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駁斥:「你特么不配當師父!教出這種道德敗壞的狗徒弟!」

尹志平狂熱地迷戀小龍女,並且玷污了她,令無數「金庸迷」恨之入骨!

孫不二氣炸了肺部,再次拔出寶劍!

郝大通忙攔住孫不二,打量著林宇:「你是何人?竟敢羞辱我全真教!」

陸冠英忙介紹:「他姓林名宇,北丐洪老前輩的首位徒弟!自稱燒烤派的掌門人,擅長烤制各種美食!」

這傢伙的語氣,帶著幾分輕視。

顯然,花費了九萬多兩銀子,讓陸冠英有點肉疼、鬱悶。

郝大通眨了眨眼睛:「林宇?燒烤派?我從未聽說過……一個小小的廚子,竟如此囂張!」

孫不二說:「他不但囂張,剛才還趁機賣燒烤,賺了十萬兩銀子!更可惡的是,他揚言要當武林盟主!」

郝大通震驚:「烤的什麼食物,居然能賺十萬兩……」

突然,外面響起「嗚嗚」的號角聲,還有擊磐之聲。

陸冠英一聽,忙叫道:「迎接貴賓!」

緊接著,門口出現數十人,走進大廳。

蒙古霍都王子和護國大師金輪法王等反派角色,登場亮相!

林宇盯著霍都,知道這小子賊有錢,肯定攜帶不少銀票。

金輪法王的獨門兵器,乃純金打造,也價值不菲。

林宇決定,必須得到霍都的銀子,轉化為系統虛擬貨幣!沒收金輪法王的兵器,帶回現實世界兌換成軟妹幣!

郭靖抱拳施禮,講了幾句客套話,請霍都和金輪法王入座。

霍都搖著摺扇,一副趾高氣揚的架勢,向眾人介紹金輪法王。

此時,金輪法王的雙目半垂半閉,神態漠然,不愧為「不裝逼不舒服斯基」。

郭芙瞅了瞅金輪法王,鄙視說:「他可真丑呀!又高又瘦,像根竹竿!腦門往下陷,像只碟子!」

林宇說:「確實丑,簡直是歪瓜裂棗。」

黃蓉忙提醒:「金輪法王肯定練過西域的奇異武功,內力極為深厚,因此才額頭凹陷。」

郭芙好奇:「他能打得過爹爹嗎?」

黃蓉微微一笑:「你爹的降龍十八掌,已達到登峰造極的境界,在江湖上幾乎沒有對手!」

郭芙說:「既然爹爹的武功蓋世,為什麼請金輪法王喝酒,不把他趕走呢?」

黃蓉解釋:「此人好歹是蒙古的護國法師,咱們不能失了禮節,以免被對方嗤笑。」

林宇聳聳肩:「這種禮節,不要也罷,只會滋長對方的氣焰!」

果然,霍都喝了幾杯酒之後,開始出言不遜,狂妄地推舉金輪法王擔任武林盟主!

眾位豪傑一聽,有的憤然反駁,有的破口斥罵,恨不得群毆這幫韃子!

林宇深知,接下來的劇情非常精彩。

他準備不按常理出牌,做個震驚四座的攪局者……。 昏暗的地下洞窟深處,散發着淡淡的負能量氣息。

——「感知魔法!」

索恩抬起手臂,伸開手掌,伴隨着一股股由氣之能量轉化而成的魔法靈光從掌心浮現,在這個巫妖巢穴最深處的房間內,牆壁上一道道難以理解的神秘符文慢慢映入他的眼帘。

這些閃爍著淡淡法術靈光的神秘符文詭異的交織在一些,組成了一張近乎無形的法術屏障,彷彿在隔絕着什麼東西一樣。

「周圍果然被施加了強大的預言屏蔽法術。」索恩瞟了一眼正對着漂浮於半空中的古樸錢幣祭拜的位面商人,心中暗想。

雖然他偵測不出具體是什麼力量屏蔽了這個空間,但是在劍道家的職業特性「感知魔法」的加持下,卻讓他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預言系法術學派的魔力波動。

當然,如果他願意的話,他可以將氣之能量運轉到極致。

在龐大力量的加持下,或許就可以利用「感知魔法」偵測出到底是什麼預言系法術。

這就好比你輕輕伸手一推,發現大門根本無法打開,那麼想要將其打開的話,就必須使用更大的力氣。

不過,他覺得沒這個必要去消耗自身的力量。

他這麼做的目的,無非就是想確認周圍的空間是不是被屏蔽了。

如果沒有屏蔽的話,那麼對於這個位面商人引導他來到這裏的目的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令他安心的是,他得出的結果恰恰相反。

這也就意味着這個疑似弒神者組織的位面商人應該要與他講述一些非常敏感的秘密。

敏感到他剛一張口,就有可能被某種未知的力量瞬間察覺到,所以他才在周圍佈置了屏蔽措施。

由此可以看出,這個巫妖巢穴絕對有某種特殊的能力非常有利於隔絕未知存在的探知。

「小傢伙,你在恐懼什麼嗎?」突然,位面商人將渾濁的目光從古樸的錢幣上移開,投落在索恩的身上,緩緩說道。

「我為什麼要恐懼?也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我去恐懼,我只不過是在你那雙瘋狂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絲迷失本性的可悲而感到有些可笑罷了。」

儘管對方是一名實力深不可測之人,但是索恩依然毫不畏懼地迎了上去,語氣非常平靜的說道。

從剛才對方剛才低聲自語的簡單話語中,他感覺到了一種彷彿喪失理智般的瘋狂之色。

對於這些成立的弒神者組織的內測人員。

索恩見過傳授他九劍的老人,也見過雙塔鎮的那位叫溫斯特的星界洞察者,以及瀑上鎮遇到的位面洞察者和投影中出現的時空洞察者。

雖然這些人都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是他卻從未見過像眼前這個位面商人這麼極端的人。

而且,他還認為所謂的「弒神者」其實就是一群神經錯亂的理想主義者們沒有任何意義的東西。

為什麼一定要執著於弒神?

既然回不去了,難道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不好嗎?

難道他們僅僅只是為了能夠高高在上的俯視眾生嗎?

索恩想不明白,他也不想去了解其中的緣由。

他只希望這種什麼『諸神隕落,萬物歸塵』的災難不要波及到自己這裏。

「……可悲?」面對索恩的嘲諷,位面商人神色一怔,隨即搖頭失笑一聲,伸手撫了撫過膝的白鬍子,不慌不忙的說道:

「無知的小傢伙,你根本就不知道這個計劃成功以後,對於我們的未來有多麼深遠的影響。所以不要過早去下結論。」

「是你們的未來。」索恩提醒了一下。

「隨你便吧。」位面商人不在意的笑了笑,一副懶得理會他的樣子揮了揮寬大的衣袖,說道:「拿去吧。」

「嗡!」

話音剛落,漂浮於半空的古樸錢幣微微顫抖一下,發出一聲低不可聞的輕響,吸引住了索恩的注意力。

緊接着,這枚古樸的錢幣在某種力量的引導下,飛到他的身前,當他伸出手的剎那,立即落入他的掌心。

洞察者之匙(已激活)

種類:鑰匙

品質:特殊

效果:異界傳送

(註:這是一枚定位了半位面通道的傳送鑰匙,持有者除了可以使用它連接傳送通道隨意進出半位面外,還擁有整個半位面的D級許可權。)

……

居然是半位面!

索恩驚訝地看了位面商人一眼,有些不太明白對方丟給他這枚古樸錢幣的真正用意。

所謂的半位面就是位於根源位面之外的地方。

簡單來說就是,現存的半位面都是在過去的某個時間點上出於某種人為因素而創造出來的。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傳奇巫師,一名實力達到天命傳奇的巫師,並且還精通知識(位面)、知識(空間)和知識(元素)等技能后,就可以獨自創造一個專屬於自己的半位面。

至於創造出的半位面空間有多大、是否穩定、環境如何以及能不能夠發展出適宜居住的生命,讓它成為一個能夠循環發展下去的小世界。

那就需要半位面的主人去花費數百上千年的精心孕養才能夠知曉。

在整個多元宇宙中,最出名的半位面當屬「印記城」無疑了。

那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城中的傳送門可以通往多元宇宙的任何地方。

只不過,很少有人知道印記城在宇宙的具體位置,而找到印記城這個半位面后,又要在其中尋找會移動的傳送門,簡直是難上加難。

位面是最難以捉摸的存在,即使是傳奇職業者,也遠沒有達到那種可以輕易感知到異空間存在的境界。

就算是神靈,都很難在多元宇宙中找到那些隱藏極深的神秘半位面。

對於這些弒神者來說,擁有一個可以躲藏的半位面空間,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曾經索恩想過去印記城,但是當他閱讀大量與位面相關的知識后,才明白當初的想法到底有多麼天真。

雖然這一時的衝動被壓在了心底,但也讓他知道了這個以諸神為主導的世界,知道的東西越多,就越顯得自已有多麼的渺小。

索恩望着手中古樸錢幣上雕刻的神秘符文,沉默半晌,這才抬頭迎向再次坐到石凳上的位面商人說道:「我來這裏的目的想必你應該知道了,這是什麼意思。」

「你想要的東西我這裏沒有,需要你親自去取。」位面商人無奈的雙手一攤,望着索恩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需要的東西就在半位面中?」索恩疑惑道。

「安心的沒錯。去吧,我來幫你將空間通道穩定住。」位面商人說完,又鄭重的提醒一句:

「這是一個即將被空間風暴摧毀的半位面,只能夠承受一次出入,希望你不要白白浪費這次機會。」 臨近春節,關外的氣溫驟降,康熙甚至讓尚衣局的奴婢們趕製不少厚實的冬裝,皇后把此事兒丟給了婉妍負責。

掌管尚衣局的奴婢們不少是世家出身,因此,宮妃們想插手尚衣局的事兒,需要平衡各方的勢力,是最勞心勞力的事兒了。

「主子,尚衣局的總管過來了,說有事兒和您回稟。」玳瑁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燕窩羹進來。

婉妍為過年的事兒,白日時常忙碌的沒時間用膳,只能偶爾用些簡餐。

「讓她進來吧。」婉妍微蹙眉頭。

今日應由尚衣局的人應是最忙碌的,要把剛做好的所有冬裝。

「給貴主兒請安。」於總管跪在地上請安,「製造處按照隨行宮妃的品級都已做好,德嬪今晨被萬歲爺降位貴人….」

話畢,婉妍一臉震驚的瞧着他,總管今日過來算是試探,心中明了烏雅氏降位應與她無關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