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九天沒弄清楚這件事情之前,他實在不忍出手。

良久以後,無論亂神如何催促,楊九天都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神帝,也終於再次睜開了眼睛。

“九天修羅,出手吧,不要猶豫。”

一個人這麼迫切地尋死,楊九天也是平生鮮見。

更何況,對方還是萬界至尊神帝。

萬般猶豫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神帝的背後迎面走來。

她的腳下踩着粉色蘑菇雲,身上的粉色輕紗在微風中浮動,緊貼在她滑嫩的肌膚之上。

她今天的頭上帶着一個紫霞鳳冠,看起來格外的高貴。

定睛一看,竟是前次向楊九天出手的顏凝玉。

跟隨在顏凝玉身邊的,還有一個身形據樓的老者。

老者一臉慈祥,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能力,但能在這裏出現,想必也是老一輩天神了。

楊九天驚訝地看着他們兩人。

顏凝玉走到神帝身邊停下腳步,輕聲說了些什麼,神帝的臉色兀然間大變。

“什麼,你剛纔說…”神帝第一次有這種神情的變化,倒是讓楊九天看到了一道希望的曙光,就像是,神帝又有了生的希望一樣。

“神帝,您沒有聽錯,正是究級神印。”

“究級神印在究極大陸誕生了?”

神帝彷彿不敢相信。

而楊九天也突然在某個不經意之間,發現了顏凝玉神情的變化,似乎她已經想起了從前的一切,看着楊九天的時候,又一次充滿了愛意。

難道…楊九天敏銳地想起之前將滄淵留在了究極大陸,難道這一切…

正當這樣想着,一道白光從更高的天空冷然暴射下來。

是一個人的身影。

他一襲白衣,站在一柄青色長劍的劍柄之上,雙手負於身後,看起來飄逸靈動,帥到了極致。

楊九天雖然也算得上是英俊不凡,但在他的面前,都暗歎自愧不如。

“滄淵,你…”

話未脫口,滄淵緩緩擡手,示意楊九天不要說話。

他轉臉看向楊九天身邊的亂神,嘲諷道:“亂神,你知道麼,你是我此生見過最爲厚顏無恥之人,可以說,在你之前,我從未見過如你這般厚顏無恥之人。”

“厚顏無恥麼。”亂神的嘴皮抖了抖,暗暗握拳,道:“滄淵,你是活得不耐煩了麼,區區一個劍心,怎敢跟本座如此說話!”

“劍心麼。”滄淵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只是指尖微微一抖,便看到一道白光冷然一閃,令人有短暫的失明。

而再次看清眼前的一切,滄淵已經變成了一塊透着刺目白芒的令牌。

令牌上隱約可見四個大字,“究級神印”。 看到了究級神印,神帝和亂神的眼睛都放了光。

原本並未打算出手的神帝,竟在這一刻迫不及待地出手去奪取究級神印。

亂神的反應也是快到極致,一個閃現,便精準地抓住了究級神印。

他們是在同一時刻抓住究級神印的。

兩人原本就是一體,實力的差距似乎不相伯仲,兩人僵持了許久,都沒有將究級神印佔爲己有。


然而,壓抑了許久的巨魔倏然出手,在亂神和神帝的天靈蓋上同時擊出一掌。

天靈蓋,無論對於人還是神,若是受到重創,都是足以致命的存在。

但神帝和亂神不愧爲萬界大陸的巔峯強者,在這種關鍵的地方,當然不可能完全不是防禦。

巨魔雙掌落實的那一刻,已然被他們體內釋放出的反噬能力所吞噬,並分化了巨魔的力量。

兩人吸入了相當程度的巨魔力量,力量的對比仍然沒有明顯的懸殊。

而這時候,顏凝玉突然大喊一聲,“九天修羅,看你的了!”

的確,楊九天早就猜到了,事情的最後,還是要看他的抉擇。

這一次,他沒有絲毫的猶豫。

“嗡!”


果斷出手,也沒看出有多大的陣仗。

他並未完全釋放終極修羅斬的神力,但在終極修羅斬落到實處的時候,斬下的不僅僅是亂神的頭顱,就連神帝也被波及在內。

他殺了亂神,也殺了神帝。

Wшw ●TTkan ●℃O

“嘭!”

兩具神體,在頃刻間發生了劇烈的爆炸。

這一次爆炸,萬界大陸都在顫抖。

萬界神堂逾萬的天神這件事情的態度都無比冷漠,不知道他們到底作何想法。

而剛纔領楊九天他們來到這個地方的兩個少女守衛,在神帝爆炸的那一刻,她們的身體也被輕易摧毀。

顏凝玉在最後時刻被楊九天保護,同時,他們帶走了那個身形據樓的老人。

萬界神堂,在這一次劇烈的震顫以後,神帝的位置成爲虛設。

楊九天無疑封神,帶着顏凝玉離開。

那個老人不是別人,其實正是曾經救過顏凝玉一命的沈都。

沈都被神帝所救,一直都在萬界神堂之上養病。

回到了天羅大陸,楊九天意外看到,楊家鎮已經恢復了原貌,而且申永寧他們從未離開過,修肯他們也在這裏安然生活,生活沒有發生任何波瀾。

在戰爭中隨波逐流多年的天羅大陸,也恢復了原本的秩序。

此間,天羅大陸又一次成了靈州的天國。

楊九天對無憂妙玉放心不下,一次帶着顏凝玉遊歷萬界,途徑女傭大陸的時候,這才發現,這裏已經不再像他之前看到的那般太平了。

這裏,成爲了真正的地獄。許多失傳的地獄刑罰,都在這裏得到了重新的啓用。

因爲,無憂妙玉成了真正意義的帝殺羅,在對白馬的情感感到失望以後,她整個人的行爲都陷入了變態的瘋狂。

或許此刻的無憂妙玉是不可理喻的,但在楊九天看來,她還是跟從前一樣可愛。

但他沒有在女傭大陸有太久的停留,最後,他去了靈州,在一個叫作古月鎮的地方,找了一個桃園,和顏凝玉生活在了一起。

有時候,他們也會談到丁琳。

對於丁琳,楊九天除了惋惜再沒別的話可說。


在整個事件當中,其實最大的犧牲者就是丁琳。

哪怕是在最後殺死神帝和亂神的時候,其實楊九天腦海中想的那個人,也是丁琳。

丁琳在他的心裏始終都有很重要的地位。

他來到古月鎮外的桃園,其實還有另一個目的。

這裏,有暗夜之光的化身,無痕玉的存在。

無痕玉,關乎萬界的平衡。

神界沒有神帝,一定會有一段很長的帝位之戰。

但這些對於楊九天來說,並不重要。

他只知道,他殺死神帝,是神帝自己的意願,而殺死亂神,也是替天行道。

他篤信自己並沒有錯。

萬界需要改變,需要有新的統領。

期間,也有一些天神私自找他接管神界,成爲新的神帝,而他卻斷然拒絕。

他最常去的是修羅界。

修羅界在異修羅轉性以後,慢慢地在走向光明。


當然,也有一些不懂事的愣頭青,在剛剛獲得修羅神力的時候,總是難以抑制心裏對於殺戮的渴望,在修羅界大意廝殺。


每當有這樣的事情,異修羅都會親自出面去解決。

久而久之,異修羅成爲了修羅界的真正領袖,也是唯一的精神領袖。

異修羅修護修羅界,那裏的殺氣也越來越稀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一次楊九天和顏凝玉遨遊太空,發現了無痕玉之內有一個奇特的異物,像是很快就要破繭而出。

無痕玉產子?

楊九天和顏凝玉都覺得很特別,一直都在暗中觀察。

直到後來才發現,原來那是無痕玉和無痕玉的守護者,鈺兒之間的宿命。

無痕玉產子,名叫無痕,被鈺兒親手養大。

當然,無痕不是鈺兒的兒子,而是鈺兒最重要的夥伴。

他們每天膩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日子過得很平靜。

直到有一天,天上掉下兩張古樸的卷軸。

兩張卷軸分別落入鈺兒和無痕之手。

根據上天的旨意,他們必須找到究級神印,爲萬界創造出新的秩序。

看到這裏,楊九天和顏凝玉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唉,又是一場愚弄人的把戲,神界的人,也真是無聊透頂!”

楊九天無奈地搖頭。

顏凝玉挽着他的胳膊,漫步在雲端,道:“好啦,我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麼。對於我們來說,這其實是最好的結局了。今後,我們就什麼都不要去想,好好做我們的神仙眷侶,你意下如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