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眉低沉之間,鳳鳴玉手中的馬鞭如同長有眼睛一般直取葉千鋒胯下!

“我的天,什麼郡主哦?”

葉千鋒一個閃身的同時,心中鬱悶的想道。

葉千鋒的速度原本極快,不過說也奇怪,也一條馬鞭卻好似不達目的不罷休一般,一直追着他的胯下,弄個葉千鋒冷汗長流。

“我說你這郡主還是不是女人,怎麼出手如此的刁鑽?也不怕玷 污了女人二字!”

葉千鋒一邊躲閃一邊吼道。

“哼,誰叫你亂說話,你不是說你本事極大嗎? 獨家專寵:撲倒吸血鬼老公 ,我看你還能囂張不?”

冷哼聲中,馬鞭居然狠狠的給了葉千鋒的大腿一下,直疼得那本事極大的男子火冒三丈,葉千鋒再也忍不住了,將全部的元力運到雙手的同時,狠狠的就朝着馬鞭抓去!

“放手!”

皮粗肉糙的葉千鋒生生抓住了馬鞭,那鳳鳴玉自然不依了。

“不行,你打了我一鞭,我怎麼也要還回來!”

葉千鋒也不依的說道,並且雙手用力,就欲將馬鞭奪過來,奈何那郡主與他修爲一樣的境界,一時間倒也沒能得逞。

“好吧,我放手!”


葉千鋒眼睛一轉,赫然鬆開了雙手。

“哎呀!”

鳳鳴玉沒想到葉千鋒說放就放,一個不留神嬌軀就朝着身後倒去。

“我接!”

葉千鋒眼疾手快,施展全速之下,居然跑到對面張開了渾實的懷抱,結實的將那郡主給抱在了懷裏,剎那間,香氣撲鼻,溫柔得差點讓他窒息。

“……..”


葉千鋒將那郡主抱住的瞬間,留坑張等人全部傻掉了,一雙雙眼睛睜的大大的,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找死也要有個度啊,居然敢抱留神城的第一惡人!

“真香!”

結實抱住鳳鳴玉的葉千鋒居然大大咧咧的猛的吸了一口香氣之後說道。 被葉千鋒抱住的瞬間,鳳鳴玉就感覺到了那如同巍峨大山一般沉穩和踏實的胸膛帶給她的安全感,也第一次感覺到了只屬於男人的氣息,而這些在她之前十幾年的生命之中卻是從來都沒能理解的。

異樣,絕對的異樣,怪不得大娘,二孃,等幾個娘總是喜歡父親晚上都去她們那裏,原來男人的胸膛懷抱是如此的讓人感到舒服讓人流連忘返啊!

葉千鋒豈能想到,在他懷抱之中嬌軀一震的鳳鳴玉在極其極其短暫的時間之中會想到如此之多的事情,這廝居然還忽視了鳳鳴玉那已經如同熟透了蟠桃一般的俊臉,自我陶醉的說出了先前的那一句話。

我滴個親孃啊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居然有如此生猛的男人,不過爲什麼郡主還沒發飆,不會……..

平時自認爲詭計多端賽諸葛的僞道李在此刻也徹底的傻掉了。

“咦?你怎麼不掙扎一下啊?怎麼也得象徵性的掙扎一下吧?莫不是喜歡上我的懷抱了?嗯?臉怎麼紅了?我暈,我差點忘記你是個小丫頭了!”

半天沒見動靜,葉千鋒居然放開雙手讓躺在自己懷抱之中的郡主自己立正站好,不過卻不想他剛一放手,鳳鳴玉就一個踉蹌。

“怎麼回事?怎麼站不穩了?莫非我剛纔抱你的時候力氣太大了?把你給震得內傷了?”

葉千鋒趕忙再次將鳳鳴玉抱住,滿臉疑惑的說道。

聽到那些話,看着臉蛋紅透了的郡主,留坑張和僞道李互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瘋狂生猛”四個字。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我看你們郡主一時半會是回不過神了,都成內傷了,哎,可憐的孩!”

一手抱着依然沒回過神來的鳳鳴玉,葉千鋒一邊對着留坑張等人說道。

“這,這,這就征服了?”

留坑張有些不可思議的茫然的唸叨着。

“我看我們還是閃吧,兄弟對不起了,今天的事情就算我們錯了,改日一定登門拜訪,還望兄弟不吝指教!”

僞道李看出了點名堂,拉了拉留坑張的衣角之後抱拳對葉千鋒說道。

“沒問題!”

葉千鋒毫不客氣的說道。

在留坑張和僞道李 那三步一回頭的不捨之情下,那小俏的郡主也終於從巍峨的胸膛之中回過神來,其實也不能怪她如此貪戀葉千鋒甚至叫迷失在葉千鋒溫暖的臂彎和懷抱之中,那是因爲她從小生長的爾虞我詐的環境之中,作爲帝室的一個成員,箇中的苦楚也只有她自己才明白……

“你…….”

臉依然異常鮮紅的鳳鳴玉一脫離開葉千鋒的懷抱,就指着後者的鼻子準備說點什麼,卻發現自己還真的不知道如此時刻到底該說什麼。

“我,我什麼?少裝了,外人都走了,如今只剩下自己人而已,喜歡我的這個寬廣溫暖厚實的懷抱就明說,沒什麼大不了的,最多我收了你這個小妖精就是了!”

葉千鋒散漫的移開那指着自己的蔥白一般的玉指之後說道。

“自己人?你說什麼呀?”

鳳鳴玉的俏臉越加的鮮紅了,好似那快點滴出水來的水蜜桃一般。

“怎麼回事?這還真不像你,你不是一個小的女流莽嗎?怎麼也作出如此小女兒的姿態?太不專業了!”

葉千鋒打趣的說道,其實他怎麼會看不出面前的俏美人本性並不壞,不過只是嬌生慣養罷了,有些刁蠻罷了。

“對,我們就是自己人,你剛纔不是說要收了我嗎?雖然我現在還小,不過我就認定你了,不如今天你就跟我去見我父親吧,怎麼樣?”

一改先前的羞赧之態,那郡主大人居然非常親暱的挽起了葉千鋒的手臂撒嬌似地說道,這一下子可嚇壞了葉千鋒。

“別啊,男女授受不親!”

葉千鋒一邊想要甩掉那如同鐵鉗一般的雙手,一邊連忙說道,要是被這樣一個小妖精給惦記上的話,那他這輩子可就完了。

“哼,你不是說你相當的牛氣嗎?怎麼?害怕了?沒膽了?”

小妖精不愧是小妖精,一下子就拿住了葉千鋒。

“哈哈,你真是說笑了,我堂堂男兒豈會害怕多一個老婆?不過你可要想好了,我以後註定是會擁有弱水三千的!”

葉千鋒也不是菜鳥,直接丟出了是女人就基本接受不 了的殺手鐗。

“你敢,我家裏可是有專業的閹割師傅!”

果然,那鳳鳴玉立馬露出了惡狠狠的姿態。

“算了,不和你扯了,我估計再不回去我老婆就要出來喊我回家吃飯了!”

葉千鋒有些怕怕的說道。

“也好,我也不是無情的人,今日我就隨你回去見見大姐,不過之後你要是再敢亂來的話,休怪我不客氣!”

鳳鳴玉霸氣側漏的說道,一時間到真是嚇了葉千鋒一跳,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最後葉千鋒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好同意帶鳳鳴玉回家。

“先說好,我家距離留神城可是有一百多裏,一個來回起碼要好幾天,你就不先回家報個平安?”

葉千鋒依然有些不死心的說道。

“哼,你覺得本郡主出門暗中會沒有我父親的眼線不成?”

鳳鳴玉一說完,雙掌一擊,一個身穿繡着一頭鳳凰的男子就好似幽靈一般的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回去告訴我那老爹,就說我要隨他未來的女婿去一趟傲龍村見未來的公婆,這幾天就不回家了!”

彪悍的言語不光嚇到了葉千鋒,更是讓那早就習慣了鳳鳴玉神一般手段的男子差點摔倒在了地上。

“哦?”

在那男子還沒弄明白的時候,葉千鋒和鳳鳴玉已然騎着那白麟馬絕塵而去。

“這讓我怎麼說啊?不是擺明了讓我回去找死嗎?”

葉千鋒和鳳鳴玉自然不會知道那男子黑的發亮的臉色了…….

白麟馬,雖然戰鬥力並不是很強,不過身板比起最優秀的戰馬都要強悍,那速度自然是極快,一百多裏的地,不過兩個時辰就到了,只是兩個時辰而已,嘰嘰喳喳的鳳鳴玉卻讓葉千鋒的衣衫溼了個透,也讓他終於明白“三個女人一臺戲”的精髓了…….

“大家好,我是千鋒的媳婦!”

“千鋒,真不奈,出去幾天就帶回來一個俏媳婦!”

“多謝大娘的誇獎,我不光要做俏媳婦,還要做一個相當優秀的好媳婦!”

“千鋒老弟,你也太不講究,哥哥我都還沒娶老婆,你怎麼就能跑到我前面去了啦?兄弟媳婦啊,你有沒有姐姐妹妹啊?能不能給堂兄也介紹一個啊?”

在鳳鳴玉一來到傲龍村就吼了一嗓子之後,一百多人的傲龍村瞬間就沸騰了,也瞬間就讓葉千鋒給懵了,不過那鳳鳴玉反而是樂在其中,不斷和根本不認識的葉家人打着招呼,完全就是一個自來熟。

“哥?這就是嫂子?我看怎麼比我大不了幾歲啊?你不會幹那拐賣兒童的勾當吧?”

在穿越過重重強勢圍觀的人羣之後,葉千鋒終於如釋重負的回到了自家的院子,原本以爲可以鬆一口氣了,不過葉依蘭的一句話差點讓他吐血了。

“千鋒,這到底是誰啊?”

葉媽倒是沉着,不過卻掩飾不住眉梢之間的喜悅之色。

“伯母,小妹好,我是千鋒哥未來的媳婦鳳鳴玉!”

施了一個大禮的鳳鳴玉此刻表現得如同一個宮廷女子一般的規矩,甚至臉上還出現了兩朵紅暈。


“真的假的啊?”

沒等葉媽開口,葉依蘭一邊圍着鳳鳴玉打轉,一邊抱着懷疑的態度。

“你們別聽她說,她就是一個女流莽,她這是在捉弄我們啊!”

葉千鋒悲哀的仰天長嘆。

“千鋒你真是的,我看人家不光長的漂亮,還非常懂規矩,那有你這樣說人家的!鳴玉是吧?別理他,跟我進屋去!”

葉媽狠狠的白了葉千鋒一眼,一把牽過鳳鳴玉,異常歡喜的說道,而那鳳鳴玉一邊跟隨葉媽的腳步,一邊卻在暗中對葉千鋒投過去一道得意的神色。 鳳鳴玉的到來,無疑讓寧靜的小村莊變得異常的活躍,不過卻是欣喜了大衆,苦了葉千鋒一人,此女的行徑根本沒有一方郡主該有的風範,反而總是以葉千鋒的媳婦自居,並且在得知葉千鋒其實並沒有老婆之後,更是說出什麼要爲葉家開枝散葉之類彪悍的言語,搞得葉千鋒到最後都以爲天上真的給自己掉了個媳婦似地。


不過一切的欣喜都隨着三天之後偶然出現的醉紅顏而結束了…….

“流莽?”

“真的是你?”

“好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然不費功夫!”

尉爺的萌妻很撩人 ,自然也包括鳳鳴玉了。

“不是吧?莫不是千鋒這小子家裏一個,外面一個?”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千鋒哥就是俺的偶像啊!”

“千鋒真是爲我們葉家掙了臉面啊!”

“老二,你說我們是不是該破個例啊?我們葉家的男子還從來沒有出現過男子娶兩個老婆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