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跟他有關係!

儘管金子從不認爲龍廷軒像表面那般無害,是個與世無爭的閒散王爺,但聽到看到這樣的事情之後,還是不由對他產生一絲絲的恐懼。

龍廷軒,就是一頭披着羊皮的狼!

但金子轉念一想,在政治上,這樣的手腕,卻是無可厚非!

“你是專程來囑咐我這些的?你就那麼篤定,我會插手這個案子?”金子莞爾一笑,回望着夜殤。

夜殤藍眸一滯,他自己也不曉得,爲何要來提醒她。

“好歹相識一場,在下可不願看到金娘子命殞我師妹的劍下,晚上那一幕,你都看到了……”夜殤聲音冷漠,目光與金子在空氣中,無聲碰撞。

金子斂眸,心裏的感覺非常糟糕,彷彿她的一切行爲都在x光機下,被人看了個透徹一般。

無言,卻又無奈!

“兒曉得了,你走吧,我困了!”金子起身,吐了一口抑鬱的濁氣,施施然走回房裏,順手關上了房門。

她豁出去了,夜殤若想殺她,儘管闖進來吧,此刻,她心裏的確是不爽的,懶得演戲了。

夜殤看着金子氣鼓鼓的樣子,竟無聲笑了。

他站在門口望了片刻,身子輕輕一躍,消失在靜謐的院子裏。

(ps:明天小語繼續三更,求準時圍觀哦!艾瑪,脖子好酸,手也好酸,求安慰!)

ps:

感謝燕青靈四票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a羽之靈兩票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慕枳打賞平安符!

月末吆喝兩嗓子啊:求票求票! (ps:今天還是三更哦!!求票!)

趙成的死,自然在桃源縣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金元爲了這個案子,忙得是焦頭爛額,連原本打算去百草莊安慰閨女金子的計劃都擱置了。

趙虎通過衙門仵作苗叔對趙成屍體的屍檢還有當晚西湖大畫舫那些雅妓的口供,推斷出當晚襲殺趙成的,是一名武功高強的職業殺手,這對案件的偵破,加大了不少難度。

高手做事,自然是滴水不漏,哪裏會留下線索給衙門有跡可循?

金元將這個案子歸類於同行嫉妒,買兇殺人,發動了衙門裏的人力物力,全力調查與趙成生前有過過節的商賈和競爭對手。這些天,有嫌疑的人,是抓了不少,但他們個個在公堂上矢口否認,大聲喊冤,而金元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就是他們買兇殺人,最後,只能將人放了。

案子膠着,趙成的家屬天天上衙門裏鬧,要縣丞大人給他們枉死的老爺做主,早日將幕後黑手揪出來,金元爲此是愁眉不展,食不下咽,人迅速的瘦了一圈兒。

偵探館那邊,慕容瑾給了明確的回覆,辰郎君抱恙,無法受理。金元也別無他法,只能自己扛着。

蕙蘭郡主和辰靖這兩天還在辰莊住着,辰逸雪繼續在辰莊內扮自閉,基本上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金子也在躲着人,索性兩耳不聞窗外事,安心留在百草莊內學習醫術。

傍晚的時候,辰語瞳從毓秀莊回來,剛進院子,便一小溜跑進金子的房間,在她對面跽坐了下來。回頭不客氣的對笑笑說道:“整個下午忙得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笑笑,快。給本娘子沏一盞茶過來!”

笑笑點頭應了聲是,便笑着下去煮茶了。

金子從書本後擡眸。望了辰語瞳一眼,問道:“怎麼,蕙蘭郡主和辰老爺回去州府了?”

“嗯,午膳後回去了,不然,我能回來麼?”辰語瞳笑道。

“我覺得你們兄妹倆都是奇葩啊,有的人巴不得父母親在身邊照顧着自己。只有你們倆是異類!”金子調笑道。

辰語瞳瞪了金子一眼,揶揄道:“我和大哥哥又不是身有殘疾或者弱智,纔要父母親在身邊陪護着,小鷹長大後自是要學會自己飛的。”

金子認同的點點頭。附和道:“也是,你和辰郎君都有自己飛的資本!”

辰語瞳微微一笑,看着金子罵了一聲去,整了整容,續道:“聽說趙成那個案子這兩天還是一點兒線索也沒有。縣丞大人估計很煩惱呢!”

金子嗯了一聲,淺淺一笑,沒有多做解釋。

笑笑將茶湯送了進來,爲金子和辰語瞳各自倒了一杯,放在二人面前。

辰語瞳端起茶杯。喝了幾口茶潤潤嗓子,方問道:“瓔珞娘子這兩天怎麼不去仁善堂?連續幾天都躲在百草莊學習,你不悶麼?還是說你在躲着什麼人啊?”

金子見辰語瞳一臉八卦的樣子,嘴角不由一扯,笑了笑,回道:“語瞳你想象力還是挺豐富的嘛。這些天師父他老人家教的醫理,我還沒有掌握牢固,自然是要多花些時間鑽研的。你都出師了,我還沒有呢,怎能不多加努力?”

這話雖然在理,但在辰語瞳聽來,有些牽強。

她幽黑如墨的眸子轉了轉,心想金瓔珞不會是在躲軒哥哥吧?

她可沒有忘記今天龍廷軒上毓秀莊的時候,還向自己打聽瓔珞娘子的消息呢。她爲了大哥哥的幸福着想,自然是口風緊閉,一星半點兒也沒有透露的。

不過自己這點兒絆子,在軒哥哥那裏,能發揮的作用極小,他若想知道,斷沒有不成功的道理。所以,辰語瞳也在心裏默默祈禱着,龍廷軒快些離開桃源縣,千萬不要留下來搞破壞。

趙成的案子還沒有完結,府尹衙門也有出面安撫趙成的家屬,答應他們會繼續偵查案件,讓家屬先將趙成的屍首領回去安葬。

案子發生在桃源縣的管轄區內,府尹自然是端着官腔,將金元這個縣丞好一頓的訓斥。

這幾個月來,光發生在桃源縣的人命案子,就有好幾起,而且每個案子帶來的影響頗大,這間接說明了一個問題,就是身爲縣丞的金元管制不嚴。

府尹將金元訓斥完,末了還不忘語重心長的提醒他:“金仵作似乎跟逍遙王的交情不錯,這個案子能不能簡單的揭過,全憑他一句話。你自己好好斟酌斟酌吧!”

府尹說這話,不是沒有來由的。

那日在茶樓,逍遙王問他關於金家娘子爲何沒有參加秀女遴選的事情,他便留了心眼,事後派人去查了,才知道之前參加過小刀陳、折衝都尉甚至是庵埠縣那具裸屍案屍檢的金仵作,竟是金元的嫡女,金府的三娘子。得知這個消息,他一半驚愕,一半羨慕。金元這個老小子有福氣啊,金昊欽前途無量,金娘子卻也是巾幗不讓鬚眉,若是參加女官科舉的話,憑她的資質,定然是能拿下一官半職,光耀門楣的。

他從龍廷軒的態度上揣測,這王爺估計對金三娘子有非一般的好感。雖然逍遙王這一次並沒有行按察使之職,但他若肯出面爲這個案子說一句話,不僅衙門省去很多麻煩,就是趙成的家屬也會消停。

金元倒是沒有打起賣女兒的念頭,他心中對金子有愧疚,怎麼着都無法說服自己按照府尹的提示去做。逍遙王位高權重,他真的會看自己閨女的面子買自己的賬麼?

金元他自己也不確定!

所以,就算肩上的壓力再大,就算在背後被人戳後脊樑罵昏庸無能,他也不想讓將自己的女兒再拉下水,誰知道逍遙王會提出怎麼樣的條件呢?

金元沒有忘記上次逍遙王欽點瓔珞去驗那具裸屍的時候,瓔珞丫頭可是向人家提出條件的。逍遙王的脾性,金元大抵有些瞭解。是個小氣又記仇的,他能不求回報的白白賣個人情?

這貌似不可能!

左思右想,金元決定自己死扛到底

金子在空谷一般靜謐的百草莊呆了幾天。感覺自己就快跳出紅塵,不食人間煙火了。樁媽媽見她無精打采的。生怕金子憋出病來,便鼓勵着她出去走走,去陌上逛逛花田。

金子的心早就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出去了,若不是有所顧忌,她纔不會學辰大神在莊子裏扮自閉呢。

樁媽媽自然是不曉得金子的心思的,她以爲娘子只是單純的奮發向上,用眼神示意笑笑和袁青青也勸着點娘子。別成天鑽研醫術,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只怕會適得其反。

金子被三人一頓唸叨,覺得心下煩悶。匆匆換了衣裳,便出門了。

金子領着笑笑,漫步目的地走在阡陌上。

笑笑也好些天沒有出來,此刻就像一隻得以放飛自由的小鳥,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金子跟笑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天,不知不覺,便到了西湖邊。

“娘子,你看,好漂亮啊!”笑笑指着蔓延至天際的荷花。驚叫道。

金子含着淺笑,倚在湖心亭的柱子上,望着西湖,腦海中回放着泛舟湖上的那一幕,鼻尖似乎除了沁人心脾的荷香之外,還有他身上淡淡的清冷的氣息

一艘大畫舫在慢慢靠近,甲板上,阿桑銀色的髮絲迎着風輕舞,泛着盈亮的光芒。他白皙清瓘的面容漾出驚喜的笑意,伸出蘭花指,朝湖心亭的方向喊道:“金娘子”

金子循聲望去,差點爆了一頭冷汗!

不會這麼背吧?躲了幾天,剛出來透口氣,就兜頭兜臉地撞上了?

她本想裝聾作啞,假裝看不到的,沒想到龍廷軒匆匆從船艙裏出來,如墨的黑瞳笑意漣漣,俊朗清逸中,透着一股桀驁和不羈。

“相請不如偶遇,三娘,你賞臉麼?”龍廷軒隔空凝着金子,嘴角弧度唯美。

金子嘴角一抽,乾笑道:“打攪王爺遊湖的雅興了!”

金子在畫舫上跟龍廷軒一塊兒用了午膳,後來,龍廷軒讓阿桑放小船入湖,帶着金子去泛舟,在荷叢中穿行,採蓮金子第一次感覺龍廷軒身上不僅有王者的凌厲霸氣,還有無法言說的細膩溫柔,而這兩者在他身上,竟能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只是二人相處的時候,金子的心情一直是繃着的,沒辦法釋放自己,放鬆自己。周圍的景物跟那天的都一樣,只是換了一個同行的夥伴,感覺卻是全然的不一樣。

是因爲他們的身份不同麼?龍廷軒相較辰逸雪,似乎跟她的距離更加遙遠!

“三娘,本王明日就要離開桃源縣了,淮南州府那邊,發生了一些事情,本王需要過去處理一下!”龍廷軒放下船槳,目光柔和的看金子。

不知爲何,這竟是金子與龍廷軒相處這幾個時辰來,聽到的,最讓她輕鬆的話題。她眼中毫不掩飾的閃過一絲笑意,應道:“王爺公務在身,兒不敢多留。王爺好好保重!”

龍廷軒神色有些微的落寞,卻強笑道:“自然,下次再見,三娘可要請本王吃飯!”

金子微怔,還未及開口,便聽龍廷軒補充道:“三娘要不要也替本王寫一張紙條:‘欠君一頓飯!’?”

(ps:感謝嵐兒翩翩,櫻桃小妹妹打賞平安符!感謝雋眷葉子和星塵緣寶貴的粉紅票!)

推薦一本書:

書名:重生手札

內容:返祖,改變祖先的命運,在戰火的年代活下去! (ps:二更到!繼續求票!三更在晚上,案子又要來了,歡迎大家踊躍參加競猜啊,兇手是誰呢?猜中有獎!嘻嘻……)

七月底這天是老神醫出來坐堂的日子,仁善堂一早又開始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醫館門前的櫃檯,一個夥計提着筆,在最後一支竹籤上寫上一個號,遞給一個老翁,小聲提醒道:“大爺,您拿着這個號,到四號房跌打損傷科室外頭排隊,一會兒葉醫生會依號喊人進去瞧病的!”

老大爺點點頭,咧嘴一笑,門牙掉了好幾個,只看到紅色的牙齦。

排在老翁後面的還有幾個準備上前拿號的病患,夥計有些不好意思地對他們拱手道:“上午的號都排完了,很抱歉!”

“求神醫幫幫忙啊,我這兒媳婦都病了好長時間了,最近情況越發不好,老身怕再不治的話,就好不了了……”一個花甲老婦手緊緊的攥着一個婦人的手臂,生怕自己一不留神,就讓她跑了似的。

夥計擡眸瞧了瞧老婦身邊的婦人,頭髮亂蓬蓬的,臉上沾着一些污垢,嘴角邊上還有一些食物的殘渣,看清楚後,發現那是玉米碎子。此刻婦人的表情有些淡漠,目光呆滯虛無,口中喋喋不休的說着什麼,所說之話,毫無邏輯,簡直就是語無倫次。

夥計一看那婦人,就蹙起了眉頭,這老婦的兒媳婦怕是病得不輕啊,估計還是腦子不大清醒的人,怎麼拖到現在纔來求醫呢?

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老婆婆,要不您下午再過來看成不成?老神醫早上的號都排滿了,我師父他老人家也上了年紀了,沒辦法一次性看那麼多病患,您這兒媳婦的病況,兒可以先跟師父說一下,但不曉得能不能治呢!”夥計含着淺笑說道。

老婦人似乎有些爲難。她排了很久的隊伍,更難得的是這次兒媳婦沒有發作,沒有跑掉,乖乖地跟在她身邊,等着瞧病,她不知道下午的時候,兒媳婦還會不會這麼乖……

“這位小哥,求求你跟老神醫先說說,看看能不能通融通融?”老婦開始抹起了眼淚,哽咽求道。

夥計也有些爲難。皺着眉頭看着內堂排着長龍的隊伍。撓了撓腦袋。支吾道:“這個……這個……”

“怎麼了?”金子剛從馬車上下來,就看到夥計左右爲難的模樣。

夥計看到金子,眼前頓時一亮,忙將剛纔的情況跟金子說了一遍。

“原來這這樣!”金子聽明白了。擡眸打量了一下婦人,看樣子情況還是挺嚴重的呢。

“笑笑,你先去館裏打聲招呼,我先在仁善堂這邊幫幫忙,師父每次出來坐堂,來瞧病的病患總是特別多,醫館裏的學徒夥計們都累壞了呢!”金子回首對笑笑說道。

笑笑應了一聲是,提着工具箱先往偵探館裏去了。

金子對老婦說道:“若是婆婆不嫌棄兒醫術淺陋,就讓兒先幫您媳婦兒瞧瞧。一會兒師父得空了,再請他幫忙確認一下病因,您看如何?”

老婆婆一臉感激,拿袖子擦了淚,忙道:“您是老神醫的徒兒。老身自是相信您的醫術的,有勞您了!”

“不客氣,快往裏邊請吧!”金子笑意溫和,走在前面引路。

後堂的科室都有師兄們在坐堂,並沒有多餘的房間可以讓她瞧病,金子領着老婦二人,走到後堂的院子裏,槐樹下晾着藥材,陣陣馥郁藥香撲鼻,陰涼而靜寂,是個好地方。

金子喊了一個學徒幫了一張小木桌過去,置上三個小矮凳,邀着老婦二人坐下。金子雖然還沒有出師,但老神醫對她的悟性讚不絕口,而且她本身的醫學底子不錯,館裏的師兄們早就向她喊話了,讓她別偷懶,有空出來坐堂呢。

那個婦人被老婆婆扯着坐下,手指不停的絞着頭髮,眼睛胡亂的看着周圍,嘴裏繼續唸唸有詞。

金子觀察了一下後,擡手撫上婦人的脈息。

婦人的脈象沉澀,氣血虧虛,應該是曾經受過很大的刺激,造成了痰火雍盛,神明逆亂。

精神方面屬於抑鬱型,表現的症狀有忽喜忽悲,胡思亂想,喃喃自語,語無倫次,多疑少食,嚴重時,還會迸發躁動,哭笑無常,棄衣奔走,按照現代的醫學分析,這位婦人患有精神分裂症,但還好,按照脈象看,情況不算特別嚴重。

“老婆婆,您兒媳婦是不是受過什麼精神上的刺激?”金子收回白皙的手,凝着老婦問道。

老婦點點頭,神色悲愴,豆大的淚珠奪眶而出,哽聲道:“不瞞醫生,我們兩個都是苦命的人,兒子在一次意外中喪生了,兒媳婦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漸漸就成了這個樣子……”

金子心頭酸酸的,一個失去了兒子,一個失去了丈夫,真的好可憐,難怪婦人會患上精神抑鬱症,還好老婆婆心智堅毅些!死者已矣,生者卻還要堅強的活着啊。

精神抑鬱症這個病,在中醫上屬於‘癲症’,‘心風’等範疇,多由憂思惱怒情志所傷,痰溼鬱結,上蒙清竅。治法,應該以鎮心安神爲主,兼用化痰、開鬱、清心、瀉熱之法,調理陰陽,安神定志,補益氣血。

金子提筆開好了藥方,擡眸對老婦說道:“老婆婆請稍等,兒去看看師父現在可有空,讓他過來幫幫您兒媳婦把把脈,再讓他過目一下藥方,如無多大出入,老婆婆就按這個方子煎藥給您兒媳婦吃!”

“好!有勞了!”老婦眼中滿是感激。

金子回到前堂那邊的時候,老神醫剛好瞧完一個病患,正接過學徒遞上來的茶盞,送到嘴邊淺嘗了一口。

他見金子過來,笑意吟吟,問道:“珞兒怎麼跑仁善堂上工了?”

“嘻嘻,師父嫌徒兒礙地兒了?”金子故意打趣,惹得老神醫哈哈大笑。

金子見師父正好有空,便拉着老人家到小院去,幫着複查了一下婦人的病情,又將自己開好的藥方讓老神醫過目,看看是否需要增減。

老神醫看完後,捋着小巴的鬍子定定看着金子,沉吟一息道:“脈理通透,藥方劑量把握得十分嚴謹,珞兒,出師了!”

得了讚賞,金子心裏頭別提有多高興了,忙道:“是師父教得好,纔有徒兒的今天!”

老神醫一臉慈愛,對金子肯定道:“也要你肯用心學纔有用!”

他說完,將藥方遞給老婦,說道:“大嬸到外堂抓藥吧,老夫這個徒兒的藥方,對令媳,一定有用!”

老婦拉着婦人,朝神醫和金子鞠了一躬,噙着淚道了好幾聲謝謝,才顫顫地走了出去。

“師父,您午膳想吃什麼?”金子心情很好,眨巴着眼睛問道。

老神醫眼睛亮亮的,說起吃的,他就想起語兒倒弄的吃食,雖然賣相一般般,但入口的味道,卻是令人難忘的。難道他這個徒兒也會下廚?

“怎麼,珞兒要親手做飯麼?”老神醫問道。

“是啊,今天珞兒不是出師了麼?謝師宴是一定要辦的!”金子態度誠摯道。

(ps:感謝0拈香一朵0,只爲種菜,朗驅,jutro寶貴的粉紅票!感謝ch77兩票寶貴的粉紅票!?感謝子伽和jutro打賞平安符!)

ps:

推薦一本書:

作品:《田園貴女》

簡介:人生最驚喜的事莫過於眼一睜一閉穿越了;?最悲催的事卻是穿越了竟是個名門棄女;?最可恨的事是肚子裏還懷着個小包子,卻不知包子爹是誰;?被父母遺棄到廢棄的舊宅,不怕,好在咱還有一顆不怕吃苦的心,一雙靈巧的手;?東邊種瓜,西邊種豆,還要偷個閒;?包子問:“娘,俺爹呢!”?答曰:“你想要哪一款?” 金子爲了老神醫的那頓謝師宴午膳,忙活了大半天時間,竟渾忘了偵探館那邊還有某人的存在。

師兄們和仁善堂裏的學徒夥計,個個都沾了老神醫的光,順帶着一嘗金子的廚藝,果然,吃過的人,沒有一個不是讚不絕口的。

金子見大家都吃得開懷,也很高興,咧嘴笑着承諾下次有機會,還給大家做飯吃。

拾綴完之後,金子才慢悠悠的走出仁善堂,往隔壁偵探館而去。

不同於仁善堂的熱鬧喧囂,一進入偵探館,就給人一種靜寂神祕的感覺。雖然守門的兩個小廝已經對金子再熟悉不過了,但金子還是遵守館中的規章制度,主動出示證件,才跨進館裏。

野天和笑笑正在茶水間用膳,金子離得遠,沒看清楚二人吃的是什麼,耳邊只有小小的說話聲夾雜着笑聲傳來。金子沒再走過去打攪二人用膳,悄悄在樓道口褪下絲履,就上樓去了。

金子剛到房間,就見辰逸雪一襲黑色的長袍,優雅地坐在軟榻上,面色有些清冷地看着手中拿着的一卷物事。

辰逸雪聽到聲響後,微微擡眸瞟了金子一眼,然後繼續看。

表面看起來並無異樣,但金子還是有些心虛的認爲,辰大神似乎在生誰的氣?

不會是生她的氣吧?

不該呀,不過就是去隔壁仁善堂幫師父看了個病患,再做了一頓飯罷了,至於麼?

戰雛 反正偵探館又沒接手什麼案子,左右沒事嘛!

金子嚥了咽口水,走進房間,在矮几的對面跽坐下來,淺淺一笑,喚了一聲:“辰郎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