了很久的心思收了。”

“真聰明,不是鬼魂,是殭屍……”

聽見殭屍,我心裏說不清的恍惚。

她把我背後拉鍊拉開,深嘆了一口氣,沒出聲。

“怎麼了?”我察覺不對,連忙問道。

她聲音深沉道:“果然是標記了,厭術,你聽說過勝厭術嗎?” 我點頭:“我知道金屋藏嬌的典故,漢武帝愛上衛夫子後,欲要立衛夫子爲後。阿嬌爲了漢武帝回心轉意,花了重金對衛夫子下了勝厭術,卻被人知曉,這勝厭術讓阿嬌失了皇后位置,讓衛夫子步步青雲……”

我轉過來看龍小幽,不解道:“這些都只是謠傳,真實的歷史我們也不懂,可是我背後的印記?”

她把我拉到鏡子前面,把我裙子後面的拉鍊往下拉。

背後用個圓鏡反射,我看見了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圓形圖案,印在我背後。

五行還未填滿,有空缺。

龍小幽繼續說道:“金木填滿,水火土空缺,下厭術的時間還不太長,如果時間長了,很難擺脫。”

我轉過身來,認真問她:“有沒有辦法解決。”

她凝思了幾秒纔開口:“沒有百分百把握,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有認識的鐘家弟子,即便我不成,還有他們幫忙。”

我笑道:“好,多謝你。”

接着,龍小幽問了一些我這幾天有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情,我把昨天晚上被慕詩追殺,還有夢境中出現慕家家主之事都告訴她。

那夢境太過真實了,我分不清到底是現實還是夢。

龍小幽聽見我的話,眉頭緊蹙的愈加深。

我見她這個表情,心裏頓時凝重起來:“天師,怎麼,很棘手嗎?”

“你說的倒是有點像入夢術,如果真是入夢術的話,是比較棘手,下入夢術的必須心理極其強大,纔不會被寄住影響拖入夢中。況且此術在凡間消失了幾百年,陰間不會有鬼魂煉成這邪術,我倒是奇怪,居然還有人會此術,入夢術和攝魂術同時使用,那背後定是位高人了。”

我點頭道:“是,烙離說是慕家的老爺子。”

“慕家?這個家族我好像聽師傅說過,是個玄術大家,家主心術不正,被中原天師所唾棄,在解放前就居家搬遷到海外了,沒想到還會捲土重來。看來,野心不小。”

她轉過頭,安慰我道:“沒事,我定會幫你的,放心吧。”

“謝謝天師。”

我和她從客房裏出來,倉絕見我們出來後,朝龍小幽站立微笑:“價錢談妥了。”

烙離飛奔過來,熱絡的挽着我的手臂:“姐姐,如何了?”

我的手不自覺的摸了摸背後,淡笑道:“被下了厭術。”

烙離和東方峻聲音微冷,面面相覷:“厭術?”

龍小幽坐下,向他們解釋:“不只是厭術,還有入夢術,攝魂術,慕家會的可真不少啊,這次很棘手。”

倉絕聽見龍小幽的話,不由得擔心起來:“有沒有把握,我剛纔幫你談妥價錢了,如果沒把握的話,你接不接這個單子……”

烙離握着我的手臂,手指頓時收緊。

我知道他擔心,凌海市的天師我們就知道她這一位,如果她都沒辦法,我就玄了。

龍小幽給我一個放心的眼神,她爽朗道:“沒事,先試試,鍾景何凡還在凌海市,有他們在呢……”

倉絕坐下,大笑:“聽見你這話,我就放心了,我和東方兄弟談好了……”

龍小幽笑道:“哦?”

東方峻道:“價錢談好了。”

我問東方峻:“多少?”

東方峻道:“五百萬……”67.356

我驚愕道:“這麼多?我沒……”

把我賣了都沒這麼多!

烙離笑嘻嘻道:“姐姐,你就放心吧,我們不差錢的。”

龍小幽抿了一口茶道:“價錢雖高,不過我可能要請朋友幫忙,這份錢會分給他們一些。”

東方峻微微一笑:“好說,五百萬是歐元,不是人民幣。”

龍小幽噗哧一下,把剛剛喝下的茶水,一下噗了出來。

倉絕斜了她一眼,埋汰道:“瞧瞧你出息樣,被你男人瞧見,一定會嫌棄丟人現眼。”

龍小幽跟倉絕嗆聲:“我現在挺需要錢,你知道不。”

“你要錢幹嘛,我記得你男人好像很有錢。”

“錢再多,那也是他的,我跟他吵架了。”

“唉,你們居然還能吵架,說給我聽聽,看我能幫忙不。”

龍小幽生氣道:“你幫不上忙,行了,你先回去吧。”

“喲喲喲,龍小幽,一言不合你就攆我走啊,孩子呢?”

“被他爹壓在北冥呢,馨兒投胎了,怕他來陽間滿世界的找馨兒,所以沒跟來。”

“說說看,你和君無邪到底怎麼了?”

當我聽見倉絕說到君無邪三個字,一下愣住了。

就連烙離挽着我手臂的手都僵住。

烙離出聲道:“天師,您的丈夫是君無邪?”

龍小幽意外的看了烙離一眼,點點頭。

這個消息在我和烙離驚起一陣陣的漣漪。

倉絕回望了我和烙離一眼,纏着龍小幽道:“你告訴我,你拿這筆錢準備幹什麼啊?你每一筆錢,他都想方設法的收起來,兩個小鬼兜裏的都搜刮乾淨。”

龍小幽沒好氣道:“這裏沒你事了,別跟我叨叨,你先回吧。”

倉絕像一眼看透她的心裏,雙手環抱道:“孩子都有了,別跟我說玩離家出走這麼幼稚的遊戲。”

龍小幽也是個脾氣大的,立即站起來,對管家道:“管家,送客……”

就這麼,倉絕和張總被送出去了,留下我烙離還有東方峻。

東方峻微笑道:“天師,看起來您比較缺錢,我可以先付一百萬的訂金。”

一聽先付一百萬,龍小幽眼睛亮晶晶的,很難和這棟高大上的別墅女主人聯繫起來。

當然,也很難和君無邪這樣神祕男子的妻聯繫在一起。

她站起來,笑的比較陰:“這訂金晚點給也行,不急,不急……你們住那啊,我過去住方便嗎?厭術啊先得切短小鬼和媒介之間的聯繫,我得把小鬼滅了,淩小姐的行蹤就不會被小鬼跟蹤了。我得一天二十四小時跟着淩小姐。”

我聽着她這話,好像真的有股子離家出走的味道。

烙離笑的甜甜的:“天師姐姐,您跟我們走,萬一您丈夫認爲我們把你拐走的,來找我們麻煩,我們三人招架不住啊。”

“他敢,我告訴你們,他,他……哼,他不缺女人,那裏顧得上我,你看看我都來凡間多久了,他都沒出現過,君無邪早就不管我了。” 龍小幽說話時候的口氣憤恨,很生氣,看樣子不像裝的。

烙離小聲在我耳邊輕輕說:“姐姐,這個天師姐姐好像真的和她丈夫吵架了,應該是在冷戰中,可是他丈夫背景真的很強大……”

烙離的語氣很是糾結,在猶豫着,懼怕君無邪的強大,但又不想放棄。

我也意識到了烙離的擔心:“是啊,我們帶她走,她丈夫絕必繞不了我們。要不然烙離算了,我們回去吧。”

“姐姐,不要,我們來凌海市就爲了讓你擺脫慕詩,擺脫她的追殺,好不容易找到天師,就這麼放棄,烙離不要。”

烙離嘟着嘴,顯然是對我的提議不滿,且赤粿粿的告訴我,他不會執行。

我小聲道:“可是……君無邪你我都見過,那個男人絕不好惹。”

“就算他不好惹又怎樣,在我心裏,你纔是最重要的。就這麼辦了”

他回頭對東方峻道:“我們得把天師姐姐帶回去。”

烙離當下便做了決定。

“可是,烙離……”我想阻止他。

他一展微蹙的眉宇,對我微笑,目光閃耀着動人的光輝:“姐姐,天師姐姐會準備好的,對嗎?”

龍小幽三兩步走過來,看着眉清目秀的烙離,感概道:“這個美少年對你可真好啊。”

我對龍小幽微微一笑。

不知如何接下她的話,推心置腹的說,烙離真的對我不錯。

他不惜用撒嬌,耍賴等招數,爲的就是留在我身邊。

接着,龍小幽繼續說道:“他的氣質很像我以前一個朋友。”

我順口接下去:“你那位朋友呢?”

她輕輕的嘆了一聲,語氣有股化不開的濃愁:“他走了……好了,我們不說這樣的話題了,晚上十二點,你們來接我,我想辦法離開這。”

東方峻深沉道:“午夜十二點,天師真的要離家出走?”

龍小幽輕易的繞過這個話題,對東方峻微笑道:“午夜十二點陰氣最重,而追蹤淩小姐的鬼魂會相繼出現,是滅鬼的好時機。”

東方峻凝視了我一眼,沒有點頭。

龍小幽解釋道:“我知道你們顧忌我丈夫,放心,我不會讓他傷你們分毫,有什麼事,我一力承擔。”

烙離笑嘻嘻的露出小酒窩,眼眸卻很陰寒:“天師姐姐,你說話一定要算數哦,我是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姐姐半分的。”

……

從龍小幽的別墅回來後,我一直站在房間落地窗前,望着花園裏的花,莫名的焦慮難安。

說不上爲什麼,總覺得今天晚上會有事情發生。

是龍小幽會被君無邪逮回去,然後責難我們?

還是永燁和沉逸被慕詩鉗制住,會被她折磨的痛苦不堪?

還有,靖宇去接奶奶,已經這麼久了也沒有消息。

我左手扣着右手,扣出一道道的痕跡,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遠方。

我的手被包裹進一雙沁涼的大手中,烙離從我身後抱住我,下巴落在我肩膀上,生氣的抱怨道:“姐姐,你爲什麼要自虐,看看這手都被你掐出血了,你要是真的想掐,你就掐我的。”67.356

我嚇的趕緊把烙離推開,爲了拉開距離,整個人往落地窗後退,重重的撞到落地窗上。

幸虧落地窗是關閉的,不然我估計會落下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