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聲出來之後服務員愣住了。

但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

王浩的大嘴巴子直接呼了上來。

直接給打掉了半嘴牙齒。

“多出來的錢拿去補牙。” 寂靜至極。

幾個服務員都被王浩着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到了。

秦舒怡也是被嚇到了。

今天就感覺王浩的心情不好,但是沒想到王浩今天的火氣竟然可以這麼大。

秦舒怡縮了縮脖子,看向地上的那個服務員,心裏面嘀咕,真的是不開眼的東西,狗眼看人低。

竟然說王浩沒錢,要是王浩沒錢得話,整個銀州市都沒有有錢的人了。

王浩出了門。

點了根菸。

回家後沒有看到武雪回來,王浩也沒有多想,直接和衣而睡。

天光放亮。

王浩看着外面的世界,呼了口氣,自嘲的笑了笑。

“媽的,真尼瑪操蛋!”

王浩罵了一聲。

起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匆匆洗漱,吃了點東西王浩就要去公司。

誰知道一開門就看到了鍾歡。

王浩只是掃了一眼,沒有停留,繼續往外走去。

“王浩,你要是知道武雪在哪裏,你就是包庇罪。”

王浩咧嘴一笑。“怎麼,現場臨事給我加罪啊,行行行,來,給我拷上。”

鍾歡走上前來。

“王浩,你心情不好可以理解,人嘛,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但是你也得分時候,你是個有大局觀的人,你清楚的知道武雪是什麼人,所以,你想一想,你到底要…”

“什麼人?”王浩反問。

“什麼人需要我告訴你嗎?我就不信你和她沒有交過手,我就不信你和紅骷髏的人沒有交過手。”

王浩咧嘴一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別來煩我了。”

鍾歡看着王浩的背影,一陣咬牙。

"隊長,抓他嗎?"

“不抓,盯着他,要是武雪來找他的話,一起抓了,絕不姑息。”

“明白!”

王浩去了公司,正午時分,吃飯的時候,鍾歡又來了。


“我說鍾大警官,沒必要吧,你要是想抓我直接抓,別搞那些彎彎繞。”

“我知道程筱筱在哪裏,但是作爲交換,我希望你告訴我,武雪在哪裏。”

王浩咧嘴一笑。

“鍾大警官,說實話,你用的這一套是我十幾年前就不玩的了,您這一套去找別人還行,找我差了點,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要是想讓讓我編一個地方,我現在就可以。需要嗎?”

“你不知道,但是你有辦法知道,我相信你的渠道,你個人的消息獲取能力,再整個銀州市數一數二,就沒有你再銀州市找不到的人。”

王浩咧嘴一笑。

“說實話,你真把我給整樂了。

鍾大警官,我,一個普通的小老百姓,你讓我給你找人,你在逗我嗎?”

“沒有逗你,我知道你和普通人不一樣,王浩,這樣吧,爲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先告訴你程筱筱在哪裏行不行?”

王浩沒說話,吃了口東西。

鍾歡掏出來手機正對着王浩。

照片上正是程筱筱,正在路邊買糖葫蘆吃。

王浩接過來手機看了一眼。

比對了一下,整個銀州市沒有這樣的背景。

“這是我們的人在一次出任務的時候拍到的,你要是告訴我武雪在哪裏,我就告訴你程筱筱在哪裏。”

王浩把照片發到了自己的手機上。

把手機還給了鍾歡。

“我已經表明了我的誠意,現在看你的了。”

王浩吃了口東西。

“鍾大警官,你已經派人盯了我好幾天了,沒必要,真的。”

鍾歡微微一愣。

耳機裏面傳來一聲嘀咕。

“我們埋伏的這麼好,他怎麼可能發現,鍾隊,這小子在詐你的話。”

鍾歡輕笑,“我沒有。”

王浩咧嘴一笑,“你見過哪個左撇子的清潔工左邊口袋口是乾淨的,右邊口袋是髒兮兮的?


你見過哪個地攤小販放着近在眼前的美女大長腿不看去看遠處的男人的?

還有,你見過有幾對情侶穿着情侶裝不拉手的?還有,櫻花公寓東門口不讓停車,因爲有小孩經常在那裏玩,會劃壞車,住在哪裏的人都知道。哪怕是第一天剛搬進來房東也會告訴的。”

鍾歡臉色逐漸沉了下來。

王浩喝了口水。

“再說這個餐廳裏面,我剛纔接過來你手機的時候,一隻手假裝放在桌子下面拿槍。

有至少六個人往我這邊看。

餐廳裏的人這麼多,我坐的位置是全場最隱蔽的,他們不看別人偏偏看我,你說搞笑不搞笑,難不成是因爲我長得比較帥嗎?想上來跟我西北陳冠希要一個簽名?”

鍾歡輕輕拍了一下耳朵。

“都散了吧。”

“這小子絕對有問題,直接抓回去,肯定能問出來點啥。”

“散了。”

鍾歡又道。

十指交叉。

鍾歡看着玩手機的王浩。

“你很聰明,這是不可否認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剛纔你把程筱筱的照片發在了你的手機上,你是想用這張照片找到程筱筱對不對?”

王浩咧嘴一笑。

“警局裏面高人大有人在,鍾警官來找我無非就是想要抓我,鍾警官,沒必要,真的沒必要,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跟你說,我不可能做任何危害老百姓的事情,危害國家的事情更不會去做,所以你沒必要把精力放在我的身上。”

鍾歡輕笑一聲。

“我現在就一件事,你能不能教教我,你怎麼用一張照片來定位程筱筱的位置?你要是告訴我,我就再也不讓人盯着你了。”

王浩低頭看着鍾歡。,

“說話算數?”


“一言爲定!”

王浩看了眼照片。

“你手機上有照片的拍攝日期,是一週前的。

程筱筱穿着短袖,背景裏面的人也是穿着短袖,這兩天溫度已經個位數了,能穿着短袖的地方只有南方,晴天,查一下天氣預報,就能縮小範圍,她背後是個廣場,上面有一個標誌性建築,就更能夠縮小範圍了。”

“那你是怎麼確定她住不住那裏?她要是旅遊路過那裏,你去找她不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嗎?”

鍾歡再度問道。

王浩咧嘴一笑,“她出門揹包有個習慣,旅遊是旅遊的包,逛街是逛街的包。”

鍾歡看着王浩,輕輕一笑。

“祝你好運。”

目送王浩出了餐廳,鍾歡耳朵裏面傳來隊友的聲音,“這小子還一套一套的,但是太過於麻煩了。”

鍾歡看着窗外的王浩。

"你覺得。你會給別人把看家底的東西輕易拿出來嗎?"

出了門,王浩就打了個電話。

“我給你兩個車牌號,你幫我查一下,八天前,這兩輛車共同出現過的地方。” 天南市。

王浩從機場走了出來。

昨天王浩就已經鎖定了程筱筱就在這座城市。

而且用了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程筱筱所在的小區。

王浩坐在程筱筱所在的小區對面,等待着程筱筱出來。

此時此刻。

王浩自己都不知道待會兒見到了程筱筱該說什麼。

一根菸快要抽完的時候。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