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老教授醫者仁心,立即過來,給宋老爺子檢查了一遍,然後嘆氣說:「三高喝酒,導致中風,情況嚴重,等送醫院看看情況吧,不過我勸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宋仲雄等人一聽,這話分明是說老爺子要不行了啊!

宋仲雄臉色劇變,連忙的說:「梁老教授,情況這麼嚴重,真的沒有好辦法,沒有特效藥嗎?」

梁老教授嘆氣說:「腦卒中本來就是最棘手的病症,現在的醫學難題。只能預防為主,一旦發病就只能保守治療,能不能挺過來完全看運氣。」

梁老教授說到這裡,似乎想起了什麼,就補充了一句:「說到特效藥,還真有一樣。」

宋仲雄等人精神一震:「什麼葯,就算再貴,我們宋家也原意出錢買。」

梁老教授說:「這葯叫安宮丸,幾十年前生產的。那時候法律還沒有禁止使用虎骨、野生牛黃、犀牛角等珍惜藥材。安宮丸使用九種珍稀藥材,精緻而成,對中風有奇效。」

「不過後來法律禁止使用這類藥材之後,就停產了。」

「現在存世很罕有了,前幾年在拍賣會上出現過一顆,拍了一千萬的高價。」

「這種葯可遇不可求,我跟你們說也是白搭。」

宋仲雄聽梁老教授說完,他總覺得安宮丸這名字挺熟悉。

此刻,他猛然記起來了,對身邊的人大聲的詢問道:「宋仲彬一家剛才送的禮物,是不是就叫安宮丸?」

宋浩明聞言,立即朝著不遠處跑過去,從地上撿起一個破爛盒子。

這個小盒子,正是宋仲彬一家送禮的盒子。

裡面裝著的藥丸好像就叫安宮丸,當時被宋浩明直接摔地上了。

宋浩明拿著盒子過來,梁老教授見到這小藥盒,瞬間露出無比驚喜的表情:「這,這就是安宮丸的藥盒,你們有這葯?趕緊把葯拿出來給老爺子服下,病情肯定能夠好轉。如果超過24小時再服藥,那用處就不大了。」

千千 「站住,好大的膽子,賊人休逃,快放下我家小姐。」

「啍,成了老夫的獵物,你們等著明天收她骨頭吧」「哈哈哈,北地將軍的兵不過如此。」

「小姐,對不起,我沒用」倒在地上的白姨看到白娟娟愧疚道。

白娟娟急忙給重傷吐血的白姨喂下療傷靈藥后又和將士追上去。「小芯,看好白姨」

「嗯,你們一定要救回姐姐」林芯哭喊著。

在匪徒上前動手時,後邊白娟娟和營隊將士也已趕到。可惡的是,這些匪徒只爭對兵士衛隊,襲擊之時,也未主動向其餘勢力出手。一眾勢力,雖是有驚慌,見人不動我,我也便不招敵,紛紛袖手旁觀。

所幸白娟娟恢復武靈修為,營長羅賓隊長陳澤也有武師級,加上部下將士勇猛擋住了賊冦襲擊。

不成想的是,賊冦的大頭領竟是武靈級修為,而襲擊大營的只有武師級頭目,在這埋伏起來專門要抓將府小姐,甚是卑鄙非常。

面對武靈級高手,暗中保護的白姨一驚,果斷出手,卻是一招之下,即重傷飛出。僅管是七階武師仍很難越級對抗靈遍周身的武靈強者。

當時,蘭明見勢急慌,將虎弓往前一扔,轉身撒腿跑向了林間。

林沐林芯看到白姨被傷,便站住迎敵,失了逃跑機會。

白娟娟眼見賊人身影撲向林沐,身形速趕下,仍差一分難阻他逃。。

那匪人拍掌上前,林沐自知不敵,推開林芯,抽出腰間軟劍迎敵。卻也絲毫跟不上速度,一下就被擒抓,劍斷人昏,擄走進林。

黑林霧蒙,一入遮眼。

楓野快速接近匪人,一腳踢出。

嘣。

「何人,鬼鬼祟祟偷襲老夫。」

「放下將府小姐,饒你一命」楓野偽裝出一老者聲音。

「休想,你可敢出來與老夫一戰,不然我立刻掐死她。」

「你要與我皇城白家為敵」

「皇城哪個白家,我都不怕,倒是快現身來,讓老夫看看你是何人」

「哼」楓野施展起靈氣威壓,一時風雲勁舞。「老夫不想引出你身後人出來罷了,免得過早開戰,快放下她,老夫忍耐有限。」

「你,武王強者?,,好,前輩在上,多有得罪了」

。。。

沒想到昨晚臨時想法一唬,真就救下林沐了。唉,要毫髮無損的救人,還真實力不夠應付。。

楓野此刻在行隊後頭奔走着。他要趕回原地,去找那伙賊人所在。

楓野在那大頭領身上留下道靈印秘術用於追蹤。他在大頭領的身上感知到一味靈物的氣息,頗為有用。。

「小子,你不是林府的人吧,折回來是有何求與老夫」

「沒有」

「哦,那你是,是要與老夫為敵了,我這毒爪,」嗖-「有點身手,敢來闖老夫的地盤,再問你,你若肯臣服,就是這的二把手,不然,碎屍萬段。。」

「交出青牙果,不必費事」楓野環手抱刀打斷道,

「不知好歹,放箭」嗖-嗖-嗖-

箭雨直下,力勁厚強,特別打造的箭頭箭身,功效了得,這不是一般匪徒能有的。

要不是感應到營盤裏靈果的特效,能健骨合筋散結療傷,服用后可使身體進一步快速改進,平常武者服用可外練皮骨有橫擋堅兵之力。若不是此因,楓野可不會特意尋來打劫。當然對方才是大匪。

楓野揮刀橫空一掃,點勢妙來,靈力波盪,箭雨頓時錯亂失力。

「竟是武靈修為,難怪有膽來挑釁老夫」「嘗嘗我的蛛噬黑爪功」

。 第二天清晨,東海市第一人民醫院。

受傷的秦若霜,緩緩清醒過來。

等到她醒來后,發現蕭寒趴在床邊,默默地照顧著自己。

這時,她緩緩地伸出手,摸了摸蕭寒的頭髮。

額?

很快,蕭寒也醒了過來。

「老婆,你醒了?傷口還疼嗎?」蕭寒柔情似水的關心問道。

「我沒事了,哦對了!蕭寒,蕭立宇後來怎麼了?他……他沒拿你怎樣嗎?」

秦若霜當時昏迷了,並不知道當時發生的事情。

「他死了!」

「什麼?他……他死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老婆,他多行不義必自斃,他的死是咎由自取!!」蕭寒避重就輕地解釋說道。

昨天的事,沈狼已經下了狠話,讓眾人簽下保密協議,蕭立宇的死,屬於高度機密,不可能泄露太多細節。

而蕭寒避重就輕,是因為他不想善良的秦若霜,接觸太多陰暗一面。

「可是……」

秦若霜還想問話,但被蕭寒制止了,「老婆,蕭立宇的事情,已經暫告一段落了,咱們甭管他了,我現在替你針灸治療吧,你會很快康復出院的。」

「好吧!」

秦若霜見狀后,只好抑制心裡的擔心。

……

一個小時后,蕭寒替秦若霜針灸完,而秦若霜的傷勢也得到大大地恢復。

這時,他收起銀針,出去外面透透氣。

然而就在這時候,他的電話突然響了,來電的人竟然是秦老爺子。

「爺爺,你找我有事嗎?」蕭寒眉頭微微一皺,淡淡地問道。

「蕭寒,你現在馬上趕來西郊區那家廢棄倉庫。」秦老爺子嚴肅地命令道。

「西郊區?到底什麼事?」蕭寒忍不住懷疑,問道。

「事關秦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你別廢話,趕緊過來!」

說完,秦老爺子直接掛斷電話,沒有給蕭寒問話的機會。

「秦家又在搞什麼花招?」蕭寒喃喃自語地說道。

不過他也沒有擔心什麼,秦家再怎麼玩花招,也折騰不出什麼動靜來。

接著,他駕車前往目的地。

大約一個小時后,蕭寒開車到達了那間廢棄倉庫門口。

這時,門口一片荒蕪,雜草叢生,現場一片寂靜,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氣氛。

很快,蕭寒進入了倉庫內。

他一進入裡面,倉庫的大門突然關了起來。

片刻后,從角落裡衝出一群手持砍刀的混混,為首的是一個刀疤男。

只見他臉上的刀疤貫穿整張臉,看上去面目可憎,渾身匪氣,相當嚇人。

而秦老爺子像是跟班般跟在他後面。

「彪哥,如今蕭寒來了,您要報仇雪恨,儘管找他,秦家跟他沒有半點關係,他的生死,與秦家無關!您要是有需要,秦家願意為您效犬馬之勞!」

秦老爺子當場跟蕭寒劃清關係,生怕被蕭寒給連累似的。

「我念在你引他過來有功,我暫且放過秦家。」喪彪陰沉著臉,說道。

「謝謝彪哥!!謝謝!」

秦老爺子興奮得像是打了雞血般激動,一個勁地道謝。

原來老爺子打電話,是引我過來,呵呵!

蕭寒嘴角不屑冷笑,但眼神的寒意更濃了。

這時,在人群當中走出一個渾身肥肉的肥佬,他就是上次被蕭寒收拾過的肥龍。

只見得他面露兇殘,一臉傲慢自大地叫囂道:「蕭寒,你知道這是誰嗎?他是我大哥……喪彪,東海扛把子,人稱過江龍,上次你特么把我打成那樣,今天我叫彪哥替我十倍奉還給你!」

「喪彪?」

蕭寒眼神閃過一絲不悅,昨晚他擔心林玉姍出事,前往現場。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