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浩,情況怎麼樣?”局長大人首先問了一句.

“和上次一樣,沒有絲毫蛛絲馬跡,你們先進去看看吧”

韓雲雪熟練的帶上了醫用手套和口罩,穿上白大褂,率先走了進去.她的助手跟在後面拿着相機.過了5分鐘左右,韓雲雪從裏面走了出來,她摘掉了口罩,大口的喘着氣,臉色蒼白.顯然是被現場嚇到了,這到不是因爲她膽子小.就連局長大人這種見過大風大浪的人都被現場的血腥驚呆了.

“又是一起怪案..雲雪,你發現了什麼沒有?”韓法醫定了定神,瑟瑟的回到

“據我推…推斷..死亡時間不…超過40分鐘.”嚥了一口口水後她繼續說到

“具體分析..還..要回去以後才知道”

“嗯…叫人打理現場吧…回去再說”

局長下了命令後,開車離開了.韓法醫並沒有坐來時的車,而是坐在楊浩的車上,緩緩的開向了警察局.

2個人在車上悶了好久.楊浩見韓法醫雙手攥着衣襟來回的揉搓,眼神黯淡的看這前方.知道這個美女法醫被嚇的不輕,於是小心翼翼的安慰了起來.

“你沒事吧?” 韓法醫聽到楊浩的話後,表情一僵,低下了頭小聲回道

“嗯…沒..沒事”

“哎.這種案子,有些人當了一輩子警察都遇不上一回.可你剛來沒多久就連續碰到2起.不被嚇到就怪了,局長也是,派誰來不好?偏要你來湊熱鬧….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和他沒關係,是我自己要來的…”楊浩見她這樣解釋,也只好不再說什麼了.但他心裏還是納悶,難道這局長也有虐待美女的愛好?這麼慘的案子找個老法醫都不一定能受的了,幹嘛非要吧她推進來?想到着,楊浩扭開了車架上的礦泉水,猛的灌了幾口,心裏還是在埋怨.其實他並不知情,局長並沒什麼虐待美女的傾向,和楊浩一樣,在出發前反覆勸了韓法醫好幾回,可是執拗不過她.誰也不知道,韓雲雪執意要來現場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別的,而是爲了能見到自己而已.不然打死她她都不會來的.轉眼間到了警察局.2個人下了車,韓雲雪什麼也沒有說,徑直的朝着大門走了過去.這件事給她的衝擊太大了.這時候楊浩反到是追了上去.

血色征途:東北那些年 “要是不舒服,就回家休息休息吧.好些了再來”

“沒關係的,我沒事..謝謝你”韓雲雪微微的笑了笑,故做鎮定的回了一句

2個人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國智正巧路過,於是走了過來.

“喂..別站着了,局長說要開會…趕緊的吧”說完看了看韓雲雪就上樓去了.

“那你好好照顧自己吧,我…先上去了,拜拜”楊浩趕緊找了個臺階下.

“嗯…你也是…”楊浩點了點頭跑着跟了上去.韓雲雪此時才注意到了楊浩的安慰,心裏不由得生出一絲絲溫暖.恐懼也被沖淡了不少.她收了收心神,轉身朝法醫處走去.

這場會議開到了下午3點多,但結果還是一樣,沒有頭緒.所有人都被安排了一條看似合理的冤枉路.陽光燦爛的下午,悶的讓人發睏.楊浩和上次一樣,被留了下來. 局長遞過來一杯清火茶,楊浩接過來一口氣喝了個見底,乏困精神也好了一些.

“阿浩,晚上去我家吃飯吧.正好給你引薦一個人”局長的口氣似乎變的和藹了很多

“誰啊?”

“一個你期望見到的人”

“啊…難道是那個….”

“對…就是他,他的身份不適合在這裏露面,所以只能去我那了,下班後等我電話吧”

“哦知道了….”

兩個人聊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後,楊浩回到了刑偵科.一進門就聽見國智在那叫嚷

“我靠..有沒有搞錯…我堂堂一個刑警要穿便衣到市區去 “巡邏”?大材小用了吧”

“你埋怨什麼?我這個隊長都沒發牢騷,你哪那麼多話?”黃凱也間接的發泄着不滿

“哎??楊浩..你被分到哪片了?”國智見楊浩進來,順嘴問了一句.

“我?? 中山區那一片……”楊浩狡猾的回了一句,

“天那,我們刑警暗淡無光的前途啊….”國智大呼小叫的讓黃凱拉着走了,楊浩看着2個人的背影,心裏越發的好笑, “你們去街頭流浪吧,老子確實要去中山區,不過是去赴宴..嘿嘿.”友情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觀的.在這讓人發狂的事件背後,能讓人互相扶持互相依靠的,也許只有朋友和戰友之間的感情支撐着吧.

楊浩趴在桌子上,回想着案發現場的一切,那黑呼呼的氣到底是什麼?怎麼看也不象是有第三個人在現場啊?難不成是這對父女相互殺死了對方?說不過去啊?難道真的是鬼乾的?真的是….正胡思亂想呢,局長打來了電話.楊浩站起來,換了便服,弄了弄頭髮.畢竟是去局長家吃飯,形象多少也要顧及一下,雖然他已經很帥了.

不多久他的車子就停到了局長家的樓下,第一次來,心裏難免有些緊張.稍微猶豫了一下後,楊浩按響了局長家的門鈴.裏面傳來的竟然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似乎還有點耳熟.不過聲音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楊浩也沒多想.對方開了門後,楊浩走了進去.局長家就是局長家,200多平米的樓中樓,中西合併的裝修設計,把歐洲的大氣和中式建築的秀氣完美的結合了.1樓是餐廳和客廳,想必2樓就是臥室吧.目光掃了一圈後,局長大人出來迎接了.

“阿浩…來來來…過來坐…我給你介紹一下”隨着局長的話音,楊浩來到客廳,被安排坐在了大沙發上,對面坐着一個人.年紀在 40歲左右,一頭黑黑的短髮,炯炯有神的雙眼,直直的鼻樑,紅潤的臉色.給人一種精力充沛,老練精幹的感覺.而且最奇怪的是,這個人身上的氣場,竟然是紫色..很濃厚的紫色.猶如身體被一片紫色的雲彩包圍着,這讓楊浩吃驚的盯着他,目光絲毫就沒離的意思.而這個人也被眼前的楊浩驚了一下,但馬上就恢復了平靜.

“阿浩?阿浩….”局長看楊浩有點發傻,在一旁拽了拽他,這時楊浩才發現自己有些失禮,急忙收回目光,一臉的歉意.

“阿浩,這位就是我和你說起的高人,他的身份是中國國安特別行動組的成員,人家可是直接受中央委派的哦,你可要多和人家請教”局長在一旁介紹着.

“您好,我是市警察局刑偵科的警員楊浩,第一次見面,請您多包含.”楊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忘了握手禮,而是雙拳一抱,使了個武術家的抱拳禮.

“呵呵…這就是你和我說起的那個年輕人吧???不錯..很好…”局長見此人對楊浩的印象不錯,一臉的陪笑.

“局長,國安特別行動組是幹什麼的?”楊浩把局長拉到一邊,傻乎乎的問了一嘴.

“你可以理解成爲,專門對付離奇案件,保衛國家利益的一個組織,他們的職能裏也包括有協助地方警察解除靈異案件威脅的權利.”說完局長衝着那人笑了笑.

“這麼厲害?你怎麼認識他的?”局長看了看關鍵時刻犯傻的楊浩,無奈的說到

“他就是你出事那天,負責看守那棟建築的人”

“啊~~~是他??這麼厲害的身份也去看大門?”楊浩隨嘴嘟囔了一句,卻讓那人聽了個正着.

“想必小兄弟也不是光警察這一個身份吧”那人說了一句震驚全場的話.

“……”楊浩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場面冷了下來.這時候樓上下來一個人,

“楊浩,你來了???”

“韓..韓法醫??你..你怎麼會

”正納悶呢,韓雲雪走到局長跟前,攙這他的手臂說到, “吃驚了吧??呵呵,爸,你看他那發傻的樣”楊浩被眼前的這一切弄的暈頭轉向的,局長突然說要請他吃飯,家裏來了一位身份不低的高人,一語就道破了自己還有另一個身份的事情,而韓雲雪搖身一變成了局長的女兒.這一些要適應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吧

“好了,好了,不要光說話了,飯菜準備好了,咱們邊吃邊聊吧”局長見楊浩有點不適應,於是拉着各位走到了飯桌,依次坐下.互相彼此瞭解了一翻後,楊浩知道眼前的這個人非常不簡單,連真實姓名都似乎都忘記了,他只讓人稱他爲一陽,據說好像是他的道名,這其實可以理解,幹他們這種特殊行業的,不可能用真名打交到,這麼做是出於對自己和自己周邊人的人身安全着想.知道得越少,越安全.飯過五味酒過三巡之後,,楊浩終於忍不住發問了.

“一陽叔,既然你的任務是看守那棟建築,那我出事的那天怎麼沒見着您呢?”

“呵呵..說來慚愧啊..其實全都因爲一個心結.”一陽警官喝了口茶,緩緩的說起了埋藏在內心多年的那一段往事. “還記得那是我上初中時的一個夏天…”隨着一陽警官的話,大家彷彿一起跟隨他回到了那個年代,一個身穿布衣,身垮單間書包的學生和另一個身材相仿的少年有說有笑的走在一條綠蔭路上,2個人就是當年的一陽警官和他的好朋友孫濤.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小學初中都在同班,如今還是同座.這可給兩個天性活潑的惡作劇小王子創造了一個絕佳的戰鬥堡壘.

“哎??那個不是李老師的自行車嗎?”孫濤壞壞的說到..

“啊…怎麼了???”

“你咋這麼笨呢?咱倆的 “呲呲”有材料了.”(呲呲,就是用自行車的賭氣閥上的橡膠管做的射水利器)

“對哈,我的耳朵都快讓他擰掉了,正好出出氣兒.走…”

兩個人說幹就幹,眨眼的功夫,李老師的自行車前胎後胎都只剩了一層皮.

拔了氣門芯(我們對賭氣閥的叫法)兩個人跑的比兔子都快,瞬間來到了學校的水房,只看孫濤手法相當熟練,在橡皮管的一頭打一個結,灌好了水以後,在另一頭堵上早已準備好的針頭.針頭後面找了一個夾子夾住.遞給了一陽.隨後給自己也做了一個.2個人笑盈盈的進了班級. (玩過的人都知道,那東西可以藏在袖管裏,根本無從發覺,被射到的人根本找不到使壞者.)沒過多久上課鈴響了.所有的人都坐到了座位上,一臉正經的對這黑板.只有他們倆時不時的一陣壞笑.

“哎呀…誰呀?”

“幹什麼??誰?欠揍啊?”

“啊..討厭…”

“……” 兩個人在老師背過身在黑板寫字的時候展開了激烈的戰鬥.被射到的同學只能小聲的嘟囔一句,卻根本找不到 “兇手”,老師似乎也發現了有些不對勁.剛進來的時候同學們都是一個個乾淨利索的,怎麼上了一會課,不論男的女的一個個都抱着個雞窩腦袋,嗆毛嗆刺的呢.孫濤和一陽2個人趴在桌子上,臉憋的通紅,估計肚子都快笑炸了.但硬是不敢出聲.全班同學幾乎都慘遭毒手以後,兩個人開始比對開了. “哎??一陽,你信不信我能噴到第一排的小紅身上?”

“你??快拉到吧.要換我這個還差不多.你那個和你的人一樣,沒力度”

“少來,我的這個比你的好,不信咱倆比比看?”

“來啊來啊…噴不到的下午請客吃冰棍”

“嚇唬誰啊,開始吧..我先來”孫濤說幹就幹,一個瞄準,猶如拿上了狙擊步槍, ‘呲’一聲,小紅的聲音立馬得到了迴應.孫濤得意的看了看一陽..

“美什麼美?看老子的”,就再一陽瞄準,剛要射擊的時候,老師突然轉過了身,一陽一緊張, ‘呲’的一聲,竟然噴溼了老師的裙子.不知道的人看到了還以爲老師尿褲子了呢,一陽當時的臉,就如同木偶,失去了任何表情.僵在了那,老師的臉都綠了,

大吼了一聲, “一陽,你活到頭了吧….”, “啊….”隨後傳來了一陽和孫濤2個人的慘叫聲,其實老師早就發現了不尋常,再加上剛纔小紅的一聲.於是老師拿捏時間差給他倆來了個 ‘嫣然一回首’.事後不用多說,自然是雙方的家長都來了,領走了各自的孩子,又是好一翻 “教育”,從那之後,一陽警官再也沒見過這個伴隨走過自己整個童年的好朋友.聽說是孫濤回去之後,家裏人就說他沒學習的天份,竟然讓他輟學了.而自己打賭輸掉的冰棍在也沒用機會兌現了.一陽警官說道這還是一臉的懷念

“這件事一直在我心裏藏了好幾十年,也是我唯一的心結.但造物弄人吧,就在你出事的那天,我竟然在這兒看到了他,雖然幾十年不見了,但我還是能認出來,於是爲了了結我藏了幾十年的心結.才離開了教堂,找他敘舊去了.可前後也沒有超過1個小時,哪裏想到就在這1個小時之間,發生了這些本不該發生的事…哎..都怪我啊..”一陽說完,露出了一絲歉意.

“哈哈哈哈,楊浩,你可真幸運, 這句話用你身上再合適不過了?”韓雲雪聽到着,竟然哈哈大笑起來,無厘頭的給我扣上了這麼一頂帽子.

大夥聽後也都笑了好一陣子.

“不過幸好楊浩沒事,這也算吉人天相吧”局長感概的說了一句.

“呵呵,沒那麼簡單…楊浩因此也改變了他的一生吧”一陽說完了一臉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局長和韓雲雪自然聽不懂這雲山霧繞的一句話,唯一能聽懂的,只有楊浩自己吧. 飯也吃了,聊天聊的也差不多了。幾個人重新回到大廳坐了下來,局長先開了口。

“哦???說來聽聽….” 一陽接過遞來的茶水,面色一下子就凝重了起來.

“所以你就懷疑不是人力所爲???”

“起初我也否認過,不過阿浩似乎也發現了些什麼,這才更加確定了我的判斷”

局長說完話,在場的所有人目光都轉向了楊浩.

“是的…我可以肯定這2件案子不是人力所爲.麗交灣的案件中,有一輛車,車尾部深埋在沙子裏,車頭朝天,直直的立在那..車身並沒用任何的破損,就算用吊車,在繩索處也會留下擦痕,那麼這輛車是如何被立起來的呢?”

楊浩看了看 一陽警官沒用反駁之後繼續說到,

“後來我再一次仔細勘察車身,在底盤的傳送軸上,發現了一個人的手印.是氣的殘留,不久後就消失了.”

“你能看到氣???”一陽有點驚訝的看着楊浩問道

“嗯….之前是要調息安神後才能看到.但現在好像只要不出現激動興奮的狀態下就可以看到,一陽叔,你身上紫色的氣也說明一些問題哦”

“先不談這個,你繼續說….”一陽警官的臉色越來越凝重.

“嗯…今天早晨我到了XH公園的現場,同上個案子一樣,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發現,但是我在2個死者身上,看到了黑色的霧,繞在死者的七竅之間.不過也是轉瞬即逝..消失不見了.我沒敢和別人說所以一直放在心裏頭掖着”

楊浩說完了以後,局長和韓雲雪同時用詫異的眼光盯着自己,這讓他好生的不習慣, “楊浩這小子確實和別人不一樣,看來我找對人了”,局長心裏默默的念着,竟然有些得意,似乎對自己在人員合理安排這個問題上的判斷是很滿意的.

一陽警官聽了楊浩的描述,心裏對這個年紀輕輕,卻與衆不同的人充滿了好奇,但心裏正對案情不斷的做着分析,過了一會,一陽警官說話了.

“看來你們的判斷是正確的,這2起案子確實不是人力所爲…”

“連您也這麼說??難道…”局長父女瞪大了眼鏡,雖然他們已經猜到了結果,但難免還是驚的問了一句.

“就此看來真的是它乾的,只是沒想到短短的一年時間,就讓他有如此的能耐了….韓局長,這2件案子到我那辦交接吧.你們處理不了,楊浩讓他暫時跟着我,沒什麼困難吧?”

“沒有沒有…我還得謝謝您呢.這2個案子都快讓我頭疼死了…對了,剛纔您說的它是什麼人?”

“這個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問了,知道的越少,對你們越安全..好了事不宜遲,楊浩你拿上這個” 說完楊浩接過了一團白色的東西,黏黏的,軟軟的.好像固體酒精,又好像是做熟的糧食.

“這是什麼?這東西怎麼用?”

“先別問太多,到了地方你把它沾上死者的血,然後用火點燃就行…燒成個什麼樣拿到教堂來給我看”說完了,一陽叔站起來就往外走,韓局長父女也不好再細問送到門口後,道了聲別.一陽就消失再了茫茫黑夜裏. 楊浩轉身上了車,韓雲雪走到車前敲了敲車窗.

“你小心點….有什麼事就給我..哦不 給我爸打個電話.”

“嗯 知道了…我走了..幫我謝謝你爸爸”

見她點了頭,楊浩發動了車,朝警局的法醫處駛去.

楊浩坐在車上,腦子回想着剛纔局長家的一切,似乎想找到解決腦中的疑問的方法,教堂裏的日本鬼,麗交灣的現場,XH公園的現場,倒立的汽車,叫做一陽的高人.一幕幕的出現在腦海之中,但確想不出什麼東西.

沒多一會車子就行駛到離目的地最後一個轉彎處,忽然楊浩看見一團黑影子撞上了擋風玻璃,猶豫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剎車. “砰..”的一聲,視線被完全擋住了.楊浩的車在地上拖出一個長長的劃痕後,好不容易算是停住了.他打開了車門,來到車前,眼前的一切差點沒讓他氣死.擋風玻璃上,竟然趴….趴着一隻貓.這隻貓很大,比一般家養的寵物狗還要大上許多,長長的尾巴豎在身後,通體幽黑,沒有一根雜毛.此時它四肢張開,成大字型 “粘”在擋風玻璃上,位置正好是駕駛室的正面.楊浩頓生無奈..

“哪來的臭貓….你這可不能怪我阿,貓貓.是你自己撞上來的.我可不想殺生阿”說這就要去抓那貓的尾巴,哪曾想到這貓突然一個轉身,兩個前抓和人一樣,抹了抹臉,捶了捶腦袋,好像一個人被撞蒙以後,努力讓自己清醒的動作,看起來十分好笑.

“哎呀,沒死阿~~~嘿..你看你個小樣,還知道疼呢?”

“廢話…你個死豬…開車不能開慢點??**了你?”

楊浩忽然被嚇了一跳,左看右望,並沒有人那.誰說話呢??

“看哪呢,這….你哥我在這兒呢”說話的竟然是這隻貓,它見楊浩無視他,氣的乾脆站了起來,一隻前爪掐着腰,另一隻爪子指着自己.

“你…貓….貓會說人話??我沒聽錯把,我KAO,你是什麼品種?”

“你個死豬,本貓爺和你一樣,是地府辦差的.瞧你那傻樣,真不知道閻王爲什麼讓你當特使.”

“貓,….貓也能當差???我KAO,那狗是不是也能當國家主席了?我是不是做夢呢?”

“誰告訴你貓就不能當差?我實話告訴你,警察局這一片都歸我罩着,你以後出來進去的小心點,得罪了本貓爺,我纔不管你什麼特使呢,一樣收拾你”說完這貓還擺了個很牛X的造型,讓楊浩哭笑不得.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對了,這是閻王讓我交給你的.裏面是DL市的一些辦差人員的名單.你自己收好了,有什麼事別忘了吭一聲,不然出事了可賴不着我”這貓說着話竟然從自己的毛里拉出一張和自己身體大小相仿一個信封,楊浩看着一切,傻傻的接了過來.

“別發傻了..告訴你,人厲害,動物也不差,這DL市裏也有很多動物仙給地府辦差,並不是你一個,既然是同行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就打個招呼,我們也好照應着你,有問題沒?沒有我就走了”

“哎..等等…貓..貓兄弟,嘿嘿…我怎麼找你阿??”楊浩不知道怎麼稱呼,竟然喊出 了貓兄弟,話說完讓他覺得很彆扭,好像卡通片裏貓兄狗弟的對白一樣,說完了自己都覺得好笑.

“什麼貓兄弟??我300多歲了而且我有名字,我叫 “虎頭”楊浩一聽楞了一下,隨後笑的前仰後合,動物就是動物,成了仙,思想也是單純.虎頭,難不成它真想變成老虎? “我錯了我錯了..虎頭哥..這總行了吧??我要怎麼和你們聯繫阿?”

“嗯..這還差不多,你不是有通幽令牌嘛?把你要找地仙的意念和名字以氣的形式灌進去,我們就能知道你在找我們了…你這小子,以後要學的還多的是呢,好了,沒事我走了”說完這貓以超絕的身法,在旁邊那棟樓光滑的表面上,踏了幾步就消失了.楊浩回到車上,打開了信封,看到了一串的人員名單.心裏琢磨着,閻王大人果然是言而有信阿,這些個地仙,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派上用場呢.想到着楊浩得意的笑了笑,此時真有一種找到後臺的感覺了.不過更多的是讓他覺得不再孤單,而是還有這麼多的同行陪着自己,雖然不是 “人”.

停好了車,楊浩來到了法醫處的停屍間,依次拉開了冷凍抽屜.不一會就找到了那對慘死的父女, “開玩笑,哪還有血啊,屍體都凍的**,難不成讓我來個?.”正當他沒辦法時,眼鏡忽然停到了那些凍在屍體表面上的血漬.雖然有點噁心,但是沒辦法,楊浩用指甲小心的扣着那些**的血塊,希望一點血就搞定了吧.弄好了以後,他把血塊包在了那團粘粘的東西里,掏出打火機..轟的一下,火苗猛的竄了一下之後,就熄滅了.那團粘粘的東西此時變成了一個黑色的硬塊.

“我暈,這是什麼化學反應啊?剛纔還軟吧拉嚓的,現在硬的和石頭一樣,真怪”楊浩嘟囔了一句後,走出了法醫處,再一次開着車來到了他出事那棟教堂面前.

“一陽叔….一陽叔….我回來了”楊浩邊走進大門邊叫喊着.

“嗯….結果怎麼樣?”

“給…你看~~~~”楊浩掏出了那個黑色結晶體.

“哼,果然不出我所料,阿浩你去把門關上”楊浩點了點頭,隨後關上了大門,漆黑一片的大廳,散落着的桌椅,厚厚的蜘蛛網,忽明忽暗跳動着的火苗帶來的氣氛,甚是詭異.楊浩一動不動的盯着一陽叔,看着他的一舉一動.只見一陽叔一隻手拿着黑色結晶體,另一隻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3支香.他口裏唸了一會讓人聽不清是什麼的語言後,雙手一合,那3支香竟然了那**的結晶體內.之後,一陽叔把它放在桌子上,大吼了一聲 “現”,只見那3支香竟然着了,冒着青煙.不一會,就在這個桌子上方的半空中,出現了圖像.只有修煉的人才看的到,如果有外人,只能看到香在冒煙,其它的什麼也瞧不見的

“丫頭,累了吧”一個看似長者的人牽着一個小女孩走在遊樂場的中,

“爸爸,我不累…爸爸,你看那個,好高阿,咱們去坐那個好不好?”

“呵呵..你不害怕嘛?”

“我保證不害怕”

“那好…咱們走嘍”說完父親抱着女兒快步的跑向了人生最後的一站 ‘摩天輪’

沒錯,圖像里正是早晨慘死的父女倆.這2個人進了摩天輪,有說有笑.父親慈愛,女兒乖巧,給人一種幸福的感覺.隨着機器的轉動聲,父女倆所乘坐的那個吊棚越升越高.2個人激動的看着外面逐漸變小的一切.就在升到最高點的時侯,突然砰的一聲,整個摩天輪定在了半空之中,隨後傳來了各種驚叫聲和漫罵聲.

“爸爸..這是怎麼了??”女兒似乎也感覺到了不對勁,眨着大眼睛盯着父親問到.

шшш. TTKΛN. C○

“沒事沒事…寶貝乖阿..你看,咱們現在正在最高點,整個城市都在咱們腳下呢”

女兒朝窗外往了一眼,立刻縮會了頭.此時他們身在百米的高空,不用說孩子,大人見了都會害怕的緊,但是父親怎麼能在孩子面前露出恐懼的神情呢?於是父親極力壓制着恐懼繼續說到.

“寶貝,你試一試能不能找到咱們家在哪?” 女兒聽了父親貌似輕鬆的話後,緊張的神情也安定了不少,於是好奇的朝着四周不停的觀望着.

“爸爸,爸爸…咱們家是不是在那邊阿??”父親聽後朝着女兒露出一臉的慈祥.但是心裏確在7上8下的盤算着該如何是好.摩天輪是最安全的娛樂設施,怎麼會這麼巧?就在自己和女兒升到最高的時侯停住了呢??他放眼向下望去,只見摩天輪的操作室周圍,站滿了**不安的人羣.內心裏隱隱的泛起了不安.就再這個時侯.

“啊….爸爸,你看那…那是什麼啊~~~別過來..走開..走開…”女兒突然間發了瘋的亂舞着雙手,頭一個勁的往爸爸的懷裏鑽.父親的神情馬上緊繃到了極點,緊張的四處打量着.楊浩和一陽叔都看到了,此時在摩天輪最高點的吊棚上,站着一個身穿日本軍服的鬼,他大頭向下面目猙獰的倒立着懸浮在父女吊棚的窗前.

“怎麼了??丫頭..你怎麼了??看見什麼了??”父親一臉緊張的左顧右盼,可是他什麼也看不到,只能用手緊緊的抱着自己的寶貝女兒,不停的拍打着她的背,安撫着她.希望能早一點落地.就在父親竭盡全力安撫女兒的時候,那個鬼化成了氣,一閃即逝,與此同時這個女孩停止了一切的動作,似乎連發抖都停止了.父親忽然覺得懷中的女兒有些不對,正奇怪呢,突然父親感覺到自己胸口上一涼,大腿上緩緩的出現了一股熱流,低頭一看,女兒的臉色慘白,嘴角微微上挑,一副邪邪的笑容,只見她緩緩的站起身來,向後一扯,父親頓時感到一種無以言表的疼痛之後,他發現女兒的手裏竟然..竟然握着一顆還在跳動的血淋淋的心臟.

“啊….”父親似乎意識到了一切, 雙手悟這胸口的血洞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兒, 她另一隻手長長的指甲緩緩的刨開自己的肚子,用2根手指拽出了一根腸子,紅色的鮮血,腥臭的粘着物噴的到處都是,可女兒好像感覺不到疼,用這腸子緩緩的繞住了父親的脖子,用力一勒…..臉上浮現了一個詭異的笑容後,彷彿失去力氣一般的垂下了頭.

這個時侯,女兒忽然醒了,發現眼前的一切,手裏拿這一顆心臟,自己的肚子傳來一陣疼痛,低頭一瞧,鮮血一片,腸子的一頭還在肚子裏,另一頭竟然在父親的脖子上.她傻傻的看這眼前的一切,慈愛的父親似乎沒有死,眼睛裏流出了血水,臉色和紙一樣的蒼白,嘴…父親的嘴在笑…邪邪的笑…她眼睜睜 的看着父親的脖子一點點的向後轉,之後頸椎處傳來了噼噼啪啪的聲音,每一聲都讓身體較小的女兒劇烈的顫動着,直到後腦停留在胸前的那一刻.女兒終於停止了抖動.她眼神呆滯,表情爲零,呆呆的站在那…就再這個時候,後腦勺對着自己的父親,用雙手扣住了自己的脖子,手指正一點一點的扣進皮肉,10根手指深深的插了進去,用力向上一提,女兒的人頭被活生生的拉斷了,皮肉猶如橡皮筋受到彈性極限的拉扯一般,帶着血液紛紛被扯斷,瞬間,女兒整個一個人頭就被父親牢牢的捧在了手裏.死了,2個人就是 這麼死的..可事情並沒有完,就在兩個人死後,那個日本鬼出現在了吊棚的上面,手裏拿着一個瓶子,似乎等待着什麼.不一會,就見一男一女2個紅色的幽靈從這對父女的身體裏飄了出來,張牙舞爪的衝拿個日本鬼衝了過去,似乎要報仇.那日本鬼竟然不躲不閃,只是把手中的瓶蓋一抽,2個慘死的厲鬼就被收了進去.乍一看,有點象西遊記裏,拿法寶收妖怪的那一幕.這下把楊浩他們2個人看的是目瞪口呆.

“看來事情謎底已經浮出水面了.我說這個鬼在1年的時間內如何會變的這麼厲害,原來是有了一件法器”一陽叔雙手抱在胸前緩緩的說到.

“鬼就是鬼,鬼如何能變的厲害?”楊浩把心裏的疑問說了出來.

“嗯..通常來說,鬼就是一種能量體.它對實體根本造成不了影響,換句話說,鬼殺人無非是迷惑,驚嚇等刺激神經的辦法.對**是沒辦法造成實質傷害的,凡人身上都有3盞油燈,乃是驅鬼避邪的先天法寶,這讓鬼更無法貼近人身.所以就有了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的說法.如果在大街上走路,一隻鬼被一個健康體壯活人撞到,也許就被他的陽氣撞的魂飛魄散了.”

“鬼那麼弱??那這個日本鬼是怎麼回事?”

“凡是都有例外,鬼也一樣.當一個鬼在外力的作用下,吞併了其它的鬼後,自身的力量就會壯大,影響的距離和力度也有加大.日本人崇尚力量,卻不重品德.他們相信仇視,怨恨,憤怒的力量是至高無上的.連日本的神都一樣.是邪惡的化身,是亡靈吸收了一定的帶有怨恨,憤怒的鬼魂後,能力大大增強的僞神而已.這個日本鬼想必就是得到了法器,有了外力之後,不斷的虐殺咱們中國人,在吸取其怨恨的能量來壯大自己,現在它還不是太強,如果繼續讓他發展下去,有一天,鬼魂直接傷害實體的假設也會成爲現實.”

“…..那怎麼辦,一陽叔,趕緊查查它在哪,趕緊滅了他不就行了?”

“怎麼查?你個臭小子,你真當我是神仙啊?一個人想躲起來都很難找,何況是個鬼?”

“那你這不是都把這2個人死的過程都查出來了嘛..肯定有辦法是吧?”

“沒辦法,剛纔那個法術是利用人的記憶來施展的.人的記憶不全在腦中.血液裏也包含着人的記憶,但這個法術只能查出死者臨死前經歷的一些事情,很有限.”

“哎…..那上一個案子,也是一樣了?我去地府都沒查到2個人的死因”

“嗯..應該都是它乾的.你小子現在是不是當陽差呢?看你身上的經脈和運用的氣,都不是常人能得到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