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王啟年收了帳篷,他又開始出發,繼續完成他的勘探大業。(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myturn」、「碧海金龍魚」和「逆天改命的衰哥」的月票支持!特此感謝!)

現在王啟年最需要的是一處魔法晶石礦,雖然魔核能代替魔法晶石,但數量有限,這也是王啟年在泰西時,制約魔法武器,比如魔晶炮大規模使用的一個瓶頸,雖然魔晶炮的技術由魔法學院和教庭所壟斷,但多多少少也流傳到民間,王啟年就會製造,但關鍵是魔核供應上成問題,魔核由魔獸產生,而且必須使用定核術,這一來就更少,加上魔法燈,及其他魔法物品使用,所以魔核價格很高,市場上雖可以見到,也不是普通人所能擁有,多作為戰略物資儲存。

霍林橋頓因為發現了魔法晶石,所以開發出天空之城,也推出了飛空艇,雖然不是直接原因,但魔法晶石是很重要的。

王啟年由風精石礦藏,聯想到島上可能有其他礦藏,甚至有魔法晶石,因為島上的魔獸密度比起其他地方大得多,可能是由魔法晶石一類的礦藏所引起,不過,目前僅是假說,但給了王啟年一些希望。

王啟年繼續沿海岸向北走,他不知道魔法晶石是否存在,也不知道就是存在,它們不一定會出現在地表,在那不斯發現的魔法晶石因某些原因,出現在地表,王啟年甚至懷疑,有魔獸的地方就有魔法晶石,在這個世界魔法晶石儲量很多,不過就是它們深埋在地下。而這個世界的探礦技術比較原始,所以才沒有大規模發現。

王啟年調查島的資源,更多是調查地表的資源,他發現風精石是一個巧合,希望自己的運氣好。

王啟年走了兩天,倒是遇到不少魔獸,也弄清楚不少魔法植物的分佈,他沒有大量獵殺魔獸,魔獸種類很多,小到飛行的昆蟲。地麵食草的野兔。嚙齒的鼠類,大到兇猛的虎豹,還有狼和熊之類,天空飛行的鳥類。幾乎沒有動物不是魔獸。這一點讓王啟年很是吃驚。

他是一個追尋根源的人。所以他估計應該地下有一種礦藏,可能就是魔法晶石,讓島上所有動物發生的異變。

他一一記載的魔獸和種種資源的分佈情況。不知不覺來到一條小溪邊,溪流從島上山脈流向海中,並不大,有些地方人可以跨過,分佈著各種水鳥魔獸,簡直到了鳥類魔獸的天堂,一種島上所特有的鳥,個體很小,應該是蜂鳥一種,但也是魔獸成群結隊的飛過,鸚鵡也成群結隊從林中飛出,又飛入叢林中,它們並不攻擊人,王啟年看到海獺在海水和淡水處懶懶的出沒,一隻海獺在它的腹皮上敲著貝殼。

王啟年看到海獺用來敲擊貝殼的石頭很眼熟,灰黑色中閃著晶光,好像是魔法晶石,不由站下腳步。

他很快發現小溪旁有許多卵石,其中偶爾有灰黑色的石頭,他跑上前去,細細一感應,不錯,是魔法晶石,他一下子激動起來,這是由水流帶下來的,已經磨成卵圓形,他立刻向小溪上流而去,沿途又拾到一些魔法晶石。

王啟年也發現,現在水流不大,但水的痕迹可不止到現在位置,當水大時,王啟年腳下的地方都將淹沒,估計是山中雨大時,山洪暴發,會將大量的碎石卷下,王啟年一邊走,一邊觀察著,看到魔法晶石,也不客氣收入戒指之中。

走過了十幾里,看見一個山間小湖,水面也就在五六畝的樣子,水很清,此處卻是鳥的天堂,各色五彩斑斕的魔鳥成群集隊的飛起,特別是王啟年上方飛著一隻海鷹,立刻一轟而散,天地之間,五彩繽紛,幼鷹也闖入其中,捕捉住一隻不知名的鳥。

王啟年在湖邊走了一半,依然收穫了不少魔法晶石,水面距離岸邊還很遠,王啟年來的時候,天氣晴朗,但王啟年眼睛盯著了對面山上的一處,山已有部分塌入湖中,王啟年腳步並沒有停止,直接踏在水面之上,向對面走去,看起來很瀟洒,但王啟年知道這不能持久,消耗的魔力有些大,但對於這個五六畝的水面,這點水耗算不了什麼。

轉眼間就來到塌方處,碎石中間,夾雜著魔法晶石,王啟年把看見的都收了起來,目光盯在峭壁上,不錯,這裡是一處魔法晶石礦,礦脈很明顯,王啟年從戒指中取出他在德魯伊地盤上買得構裝體,隨手一拋,四臂三目,構裝體進行挖掘,構裝體是用魔核驅動,其挖掘效率還是比較高,雖然消耗魔核,但短短時間內,就收穫了幾塊魔法晶石,而魔核卻消耗不多。

王啟年任由構裝體挖掘,他拿出魔法地圖和筆記本,把這個湖命名為魔晶湖,小溪就命名為魔晶溪,同樣,此山也就命名為魔晶山。在筆記本中詳細記載了此地的情況。

王啟年由於人手不足,只能使用傀儡或者構裝體進行挖掘,以前不捨得用構裝體,就是機械傀儡也捨不得應用魔法晶石和魔核,今天發現的魔法晶石礦,後顧之憂已經沒有,他用起來沒有任何心理作用。

構裝體挖掘一陣,得到一百多塊魔法晶石,王啟年收手了,他來此的目的是為了勘察此處的礦藏,目的已達到,此處已經清楚,王啟年決定過一段時間再來開採,他還要繼續勘探地形地貌。

王啟年就這樣在島上進行勘察,花了一個月時間,基本上弄清楚了島上大致情況,繪出了圖上資源分布圖,除了魔法植物和魔獸外,還發現一處風精石礦,一處魔法晶石礦,一處魔鐵礦,魔鐵礦實際上是鐵礦石的一種,但能生產出魔鐵,一種和鐵一樣的,但具有魔法能量的鐵礦,是製造魔法用具上佳選擇。

一個月後,回到了殖民點,招集領導層開會,利爪也在,他漸漸地融入其中,發現生活好得多,王啟年也沒有歧視他們,他有點樂不思蜀。

對於利爪,王啟年倒是很注重,不僅在於他是土人的頭,但看中他的巫師技巧,那天展露出了的巫術,令王啟年眼目一新,王啟年也從事過血脈的研究,主要是針對龍騎士和龍,在海上,他可是花大功夫給他們進行血脈方面的強化,不過,他從煉金藥水入手,而利爪卻有一手從魔獸血液入手來強化他的勇士的方法,就是那天他所施展的賜靈術,雖然效率不高,但提高是實實在在的。

他一回來,就與利爪商量,把自己的在路上思考與他一說,利爪很驚奇,特別是王啟年的生活最低保障制度,他覺得很好,甚至提出是不是接收自己的部落。

王啟年當然巴不得,土人就是好騙,其實王啟年錯了,土人也不是獃子,他們受到白人的追殺,逃入其間,又面對強大的魔獸,生存很艱難,人口一再減少,特別是王啟年那番話,利爪覺得很有道理,在觀察一陣后,覺得王啟年是真心的,便想融入其中,也為土人留下一條根。

現在開會,利爪在場,王啟年首先說明了情況,歡迎利爪的部落加入殖民點,對於利爪加入,大家表示歡迎,這幾個月來,由於土人的加入,剩下的人已以習慣了,將他們視為自己的夥伴,倒沒有引起異議,更沒有種族主義者,那些種族主義者實際上是貴族遠多於平民,平民只要有飯吃,並沒有多少心事考慮這些。

接下來,王啟年將這一月來的收穫彙報給大家,當聽到島上的礦藏時,其他人還沒有什麼感覺,布萊爾和湯姆已經吃驚看著王啟年,特別是布萊爾,本來不知道魔法晶石,但跟了王啟年,也見過魔法晶石,知道它完全可以取代魔核,成為構裝體及魔晶炮等魔法物品的能量來源。

布萊爾問:「島上有魔法晶石?它在什麼地方?」

王啟年隨手展示魔法地圖,指著其中一個點:「不錯,我發現了魔法晶石礦,就在這個地方,在魔晶湖,如果從海上走,到達魔晶溪,沿溪流而上十幾里,到達魔晶湖,魔晶湖對面的魔晶山中,藏有大量魔法晶石。」

「是不是馬上開採?」布萊爾問到。

「我正有此意,在會後,派一條船到溪口,人可以上岸沿溪而上,開採魔法晶石礦,開採后的礦石由船運回此處。」王啟年說道。

「我過去,就那條捨得蘭號船,帶上十幾個人和工具及用品。」布萊爾主動請纓。

「行,等會議給后,你過去準備,明天就出發,快到冬季了,先開採一部分,回來過冬,反正那個地方目前沒有人。」王啟年點頭說到。

費奇開口說到:「我的惡魔路易號也一樣出去,帶上一名鐵匠和一些人,去那處魔鐵礦處,開採一部分魔鐵礦,湯姆就跟我走。」

王啟年點點頭,利爪一見,說:「最近的一處風精石礦,由我帶幾個去挖掘,既然是一家人了,我也要出出力,不過時間不能超過半個月,一個月以後,恐怕會有魔獸潮。」

利爪暴出了一個令人吃驚的消息。(未完待續。。) 王啟年和眾人吃驚地看著利爪,利爪說:「不要看著我,我本想不說,想想還是說,就在這兩年,一般每隔十到十二年,島上魔獸,主要是一種旅鼠會形成規模,裹挾著其他一些魔獸,沖入海洋自殺,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今年也許不會來,或許在明年後年。」

「你們以往是怎樣對付他們的?」王啟年問到。

「能怎樣,旅鼠一隻二隻還好對付,多了只好避之不及,旅鼠是一種魔獸,好像是大地的力量,還有水的力量,很少會出現其他力量,所到之處,地面一遍浩劫,我看你們還是避避再說。」利爪說。

「多謝你了,你的部落之中所有的人,還是搬到我這個殖民點來,這個殖民點就叫開拓城吧。」王啟年說。

「我把村民全部帶入開拓城,土豆應該收割了,小麥怎麼樣,還有其他植物?」利爪問到。

冬小麥才播種不久,其他作物有些收割了,有些剛剛成熟,本來準備收割后再種上小麥,好在人並不多,糧食兩條船已從克芬島購進不少,加上本地產的一些,還有大量獵取的魔獸肉,王啟年教他們用鹽腌制后再晒乾,食物倒沒有出現短缺,估計明年如果人口不增加的話,糧食能夠實現自足。

王啟年苦笑說:「小麥剛剛種下不久,還有許多田地沒有種上小麥,等作物收割后,再補種上冬小麥。好在田地都在柵欄以內,我們想避也不行,唯有一個辦法,只有消滅旅鼠。」

萊茵茨說:「旅鼠聽其名字是老鼠,沒什麼大不了,把它滅了就行了,我們人手加起來比利爪多得多,怕他幹什麼。」

「不錯!」下面的人紛紛叫道。

利爪說:「旅鼠並不是老鼠,個頭很大,通常有山貓大小。兇狠異常。不要小看他。」

王啟年也點點頭:「不要小看方向旅鼠,我見過旅鼠,這次調查海島資源中,我見過它。個頭不小。能吐土球和冰球冰箭一類的東西。個體魔力倒不強,等這次事件過去,該好好調查下獸潮產生的原因。防患於未然,你們三方面人照常進行,特別是魔法晶石,關係到這次抗擊獸潮。」

「我們一定完成任務。」三人保證。

王啟年接著將自己的一些想法說了出來,特別是最低保障制度,眾人一聽很是激動,因為王啟年既然建立制度,那就說明王啟年在一定程度上,想建立以屬於自己的國家,海盜們雖然文化很低,但也聽說不少英雄建立自己的國家,對於王啟年提出的制度,倒沒有多想,他們認為這是王啟年提供福利,對王啟年提出的收稅構想,他們發現好像與他們關係不大,所以也就同意了。

王啟年暗中好笑,其中只有布萊爾似乎有所悟,不過布萊爾想了想,發現制度還是挺合理,田地商業收稅,海關收稅,這些都是很合理,而且,收稅則等另外三條船回來一起由全體通過,才進行實施,而最低保障則不等他們回來就實施,不過現在幾乎沒有人會享受這一點,只有兩戶,而且是土人家庭,家中男人不幸去世。

王啟年第一次全民代表大會宣告結束,其中代表們也不是全民選出來的,王啟年定下規矩,每六年一次,中間開的會算是此屆會議的補充。

王啟年這一套都是依據地球上的制度而來,當然並沒有說,底下的人也不懂,卻不知道一種嶄新的體制在這個世界悄悄走上了歷史的舞台,王啟年也不是全懂,但他明白這一點,不斷在實踐中改進,而其他地方卻依然在貴族的統治之下。

第二天,各方面動了起來,會議精神也由各人傳達下去,到達每一個人,王啟年發現自己的治下,大多數是文盲,不由苦笑,任重而道遠,還有一件事,王啟年沒有想到,也沒有意識到,他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給他帶來了信仰。

那兩家土人知道這個消息,由利爪將一個月的糧食之類東西給了他們,他們之家,一個是一個婦女和三個小孩,另一個是兩個婦女,一個年紀較大,另一個年紀較輕,還有四個小孩,立刻把王啟年當作上天派來的神,求了王啟年的名諱,專門給供了起來。

王啟年卻有許多事情,第一件事情便是建立防禦,剩下的男子不多,只有四十多人,王啟年把他們都叫到身邊,其中有十幾人是原來的海盜,他們都曾經用植魔術改造過,還有二三十個人是土人,現在統一是開拓城的人民,還有幾個奴隸,王啟年在柵欄外要他們開挖溝渠,建立城牆,當然是土牆,王啟年準備用化泥為石的魔法將泥牆化為石牆,那些女奴隸也來幫忙,雖然身為女奴,她們的生活很有奔頭,其中有二十幾個已經通過婚姻轉化為自由民,其他的有的在談,有的雖沒有談,三年之後,她們就會成為新的自由民。

王啟年昨天晚上已經通過地圖規劃好了,甚至連下水道之類的都規劃好了,王啟年可不想自己名下的城市像舊大陸一樣臟,所以從最初建房開始,就開始下水道的建設,公共廁所等方面都已考慮到,就是自來水沒有安裝,但也統一安排了水源地。

經過半個月的施工,城牆已初具規模,三方外出的人也回來了,見到雄城初成,又過了二日,得到三方人的支持,在王啟年帶領下,王啟年和布萊爾一起施法,花了一天時間,泥牆轉化為石牆,除了城門外,外面是護城河,已經通了水。


利爪嘆了一口氣:「想不到這樣就建立一座城,有此城,獸潮來時,足以安穩。」

王啟年笑到:「城池只是防護,上面應該配備大炮,還有諸多防禦武器,你們的獸骨魔法箭很好,接下來一段日子,不僅要加強城牆上的防禦,還要布置魔法陣,消耗旅鼠,現在人少,只能如此,接下來一段日子,我和幾位魔法師要煉製一些東西,鐵匠要打造刀具,還有槍支等東西,女人們也要接受訓練,總之,準備足一些,沒有什麼害處。是不是這次獸潮結束,在你們舊日村民的小孩中,進行測試,挑選魔法師的苗子,人太少,力量防止出現斷層,另外,小孩要進行識字教育,這一切等來年再說。」

「你要進行魔法師挑選?」

「不僅是魔法師,你看我的戰士如何,他們都是用植魔術改造,小孩到十六歲,如果沒有魔法或者巫師潛質,我決定給他們用植魔術改造,當然小孩最好識字,以後建立國家,需要人才。」

「我們部落沒有文字,植魔術有危險么?」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發現危險,它的來源是水族,我從海底之城學到,改造戰士,這座島先天就魔獸多,實際上和你的賜靈有點相似,但效果比賜靈好,你的賜靈術利用魔獸的血,效果不是一次,而植魔術則是一次強化,我已經傳給身邊的幾個魔法師,如果你想學,我也可以傳給你,只不過不知道巫師與魔法師是否相通,按理來說,應該一樣。」

王啟年將植魔術傳給了利爪,利爪作為回報,也將賜靈術傳給了王啟年,王啟年心中大喜,這種賜靈術可以對一個人多次使用,而且還是很粗糙,王啟年有信心把它進行改造。

接下來的日子裡,開拓城裡一片熱火朝天,天氣漸漸冷了,但每人都發到了一件蛛絲布的棉衣,糧食已經收割,冬小麥已經種下,在城牆裡面,王啟年準備將來將農田移出城市,但在目前,沒有這個必要,城市還很小。


王啟年先煉製許多小型的傀儡,這種工藝直接交給了湯姆來完成,只是在關鍵的地方,才由王啟年或者布萊爾來把關,其中有蜘蛛,也有小型鳥之類,這是偵察型傀儡,由魔法晶石為動力源,主要偵探旅鼠的動靜,在方圓幾十里內,布置了許多這樣的東西。

王啟年直接將魔晶炮的炮管由鐵匠生產,現在鐵匠已不止三人,增加到十人,其於幾乎是土人,利用魔鐵生產炮管,不過較慢。只生產了二十支,口徑也不大,只有鴨蛋粗細,生產好之後,交給了王啟年,王啟年刻上魔紋,魔鐵就是強,比之前的炮管不僅在穩定性上,還是散熱上多要強得多,原來只能打三至五炮,炮管就要冷卻,現在就是增加到十炮,魔晶消耗也比以前來得少。

浮空炮台增加到四座,而且進行了升級,加入風精石,使炮台移動更加方便。另外就是飛天艇也增加到五條,上面帶滿了熾火膠的燃燒彈。

同時,鐵匠工廠中生產的戰刀和火槍也開始發到每個人的手中,火槍根據王啟年的要要求,配製上的刺刀,魔法箭也堆積如山,城中不時傳出陣陣槍聲,這是城中的人在訓練,一切準備就緒,就等旅鼠到來。(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快點起」月票支持!特此叩謝!)

旅鼠終於來了,在冬日第一場雪后,旅鼠的大潮滾滾而來,城中的兒童和老弱的婦女已經轉移到船上,其餘人都上了城牆,王啟年決定還是將兒童移走,給其他人安心。

旅鼠剛到三十里範圍,就被偵察傀儡捕捉處,警報響了起來。王啟年和身邊幾個指揮看到傳回來的投影,一隻只肥碩的如同山貓一樣大小的旅鼠紛紛湧入鏡頭,接著便見眼前黃光一閃,一個土球迎面打來,一個傀儡頓時失去聯繫,王啟年沒有想到,旅鼠連傀儡都不放過,隨著傀儡傳回來影像一個個破滅,王啟年算是領略了旅鼠的風格,擋在旅鼠前,除了樹木,其他的一切都被吞噬一空,好在現在是冬季,地面上的植物都已枯黃,大多數把營養存儲在地下,或者是種子中,倒沒有受到大的影響,明年春天又會發芽。

城中警報響起,所有人都上了城牆,但還是顯得稀疏,隔老遠才一個人,四座浮空炮台已經升空,二十支魔晶炮已經填充了魔法晶石,所有人弓上弦,槍上膛,刀出鞘,嚴陣以待。

第一波終於來了,黑壓壓像黑潮一樣,在白雪映襯下,分外醒目,從遠處森林中湧出,像一條黑線一樣,又像潮水一樣就壓了過來,城外有數百肘的距離之內的樹木已經被砍凈,為了不遮蔽視野。

利爪倒抽了一口涼氣,他沒有想到。這次旅鼠的規模這麼大,以往他們所經歷的獸潮,都沒有這麼大,一眼都望不到頭。

轟的一聲爆炸響起,接連著的爆炸響起,大地似乎顫抖了,無數白雪之中爆出一個個火球,大量的旅鼠的殘肢四處橫向飛,這是填在地下火藥由魔核引爆,大地上出現一個個巨大的坑洞。像醜陋的傷疤。但轉眼之間,被後繼的旅鼠填滿,旅鼠一個個噴射著土球和冰箭,射程達到數十肘。不過尚未夠得上王啟年他們。但也是驚人。那種數不清的土球和冰箭冰球如同一道盛大的彈幕,不少人臉色已經發白。

四座浮空炮台已經轟鳴發出了白光,一炮之下。大批旅鼠蒸發掉,同時,二十支魔晶炮和幾門火藥炮也加入打擊之中,一炮之下清理出好長一段空白,但魔晶炮只開了十炮左右,由於過熱,便停止炮擊,那空白的地方很快由森林中源源不斷湧出的旅鼠補充了,旅鼠的先頭部隊已到空地一半,後面還源源不斷地湧出。

它們一往無前,任何東西好像都阻止不了它們,炮火已經稀疏,這完全是由量上取勝,王啟年一見,手一揮,身邊的湯姆會意,手中旗幟一揮,五條飛空艇從城中升起,伴隨著海鷹飛臨旅鼠的上空,旅鼠向天空之中射出土球冰球和冰箭,不過高度夠不上飛空艇,飛空艇上傾瀉而下燃燒彈,轟的一聲,大地上出現一道火牆,灼熱的氣息不僅融化了積雪,熾火膠燃燒形成衝天的大火,就連相隔有二三百肘的城牆上,都感到一股熱浪逼人,旅鼠暫時被火牆阻住。

空中吱吱幾聲,誰也沒有想到,旅鼠中居然有飛鼠一族,雖不多,但此時滑翔而出,直衝飛空艇,飛空艇上的人正好投完燃燒彈,見到飛鼠來到,嚇了一跳,掉轉船頭就往城裡飛,海鷹卻迎了上去,爪子上放出青色光華,直抓過去。

但飛鼠數量卻遠多於海鷹,吱吱的叫聲中,口中射出針一樣的青光,如同暴雨一般,直向飛空艇面而去。


飛空艇雖然逃得快,卻也中了不少針,飛空艇上的船員將身體伏在飛空艇中,藉助船體遮擋飛針的襲擊,雖然如此,還是中了不少針,飛空艇歪歪斜斜飛入城中,飛鼠不放過,王啟年出手了,風刃讓過飛空艇,啾啾聲起,數只飛鼠凌空跌落,已經分成兩半。

利爪和布萊爾也出手了,利爪手持巫杖,對準空中一隻飛鼠一指,飛鼠呯的一聲,炸成了肉沫,這是王啟年第一次看到利爪出手對敵,乾淨利落。

布萊爾一條灼熱射線,擊中一隻飛鼠,飛鼠墜落下去。三個人一出手,城市中防空火力也開了,空中彈丸橫飛,飛鼠也被擊落幾隻,其餘空中飛鼠一見形勢不對,紛紛潰退,而幾頭幼鷹卻抓住幾隻飛鼠,飛了回來。

五條飛空艇落地,醫生趕緊上去,幾個人中了不少針,好在都是魔法元素組成的,並沒有中在要害,但也失去了戰鬥力,王啟年此時不能管他們,正緊張注視著火牆,火牆火焰在縮小,按理來說,不應該這麼快的縮小,但旅鼠們口中噴射的冰球冰箭之類的,密密麻麻覆蓋了上來,火焰迅速變小,雖然燒死了不少旅鼠,但旅鼠還是一眼看不到頭,森林中還在源源不斷湧出旅鼠。

火牆小了下去,大地出現了振動,一個個魔獸衝出了火牆,王啟年大吃一驚,來的並不是旅鼠,而是獨角魔牛,還有魔豬等之類,它們的眼中血紅,狂野衝擊而過,大地在震動,王啟年問利爪:「怎麼有其他魔獸?」


利爪說:「不知道,但每次魔獸潮時,總有不少其它種類的魔獸,好像失去了理智一樣。」

王啟年一聽,再一看這些魔獸的樣子,眼睛血紅,似像失去了理智,一個想法冒上心頭,難道這些魔獸被旅鼠控制了。

它們散成一條線,直向城牆沖開,二三百肘的距離,轉眼間就進入百肘以內,與旅鼠拉開了距離,王啟年一聲令下,魔法骨箭閃著靈光覆蓋下去,同時,槍聲響了起來,槍聲是由婦女發出,她們體力弱,王啟年沒有給他們配備魔法弓箭,許多魔獸一頭栽倒在地,但有許多帶傷繼續前進,幾門青銅炮轟轟作響,雖然許多槍彈和破碎彈片被魔獸體表的靈光擋開,但也不是魔獸都能擋開,對於魔法箭,它們更是無力抵抗,不斷變稀疏,終於最後一頭魔牛衝到了離護城河還有幾步之遙,轟然倒地。

後面的旅鼠還相隔較遠,火牆已經熄滅,旅鼠如潮水一般的涌了上來,雪地還殘存一些,只是靠近城牆,其它地方已經沒有了,地面很是泥濘,但對於旅鼠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

又一輪炮擊開始,魔晶炮已經冷卻,又開始發威,浮空炮台上的大口徑魔晶炮一炮之下,成百上千的旅鼠蒸發,小口徑的魔晶炮威力也不可小覷,轉眼功夫,炮擊停止,魔晶炮陷入冷卻之中,魔法箭和火槍開始發威。

旅鼠個頭不大,不像大型魔獸,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擋槍彈,它們體表雖有黃光或水光之類,但還是抵抗不住槍彈,無數旅鼠死在槍彈之下,但旅鼠已跑進一百肘範圍內,它們噴射的土彈冰彈冰箭一類的魔法飛彈已經轟在城牆上,有些打上了城牆,雖然很少,但出現了人員的受傷。

城牆之上,亮起了水幕,這是捲軸水幕天華,王啟年在事前,每隔一段就按排了一個人,他身上帶著防護捲軸,以保護這一段的民眾。

王啟年一看,發動了流星火雨這個群體打擊魔法,無數的火球蜂擁而出,帶著長長的尾焰,轟在鼠群之中,如同無數的炸彈一樣,頓時塵土飛揚,大地開始顫抖,好像被犁了一片,在其中,更有魔法箭,暴炎箭也發出轟鳴聲,旅鼠死了一地。

但旅鼠還在前仆後繼,飛在空中的傀儡鳥傳來的好消息,旅鼠見到了尾部,王啟年得到消息大喜:「同胞們,旅鼠已經不多了,剛才偵察傀儡傳來信息,見到了旅鼠的後面,已沒有旅鼠,再加把勁,它們就要完了!」

消息傳播了出去,眾人精神大振,旅鼠已經衝到護城河邊,無數的土球冰球還有冰箭已覆蓋上了城牆頭,城牆上靈光不斷閃現,槍聲和魔法箭不斷的拋射出來,特別是爆炎箭不斷爆炸,殺傷著旅鼠。

旅鼠還是一樣無往直前,遇到了護城河,直接撲向水中,後面的旅鼠又往上涌,前面掉入河中,掙扎著,不一會便沉了下去,後面地踏著前面的旅鼠的屍體,義無反顧地向前,眼見著護城河中的屍體越來越多,旅鼠還是不停地往下涌。

最後一波旅鼠從森林中出來,後面已經沒有了,最令王啟年的奇怪的是,後面一批旅鼠彷彿是貴族一樣,騎在一群魔鹿的身上,魔鹿好像很聽話。其中有一隻旅鼠,背生雙翼,比一般旅鼠大二倍,坐在魔鹿的背上,王啟年竟然看到它的眼中閃過一絲絕望之眼光。

還有一批飛鼠也拍著肉翅,像在護衛著他們,向著城牆衝來。

旅鼠已經衝過護層河,護城河中已經堆滿了旅鼠的屍體,旅鼠開始爬牆。不少人伏在城牆上,向下射擊。

此時湯姆又揮動旗子,城牆上澆下一勺勺的熾火膠,接著扔下幾個火把,火燃了起來,在城牆下,形成一道低矮的火牆,牆上的人開始後撤,無數的符紋在火焰燃燒下,開始蔓延。(未完待續。。) 最後一道防線被激活,這道防線用了數十塊魔核,巨大的魔紋亮起,隨著一個巨大的六芒星亮起,風雷地火水風開始激蕩,靈光如潮,無聲無息像一部無聲的電影,向四周蔓延,所過之處,所有的生命都獃獃立著,然後便無聲無息倒了下去。

靈光從城牆邊開始向城外的戰場中蔓延,在這一剎那間,天地好像陷入死寂中,好像一切都結束了,只有少數後面的旅鼠沒有喪命,那隻巨大的坐在魔鹿上的旅鼠看到這一幕,終於暴跳如雷,雙翼一展,轟然而起,它不同於其它飛鼠,王啟年這才看出,在它的頭上居然生出雙角。

它一飛起,所有剩餘的旅鼠飛也一涌而上,此時魔法陣的靈光已經熄滅。冬日的寒風悄悄增強,天色已經黃昏,最後一波魔獸轟然壓上,浮空炮台和魔晶炮還有火藥炮又一次響起,防空炮也響了起來,城牆上剛才退到後面的人此時也上前,弓箭和槍聲響成一遍。

轉眼之間,現場活著的旅鼠紛紛躺下,那隻獨特的飛鼠頭上雙角之間,居然產生黃色光暈,轟然爆發,黃光呈圓形向王啟年方向擴展,這一手倒出王啟年意料,但王啟年並沒有慌,身畔黑煙一閃,迎了上去,轟的一聲,激起了一層層波瀾,王啟年不等波瀾散去,手往飛鼠一指,陰寒一指暴發,飛鼠一頓,隨即從天空之中墜落下來。

王啟年將手一攝,下墜的飛鼠飛了起來。落到王啟年的手中,王啟年手一動,一個定核術施出,把飛鼠投入戒指之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