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陽吃着有些心虛,他這個人就是有些多愁善感,他知道任小魚和歐陽時雨一定是爭吵過的。

一頓飯吃完,歐陽時雨擦擦嘴,將自己的盤子碗筷收進了廚房,然後清洗了一番,就準備離開了。

而任小魚卻沒有要離開的,她繼續吃着燒烤。

當歐陽時雨走出店門,東陽才說道,“小魚,你出去看看吧,我不希望因爲了害你損失了一個閨蜜。”


東陽說的很認真,因爲他心中就是這樣子想的,她知道任小魚心中一定也不痛快,這一頓飯吃下來,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


“是啊,小魚,你去看看時雨姐吧,我感覺她有些奇怪呢。”傾玖兒也不再吃東西,說道。

任小魚看看餐桌上的衆人,感受着他們的目光,有些呆滯的回答道,“沒事的,我瞭解時雨,過一會兒她自己會想清楚的…嗚嗚,東陽,我想喝果汁,快去給我做!”

東陽點點頭,起身進了廚房。

既然任小魚不去,也不好意思強迫。

吃完以後,林天就和譚香雪先離開了,畢竟要去參加第二場考試,而且也有一個原因是因爲給東陽和任小魚兩人留一個私人空間。

走在街上,林天牽着譚香雪的說。

歐陽時雨爲什麼會突然翻臉,這一點林天根本就想不清楚。

“怎麼了?”譚香雪似乎看出來林天的心思,問道。

“沒有…我就是隨便想想。”

譚香雪點點頭,說道,“我明白時雨的想法…她或許是爲了小魚好吧,畢竟以前我也是那麼想的,先好好學習,考試考上一所好的大學。”

“考上好的大學?那就不能談戀愛麼?”

譚香雪點點頭,說道,“小學你要是談戀愛,家長不會說些什麼,反倒是很開心,因爲自己的孩子很受歡迎,但是高中就不一樣了,現在正是青春期,都處於懵懂狀態,所以學生們難免會越過雷池,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影響學習…到頭來毀了自己地前程。”

“沒那麼嚴重吧?那你怎麼還和我交往呢?”林天問道。

“我?”譚香雪突然溫柔了幾分,說道,“我不一樣,你也不一樣…這這輩子就跟定你了,怎麼樣?不行嗎?”

林天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譚香雪會突然任性俏皮的這樣子說。

他握緊了手中那溫柔的小手,溫暖到心坎裏的感覺!

下午,考語文,林天應付起來也沒有太大的壓力,只不過這一次他沒有提前交卷了,等到考試正常結束以後才交卷,期間還檢查了很多遍,以防有什麼問題…

他感覺自己的文筆還是錯的,正打算着以後無聊也上網寫寫小說神馬的,揮灑一下自己的筆墨…檢查了一下自己作文,林天心中忍不住想到,真的天才的作品啊!老師一定會很讚賞我的!

留一點小時間給自戀一下,考試結束了,林天交了考卷,就出了考場…

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還要他看得懂中文,也抓了抓重點,除了一些閱讀題不確定以外,應該可以及格。 晚上,林天和譚香雪吃了個飯以後,就一起回到了教室,雖然現在 是期中考,但是學校爲了學生製造一個良好的複習環境,所以晚上教室是開放的,要不然在其他學校,一般期中考的時候都說放假的,也就是說晚上學生可以自己留在宿舍裏面,但是在第一中學卻沒有這個規定,學校爲了帶動學習氣氛,所以讓學生統一回到班級學習。

對於那些想要好好學習的學生,這樣自然很好,如果有不懂得題目就可以立刻去讓學霸教你,要是在宿舍,或者家裏就沒有這種待遇了。

當然也有那些不舒服的學生,學習氣氛帶不動他們,對於他們而言,每天怎麼玩更加重要…增加增加一下閱歷也不錯,畢竟讀書也不是人這一生的全部。

林天和譚香雪,任小魚兩人組成一個學習小組,卻沒有看見歐陽時雨。

一直等到快要上課的時候,歐陽時雨才姍姍來遲,手裏拿着一本數學書,臉上有些汗水,不知道去幹什麼了,呼吸有些混亂。

她看了一眼任小魚,沒有說些什麼,坐回了她的座位。

林天還以爲歐陽時雨和任小魚兩人鬧彆扭了,但是過了一會兒,歐陽時雨卻拿着一本數學書走了過來。

她坐在任小魚旁邊,說道,“不好意思,跑回宿舍那一本數學書,所以耽誤了。”

歐陽時雨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你還好意思說,晚上可是小魚一個人自己去吃飯的。”任小魚楚楚可憐的說道。

“好啦,等下放學請你去吃夜宵。”歐陽時雨笑了笑,說道。

“恩!就是要這樣纔夠意思!我要吃很多很多!”

總裁驚顫之老婆我錯了

看來林天是小看了歐陽時雨和任小魚的感情。

其實歐陽時雨心中已經想開了,她從小就和任小魚認識,已經是比閨蜜還蜜了,雖然這次這件事情確實超出了她的預知,但是轉念一想,歐陽時雨也發現自己是有些激動了…

所以她主動找了任小魚道歉了,並且很鄭重的告訴她,沒上大學之前,絕對不能做出格的事情。

這件事情自然遭到了任小魚的調戲。

到現在歐燕時雨想起都有些不好意思。

“嘻嘻…時雨,你說的出格的事情是什麼呀?你說說,說不定我已經做過了呢!”

“你!”

當時歐陽時雨就啞口無言,但是轉念一想,笑了笑,她看見任小魚那陽光的笑容,她就知道任小魚也有自己的想法。

“好了,小魚,我來給你講幾道必考的題目,讓你明天儘量儘量及格吧。”歐陽時雨打開了數學書。

任小魚板着個臉,說道,“現在學習完,回宿舍不許再強迫我了,晚上我要看韓劇好好放鬆一下自己!”

“還談條件?等下要是考了個不及格,你看看任叔叔怎麼教訓你的。”

任小魚吐吐舌頭,說道。“你放心吧,我自己很有分寸的,來吧,分秒必爭,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歐陽時雨開始給任小魚講起題目,林天自己自習,遇到不會,或者比較難得題目,他就會去請示譚香雪。

譚香雪少有的沒有拿數學書看,手裏拿着一本類似於管理學的書,反正林天也看不懂什麼的。

“香雪,你不復習嗎?”歐陽時雨忍不住問道。

“恩…晚上我不想複習了,最近對管理一類的書有興趣,所以就去圖書館借了幾本來看看。”

任小魚在一旁崇拜的說道,“數學學霸就是好啊,學霸,把你的頭腦給一點給我吧!”

“快做題目!”歐陽時雨白了她一眼。

這才安靜下來,安心做題。

譚香雪不復習數學,說明她對於數學的考試已經很有把握了,就像是林天一樣,從來不用複習英語,因爲他常年呆在國外,所以覺得英語這門科目很簡單,所以他不用複習。

譚香雪看着書,林天時不時會問上一提,然後就埋頭苦做,直到自己解開題目,林天才繼續複習下一題,他的記憶力還是很好的,就像是早上的語文,他大都看上一遍就會記住…這一個技能也是以前養成的,只要結果一個單子,爲了泄露祕密,林天一般吧資料都記在腦子裏,這樣子就算是被抓到了,也不會泄露買主是誰…

這和他那冷靜的頭腦有關。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晚自習結束了,林天本來是想要繼續留下來學習,陪陪譚香雪什麼的,順便再鞏固一下知識。

但是剛沒有下課多久的時間,黃劍華帶着陳超,還有東陽和尚就來到了林天所在的班級。

雖然只是在門口輕微瞥一眼,沒有隱藏起來,林天良好的視力一下子發現了,他看着黃建華的表情,似乎有什麼好戲要看。

“香雪,我出去一下。”

“恩。”譚香雪看書看得有點入迷,沒有擡起頭。

林天起身,走出了教室。

“小魚,看,你那個情夫又來了。”歐陽時雨狠狠的說道。

任小魚吐了吐舌頭,說道。“沒我們的事情,我們好好複習就行了。”

歐陽時雨大有深意的點點頭,說道。“好,繼續複習,過一會兒咱們就出出好吃的!”

“偶也!!好吃的!!”任小魚乾勁十足的說道。

東陽不知道有什麼事情一樣,並沒有和黃劍華他們在一起,他想了想,還是走到了窗戶口,敲了敲玻璃。

任小魚擡起頭來。


歐陽時雨也看向了東陽。

東陽有些尷尬的撓撓頭,但是還擺擺手勢,讓任小魚出來。

任小魚起身,走到了窗戶旁邊。

與東陽交談了幾句,手裏接過一個保溫瓶,然後滿意的回到了座位。

“他和你說什麼了?那麼開心?”歐陽時雨看見任小魚臉上洋溢着的笑臉,問道。

“嘿嘿,他來給我送特製果汁."任小魚幸福的說道。

”以前有多少土豪追你,給你送名貴的東西,都沒有看見你那麼開心過…你不會真的被他迷住了吧?“

任小魚點點頭,說道。”我們家東陽有什麼不好的?本小姐就是喜歡,人又靦腆,又好欺負,最重要的是他們能調果汁,是個能幹的男孩!“

歐陽時雨大有深意的看着任小魚,搖搖頭,說道。”都叫上我們家了…我渾身的雞皮疙瘩已經掉下來了。“

“…”

林天出了教師門,黃劍華似乎真的有事一樣,將他叫到了走廊的最後面,臉色的表情相當精彩。

“林天,跟你說一件事情。”

林天點點頭,說道。“好事還是壞事?”

“算不上。哈哈,我問你,你晚上有沒有看見陳博起他們進來教室?”

林天想了想,然後說道。“好像沒有,晚上班級的人雖然不少,但是好像沒有那一些人…估計是跑到哪裏去玩了吧。”

“嘿嘿,你還真別說,你說的還真準,不過他們不是出去玩了,而是被陰了!”

“哦?是不是又發什麼情況了?難道珣哥又出江湖了?”

“沒有呢…那傢伙叼着根棒棒糖,正複習着考試呢,哪有時間管這些。”

“那是什麼情況?”林天問道。

黃建話饒有興趣的說道,“傍晚的時候,陳博起帶着張偉豪還有一波的小弟,聽說是去KTV嗨皮,然後喝酒喝多了,惹上了來上酒的服務員,非要拽着那個服務員去開房間,沒想到那個服務員的男朋友竟然是KTV的保安隊長,你說說這尼瑪刺不刺激?十幾二十個保安一下子就把陳博起給擡到廁所去了,那叫一個酸爽!”

“臥槽,真的假的?”林天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呵呵,當然是真的,那些個保安還拍了照片呢,我給你看看。”黃劍華掏出了手機,繼續說道,”那個直接在朋友圈裏就發了,我也是剛纔才發現了…我朋友正好轉載了,我看那個面孔有些臉熟!哈哈,陳博起這回臉丟大了,我看他那個縣長老爹怎麼給他洗白!“

黃劍華說道這裏,林天卻陷入了沉默,他看了看照片,然後說道,”有照片雖然不錯,但是場面太混亂了,最多也只能看清一個模糊的身影,要是能有視屏就好了。“

林天剛說完。

“有!我知道誰有!”

黃劍華立馬接茬,說道,”那個保安隊長的說說我看過了,他說這次只是教訓一下這個小兔崽子,還拍了視屏…順便還配上了他那自戀的自拍…不過他似乎沒有發出來,應該是不想讓事情鬧大吧。“

”那個保安隊長知道陳博起的身份?“

”應該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話,就不會拍照片還有視屏了,這回陳博起真的糗大了!“

林天思考了一會兒,說道,”如果能從那個保安隊長手上搞到視頻的話就好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