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寒國的棒醫們此次來就是懷著一種羞辱性質來的,這才剛見面便是開始發難了!

「這還用說嗎?我夏國文化,上下五千年,歷史記載,朝代更迭,史書所列,皆有考證,我們夏國人,乃是真正的炎黃子孫,而中醫更是在軒轅黃帝之時,便是已經開始流傳!」

葯岐說到這裡,那是滿滿的自信,同時看著朴昶和金正泰的眼神也不一樣了。

早就聽說寒國的人夠無恥,但是哪怕葯岐這樣的國醫聖手也沒有想到寒國的人會無恥到這個地步啊!

端午節被你們提前申請,搶了過去,成為你們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還改了個名字叫端午祭,我們夏國為了友好,為了不挑起事端,不跟你們計較,僅僅對你們譴責一下,你就覺得我夏國好欺負了不是?

說孔子是你們的祖先,現在又說軒轅黃帝是你們的祖先了!

尼瑪,你們的祖先還真的是牛逼呢!我夏國上下五千年文化裡面,所有厲害的人物何著都是你寒國的祖先!

先秦時期,諸子百家,每個人都有大成巨著,要是按照你寒國人的這個想法,何著都是你們的祖先!

人至賤則無敵,這句話形容此時的寒國人真的是太貼切了,能夠有理有據地說出這樣的話,也真的是太不要臉了! “嘟、嘟、嘟”,怎麼不接,李肅在心裏覺得陳婷可能是遇到危險了,不然爲什麼自己打電話給她,她這麼久還不接,原因肯定是,她現在不能接電話,那麼是什麼原因導致她現在不能接電話呢。

最有可能的就是,她遇到危險了,這時,陳婷一直沒接電話,李肅的心裏也是越來越着急了,怎麼辦,該怎麼辦,婷婷她肯定又是遇到很厲害的鬼魂了,也不怪陳婷一直沒接電話讓李肅這麼着急。

問題是,陳婷她現在真的是接不了電話,也沒法去接電話,因爲她此時正被那隻吊死鬼吊在空中,而這時的這個電話,也正是陳婷剛剛被吊起來之後的那個電話,手機裏傳出的音樂是比較優美的。

但手機的主人,也就是陳婷,她一點也沒感覺到優美,反而是更加的難受了,難受的原因是,第一:陳婷也很想再見到李肅,第二:吊在空中的時候越久,人就越難受,甚至到最後,人就會活活的被吊死。

別說是到最後了,現在陳婷就已經感覺快要死了,“李肅,你在哪裏,快點來救我”,陳婷現在最想的就是李肅能夠馬上出現,然後再救自己一次,同時,也感覺到自己實在是太沒有用了,每次都要李肅來救。

如果現在是隻要能夠救得到,救得了陳婷,李肅倒也是無所謂的,多救一次就多救一次,沒什麼大不了的,沒有什麼是比性命還重要的,但問題是,李肅他剛剛使用了天地之道,那麼就算是坐飛機過去。

恐怕也來不及了吧,更別說是打的或者其它什麼的了,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問題,那就是,陳婷現在在哪,李肅他都不知道,那該怎麼去救,一時之間,陳婷真的是陷入了絕境,但這時,她身邊的那隻吊死鬼突然出現了異常。

只見那隻吊死鬼突然有點不自在了,彷彿是有什麼東西使它害怕,接着,不僅僅是那隻吊死鬼覺得不對勁,就連陳婷也覺得非常的不對勁,原因是,屋子裏的陰氣突然之間重了很多,彷彿活生生就是一個鬼屋一樣。

不過,這本來就已經算是鬼屋了,只是現在這屋子裏恐怕又得多一隻鬼了,並且這隻鬼還是非常非常厲害的鬼。

它的名字叫做貞子,只見陳婷的手機屏幕上突然出現了幾根黑色的頭髮,相信大家都知道,這是誰又要出來了,竟然大家都已經知道了的話,那麼就自行去腦補一下吧,不過,這次貞子出得非常快。

就像之前一樣,一下子就出現在了李肅的身邊,不過這次是,貞子她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吊死鬼的身邊,接着,貞子它那恐怖的一面馬上就呈現出來了,把一旁的陳婷嚇得夠嗆,不知道等下陳婷會不會向它要精神損失費。

之後的事,之後再說,不過估計陳婷也不會向它要精神損失費了,因爲人家畢竟救了自己一命。

出現在吊死鬼的身邊之後,貞子也沒有耽擱,直接就是咔咔咔的幾下,把那隻吊死鬼撕得是四分五裂,場面極其的詭異和恐怖,殺鬼啦,殺鬼啦,鬼殺鬼啦,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李肅現在人又在哪裏。

隨着那隻吊死鬼被六馬分屍之後,陳婷也恢復了身體的自由,爲什麼要說那隻吊死鬼它是被六馬分屍的呢,原因是,它不僅僅是雙手、雙腳全部都離開了身體,甚至是,它的腦袋也被貞子強行的扭了下來。

貞子這個殺鬼犯,真的是兇殘無比,好歹也是同類嘛,幹嘛下這麼重的手呢,何必呢,這下好了,直接把人家撕得魂飛魄散了,貞子太牛掰了,這看到的還只是撕鬼,如果是撕人呢,那麼場面豈不是會非常的血腥。

把那隻吊死鬼撕得魂飛魄散之後,貞子便立刻消失了,它也沒有爲難陳婷,這說明,它應該是李肅叫過來的,但爲什麼李肅他不親自來呢,這個還要說嗎,坐飛機過來也來不及了,還好李肅提到了一句。

陳婷恢復了自由之後,便立刻打電話給那個男人,陳婷的膽子也不算小嘛,剛剛貞子還從手機裏出來,這下她就敢直接拿起手機打電話了,果然是學道之人啊,就是有膽識,就是有膽量。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陳婷告訴那個男人,事情都解決了,要他過來一趟,之後,沒過多久,那個男人就開車過來了,然後,陳婷又帶他到屋子裏到處看了一下,最後,確認事情是解決了,接着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他給了陳婷錢,然後再開車送陳婷回去,當然,天這麼黑了,能送是最好的了,陳婷也沒有拒絕。

“貞貞,事情怎麼樣”,看到貞子從手機裏慢慢的出來了,於是李肅趕緊問它,由此可見,李肅也還是非常非常擔心、在乎、在意陳婷的,聽到李肅這麼着急的問自己,貞子一下子就又出現在了李肅的身邊。

然後用意念告訴李肅,事情辦好了,那個女生她沒事,聽到貞子這麼說,李肅心中的那塊石頭終於可以放下了。

在此之前,也就是李肅打電話給陳婷的時候,電話是一直沒接,於是,李肅問貞子,能不能從陳婷的手機裏出來,本來李肅是沒有想到的,也認爲是不可以的,但突然急中生智,問起了貞子這個問題。

然後剛好貞子又有這個能力,於是,也就這樣的把陳婷救下了,不然,陳婷這次絕對是死翹翹了。

道行這麼淺,還去收鬼,不是找死那是什麼,連李肅現在去收鬼,都相當於是去送死了,當然,這裏的這個鬼,指的是貞子,其它的鬼,李肅去收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一個小時之後,“那個聲音它說,一個小時之後,進入任務世界”,大家都在一起,可這次,進入任務世界的,又只有李肅一個人,“肅哥,你運氣真好,這次就你一個人進去”,聽到之前李肅那麼說之後。

薛美美笑着說道,這時,張美華呵斥她說:“美美,別鬧,進入任務世界又不是什麼好事情”,張美華說完之後,薛美美便不再做聲了,但隨後她馬上說:“我也聽到了,一個小時之後,進入任務世界。”

那麼到底一個小時之前發生了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那隻貓,那隻九命怪貓,它現在還在地獄俱樂部那裏等着李肅回去,彷彿就感覺是,它知道李肅一定會來一樣。

到底李肅真的會去嗎,去肯定是會去的,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去。 朴昶的話,令在場的眾人瞬間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軒轅黃帝是你們的祖先?《黃帝內經》是你們祖先寫的?

真的是太搞笑了!

難道出來裝逼之前,不會去百度一下嗎?《黃帝內經》相傳是黃帝所做,但是現在發現的任何跡象都十足的表明,《黃帝內經》成型於漢朝,而且作者並非一人,而是由歷代黃老醫家傳承增補發展創作而來。

而且軒轅黃帝姓什麼?姬姓!

上古母族社會的時候,大姓皆是女字旁!

連黃帝姓什麼都不知道,真的以為是軒轅人家就姓軒轅了嗎?

眾人臉上露出鄙視的神色,盯著朴昶,滿是厭惡。

「那照朴先生所說,我們中醫難不成是借鑒的你們寒國棒醫了嗎?」

孔一斌見到朴昶如此肆無忌憚,厚顏無恥地說出這種話,頓時冷嘲熱諷道。

「那是當然,不說軒轅黃帝是我們的祖先,就光是如今棒醫和中醫的發展,就能夠看出一絲的端倪!」

朴昶昂著頭,說到這裡,也是萬分的自豪。

「能看出什麼端倪?」

孔一斌看著朴昶,不屑地說道。

「我就問孔先生一句,在你們夏國,中醫如今是什麼一個處境?你們中醫又有多少醫院?」

「這個……」

孔一斌被朴昶這麼一問,臉上頓時便是露出了尷尬的神色。

朴昶這個問題,問的真的是太致命了!

如今,中醫在夏國越來越落寞,中醫院更加是變的稀少起來,這是大家都能夠看的到的事實。

朴昶選擇在這個時候說出來,必然是有著絕對的把握。

「怎麼?孔先生不知道還是不好意思說?不過,沒事!在來夏國交流之前,我們還是做了一番功夫的,現在,整個夏國的中醫院屈指可數,然而西醫院卻是越來越多,人們生病,更加願意去西醫院,而不選擇相信中醫!孔先生,我說的對嗎?」

劍道通神 朴昶嘴角微微上揚,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

孔一斌則是被問的啞口無言,他很像反駁,不想第一次見面,夏國中醫們就落了下風,可是他沒有辦法反駁,因為朴昶他說的就是事實!

見到孔一斌無言以對,朴昶整個人更加有些收不住了,甚至說話越來越過分。

「再看看我大寒國,如今,我們棒醫在寒國的影響力,可以說堪比你們西醫在國內的影響!我們大寒國的民眾只要是生病了,第一時間總是會選擇本土的棒醫,而不是去醫院找西醫治療!因為在他們的觀念之中,棒醫傳承久遠,有理有據,更讓他們放心,所以我們棒醫不僅在本土發展的很好,哪怕是世界上,現在我們棒醫的影響力依舊是存在的。」

朴昶聲音故意提高了幾度,就好像生怕在場的夏國年輕中醫們聽不到他的耀武揚威一般。

「那在夏國呢?」

就在孔一斌不知道反駁什麼的時候,一直坐著看好戲的秦穆然突然冷聲地問道。

「額……我說的是國外!」

朴昶也沒想到秦穆然會如此抓字眼兒,立刻說道。

「那麼朴先生就是承認自己是夏國人了?不好意思,我國不是什麼人想入我們夏國國籍都可以的!夏國可是有著嚴格的審查機制,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夠來的!」

秦穆然直接不客氣地說道。

「你……你是誰!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沒有禮貌!我在和你們孔隊長說話,哪裡輪到你插話!」

朴昶覺得自己被秦穆然給針對了,立刻有些惱羞成怒地說道。

「我是誰,我是夏國人啊!不過呢,你和我們孔隊長說話,我要說話那也得看人啊!我們孔隊長和人說話,我自然是說人話,我們孔隊長和阿貓阿狗說話,我自然要說他聽不懂的話了!」

秦穆然這話一出,身旁,葯林薇,孟美雲,薑黃岐等人皆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就連孔一斌也是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惡人還需惡人磨!

果然,面對朴昶這樣的人,還真的就需要秦穆然出手才能夠鎮壓的住。

「你說什麼!葯會長,你們夏國不是一直自稱禮儀之邦嗎?既然身為禮儀之邦,怎可如此魯莽!」

金正泰站在一旁,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也是不悅地跟葯岐說道。

「呵呵!金先生,不好意思啊!我們不是禮儀之邦了!我們所有的禮儀只會針對朋友,而不是敵人!」

葯岐同樣被朴昶說的這話弄的心中幾分惱火。

知道你們是來搞事情的,但是你們這麼肆無忌憚,還當不當這裡是夏國,真以為是你們寒國呢嗎?

聽到葯岐這話,金正泰是知道,剛才朴昶的一番話已經觸動了夏國這方的怒火,可是他根本就不懼怕,因為這一次來,本就是打算踩著夏國中醫的臉幫助寒國棒醫申請聯合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成功的,所以一開始,金正泰他們代表隊的態度便是相當的強硬,根本就不給你夏國中醫臉面!

「呵呵!葯會長,你這話說的,有些敵意了!不過我寒國棒醫傳承久遠,醫術高超,自然也不會懼怕,本來這次來便是有意跟貴國的年輕中醫們探討一下醫術的,既然看起來,夏國的年輕中醫們青春盎然,一定是技術不錯,夏國有句話說的好,擇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我們兩個國家彼此交流一下醫術如何?」

金正泰嘴角上揚,剛才他讓朴昶故意說出那些就是為了激怒夏國這群年輕的中醫們,只有他們被激怒了,自己順勢提出切磋,他們才會應戰!

一旦他們應戰了,就必然會輸,然後整個寒國的年輕棒醫們便是可以踩著夏國年輕中醫的臉面上勝出。

現在的寒國迫切的需要這麼一場勝利,一場向全世界證明,棒醫比中醫厲害的勝利!

也只有這樣,寒國申遺的想法才能夠徹底的實現。

寒國的棒醫們要向世界展示,棒醫比中醫強太多,棒醫才是整個中醫的始祖,而他們中醫只不過是學了一點皮毛,正統終究是正統,難以被超越! 時間回到一個小時之前,“竟然婷婷沒有事,那自己就在靈異事務所裏等她回來好了,不行,還是先打個電話再說”,貞子之前也告訴李肅了,陳婷她沒有事,於是,李肅心中的石頭也終於放下了。

“對不起,你撥打的用戶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南玻一冷文”,聽到後面的都是英文,於是李肅掛斷了電話,陳婷那邊之所以現在是在通話中,原因是因爲剛好陳婷也在給李肅打電話。

那麼陳婷得到的結果肯定也是和李肅一樣的,於是陳婷也掛斷了電話,過了沒多久,陳婷的電話又響了,這次還是李肅打來的,之前李肅那邊聽到對方在通話中,於是掛斷電話之後,過了一下下。

就又打過去了,剛好這時陳婷也沒有在打電話,所以,正好陳婷可以接到了,“婷婷,你沒有事吧”,聽到是李肅的聲音,陳婷突然之間覺得好想李肅,只是,現在自己還在路上,還要得一下才能回去。

“李肅,我沒事,我馬上就回來了”,聽到陳婷自己說她沒事,並且馬上就回來了,李肅的心裏面覺得還是非常高興的,覺得還好,還好貞子及時趕到了,不然可能以後再也不能和陳婷說話了。

又聊了幾句之後,李肅便掛斷了電話,然後決定在靈異事務所裏等陳婷回來,並且要貞子先進到自己的手機裏。

貞子這麼恐怖的存在,不進到手機裏,那該多嚇人,雖然說,貞子她很聽李肅的話,但其實,李肅也還是有點怕貞子的,畢竟它是鬼嘛,還是這麼厲害的鬼,道法現在都拿它沒辦法了,那麼誰還能對付得了它。

李肅把貞子“收”到手機裏之後,便坐在靈異事務所裏的椅子上,就等着陳婷回來,當然,李肅飯都沒吃,就只爲先等到陳婷回來,由此可見,李肅對陳婷真的是一片真心,絕無半點背叛之心。

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鐘,終於,陳婷回來了,兩人見面之後,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本來肚子裏一大堆的話,可現在卻不知道從何說起,本來是應該好好的擁抱一下,可卻因爲害羞,所以也一直沒有擁抱在一起。

陳婷她是女生,她可能會因爲害羞,然後不好意思主動去擁抱李肅,但李肅這個老實人卻也不敢去擁抱陳婷,又是這裏又是那裏的,心中猶豫不決,或者是沒有勇氣,總之一句話,還是害羞,該死的害羞。

最後還是要有個人先來打破這個尷尬的局面,於是,李肅先說:“婷婷,你沒事就好”,聽到李肅這麼說,陳婷倒也回答說:“你吃飯了嗎”,彷彿陳婷是知道李肅還沒吃飯一樣,一語就說中了要點。

李肅隨後回答說自己還沒吃,然後又問陳婷吃了沒,陳婷說自己吃了一點點,但現在又餓了,於是,二人決定先去吃飯,其它的事,以後再說,其實好像也沒有其它的事情了,無非就是今晚李肅睡哪裏。

也不知道李肅今晚能不能和陳婷結成正果,估計是沒有那麼的順利,一切的阻礙,它還在,先吃飯再說吧。

李肅和陳婷二人隨後走到了飯店,然後點了幾個菜,過了沒多久,菜就上來了,二人看到菜來了,於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吃再說,李肅倒是真的餓了,而陳婷之前就吃過一點點飯了。

可能是沒有吃飽吧,現在也還真的是有點餓了,所以,二人倒也還吃得比較快,吃完之後結了賬,二人便立刻起身準備回去,現在時間也不是很早了,早點回去,好早點睡覺了,當然,也許就真的只是睡覺而已。

這時,李肅和陳婷已經回到了靈異事務所裏,而此時,在地獄俱樂部,正有一隻貓咪蹲在那裏,彷彿是在等人一樣,一隻貓咪也有人一樣的表情,真的是奇怪,不過,不要小看這隻貓咪,因爲它正是那隻九命怪貓。

而它等的人則就是李肅,它曾經救過李肅一命,但它現在馬上就要開始渡劫了,所以,它想要李肅幫它成功的渡劫,當然,它也不會虧待李肅,因爲它又發現了一顆珠子,就是和之前的那顆珠子是一樣的。

只要李肅幫了它,那麼它就一定會報答李肅的,其實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曾經救過李肅一命。

那麼就算它沒有珠子,李肅也是會幫助它的,但它也是非常有靈性的,所以,它不願意欠別人什麼。

九命怪貓這邊暫時就不講了,先說說李肅那邊,李肅和陳婷二人剛回靈異事務所沒多久,張美華和朱有爲就開車過來了,當然,車裏面還有薛美美和蘇姍二人,他們四人應該是這時候唱完歌,然後過來的。

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吃飯,不過看樣子,他們是吃了飯過來的,進來之後,加上李肅和陳婷一共又是六人,六人紛紛的坐下,瘋了一天了,這個時候也該是要好好考慮一下任務世界的這個事情了。

該放鬆的,還是可以放鬆,但該要考慮的事情,也還是要考慮一下了,畢竟這也是和自己的生命是有聯繫的,死在任務世界裏的人,已經是不計其數了,而沒有死的人,那麼儘量的在接下來的任務中。

不讓自己死在任務世界裏,當然,能夠不死是最好的,但運氣是不是每次都能那麼好呢,六人坐下之後,聊了下天,突然,李肅的臉色有點不對,這個時候臉色不對,應該又是它來了,沒錯,它就是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

“一個小時之後,進入任務世界,請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這樣說完了,真的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這時,朱有爲看到李肅的臉色有點不對,於是問李肅,它是不是又來了。

隨後,李肅便告訴大家,那個聲音它說了什麼,也就是,也不知道是該說之前,還是之後了,反正就是隨後,薛美美開玩笑的對李肅說,然後張美華呵斥她,接着,薛美美也聽到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 金正泰這一次能夠作為寒國棒醫交流隊的領頭人物,自然也是受了上面的命令的。

這一次寒國主動安排組織這種醫學交流活動,尤其是放在夏國,真的是為了兩國的醫學學術交流嗎?

當然不是!

金正泰很清楚自己國家的心意,這一次,就是為了將夏國的中醫當做寒國申遺成功的墊腳石!

若是,秦穆然不來,葯岐和姜素問等人可能還不太敢應戰,畢竟夏國也不是對寒國的那群年輕棒醫們沒有了解。

光是朴昶,在寒國棒醫界便是有著不錯的名聲,更有傳言說,他會是金正泰未來的接班人,一手醫術自然是不容小覷的。

跟不用說,棒醫代表隊裡面還有全智賢,崔世雄等年輕一代在寒國都有不錯名氣的棒醫鎮場。

只是,這一切都因為秦穆然的加入而改變了!

朴昶,全智賢,崔世雄幾人醫術是厲害,但是相比金正泰還是有些不足的,金正泰之前也跟葯岐他們交過手,根本就不是葯岐等國醫聖手的對手,要不然,這一次也不會整出年輕一輩來較量。

但是秦穆然的實力卻是比葯岐還要強上幾分,等於,朴昶,全智賢,崔世雄幾人面對著一個擁有國醫聖手等級的夏國中醫交流隊!

他們還能夠勝出嗎?

葯岐一雙眼睛上下看著金正泰,努力讓自己的臉上表情沒有什麼變化,這樣子金正泰就不會提前知道,這是夏國中醫們給他挖的一個大坑,就等著他們往裡面跳,然後自己給自己啪啪打臉了!

「好!可以!」

葯岐點點頭,沒有猶豫地說道。

「嗯?」

金正泰聽到葯岐爽快地點頭了,頓時有些意外。

按照他原先的設定,葯岐不是應該要找各種理由拒絕的嗎?因為他們隊伍里的人,金正泰也是有些了解的,算上實力,除了孔一斌和薑黃岐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就憑著這個陣容,你葯岐敢跟我們寒國的棒醫精英隊比試?你的腦袋不會被驢給踢了吧?還是純心找羞辱?

不過,這些話,他金正泰不會說出來,此時的他巴不得葯岐快點安排比試呢!這樣他們也能夠迅速的戰勝夏國的中醫隊,然後光榮回國,享受整個大寒國民眾對他們的歡呼和敬仰!

因為,他們到那時候,便是整個大寒國的英雄!

只是,這種想法,現在想想就好,當務之急,還是要先戰勝整個夏國中醫隊,然後向世界宣布他們的戰績!

「怎麼?莫非金先生有什麼意見?」

葯岐聽到金正泰嗯了一聲,以為他有什麼意見,當即問道。

「沒……沒什麼,不知道,我們如何比試?」

金正泰看著葯岐問道。

「既然比試是你們提出來的,自然比賽還得由你們來定,我們夏國是禮儀之邦,有朋自遠方來,怎麼能欺負你們呢,還是有你們說吧!讓我們一盡地主之誼!」

葯岐看著金正泰笑了笑說道。

「額……」

金正泰沒有想到葯岐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頓時整個人腦袋裡一片空白。

不過,葯岐這樣說了,不就是給他們一個天大的便利嘛?

所以,金正泰沒有任何的客氣,當即便是說道:「這樣吧,我們以接棒的形式來,第一輪,問診,第二輪斷症,第三輪針灸,第四輪推拿,第五輪開方,每輪各派出一名隊員,進行對抗,五局三勝的一方,獲勝,如何?」

金正泰看著葯岐,眼睛之中布滿了濃濃的戰意。

「我沒意見!」

葯岐點了點頭,金正泰提出的比試也是公平的,問診,斷症,針灸,推拿,開方,都是一名合格的中醫所必備的,比試這些也是合情合理。

腹黑總裁太癡情 「既然雙方都沒有意見,那麼葯先生,這裡是你們的主場,你來安排吧?」

金正泰看著葯岐,那麼目光之中好像在說,給你們來安排,讓你們作弊也不怕,只要你們敢,我們就敢戳穿,到時候,都省的比試了!直接便能夠讓你夏國的中醫抬不起頭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