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販師傅聽得明白,立即一個急剎,來了個“車擺尾”,再往左打一下方向盤,小型貨車便調過頭來,轟鳴着向外環東路急馳而去。

倒是車斗裏的人晃得不行,有兩個人已被剛纔的急剎倒在了車斗裏面。

“看後視鏡,你看他們追上來了!加速!”朱清宇大聲命令道。

果販師傅沉着冷靜,將檔杆拉至五檔,猛踩油門,後面的車斗裏不時傳出驚呼聲。

邊城環東路路面較窄,而且彎道較多,朱清宇看了時速表,已經達90公里。

後面,兩臺商務車遠遠地跟着,時速大概相近,這樣下去,不知這輛貨車能堅持多久。

經過通宵的戰鬥,朱清宇已感到有些疲憊,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而且,從現在的情況看,青龍幫在郭應龍被城南派出 所押走後都還在頻頻堵截,看樣子誓在殺人滅口,可見青龍幫的勢力不僅龐大,而且手段殘忍。

現在後有追兵,情況危急。朱清宇心想,如果自己一人倒是天塌下來都無所謂,但是這幾個傷員,還有八個人證就難以逃脫了,如果落入青龍幫手裏,就將前功盡棄,這一通宵就算白忙乎了。

爲了保險起見,朱清宇拿出手機撥通了110。

“110嗎,我叫朱清宇,萬福城工地保安。我們一輛小型貨車被兩臺商務車跟蹤,在環東路,我們車上十幾個人,情況危急,請求支援!對,我們正在由城南沿環東路向城北方向行進。什麼?堅持十分鐘?好吧。”

“不要慌,他們跟進不上,我車子裏滿箱油,跑一整天都沒問題。”果販師傅冷靜地答道。

朱清宇對果販師傅的車技本來就感到欽佩,見他這樣處變不驚,就更欽佩他的膽識了。於是朱清宇問道:“師傅貴姓?開了不少年份了吧?”

果販師傅眼盯前方,面不改色地回答道:“我叫趙茂海,城南辦事處趙家山村人,跑水果生意已經十多年了。”

“哦,你認識趙茂雷嗎?”

“他是我的親堂弟,我三叔家的兒子。”

“哦,難怪趙茂雷與你長得相似,他現在萬福城當保安,是我們保安部的弟兄。”

“萬福城的事茂雷跟我講過,你就是那個朱清宇吧,你的身手可了不起喲,放心吧,我今天拚了這條命也要將你們送出去!”

小型貨車轟鳴着向前急馳,好在環東路車輛較少,行駛的車輛見一臺貨車駛得這樣瘋狂,都隔遠就停下來讓道,生怕貨車撞到自己的車子上。

但是,前面不遠處有一臺碴土車橫在路上,趙茂海喊了聲“壞了!”,腳踩剎車減速,將車子停在了一邊。

“看來今天跑不掉了,只有硬拚了!”朱清宇見狀,拉開車門下了車。

車斗裏的保安的左家兩兄弟也跳下車來。

“車上的人全都爬下,沒有我的命令不準起來!”朱清宇吼道。

車上的八名聾啞人全部爬下了,李正風和小羅本想參加戰鬥,無奈傷口巨痛,只得作罷。

但是趙茂海跟着下了車,從車座底下拉了一把明晃晃的砍刀和兩根一米長的六分粗的鋼管。

左定軍和左定民接過趙茂海遞過來的鋼管,拉出一種決一死戰的架勢。

兩輛商務車“吱嘎”一聲在十米遠的地方停下,二十多人拿着各種器械團了上來。帶頭的不是別人,而是應龍勞務服務公司的保安——“銅臂鐵索無影刀”——黑衣人!

朱清宇心道地聲不好,看來今天有些麻煩了。並不是朱清宇怕他,而是今天自己一方戰鬥力大減,況且還拖着一車的廢人。而要想保護好這些人,就有些難度了。

這時,前面的碴土車上也下來三個手持大刀的彪形大漢,兩頭的人馬向中間靠攏,試圖前後夾擊。

“趙師傅,左定軍、左定民,你們三個負責前面那三個,我負責後面這些人。”朱清宇作了分工,準備開戰。

黑衣人還是黑衣人,除了一雙能洞察一切的火眼外,看不見他身上的一點膚色。


“前輩,今天我們又見面了。”朱清宇雙手抱拳說道。

“端人家碗,服人家管。今天對不住了。”黑衣人說罷,手持無影刀,拉開了架勢。

“哈哈,你帶來的人不少啊,看來是要把我們趕盡殺絕了。”朱清宇笑着說道。

“那也未必,你只管使出功夫,勝敗乃兵家常事。難道你怕了不成?”

“哼——哈!自來到邊城,我朱清宇何曾怕過誰!只不過我念你同爲保安,且年紀已大,如果傷着你了,我於心不忍啊!”

“看你口氣不小啊,小夥子,功夫再高也不要輕敵,等一下你可要小心了。”


朱清宇感覺到黑衣人話中有話,難道對方除了黑衣外還另有高手?

朱清宇的後方,已經動起手來,趙茂海和左定軍、左定民與三個彪形大漢戰在一起。

黑衣人並未動手,他手一揮,後面的人便蜂擁而上。立刻殺聲震天,朱清宇被圍在中間。

朱清宇等的就是對方聚攏,他運掌發力,腳踩碎步,沿着四周飛速移動,只聽得“啪啪啪啪啪”一連串脆響,對方靠前的七八個人刀還沒砍下,身子就已倒在地上。

其餘的人並不畏懼,奮勇向前,朱清宇東挪西躲,伺機出擊,對方只見一道影子在眼前閃動,刀砍砍不着,棍打棍落空,只一會兒功夫,又有幾個人中掌倒下。

但是公路邊的一棵香樟樹下,有一個人拉開了弓箭,當朱清宇再次將面前的人打倒之後,一支利箭就“嗖”的一聲射了出去。

朱清宇感覺到一絲剌骨的銳氣襲來,他快速閃身伸起左手,食指和中指便將射過來的利箭接住。

朱清宇稍一偏頭,反手一投,手中的那支利箭便按原來的方向反射回去,直穿在那人的咽喉之上。

接着,朱清宇連環出擊如意拳掌,周圍的人全部倒地。

朱清宇有些得意:怎麼樣,沒用仙功,照樣叫你們有來無回!

但是他不知道,更遠處的一個狙擊手站在另一棵行道樹下舉起了一支土造步槍,這時已扣動的板機。

“呯!”一聲巨響,把朱清宇嚇了一大跳。

朱清宇隨聲看去,只見一支步槍從舉槍漢子手中脫落,緊接着項上人頭被一條繩子一樣的東西絞割,無聲倒地。

爾後,朱清宇又見一團黑影從樹上飛下,疾步跑上前來。“是黑衣人!”朱清宇吃了一驚,難怪打了這一半天沒有

見他的影子。

“朱清宇,你打傷了我的兄弟,看我怎麼收拾你!”黑衣人說罷,手中的鋼繩並“呼”的一聲掃了過來。

朱清宇閃身躲過,心想今天這個黑衣人怎麼了,剛纔還在幫我,現在咋又和我作對呢!

被朱清宇打倒的一羣人已無還手之力,個個手撫胸口咳嗽不停,看來不將息幾個月怕是不行了。

而小型貨車的前面,趙茂海與左定軍、左定民還與對方戰在一起,而趙茂海和左定民胸前各有一條明顯的刀傷,鮮血溼透了衣服。

黑衣人抖動鋼繩,但步法有些零亂,朱清宇看出破綻,習慣地猛出一掌,黑衣人被推出兩米遠,轟然倒地。

朱清宇擊出這一掌後,纔開始後悔,因爲黑衣今天的表現,實際上是在幫自己,如果不是黑衣人暗中突襲狙擊手,自己可能已命赴黃泉了。

朱清宇趕緊上前,想扶起黑衣人,黑衣用眼神制止,擺了兩下右手。但他嘴裏卻說道:“朱清宇,今天我栽在你手裏了,要殺要剮隨你便!”

朱清宇心想110警察馬上就要到了,如果將黑衣人抓去了可就麻煩了,牢獄之災不可避免。再說,黑衣人既然幫我, 今後可以通過他獲得更多的重要的情報。

於是朱清宇說道:“看在你年紀一大把的份上,今天尚且留你一條性命,你帶着你的人,走吧!”

黑衣人吃力地站起來,用手指了指地上,然後喊着一夥人歪歪扭扭地上車走了。

另一邊,那三個大漢見這邊的人走了,也急忙收刀,跳上碴土車一溜煙跑了。

趙茂海還想追上去,被朱清宇制止了。

朱清宇走到剛纔黑衣躺着的地方,拾起地上的一張紙條,上面寫着:“趙從水路走。”

朱清宇將紙條撕成粉末,嘴上卻說道:“老不死的,竟敢威脅我!追!”

朱清宇等人上了車,向着黑衣人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朱清宇,我看還是不要追了咱們趕快將傷員送醫院吧。”趙茂海說道。

“那好,馬上送醫院吧。”朱清宇說道。

趙茂海呲牙咧嘴,胸前的傷口開始疼痛,雖然傷口不深,但足有二十公分長,必須做手術縫合才行。

“我來開吧,你休息一下。”朱清宇說。

“這點傷算個啥,影響不了開車。”趙茂海裝着笑臉說道。

朱清宇不禁佩服趙茂海的勇氣,他相信這個鐵一般的漢子,除非倒下了,不然都永不言敗。

“如果趙茂海能跟我共事那該多好啊!”朱清宇心裏想:“還有左定軍、左定民,本質是好的,而且言而有信,算是響噹噹的漢子。”

小型貨車到了醫院,朱清宇和另兩名保安將傷員送往門診部急診室,叫左定軍前去掛號,忙乎了半天,終於將受傷人員安頓住院。

朱清宇留下左定軍負責照看趙茂海和左定民,留下另兩名保安照看李正風和小羅,自己打算將車上的八名聾啞男工送往公安處。 第二百零四章神格~靈域~炎魂!~三位一體幻界雛形!

洛聽雪的神格只從吞噬了靈域之後,虛幻的身軀變得實質化起來。只見一個少女的嬌軀從那團虛幻的氣體里出來。

而這個少女的身軀上靈氣的波動是最為濃郁的。自然精魄的力量在她的身體里流淌著。

只是這個少女的身軀裡面根本沒有靈魂而言只是一具肉身而已。

只是這個少女的身軀是**著的,擁有一個和洛聽雪一樣的紫色的秀髮。

逐漸的這個少女的雙眼頓時睜開,眼瞳里紫色神光直接對著洛聽雪的眼睛。

嗷!吃痛的一聲之後神格法身和洛聽雪之間產生了一種奇妙的聯繫。

神格法身居然擁有了第二個靈魂進而這個法身的身上具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在洛聽雪的靈魂的深處直接刻印下一個神紋。

居然這個是一種第二生命力。

就是不知道皓天哥哥的神格法身是不是和我一樣的呢?

只要自己的這個身體因為一次戰鬥而意外的隕落,神格的法身意味著可以藉助第二身軀而重新活過來。甚至直接可以藉助神格法身將原本的身軀修復從而完成二度復活。

這就是神格的特殊作用!

這就相當與換了一個身子存活在這個世界上一樣。

完成了神紋的刻畫之後,洛聽雪的神格法身順著她的天靈蓋直接落入她的靈域里。

洛聽雪的靈域里,靈氣還算得上是一個充裕的地方。神格法身就在這裡坐落著。四周都是繚繞不絕的霧氣,而這霧氣就是洛聽雪靈域的靈氣。

而這個神格法身,具有和洛聽雪一樣的神通,如果洛聽雪將自己的靈魂注入到這個神格的裡面的話,直接就可以當成另外的一具身體而使用。

而原本是**的身軀已經被洛聽雪穿上了衣服。靈域因為有了洛聽雪的舍呢個法身而變得更加的具有一種秩序。

靈域終於在這一刻起誕生生命!

幾個符文混合著她的靈魂力量,結合她的自然精魄,以一種巧妙的方式在構建著自己的軀體。


構建出來的身軀雖說還是最為基本的符文的狀態,也算得上是有自己的生命了。


靈域,大有一種向幻界發展的趨勢。

洛聽雪的神格吞噬靈域之後,神格藉助靈域。凝練好自己的身軀。以對方的魂壤,靈氣,空間力量,將這三種絕對的力量煉化之後所形成的特殊身軀。

至此。隨著聖魔傀儡的誕生。洛聽雪的神格法身的成型。這兩件事情的到來,雲宮世界的危機就此解除了。

老媽~你們就行了,我還要體悟自己剛剛獲得的東西呢。至於大餐什麼的等皓天哥哥回來之後聚在一起好好的享用享用。還有,老媽,你能不能去一趟輝光城把幻行雲大哥的親人都帶到這裡來因為我有事情要和他們說一說。

什麼事情?

幻行雲大哥~他~一直活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