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母眼神一冷,淡淡道:「不用了,他們兩口子的事,我們外人還是少插手的好,你說是不是,路小姐?」

路靜笑著不敢說話,梁母畢竟曾是商場上叱吒風雲的人物,除了因為喜愛橙子而有點糊塗外,其他時候可精明著呢!

這時候橙子一把拉著梁母道:「媽,事情是怎麼樣的我們聽聽路小姐說吧,路小姐,你和我銳哥哥剛剛是?」

「哦,沒什麼的,我因為慌亂,不小心把咖啡弄出來了,滴到了梁大哥的褲子上,我給他擦來著,誰知道梁大哥不願意,拉開我的時候,我因為穿的高跟鞋,才不小心摔了一下!」

路靜急急解釋道。

梁母聽了,臉色稍緩,但還是淡淡道:「路小姐以後還是要小心點,免得破壞了別人夫妻感情!」

路靜一聽,臉色一白,吶吶道:「怎麼會呢?」

得,主角都走了,其他人還吃什麼飯,只好都轉身打道回府!

而路靜,緩緩地抬手看著手裡的東西,輕輕地笑了一下:「可惜,我就是要破壞他們的感情!」

家裡,喬語將孩子們安頓好,讓張嫂子看著,然後回到了卧室!

梁景銳一直跟在後面,看著喬語的臉色,連話都不敢說,可憐的居家男人!

回到卧室,梁景銳就要靠過來抱抱喬語,可是喬語一聞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氣道:「難聞死了,還不趕緊去洗澡?」

梁景銳抬起胳膊聞了聞,是有香水味,肯定是路靜靠近的時候沾上的,只好悻悻地去了浴室洗澡。

漸漸地,喬語的氣也平了下來,畢竟兩人這麼多年了,什麼誤會沒發生過?她只是在剛開始看到的時候,心裡難過罷了!

正在這時,梁景銳隨手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消息聲響了一下,喬語下意識地回頭,就看到屏幕上寫道:「梁大哥,你的手錶落我這裡了,有時間你過來取,地址你知道的!」

喬語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那個地址你知道的字樣,眼中的淚不由得落了下來!

難道真的是妻子生孩子的前後就是丈夫出軌最容易的時候嗎?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浴室的門開了,喬語立即抹去眼淚,背對著梁景銳躺了下來!

梁景銳貼著喬語躺了下來,本來要伸手抱喬語,可是喬語卻立即躲開了,還離他遠遠地!

梁景銳無奈道:「小語,我已經和你解釋過了,你怎麼就不相信我呢?」

「你要我怎麼相信?畢竟你和路靜孤男寡女相處了一段時間,也許你也是喜歡她的吧?」

梁景銳無奈地道:「小語,我不喜歡那種心機重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就是我傻了,好騙嗎?」喬語立即道。

梁景銳一愣,氣道:「小語,你不要無理取鬧好不好?」

喬語氣得轉身道:「我無理取鬧了?到底是誰做錯了?」

「好好好,是我,是我,小語,我們不要吵了好不好?」梁景銳難過道。

喬語沉默了下,冷冷問道:「那你手錶呢?」

「手錶」梁景銳抬頭看了看床頭櫃,沒看見,就隨意道:「可能洗澡的時候取下來放在浴室了吧!小語,我們不要這樣了,好嗎?」

喬語輕輕地閉上了眼睛,道:「我累了,睡吧!」

梁景銳只好沉默了下來,一夜無話,夫妻兩人第一次冷戰!

第二天,梁景銳起床看到仍然背對著自己的喬語,也不好叫醒她,只好起身去了公司!

聽到關門聲,喬語睜開眼睛,緩緩來到窗前,看著他開車出去!

轉身來到嬰兒室,看到張嫂子已經在了,隨即笑道:「張嫂子,你去過國外嗎?」

張嫂子驚訝地道:「夫人我為什麼這麼問?我一直打工,還沒有去過國外呢?」

「那我帶你去國外玩玩吧,你想去哪裡?」喬語問道。

張嫂子想了想,道:「F國吧,經常聽我女兒提起,時尚浪漫之都!」

喬語點點頭,道:「那我們就去國外,帶著寶寶,張嫂子先不要告訴別人,否則我媽肯定不會答應的!」

雖然奇怪,但張嫂子也沒有多想,點頭答應了下來!

喬語動用力量,很快辦好了出國手續,中午吃過飯,梁母和橙子都去休息了,喬語對張嫂子道:「我們走吧!」 「二小姐?」

「蕭少這樣,不會是想要挖苦我吧?」

夏熏染微微的苦澀一笑,不由的垂下了眼瞼,留下半個側臉給蕭閻雲,竟然也有一種惹人憐惜的脆弱感!

「二小姐多心了!我只是有些驚訝,沒想到在這裡能看到二小姐!」

蕭閻雲有些吃驚,這是他們蕭家的私人宴會,能請的人都是那些平時關係不錯的人!

雖然夏家的勢力確實不錯,可是跟他們比起來,也是沒有資格進入的!

卻沒有想到……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啊!我才是沒有想到蕭先生竟然是蕭家的少爺!也難怪……」

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一樣,夏熏染的臉上閃過一絲驚恐,隨即又像是什麼事沒有發生一樣的指著一旁正在跟蕭母說話的婦人說到:「我們也是受那麼夫人邀請的!」

蕭閻雲總覺得她隱下的那句話是關於夏熏溪的!

從那一次鬧僵以後,他竟然都沒有在別墅再看到過她,一時間有些心急,卻硬是將這一份心情給隱藏了起來!

「那是我母親!」

蕭閻雲禮貌異常的對著夏熏染耐心的一笑,指著一旁的花園說到:「二小姐還沒有來過吧,帶二小姐熟悉一下!」

「會不會太麻煩你了!聽說今天是你……」

「怎麼會麻煩!」

蕭閻雲微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時不時朝這邊投注關注目光的女人,忍不住嘀咕到:「反正最忙的也不是我!」

夏熏染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在場的女士一眼,最後還是跟上了蕭閻雲的腳步!

看著前面慢悠悠走著有些悶悶不樂的蕭閻雲,夏熏染好像是終於下定決心一樣,有些焦急的問到:「今天真的是一場相親宴嗎?」

蕭閻雲無奈的一笑:「二小姐不是看到了嗎?」

「竟然是真的!」

夏熏染突然有些氣憤的沖著蕭閻雲質問到:「你到底有沒有想過這樣的話,姐姐會有多傷心!」

「你姐姐?」蕭閻雲自嘲的一笑,看向一旁不明的夜空,不免有些惆悵!

如果她真的傷心的話,今天又怎麼會有這一場宴會呢?不過……

「你姐姐怎麼沒有來?」

也許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說不定他們之間的關係……

不過只是隨意的一問,夏熏染就白了臉色,有些無奈的一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出現的地方,她一般都不想去的!」

蕭閻雲沉默了許久。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有些愧疚的說到:「她只是有些任性,讓你為難了!」

「蕭少這話就嚴重了!畢竟經歷過生死一劫的是她,她恨我也很正常!我又怎麼會怪她呢!」

雖然這樣說,但是夏熏染臉上的牽強的笑還是讓蕭閻雲的心中有些不好受!

夏熏溪撐著自己的手臂慢悠悠的坐了起來,有些控制不住就是一陣頭暈眼花,還沒有晃過神來,拿著快餐進來的陳菲德就忍不住怒吼了起來!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病號!叫你不要亂動,不要亂動。你怎麼就……你是要氣死我是吧!」

夏熏溪有些精神恍惚的看著氣急敗壞衝到病床前的陳菲德,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內心,才反應過來他那句話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愣住了!

看著他那緊張的表情,看著他那擔心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夏熏溪就是控制不住,眼淚默默的流了下來!

嚇得陳菲德訓斥的話只來得及說兩句。其它的全部都被咽了回去,有些緊張的衝上前不安的問到:「是不是很痛,是不是……」

後面的話陳菲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整個人像是石化了一樣!

許久好像才反應過來一樣,低頭看著在自己懷中默默哭泣的夏熏溪,不由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後背!

「好了!好了!沒事了!沒事了!」

「我以為我就要死了呢!」

那一刻,當夏熏溪看著對面的車不受控制的朝著自己衝過來的時候,她嚇得連手中的方向盤都不知道怎麼打了!

整個人就那樣直愣愣的看著它衝過來。

強烈的撞擊感傳來的時候,生命最後一刻的時候,她想到了自己這無意義的一生,不免有些不甘心!

難道這一生就這樣結束了嗎?

此刻看到眼前那個依舊跟以往一樣絮絮叨叨的陳菲德,夏熏溪竟然有一種即便是這樣被他念一輩子好像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的衝動!

夏熏溪確實嚇著了,在陳菲德的懷中哭了許久,直到兩隻眼睛酸痛無比的時候,才勉強鎮定了許多!

卻更加不敢看陳菲德了!

想想自己的失態,一時間埋在陳菲德懷中的腦袋硬是找不到力氣抬起來!

敏銳的感覺到了她情緒的變化,陳菲德無奈的一笑,輕輕的抬起夏熏溪的頭,看著她腫得只剩下一條縫的眼睛,忍不住說到:「真丑!」

夏熏溪臉頰一紅,忍不住惡狠狠的瞪了陳菲德一眼說到:「你還說過喜歡我呢!這種時候不能嫌棄我丑!」

「呵……」

陳菲德差一點笑出聲來,無奈的拿過一旁的紙巾小心翼翼的幫她擦拭著臉上的淚水,有些無奈的說到:「自己選的嘛!再丑,也是自己選的!」

「你好煩啊!不許說我丑!」

夏熏溪不滿了,忍不住沖著陳菲德抱怨了一句!

聽上去更像是情侶之間的軟綿綿的情話,讓陳菲德臉上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差一點控制不住!

努力的告誡自己,這只是一句玩笑話。不用當真!

心裡建設還沒有起來的時候,夏熏溪去突然伸出那一隻綁著繃帶的手,有些嬌羞的握住陳菲德的手!

「你……你說過會喜歡我一輩子的!」

「我……」陳菲德有些慌亂的看著眼前臉上青紫一片的夏熏溪,用盡了全力才控制住自己那顆悸動的心,卻還是沙啞了聲音!

「你今天受刺激太多了,還是先休息一下吧,有什麼事……」

「我不是一時衝動,我是說真的!」

夏熏溪突然態度堅決的握住陳菲德的手,一字一句的說到:「你說的很對,我還很年輕,不能為了別人而活!」 張嫂子猶豫了下,道:「夫人,你給老夫人說了沒?」

喬語道:「放心吧,我說了,有零一零二在,我媽很放心!」

「可是~」張嫂子還是覺得不對勁兒,知道他們要帶著寶寶去國外,老夫人和少爺都這麼平靜?

「沒有可是,走吧,不然趕不及飛機了!」

喬語拉著張嫂子,帶著抱著兩個寶寶的零一和零二,離家出走了!

而客廳的茶几上,隨著吹進窗戶的風輕輕搖擺著一張紙條:「媽,我帶著孩子去F國玩了,等玩好了,我們就回來了,不要擔心!」

突然,一隻手輕輕拿起了紙條,看過內容,隨後揉碎扔進了地上的垃圾桶里!

下午,梁景銳正要收拾東西下班回家,他還要想辦法和小語解釋呢!

突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梁景銳一看,是母親打來的,立即接了起來:「媽,怎麼了?」

「景銳,小語和孩子在你那裡嗎?」梁母焦急的聲音問道。

梁景銳心裡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道:「沒有啊,媽,怎麼了?」

「景銳啊,我下午一起來就發現小語和兩個寶寶不見了,還有零一和零二都不在了!」梁母急地都快哭了。

「媽,不要著急,我馬上回來!」掛了電話,梁景銳就立即飛車回到家,一進家門,就看到橙子陪著梁母坐在沙發上,一副焦急的樣子。

一看到梁景銳,梁母立即道:「景銳,下午好像人就不見了,我以為去你那裡了,可是,現在,現在怎麼辦呢?」

梁景銳問道:「媽,小語不是這樣的人,她有沒有留下什麼紙條?」

「紙條?沒有啊!「

梁母看了看桌子,喊著讓橙子也趕緊找一找,可惜沒有看到什麼紙條!

梁景銳沉吟了下,現在看來,小語是自己離開的,排除了被人脅迫的可能,而且還有零一零二,應該沒有什麼危險。

想到這裡,心下稍安,然後立即撥通了路青的電話道:「路青,喬語和孩子們不見了,立即在周邊地區尋找!」

路青驚訝了一下,但沒有多問,關心道:「總裁,放心吧,一定會找到的!」

而誰都每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橙子回了卧室,換好卡,發了個信息道:「計劃成功,喬語帶著孩子去了F國,路青正在尋找!」

很快,消息回道:「多謝!」

梁景銳本以為,以暗夜的力量,應該很快就能找到的,即使找不到人,也總會有些線索的,可惜竟然沒有!

電話里,路青愧疚道:「對不起,總裁,我沒有找到夫人和孩子們,而且沒有找到一點線索!」

梁景銳的心立即沉了下來,這麼短的時間裡,小語帶著孩子能去哪裡呢?

突然,梁景銳想到了一種可能,急聲道:「查出境記錄!」

「是,總裁!」路青立即道。掛了電話,路青就要準備親自出去查,畢竟查出境記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剛要出門,就見妹妹路靜迎面走了過來!

「靜靜,我現在有急事,你自己小心些,還有,我派人保護你,是為了你的安全,你也不要老是吩咐他們去做其他事,否則,你的身邊沒有人會很危險的!」

「嗯,哥哥,我知道了,對了,哥哥,你這是要幹什麼去?」路靜關心地問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