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心中莫名一緊「小丫頭別胡說,她只是一個普通朋友而已!」

林艷小嘴不屑的一翹「哥別騙我了,我都在那邊觀察你很久了,一會兒了皺眉頭,一會兒了傻笑,那表情別提多豐富了,所以,你是瞞不住我的火眼金睛的,快老實交代,到底是不是我未來的嫂子?」

林洛沒有想到林艷的觀察能力那麼強,不由有些哭笑不得「小丫頭別胡說,我和方萌萌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不要亂想!」

「真的?」林艷睜著眼睛狐疑的盯著林洛。

「當然是真的!把手機給我吧!」

「切!還給你!」林艷將手機還給了林洛,有些緊張的準備發信息,卻發現方萌萌發了一條信息來,內容是「下次聊哦,再見!」

見到這條信息林洛稍稍有點失望,想到和方萌萌見面也不過那麼兩三次而已,似乎自己的心上已經留下了那個女孩的身影。

「這是愛情么?」林洛心中也疑惑了。

手中的手機又是一震,林洛連忙打開,卻發現是另外一個女孩發來的「林洛,新年快樂,你在幹啥呢,我好無聊啊!」

發簡訊的女孩是許靈,在前幾天他就發信息來喝林洛聊過,也算得上比較熟悉了。

簡單回了一個信息后,林洛就走出了院子,農村的山水,農村的空氣都是大城市所沒有的,望著遠方的山脈,林洛隱隱有些出神。

得到金鼎也不過一個多月,但是他的生活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想起來,他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如果沒有金鼎他還會結識市委書記嗎?

沒有金鼎他還有能力救治父親,懲治那陽波嗎?這一切都是因為得到金鼎而產生的變化,但是到現在為止,林洛還沒有弄清金鼎到底是怎麼來的?

下午的時候,林洛帶著林陽和林艷去鄉里買了不少的煙花,準備在晚上放,幾個小時候,吃了晚飯,一家人就靜等春節聯歡晚會的到來。

春節聯歡晚會很精彩,那小品讓父親和母親開懷大笑,轉眼間,就快到凌晨,林陽與林艷都顯得給外的精神。

「哥,我們放煙花去!」

「好!」

三兄妹拿出下午買好的煙花,一起來到了院落之中,在夜空下,已經有不少的煙花發出聲響衝天而起在天空上留下燦爛的光華。

「啊!」

隨著林艷的尖叫,她手中的一筒煙花衝天而起炸裂開來,形成了一簇簇美麗的光華,林洛林陽手中的煙花筒也相繼衝天而起。

林國兵周冬梅也走房間中走了出來,看著站在一起放煙花的三人,臉上寫滿了幸福的笑意。

透過煙花閃過的光亮,林洛看到了弟弟林陽,妹妹林艷臉上那快樂的笑容,他心中暗暗道「從此以後,我會讓你們更快樂的!」

通往縣城的班車上,林艷正四處張望,她還在念初中,很少有機會去縣城,所以對窗外的景物格外的感興趣。

在他的旁邊坐著的是林洛,轉眼間,已經到了初三,過幾天林洛就該返校了,這些天,一家五口過的非常的開心。

今天他們一家人一起趕往縣城是因為,大姨夫閆立松在過生日,母親周冬梅在嫁到林家之前,家裡一共有四姐弟弟,大姐周曉華嫁給了縣城裡的一個公務員,也就是閆立松,據說是財政局的一個科長。

母親佔二,嫁給了父親后,一直也沒有過上好日子,所以其餘三人也漸漸疏遠了她,往年大姨夫過生,從來沒有邀請過林洛一家,今年不知為何卻邀請了他們。

三姨周麗芳嫁給的也是縣城中的人,據說現在正在縣城做生意,也算是略有薄產,至於四舅繼承了外公外婆的財產,也是在家務農,不過家底比起林洛一家豐厚了不少,就是名聲不怎好。

幾人擔心二姐一家向他借錢,所以,在平時,他不喜歡與林洛一家往來,所以,林洛三兄妹對這些所謂的親戚倒沒有多大的感覺。

從黑山鄉到縣城要兩個小時的時間,擔心過去遲了,林洛一家七點多就出發了,所以到縣城客運站的時候,連十點鐘都沒有到。

雖然很少與大姨一家來往,但是他家的住址,母親還是知道的,一家人說說笑笑往大姨家而去。

紫苑小區,正是大姨一家所在,紫苑小區在整個縣城都算得上比較高檔的小區,據說一個平方也要五千左右,能在這裡買一套房子也要四五十萬。

「哥,以後長大了,我也要在這裡買房,然後將爸媽都接來住這裡!」看到一棟棟樓房,林陽鄭重其事的說道。

「好啊,小陽你爸媽老了就靠你了!」母親笑著說道。

「快到了!對了,待會到了大姨家你們不要到處亂碰,不然弄壞了他們家的東西就不好了!」父親林國兵在旁邊說著。

「知道了爸,我們又不是小孩子了!」林艷有點不滿的說道,只因為在來之前,他已經說過幾次這樣的話了。 「砰砰砰!」

登上了三樓,父親敲響了防盜門,不一會兒了,防盜門打開了,露出的是一張年輕的臉,對方掃了一眼林洛等人,然後就轉身喊道「媽,二姨他們來了!」

說著,她連招呼都不給林洛他們打一個就扭轉身子,走入了大廳,坐到了沙發上,看起了電視。

對方叫做閆程程,是大姨父與大姨的女兒,今年十八歲,正在蓉城上大二,據說是外國語大學的。

一名長相和母親有幾分相似的中年婦女從房間中走了出來,林洛知道她就是大姨,看起來,她比母親年輕多了,脖子上還掛著一條金項鏈,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冬梅,國兵,還有小洛,小陽,小艷都來了,快點進來,程程你怎麼還坐著,一點都不懂禮貌,快點給姨夫姑母他們倒茶啊!」

「沒空!」

閆程程連頭都沒有回一下,眼睛死死的盯著液晶電視中播發的電視劇《步步驚心》,她對家裡的窮親戚十分的不喜歡,總是覺得他們的身上都帶著一股土氣,也不知道爸媽為什麼要邀請他們來。

「程程你怎麼能這樣沒有禮貌?」大姨臉上一沉說道。

「大姐不用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氣的!」媽媽趕緊說道。

「哼,一家人,鬼才跟你一家人,土豹子!」閆程程小聲的嘀咕道。

林洛眉頭一皺,閆程程的聲音極低,但是還是被他聽見了,頓時,對這個不懂事的表姐惡感急劇上升,甚至都有了扭頭而去的想法。

大姨招呼林洛一家坐下后,就為他們倒水來,母親過去幫忙,無意間,林洛發現了閆程程臉上那絲厭惡的神色。

閆程程的身材不錯,不過臉蛋卻不怎樣,上面隱隱間還能看到幾顆青春痘,對於這樣的青春痘,林洛要治好只是舉手之勞,不過對方既然對林洛一家不待見,他當然不會好心的去幫她治療。

總裁的一號情人 「程程啊,好久都沒有見到你了,長漂亮了不少!」母親周冬梅主動對靠在沙發上雙手抱胸的閆程程說起話來。

「二姨你過獎了!」閆程程不耐煩的回答了一句。

「你在蓉城讀書吧,我們家小洛也在蓉城讀書!以後你要多多照顧照顧他啊!」母親周冬梅不以為意繼續說道。

「小洛也在蓉城讀書嗎?不知道你在哪個大學?我們家程程讀的是外國語大學,是重點大學,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的!」大姨忽然插話道。

「我在華南大學!」林洛淡淡的回應道。

淺淺遇,深深纏 「華南大學?」看電視的閆程程回頭看了一眼林洛,眼中帶著一絲濃濃的不屑,華南大學不過是一座三流大學,這樣的大學她才不屑去。

「華南大學,好像離程程的外國語大學比較近!程程,以後你們姐弟要多多聯繫,小洛如果你遇上什麼事,也可以去找你表姐幫忙!」大姨繼續說道。

「媽!」閆程程不滿的嬌呼道。

「謝謝大姨關心!」林洛隨意的回答道,並沒有將這話當真,從閆程程的臉色中他就知道,對方未必將他們這個「窮」親戚放在眼裡。

閆程程冷笑道「華南大學不過是一座三流學校,聽說那裡的學生都不學好,經常打架鬧事,而且師資力量也不怎麼樣,比起我們外國語學校差遠了!」

林國兵和周冬梅的臉色都有點不好看,大姨見此,不由瞪了一眼閆程程說道「國兵,冬梅小孩子不懂事,亂說的,你們不要生氣!」

「我說的本來就是事實嗎?」閆程程反駁道。

「程程!」大姨臉上終於掛不住了,自己的這個女兒也太不懂事了,一點人情世故都不懂。

「大姐,沒事,程程說的對,小洛的學校的確比程程的學校差多了!」林國兵的眼中閃過一絲黯然之色,這讓林洛的眼中閃過一絲惱怒的神色,不過想到為了這樣的女人而見氣不值得,也懶得理會,倒是林陽與林艷都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顯然對閆程程十分的不滿。

「俊康怎麼沒有回來呢?」為了轉移話題,母親主動問道。

閆俊康是大姨的大兒子,早就大學畢業了,現在已經在上班了,一聽母親提起閆俊康,大姨的臉上就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俊康這孩子很得老總的看重,過年都沒有回來,不過今天是他爸爸的生日,他一定會趕回來的,對了,他是專門負責公司投資的,據說一個月都要為公司賺幾百萬,很得他們公司老總的看重!」

「幾百萬啊!俊康這孩子真是有出息!」父母都是一副驚訝的樣子。

「可不是嗎?」大姨對閆俊康十分的滿意,一打開話匣子就關不住了,不斷的講著閆俊康的一些事情。

「砰砰!」

敲門聲響起,大姨還有點意猶未盡,站起身去開門,打開門卻是三姨周麗芳一家三口到了,一時間,客廳之中就是一陣寒暄之聲。

在三姨一家來到后不久,四舅一家也來了,四舅有兩個兒子,不過還小,一個才上初中,一個還在上小學。

「快到中午了,立松已經在紫金酒樓定好了位置,我們就過去吧!」大姨家的客廳雖然夠大,在容納了這麼多人,還是顯得有些擁擠。

「紫金酒店可是縣城最好的酒店啊!嘿嘿,今天可要沾沾光了!」三姨夫是生意人,溜須拍馬自然不在話下。,

「那也算不得什麼!」大姨謙虛的說道,但是眼中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得意。

「大姐和程程快上車!二姐,四弟你們就自己坐車過去吧!」眾人一起下了樓,來到小區內,三姨夫陳東打開了一輛尼桑邀請大姨和閆程程進去,說話間,得意之色盡顯。

「嘿嘿,人家是看不起我們這些窮親戚呢!」看著絕塵而去的尼桑車,四舅酸溜溜的說道。

「建成,你說什麼呢?被聽到了不好!」

母親瞪了一眼四舅說道,四舅叫做周建成,他的老婆叫做謝玉華。

「嘿嘿!」他乾笑兩聲,目光帶著怨念看著遠去的尼桑車「對了,二姐聽說你們挖出了一截上百公斤的烏木,可是發了大財啊!」

「是啊,不過都被國家沒收了,還有最好還補助了我們十萬元!」母親毫無心機的說道。

四舅眼睛一亮「十萬元啊,不少啊!二姐,我最近想要去做一門生意,手頭有點緊,你看可不可以借點給我啊!」

母親周冬梅頓時就露出了警惕的目光「建成,你可別打這筆錢的主意,我是留給小洛還有小陽上學用的!」

「二姐,你說啥呢?我又不是不還你,不要那麼小氣嘛!再說我們是姐弟,不找你借找誰借去?」四舅不甘心的說道。

林洛冷眼旁觀,心中暗自冷笑「自己的這個四舅真是可恥,沒有錢就沒有將母親當做二姐,有錢了就當成姐了!」

在當地,他的名聲十分不好,典型的借錢不還,到了現在誰也不肯借錢給他,想來他是將主意打到了母親的身上。

「這樣吧,我和你姐夫商量下再說吧!」母親猶豫了一下才說道。

「那就多謝二姐了!你放心等賺錢了,我馬上就還給你們!」四舅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林洛一家與四舅一家打車來到了紫金酒店,站在門口的三姨父不由抱怨了起來「你們怎麼這麼慢啊?」

「三姐夫啊,這可怪不得我們,路上堵車,哪裡像你們有車一族這麼方便!」四舅酸溜溜的說道。

「建成,少說兩句!陳東,帶我們進去吧!」看著這豪華的酒店,周冬梅隱隱間感覺有點怯場。

陳東點點頭「嗯,二姐二姐夫,還有四弟,我得提醒你們,這紫金酒店乃是我們城陽縣最高級的酒店,據說是三星級的,來這裡用餐的人大多數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你們進去之後千萬不要大吼大叫的,不然招惹了那些大人物就麻煩了!」

四舅臉上頗有一絲不耐煩,冷笑道「我們雖然是鄉下人,這些還是懂的!」說著,他就先邁步走進了紫金酒店。

看著四舅的背影,三姨父陳東眼中閃過一絲鄙夷的神色,隨後就領著林洛等人向二樓而去,一邊走他還一邊說道「大姐夫今天過生日,聽說他們財政局的領導也會來,所以吃飯的時候,你們要斯文一點,不要丟了大姐夫的臉!」

「嗯,這個我們省的!」

父親林國兵重重的點點頭,父親是老實巴交的農民,聽三姨父這樣說,倒覺得沒有什麼不對,倒是母親心中有點不滿。

三姨父領著一行人上了二樓,然後進入了一個叫做「長青閣」的包廂,包廂里很寬闊,一共擺了三桌大桌子。

「國兵,冬梅到這邊來坐!」 重生之世家_千年靜守子弟 大姨向林洛他們招著手。

林洛一家人在大姨一桌坐下,這一桌都是家裡的親戚,母親隨口問道「大姐,姐夫怎麼還沒有到?」

「他啊,很快就會來了!」

「大姐夫可是大忙人啊!來晚點也是正常的!」三姨父介面說道,接下來就是母親,大姨,三姨在聊家常。

林洛安靜的坐在凳子上,對於家裡的這些親戚他基本上都看清了,典型的勢利眼,這次邀請他們來恐怕也是知道他們挖出了烏木,不然

忽然,耳邊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名中年男子伴隨著七八名男女走進了包間,對方目光掃過林洛這一座,眼中微微閃過一絲不喜。

「立松你來了!」

「大姐夫!」

「大姐夫!」

影帝再臨 正在聊天的一桌人連忙站起向那名中年男子打著招呼,林洛只是依稀覺得對方的有點熟悉,似乎在五年前他見過大姨父一次。

「你們都坐吧!」大姨父抬手一壓,示意眾人坐下,然後他就就腦袋扭向其餘那些男女「來,大家都在這邊坐下吧!」

「閆科長想不到你有這麼多的親戚啊?」一名胖乎乎的西裝男子目光居高臨下的掃過林洛一桌的人說道。

閆立松聞言頓時臉色一沉,說話的叫做李立岩,也是財政局的,職位是辦公室主任,平時他與他的關係不怎麼樣,這次過生日他假意邀請了一下,沒有想到他還真的來了。

聽到對方不陰不陽的聲音,他迅速轉換出了笑臉「呵呵,我家的那位念舊,喜歡幫助那些窮親戚,現在中央也不是提倡先富幫助后富之人么?」 「呵呵,閆科長真是風趣!」

一名中年女子向閆立松拋了一記媚眼,她是財政局的辦事員,閆立松的下屬,自然要幫助科長解圍。

財政局的只來了七八人,但是他們卻佔據了一張桌子,而林洛這邊一桌卻整整坐了十四人,顯得有點擁擠。

「曉華,你要照顧好大家哦!還有,今天大家請隨意,千萬不要客氣!」安頓好了同事,閆立松十分不願意的走了林洛這邊說道。

陳東笑吟吟的站了起來「那是,如果不是大姐夫,我們也難得來一次紫金酒店,我們都是託了大姐夫的福,不然有些人恐怕一輩子都來不了這樣高檔的地方!」

聽陳東這樣說,林洛明顯感覺到父母的臉色變得一點難看,至於四舅的臉上更是有些惱怒,狠狠的瞪了陳東一眼。

「陳東啊,聽說你的生意做的不錯!估計這些地方也常來吧!」花花轎子大家抬,閆立松笑眯眯的回應道。

「大姐夫過獎了,倒是來過幾次!不過都是客戶需要!」話雖然說的謙虛,但是那臉上的得意之色都顯示了出來。

「這樣吧,陳東,這邊有點擠,你就到我們那座去吧,你是做生意的,多認識幾個人也好!」閆立松再次說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看著陳東得意的跟著閆立松走到了另外一座,四舅狠狠的瞪了對方的背影一眼。

很快,就有服務生開始上菜,上的三桌菜,但是三桌的菜明顯有點不一樣,不過倒沒有人說什麼。

很快,包廂中就熱鬧了起來,四舅一個勁的盯緊了桌子上的菜肴,不斷的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夾著,倒是忘記了先前的不快。

在大姨父閆立松接了一個電話后,他忽然站起來大聲的說道「我們財政局的領導要過來,記住,待會大家要小聲一點,不要叨擾了領導!」

「嗯,知道了!」

大家都點頭回應,然後閆立松那一桌人就一起向外走去,顯然是迎接那所謂的領導去了。

大約過了十分鐘的樣子,閆立松等人就擁簇著三五人走了進來,這進來的三五人都是大腹便便,一副腦滿肥腸樣子,而且走路之間頗有眼高於頂之勢。

閆立松搶先幾步,臉上堆滿了笑意,指著林洛他們一桌說道「高局長,劉副局長,周副局長,這裡都是我們的一些親戚朋友!大家快點歡迎,這是我們財政局的高局長,和劉副局長和周副局長!」

「高局長好!」

「劉局長好!」

隨著一陣雜亂無聲的問好之聲,林洛一桌的人相繼站了起來。

「呵呵,大家不必客氣,今天是閆立松同志的生日,我們都是以朋友的身份來,沒有什麼局長,大家都坐下!坐下!」高局長臉上帶著居高臨下的笑意,忽然,他目光一滯,變得有點陰沉起來,然後指著仍然坐在凳子上未有站起的林洛問道「這位是?」

閆立松等人一見,臉色都變得有點不好看起來,陳東更是忍不住喝道「林洛,怎麼回事?你怎麼還不站起來!你不知道眼前的是財政局的局長嗎?」

林洛冷冷的看了陳東一眼「誰規定財政局的局長來了,我就要站起來!」

被林洛的眼神一掃,陳東突兀的感覺到了一絲寒意,連忙閉上了嘴巴,至於林國兵周冬梅見到林洛的表現心中卻是微微一驚「兒子,快點站起來!」

林洛緩緩從凳子前站起,讓閆立松等人鬆了一口氣,連忙向高局長道歉道「高局長,小孩子不懂事,還望您不要見怪!」

「爸,媽,小妹,林陽都吃飽了吧? 爆寵嬌妻九塊九 吃飽了我們就走吧!」林洛的聲音忽然再次響起,他覺得來到這裡就是一種錯誤,一開始他還能忍受,越到後面他發現他心中的怒氣就越大,這才發生了剛才的事情。

閆立松目光一沉,眼中有怒火閃爍,狠狠的盯著林國兵和周冬梅說道「國兵,冬梅你們是怎麼教兒子?怎麼一點都不懂禮數。」

頓時,林國兵與周冬梅臉上都出現了尷尬之色。

林洛見此,目光一沉「大姨父,我爸媽怎麼教用不著你來操心吧?還有,你要巴結領導那是你的事情,請不要將我們拉扯進來,雖然我們只是一群窮親戚,但是也有自己的生活方法,紫金酒店的東西,太過高級了,恐怕這裡的東西我們吃了會拉肚子,告辭了!」

說完之後,林洛又扭頭對父母說道「爸媽我們走,這裡不適合我們這樣的人!」

林國兵與周冬梅先前本來有些慌亂,不過隨著林洛的話語,他們卻漸漸冷靜下來,想來也是,大姨父一家看不起他們,為什麼還要來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沒有他們,他們一樣過!

「大姐夫,大姐我們都吃好了,就先走了,你們慢慢吃!」

看著向包廂外走去的林洛一家五口,閆立松的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滴下水來「你們,你們都給我站住!」

林洛緩緩回頭,看向閆立松「大姨父還有什麼事要指教?」

「砰!」

拍桌子的聲音響起,閆程程怒氣沖沖的從桌子上站起,並且幾步就來到了林洛的身前,伸出手指指著林洛說道「林洛,你算什麼東西?一個三流大學的學生,在這裡裝什麼清高,讓你們來是看得起你們,哼,現在還敢搗亂,現在馬上,你向高局長還有我的爸爸道歉!」

林洛淡淡的看了閆程程一眼,這個女人無可理喻,他不想和他吵,也懶得理會他,轉身就向門口走去。

閆程程看到林洛居然轉身就走,頓時一怒,伸手就向林洛的頭髮抓去,她決定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