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辭的心裡亦是充滿了慌張,卻又當著太妃的面,無法表現而出,她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拍著太妃的手。

「既然他能讓人來找我們,就證明他沒有出事,太妃,你放心,我一定會完好無損的把夜瑾帶回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燕忠等人露出煞氣,迅速率領大軍,進行一邊倒的屠殺。

更可怕的是扎扎哈爾部落殘存的勇士,如同不要命的野獸,勢要復仇!

鮮血噴涌,屍體接連倒下。

這些東突蠻子,手上血債累累,不值得的同情!

秦雲在戰場中心,也沒有閑着。

立刻讓人拿來地圖,計劃下一步的脫身計劃。

「陛下,咱們也從鼓風口離開吧,按照信封標註,這條路最安全,說不定不會遇到草原大軍。」

秦雲點點頭:「這的確是最好的路線了。」

話音剛落。

滾滾黃沙自四面八方而來,讓人震驚。

有斥候嘶吼:「大梁旗!」

「是王敏的大軍趕來了!」

「至少十萬人啊!」

秦雲皺眉,心中咯噔一聲,這麼快?

所有將領也紛紛變色。

「不好!」

「陛下,咱們得趕緊撤!」寇天雄神情前所未有的嚴肅。

十萬大軍的包圍?

稍微不慎,插翅難逃啊!

秦雲深吸一口氣,他知道越是這個時候,作為領袖,作為皇帝,越不能慌亂。

否則東突部落,就是他們接下來的下場。

「讓燕忠立刻回來,不能再打了。」

「是!」有偏將立刻去傳信。

寇天雄一臉擔憂的上前:「陛下,不如您率領禁軍先走吧?」

「我等隨後就來,這樣保險一點。」

「否則咱們誰都走不了了。」

秦雲正準備說話,遠方的地平線開始逐漸出現小黑點,以及大梁的旗幟。

「來不及兵分兩路了。」

「王敏來勢洶洶給,全部快些上馬!」

「所有人,跟朕往鼓風口沖!」

話音一落。

鐵甲碰撞的聲音發出,數萬兵馬齊齊上馬。

而燕忠也放棄了屠殺東突部落,與秦雲匯合。

數萬人,如同一股泥石流,往鼓風口的方向衝去。

威立了,人也殺了,糧食亦是搶了,計劃已經完全,現在的關鍵是能夠脫身。

但顯然,王敏不同意!

只見她一身鳳袍,站在八匹馬所拉的巨大戰車上,黑髮紛飛,美麗而驚艷!

她的桃花眼浮現一抹火熱與興奮。

「哈哈哈!」

「跑?」

「秦雲,你往那裏跑!」

「傳孤命令,騎兵全速前進,追上狗皇帝馬匹者,封侯拜相!」

重賞之下,必有莽夫。

大梁的那些個校尉什麼的,如同打了雞血似的,瘋狂縱馬追去。

鐵蹄陣陣,似乎要踏碎雲霄!

整個無垠的草原,黃沙滾滾,震蕩不止,十幾萬人的追逐戰,就此拉開。

戰車轟鳴。

王敏站在上面,十分扎眼。

輕笑間有指點江山的霸氣和輕蔑。

大聲喊道:「秦雲,你也有今天么?」

「你好好待在帝都,或是盤城,孤拿你還真沒辦法。可你偏偏不老實,非要跑來草原,這就怪不得孤了。」

「快快下馬受降,以免傷了你的細皮嫩肉。」

「咱們夫妻一場,給你留點臉面。」

說完,她咯咯咯的得意嬌笑,彷彿一掃函谷關的陰霾。

跟秦雲同騎的察明衛柔聽到這番輕蔑的話,當即氣的柳眉倒豎,而且因為草原戰事,她恨這個始作俑者。

異域風情的臉顯得彪悍潑辣,扭頭便開罵。

「賤人,你給本娘娘管好你的嘴巴!」

「得意什麼?你不過是沒人要的東西罷了。」

「別讓本娘娘抓到你,否則撕爛你的嘴!」

聲音很大,大到身後的千軍萬馬都掩蓋不住。

王敏的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如同寒冬臘月一般,讓人發怵。

察明衛柔!!

她一眼認了出來。

「給孤抓住這個賤人,孤倒要看看是誰撕爛誰的嘴!」

察明衛柔回頭還想要叫罵,但被秦雲阻止了。

「別理她,只要咱們逃脫了,她得氣死自己。」

察明衛柔嬌軀在馬背上不停搖曳,咬了咬紅唇,最終按捺下了憤怒。

轟隆隆。

馬蹄作響。

寇天雄靠近,焦急的低吼:「陛下,這樣恐怕不行!」

「咱們剛剛長途跋涉,又打了一仗,恐怕要不了多久會被王敏的軍隊追上。」

「就算到了鼓風口,也沒法回盤城。」

燕忠臉色通紅,靠近咬牙道:「陛下,微臣留下為您爭取時間!」

「以報您的知遇之恩!」

「還請陛下能夠善待我家老娘,微臣去也!」

聞言,秦雲怒吼:「給朕滾回來!」

燕忠雙眼一紅,拱手決然道:「陛下,您不能出事,微臣雖死,但死不足惜!」

「望來世,還能遇到您這樣的陛下跟隨。」

四周將士,無不雙眼一紅。

留下來斷後,對抗十萬大軍,誰都知道是必死的。

「我等也願,留下斷後!」

有一干忠心將士,齊齊請纓,場面一度熱血澎湃,讓人動容!

雖死,但他們不怕!

這就是赤膽忠心!

察明衛柔眼眶微紅,有些自責。

秦雲怒罵:「燕忠,你大爺的,朕的命令你都不聽嗎?」

「誰說咱們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你他媽敢掉隊,朕殺你九族!!」

這一句話出來,才止住了燕忠等人的求死之心。

「陛下,可您不能出事啊!!」有將領悲情大吼,回頭一看,王敏大軍越來越近。

十萬對四萬,還是在草原腹部,沒有援兵,那有什麼勝算?

秦雲面色焦急,回頭看滾滾黃沙,那裏面有數萬人在追。

忽然,他靈光一閃!

「對了,朕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見狀,身邊大將全部露出疑惑之色:「陛下?」

群馬疾馳,秦雲無法鬆開韁繩,否則摔下去就慘了。

「衛柔,坐過來,在朕懷中摸索,有一個錦囊,快些打開!」

聞言,察明衛柔沒有任何遲疑。

柔韌性極好的身子扭動,在奔騰的馬背上快速轉身,面對秦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