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果橙氣笑了,「忙?媽媽你的確忙!忙著逛街,忙著購物,忙著美容打麻將!唯獨沒有空照顧自己的兒子,媽,你既然生了他,就要對他負責任。我也不指望你天天陪著他,哪怕你一天陪他一個小時也好呀!生而不養,你這是遺棄!」果橙的語氣激烈起來。還不忘撫摸著弟弟的後背安撫,「果粒不怕,姐姐不是凶你。」

江雪還沒說話,樂雨菲就幸災樂禍地說:「姐,你怎麼能這樣跟媽說話呢?媽養咱們姐弟仨很辛苦的。」

「是養你一個吧。」樂果橙毫不客氣的懟回去。

辛苦?媽又不用上班掙錢,也不用做飯,做家務,哪裡辛苦了?

樂雨菲臉色一變,轉頭就告狀起來,「媽,你看姐姐啦!」

樂果橙冷冷的,「看我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我是跟著爺爺奶奶在鄉下長大的,弟弟是保姆帶著的,媽媽操心的不就你一個嗎?我說錯了嗎?沒錯吧!」果橙的臉上無比譏誚。

愚蠢的女人,自個親生的孩子扔一邊,反倒對小三的孩子上心,她就沒見過這樣蠢的人。

「果橙,你在怨媽媽,你怨媽媽沒有把你養在身邊,可是不是媽媽不願養你,而是你爺爺奶奶離不開你呀,果橙——」江雪的表情很受傷。

「停,我沒有怨你。」樂果橙打斷媽媽的話,她跟著爺爺奶奶挺好,爺爺奶奶都疼她寵她,她在鄉下的日子別提過得有多自在了。若是在帝都,還不知要受多少委屈呢。

「你果然是怨媽媽。」江雪表情很複雜,有生氣,有委屈,甚至還夾雜著那麼一點愧疚。

樂雨菲驚呼,「姐,媽媽那麼疼你,對你那麼好,你怎麼能這樣傷媽媽的心呢?這些年你雖然沒有在媽媽身邊,可你的衣服,用的東西,都是媽媽寄過去的呀!」

江雪更覺得委屈了,紅著眼睛說,「雨菲你不要說了。」是她不想養她的嗎?明明是公婆硬把人帶走的呀!這孩子,這是被公婆養歪了啊!

不說衣服的事還好,一說這事樂果橙臉上的譏誚更重了,「是,媽每年是寄了不少衣服,可全他媽的是樂雨菲你的號碼,我穿得了嗎?穿的了嗎?」果橙無比憤怒,她明明一直比樂雨菲高那麼多,媽的眼是瞎的嗎?

每次奶奶拿著衣服都偷偷和爺爺嘆氣,「果橙媽——我乖橙可憐啊!咱兩個老東西若是一蹬腿走了,乖橙怎麼辦呢?」

「姐,你怎麼能這樣說呢?不合適你就說出來嘛,你又不在媽跟前,媽哪知道你穿什麼號碼?你不說誰知道買錯了?」樂雨菲控訴。

「你閉嘴!」樂果橙瞪她,然後深吸一口氣轉向她媽,「現在咱們是在說果粒的事。」她都長大了,才不在乎有沒有媽媽的疼愛關心呢。

樂果橙又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翻滾的情緒,「媽,果粒是你親兒子,是你身上掉下的一塊肉,他是個孩子,不是阿貓阿狗,你就不能對他上心點?你養他小,將來他長大了養你老。」

「是,我知道有保姆,可你也不能把他扔給保姆就不管不問了。還有你挑保姆能不能靠點譜?找個年級大一些的細心的有養孩子經驗的?瞧你給果粒找的那小保姆,一天到晚就知道玩手機,那屁股沉得半天都不帶挪地方的。果粒又不會告狀,還不知道她怎麼虐待果粒了呢。果粒的自閉就是這樣來的。」

「你果然還是怨我!果粒自閉,我也很難過呀!我是他的媽媽,我也希望他好好的,可是這能怪我嗎?」江雪擦著眼淚哽咽著,「你爸的事業做得那麼大,外頭多的是鮮嫩的小姑娘,我都四十了,若是不保養不美容,他能瞧上我這個黃臉婆嗎?他早被外頭的狐狸精勾走了,為了這個家,為了當好他的賢內助,我容易嗎我?」

樂雨菲跟著聲討,「就是,媽多不容易呀!你當打牌很輕鬆嗎?媽牌友的老公和爸爸都有業務上的往來,要哄她們開心,爸爸的生意才好做。媽媽很辛苦的,還不都是為了咱們,為了咱們這個家!姐,你不懂就不要亂說話,瞧你把媽媽氣的。」

又安慰媽媽,「媽媽別傷心,姐姐在老家長大,不懂帝都的生活,過段時間她就明白了,你別和她一般見識。」

江雪抱著樂雨菲,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好似受了天大的冤屈。

「姐,你快跟媽道歉。」樂雨菲一邊手忙腳亂安慰著媽媽,一邊怒視著樂果橙。

樂果橙驚呆了,這是什麼情況,她說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了嗎?沒有吧,她不就讓媽媽多陪陪弟弟嗎?她至於委屈的哭成那樣嗎?這麼幾句話都受不了,那爸爸和小秘書有一腿的事她還敢說嗎?

樂果橙滿腹的心思化為無力,意興闌珊的站起身,抱著弟弟往樓上走,「既然你不想管果粒,那以後我來管好了。」

道歉?開什麼玩笑!她又沒有錯。

果然是不能對媽媽有任何期望。 樂果橙看了一眼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弟弟,最終嘆了一口氣,「你呀,生在這麼個家裡,也是個可憐的。」

既然要接管弟弟,首先就是要把那個小保姆給辭了,明知道果粒身邊離不得人,她還請假,明擺著沒把果粒當一回事。

上一世也是這個小保姆照顧弟弟的,為了省事,不好好喂他吃飯,經常給他吃沒有營養的麵包。她就撞見過兩次,指出來之後,小保姆還很委屈,說是果粒自己愛吃麵包。

真是開國際玩笑,果粒一個自閉的孩子,還不是別人給什麼他吃什麼?

更惡毒的是這個小保姆懷恨在心,偷偷虐待果粒。她告訴爸媽,爸媽卻不相信。就這麼奇葩,寧願相信個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女兒。

而那時的果橙也傻,怕小保姆把氣撒到果粒身上,只暗地裡防備著,不敢再捅到明面上了。

這個小保姆一直在樂家呆到果粒八歲,還是媽媽發現她搔首弄姿妄圖勾引爸爸,才把她辭退的。

這一世她才不會犯傻呢,更不會忍氣吞聲,凡是對果粒不好的,她絕不允許留在他身邊。

這樣一來新的問題就出來了,誰來照顧果粒呢?

她要下個月才能放假,假期估計還要補課,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合適的保姆,就算能找到,果橙也不放心。

陳嬸倒是能幫著帶一帶,可她還要買菜做飯做家務,太忙了。

果粒怎麼辦呢?

忽然樂果橙眼睛一亮,爺爺奶奶,對呀,她可以把爺爺奶奶接到帝都來照顧弟弟。爺爺奶奶在老家十分清閑,肯定願意來照顧孫子的,還能找到比爺爺奶奶更合適的人嗎?

這樣一來,不僅弟弟的問題解決了,她還能繼續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她就有機會孝順他們了。

樂果橙立刻就想給爺爺奶奶打電話,站起來才意識到她沒手機,至於座機,在樓下,她現在可不想下樓,看來她得趕緊買部手機才是。

本來打算周末在家裡陪弟弟的,現在不得不出門了,樂果橙不放心弟弟,那就把他也帶著吧。

樂果橙昨晚是在房間里吃的,一早她還糾結一會見到媽媽要不要跟她道個歉,沒想到一直到她和果粒吃完早餐,媽媽和樂雨菲都沒出現。

於是樂果橙果斷決定:道什麼歉?她又沒有做錯。

樂果橙帶著弟弟先去商場買了一部手機,花了一千多,不算最好,也不算多差,該有的功能都有。

買了手機她就迫不及待的給爺爺奶奶打了電話,「奶奶,是我。」

「哎呦,是我乖橙呀!」樂奶奶一下子就聽出了孫女的聲音,頓時笑得如一朵菊花,「乖橙,可想死奶奶了。你在帝都還適應吧?你爸說把你轉進帝都最好的學校,新同學好相處不?你爸媽對你怎麼樣? 冷宮裡的冷皇妃 樂雨菲有沒有欺負你?」

聽著奶奶熟悉的聲音,樂果橙眼圈都紅了,特別想哭,「奶,您和爺爺來帝都吧——」

樂奶奶聽到孫女說話帶著哭腔,頓時慌了,「乖橙,是不是你爸媽偏心眼?是不是樂雨菲那個死丫頭欺負你了?你別怕,有奶奶呢!老頭子,你快來,咱家乖橙被欺負了——」樂奶奶喊外頭的樂爺爺。

一品狂妃 樂果橙忙開口,「奶,我很好,沒被欺負。」

「真的?」樂奶奶明顯不相信,「你這孩子啥都好,就是太懂事了,你不用替你那不省心的爸媽瞞著,他們什麼德行我還不知道嗎?敢給我乖孫女氣受,我削不死他!」樂奶奶的嗓門可高了。

果橙還聽到那頭她奶奶小聲地跟她爺爺說:「造孽啊,咱乖橙哪輩子造的孽,攤上老大這麼個爸爸,老頭子,這一回你可不許攔著我,我非揍他個腦袋開花。」

樂果橙嘴角含笑,心裡暖暖的,有爺爺奶奶疼她,她才不在乎有沒有爹媽呢。她再三保證自己沒被欺負,奶奶才勉強相信了她的話,還一個勁叮囑,「乖橙啊,你別怕,你是咱老樂家的大孫女,誰都不能給你氣受,爺爺奶奶給你撐腰。」

「嗯,我知道了,奶奶,我就是想您和爺爺了。」樂果橙吸了吸鼻子,又想哭了。

樂奶奶眉開眼笑,「奶奶也想你了,不是快放假了嗎?到時你回老家來,奶奶給你做好吃的。」

「好。」樂果橙應了一聲,「奶,您和爺爺來帝都吧,這樣我就又能和你們在一起了。」

樂奶奶的心卻提了起來,「橙啊,你別哄奶奶,到底出了什麼事?你告訴奶奶。」乖橙的情緒不大對勁。

樂果橙頓了頓,才說:「奶,是果粒,果粒沒人帶,保姆不負責,果粒,果粒患上自閉症了。」

「啥?自閉症?」樂奶奶聲音很大,「怎麼就自閉症了呢?你爸媽呢?」

小孫子很安靜乖巧的呀,怎麼就自閉症了?樂奶奶愛看電視,知道什麼是自閉症,傾家蕩產都不一定能治好。她一想到小孫子得了這個病,就忍不住怒火中燒,「樂益民那個龜孫子不是很有能耐嗎?他怎麼養的孩子?」

電視上都說了,自閉症患兒是因為小時候無人陪著說話交流才得病的,小孫子得了這種病,可見老大兩口子對孩子的疏忽了。

樂奶奶只見過小孫子幾面,只覺得他比一般孩子安靜,並不知道他有自閉症。天殺的老大,居然還瞞著他們。

樂爺爺也很著急,「你快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樂奶奶橫了他一眼,「怎麼回事?肯定是你兒子造孽。自從他上了大學,就跟鬼上身似的,咱乖橙礙著他什麼了?他非要送出去。」

樂爺爺氣短,嘟囔著,「是老大的錯,你沖我吼什麼?」

樂奶奶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轉頭柔聲對果橙說:「橙啊,別急,你慢慢說。」

「奶,爸爸生意忙,我媽?她連我都不樂意養,能指望她什麼?奶,果粒病情還輕,只要有人耐心教,多和他說話,他很快就能好的。可是爸媽嫌棄他丟人,不是把他丟到外婆那,就是把他丟給保姆,都五歲了,也不送他去幼兒園——」

樂果橙說著說著就無比氣憤,她深吸一口氣,平靜下心情,「奶,我昨天剛因為果粒和媽媽吵了一架,現在果粒就歸我帶著,可我還要上學,奶奶,您和爺爺再不來,我就,我就準備休學在家照顧弟弟了。」

「別呀!」樂奶奶連忙喝止,「乖橙,你可不能不上學,你等著,奶奶馬上就和你爺爺去帝都。」

「嗯嗯,我聽奶奶的。」樂果橙連連點頭,「奶,您和爺爺快點啊!您來了,我就不怕了,我爸——」似乎很為難,「奶,您快來吧。」

雖然孫女的話說的含糊不清,可樂奶奶卻是個明白人,把電話一放就指揮起樂爺爺,「老頭子,趕緊收拾收拾,明天就去帝都。 明末異姓王 乖橙媽是個沒腦子的,咱家老大怕是又作妖起了花花腸子。這不是讓我乖橙傷心嗎?咱得去給乖橙撐腰。」

心裡已經琢磨著怎麼打爆大兒子的狗頭了。 「果粒,太好了,爺爺和奶奶要來了。」樂果橙開心的抱著弟弟轉了個圈,也不管他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買了一個冰淇淋,坐在甜品店裡和弟弟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著,「這叫冰淇淋,涼涼的,甜甜的,還香香的,是不是很好吃呀!給姐姐吃一口好不好?」

她看著果粒的眼睛,然後輕輕舔了一下,臉上是大大的笑容,「真好吃,謝謝果粒小朋友的分享!我們果粒是最棒的小男生。」

還親昵的捏捏果粒的肉嘟嘟的臉蛋。

樂果粒雖然依舊沒有回應,但神情放鬆,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排斥,他接受了她。

其實孩子是很敏感的,誰對他是真的好,他心裡都知道。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在樂果橙看來這就是進步,她欣喜著,相信將來的某一天果粒一定能走出自閉,變成正常的孩子的,會大聲喊她姐姐,會親昵的抱著她的腰。

只是這個過程很漫長,很枯燥,不過她不怕,只要能讓弟弟好起來,她什麼都不怕。

樂果橙一抬頭,正對上一雙滿是趣味的眼睛,她不由皺了下眉頭,不高興的懟,「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和帥哥?」

這人真討厭,已經盯著她和果粒看了大半天了,嚇著果粒怎麼辦?

宋明睿也沒想到這女孩子溫溫柔柔的轉眼就凶起人來,不由一怔,「你不認識我?」不是說他在一中很有名氣的嗎?這女孩子身上穿的就是一中的校裙呀。

樂果橙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誰呀?國民老公?我必須認識你嗎?」真是臉大!不過仔細瞅瞅,長得倒是挺帥氣的。可是長大好看她就該認識他嗎?不知道有一類人是斯文敗類的最佳詮釋嗎?樂果橙心中鄙夷著。

宋明睿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這一桌有瞬間的安靜,隨即爆笑起來,拍著桌子笑得東倒西歪,誇張的還故意從椅子上跌到地上,一個男生還去抹不存在的眼淚,「宋明睿,你也有今天!哈哈,你誰呀?國民老公嗎?哈哈,笑死我了!」他拍著宋明睿的肩膀捏著嗓子學樂果橙的聲音,笑得直不起腰。

「嗨美女,你哪班的?這小子在一中還真是國民老公,全校的女生都瘋狂地想往他身上撲。美女,你別說不認識他啊,大名鼎鼎的宋明睿,高二一班的禁慾系學霸。」另一男生笑著說。

「宋明睿?看樣子很出名。可惜姐孤陋寡聞,不認識他。」樂果橙挑挑眉梢,眼底滿是嫌棄,長得跟弱雞仔似的,還禁慾系,禁哪門子的欲?別糟蹋禁慾系這個詞好么!

「哎呦喂,美女好有個性,咱們交個朋友唄,來來來,加個好友。」一個言語輕佻的男生站起來作勢往這邊走。

樂果橙牽著弟弟準備離開,又附贈了個大白眼,臉上卻笑顏如花,「不好意思,我媽說外面壞人多,不能隨便和陌生男生交朋友。」

身後又傳了一陣爆笑聲,樂果橙心中腹誹:一群神經病。

宋明睿看著笑得直捶桌子的損友,十分無語,「你們夠了哈!」看他吃癟有那麼好笑嗎?

齊遠攀上他的肩,「難得見宋學霸受挫,還不讓咱哥幾個笑笑?哎呦,真是笑死我了,這妞真有意思。」

宋明睿嫌棄地推開他,「你給我死開,還是不是朋友了?看我笑話很得意?」他眼含威脅。

「是!妥妥的是!」齊遠卻絲毫沒把他的威脅當一回事,「咱們幾個從幼兒園就一起玩了,十多年的交情了,哪能不是?你們說對吧?」

其他人紛紛附和,齊遠繼續說:「這不是難得見你被女生嫌棄嗎?」要知道宋明睿這小子打小就招桃花,長得好,成績好,還多才多藝,上到八十歲的老阿婆,下到三四歲的小丫頭,就沒有不喜歡他的。

「就是!不過那小妞變臉真快,之前我還以為她是個乖乖女呢,沒想到是個小辣椒。對我的胃口。」姜濤說。

張一鳴則說:「你們說她是真不認識明睿,還是假裝的?」

「假裝?為什麼呀?」

「欲擒故縱懂不懂?自然是想在明睿跟前留個深刻影響。」

「我看不像,她的表情不像是假裝,她可能真的不認識明睿。」

「一中還有不認識明睿的女生嗎?」

幾人對視一眼,「應該,沒有吧?」他們自己反倒不確定了。

「我說你們夠了哈,嘴那麼碎,跟個娘們似的,丟不丟人?」宋明睿無奈極了,「不是說去書店買資料的嗎?走吧!」

「別呀,外頭那麼熱,再坐會唄!」齊遠首先趴在桌子上哀嚎。買個屁的資料,好不容易休息兩天,不好好浪浪,還要往書店裡鑽?他腦殼壞掉了吧。可是要不打著買資料的借口,宋學霸根本約不出來呀!

「行,那你在這坐著吧,我們可走了。」宋明睿站起來就往外走,其他人也都紛紛從椅子上站起來。

齊遠再不情願也只好跟著走嘍,心中腹誹:學學學,就知道學習,大好的青春年華,就該浪才有意義。

所以說這就是學霸和學渣的區別了,尤其是有一個頂級學霸朋友,可以想見齊遠學渣的日子是多艱難了。

樂果橙看著外面毒辣的太陽,想也沒想就攔了一輛計程車,若是她自己,怎樣都無所謂,可是帶著弟弟,她不想讓他也跟著受這份罪。

享受著車內的空調,果橙無比懷念她那輛奧迪A5。她家車庫裡是有閑置的轎車,可她明年才滿十八,才能考駕照。

她的生日是在六月,確切的說她現在離十七歲才差十來天呢。一想到這一整年出門都這麼不方便,樂果橙就無比鬱悶。

不行,得想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才行。

樂果橙準備帶弟弟去遊樂場玩,他長這麼大還沒去過遊樂場呢。雖然他不是個正常的孩子,但也不能剝奪他玩的權利和樂趣呀!果橙就想帶著玩玩旋轉木馬,開開碰碰車之類的,說不定玩著玩著弟弟就好了呢。當然像摩天輪海盜船那些刺激的項目,她壓根就沒考慮過。

百變萌主的玫瑰夢 鑒於天氣太熱,樂果橙特意選了一家遊樂設施都設在樹蔭下的,透氣還不曬。 「果粒,你看,小朋友在玩的這個叫旋轉木馬。轉呀,轉呀,像飛起來一樣。」樂果橙蹲在地上和弟弟說話,「你也去玩好不好?不要害怕,姐姐陪你一起,像他們一樣,姐姐坐在你身後保護你,不會讓你掉下來的。」

樂果橙指著正在玩遊戲的小朋友們,「現在告訴姐姐你要不要玩?」樂果橙問弟弟,一連問了好幾遍,也沒指望他回答,徑直領著他去買票了。

旋轉木馬停下來了,樂果橙把弟弟抱到座位上,她覺察到他身體的僵硬,忙撫著他的後背柔聲說:「不怕,不怕,姐姐在呢,姐姐保護你。這有安全扣,不會摔下來的。」

她飛快坐到弟弟的身後,伸開雙臂攬住他小小軟軟的身子,輕笑,「你看,姐姐和你在一起呢,不害怕了吧?」

慢慢的果粒僵硬的身子才放鬆,樂果橙也大鬆了一口氣。

音樂響起來了,旋轉木馬啟動了,樂果橙提醒說:「注意了,我們要飛起來了。果粒,姐姐給你唱歌好不好?」

「旋轉木馬嘩啦啦,旋轉木馬嘩啦啦啦——」樂果橙身子前傾,把果粒抱在懷裡,在他耳邊輕輕哼唱著。

那歌聲柔和動聽,如三月的和風拂過樹梢,如小溪叮咚流過山澗。好似有一種安撫人心的魔力,讓你的心不由自主的就安靜下來,似乎天氣都不那麼熱了。

在樂果橙的歌聲里,她就感覺弟弟的小身體越來越放鬆,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媚,唱的更加認真而動情。

旋轉木馬上其他的小朋友和家長也跟著唱了起來,整座旋轉木馬歡樂極了,樂果橙沒有看到,一直面無表情的弟弟眼睛眨巴了兩下,似困惑,又似茫然。

旋轉木馬吸引了許多圍觀的孩子和大人,樂果橙姐弟倆無疑是最引人注目的。少女綁著個丸子頭,眉目如畫,即便穿著清爽大方的校裙,也如電影明星一般好看。小正太大大的眼睛,清澈明亮,依在姐姐懷裡,簡直讓人的心都暖化了,恨不得這就是自己家的娃子。

十分鐘過去了,旋轉木馬慢了下來,停住了。

樂果橙自己先下來,然後再把弟弟抱下來,對他說:「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玩?走吧,姐姐再帶你去玩碰碰車。」

果橙牽著果粒走了,在她身後留下一眾羨慕的目光,有位年輕的媽媽說:「也不知這誰家的兒女,長得真好!」

她邊上的大媽接話,「那閨女還能領著弟弟玩,太懂事了,姐弟倆的感情真好!」

樂果橙買好了票,離上車玩還有幾分鐘,她就打開帶來的水壺喂果粒喝水,自己也覺得乾渴難耐。她捨不得喝小水壺裡的水,左右看了一下,正好看到一個賣冷飲的小推車,只有幾步的距離。她就對果粒說:「果粒你站在這樹蔭下別動,姐姐去那邊買瓶水,馬上就回來。」

其實只有七八步,樂果橙依舊不放心,退著往賣冷飲的地方走。她飛快的掏錢買了一瓶礦泉水,一扭頭,臉色就變了,大步往果粒跑去,「你幹什麼?」她扶起被推倒的果粒,怒視著眼前這個衣著時尚的女人,大聲質問:「你推我弟弟幹什麼?這麼大一人推一個孩子,怎麼下得去手,還要臉不?」果橙肺都要氣炸了,她捧在手心呵護的弟弟居然被個死女人給推倒了。

她低頭仔細檢查果粒,「有沒有傷著?跟姐姐說,不怕啊!」

「你這小姑娘怎麼說話的?有沒有點教養?看清楚了,是你弟弟先推的我兒子,我兒子都栽了個大跟頭,膝蓋都碰破了。」那女人指著樂果橙,趾高氣昂的樣子。

「不可能!」樂果橙脫口而出,果粒對外界基本上沒啥反應,怎麼可能推人呢?「我弟弟乖著呢,絕不會推人的。」她低頭看了一下地上的滑痕,明白了,「你們是從那邊來的,我弟弟背對著你們,怎麼可能推你兒子呢?是你兒子手賤想推我弟弟,腳滑了自己摔倒的吧!」

頓了一下又道:「你兒子推人不成反摔倒,你不教育自己的兒子,反倒也跟著欺負個孩子,你兒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你可真有教養!」教養二字她說的很重。

那女人臉色一變,「哎,你怎麼罵人呢?你才手賤!你才沒教養!」

「誰推人誰手賤,說我弟弟推你兒子,也不瞧瞧你兒子那噸位。」樂果橙瞥了一眼那個小胖墩,不僅胖,還比果粒高出一個頭去,「我弟弟得能推得動他?膝蓋不是破了嗎?我怎麼瞧著怎麼連點紅印子都沒有呢。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樂果橙冷冷的望著她,一臉的諷刺。

圍觀的也都紛紛指指點點。

那女人鼻子都要氣歪了,「你這小姑娘小小年紀,怎麼這麼尖刻惡毒,你家大人怎麼教育的,小心長大了嫁不出去。」

「謝謝了,你這樣的都嫁得出去,我覺得我肯定不會剩下的。」樂果橙閑閑的說,對這樣不講理的人不能怕,就得狠狠的懟回去,不然她還覺得你好欺負更蹬鼻子上臉呢。

時尚女人氣的臉都扭曲了,上前一步,手指都要戳到樂果橙的臉上了,恨聲說:「你這個小賤人給我等著,看我不扇死你。」

「感情你很貴啊,怎麼賣的?多少錢一斤?」樂果橙撥開她的手,抱著果粒往後退了一大步,「怎麼,你還想打人?現在可是法制社會,你動我一下試試!各位叔叔阿姨大哥大姐們,哪位好心幫忙報個警。」她一點都不怕。

圍觀的人紛紛指責,「拉倒吧,欺負兩個孩子算什麼?」

「就是,瞧著穿的人模狗樣兒的,卻不幹人事。」

「哎,疼孩子也不是這樣疼的,護短成這樣,把孩子都教壞嘍。」

眾人七嘴八舌,還真有人拿出手機要報警。

「不許報警!」時尚女人慌了,她若是整進了警察局,那人可就丟大發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