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紫玥就知道大功快要告成了,在心裡暗暗做了個勝利的姿勢。

「不用做武器了,我這裡有一把龍泉寶劍,是無價之寶,削鐵如泥。」

「不!不用!」歐陽紫玥連連擺手,「我想要一件讓我稱心如意的武器,所以我畫好圖,武器庫的師傅照做就可以了。」

歐陽紫玥從他懷裡翻下來,走到書桌前,拿起毛筆,像模像樣的畫了一會,然後就遞給君無邪看。

這是她最得意的武器——蛇信子,就算是閉著眼睛,她都能畫出來!

君無邪有些詫異的看著紙上形狀奇特的武器。


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的武器。


形狀有些像長鞭,但穩定性似乎又比長鞭更好,更能收縮自若。

下面的註解寫著的幾種植物,動物凝萃的汁液通通都是劇毒,單是一種就足以叫人去見閻羅,若是加到一起,威力一定勢不可擋。

「你真的要這個?」

歐陽紫玥重重的點著頭。

「好吧,我會派人去給你做,估計這幾天就能做好。」

聽到這話,歐陽紫玥興奮得大跳起來,在君無邪光滑細膩的臉上重重印上一吻,速度之快,連她自己都始料不及。

「玥兒,今天的你尤其的熱情。」君無邪眸光微變,被她撩撥得呼吸也急促起來。

他的玥兒,他已經想了很久了。

每晚同床共枕,卻一直克制著自己,天知道,這需要多大的忍耐力!

聽到君無邪的話,歐陽紫玥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耳根子都紅了。

「王爺,魏丞相還有李侍郎來恭賀王爺的生辰。」門外一個略顯低沉的聲音響起。

君無邪微微顰眉,有些不快的道:「就說本王今日身體不適,不宜見客。」

「是!王爺!」

怎麼?今天也是他的生日?他和清軒是同一天?

歐陽紫玥怔怔的看著他,這也太巧了吧?

「今天是你的生辰?「歐陽紫玥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他。

「是啊。」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繞到她身後了,緊緊擁著她纖軟的腰肢,「那麼你要送我什麼禮物呢?」

柔軟入心的調笑,如風般掃過她的脖頸。

與此同時,兩片溫熱而濕潤的東西輕輕含上她的耳垂,溫柔的吮咬。 與此同時,兩片溫熱而濕潤的東西輕輕含上她的耳垂,溫柔的吮咬。

「別……別……」歐陽紫玥話還沒說完,身體被一陣火熱衝擊,情不自禁的溢出細碎的呻吟。

「別咬了,好癢……」身體變得很奇怪,酥酥麻麻的,像有電流流過。

王妃權傾天下 ,經不起這樣的撩撥。

「叫我無邪,我就不咬你。」男人低沉溫婉的聲音,曖昧的逗弄著她的每一根神經。

她面色潮紅,呼吸粗重,張了張嘴。

叫不出口怎麼辦?

上次只是一次情急,而這次她意識清醒,根本就叫不出來!

「啊——」他的舌頭舔上了那潔白的耳垂,濕濕潤潤的感覺讓歐陽紫玥的靈魂幾乎飄渺。

「叫還是不叫?」他唇邊的笑容妖孽至極,帶著三分誘哄,三分威脅。

「我……啊——」又是一片濕潤,他的舌頭極有技巧的在她的耳垂上繞著環。

她情難自禁,身體都抑制不住的顫慄起來,彷彿……彷彿在渴求著什麼更深的東西。

「無……邪……」有些破碎而零散的聲音溢出她的紅唇,卻帶著一股小女人的羞赧。

君無邪微微一笑,卻並不滿足。

今天,他就要把她變成他的女人!

「生日禮物我已經想好了。」他勾起唇,眼神中閃動著狼眸才有的綠光,「把你送給我吧,我要吃掉你。」


一個強烈的激靈躥遍全身,與此同時,歐陽紫玥像打了雞血似的,清麗的眸子微閃。

她終於知道了今天清軒那別有深意的痞笑和那句「我餓了」的真正含義!

容不得她失神,他薄涼的唇瞬間就含上了她的櫻桃小嘴,將那兩片柔軟包裹的滿滿的,暖暖的。

與此同時,一雙修長潔白的手撫上她的柔軟,溫柔而不失力道的揉捏著。

「唔唔——」歐陽紫玥重重的拍打著他的胸膛,她的嘴牢牢被他含住,發不出聲,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抗議。

然而她的推搡卻儼然有了一種欲拒還迎的反作用力,寬大溫暖的手掌繼續向下遊走,彷彿在滑膩的肌膚上跳著曼妙的旋律。

漸漸的,歐陽紫玥呼吸紊亂,溢出口的拒絕也變成了誘惑至深的嬌喘。

她的眼神迷濛,青絲如夢,更激發了君無邪滿身翻滾的情潮。

「玥兒,我愛你,真的好愛你……」夢囈般的呢喃若滾燙的岩漿,噴洒在她的心間,暈出一道道炙熱的痕迹。

她疑惑了,迷茫了……她真的不知道這樣是對還是不對。

任由他輕柔的褪去她的衣衫,她彷彿被吸裹進了一個沒有底的黑洞,意識全無,只有一波一波的感覺接踵而至。

「王爺。」門外低沉的聲音打斷了屋內正在上演的激-情。

冷清寒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外。

他聽得很真切,他也不想打擾王爺,只是這件事太重要,刻不容緩。

君無邪不滿的蹙緊了眉,白皙的肌膚還透著情慾的微紅。

但是冷清寒既然來了,他就知道那件事已經查的有些眉目了。 但是冷清寒既然來了,他就知道那件事已經查的有些眉目了。

只是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

他就像一個偷腥不成的貓,眼神忿恨卻也無可奈何。

「知道了,你在書房等我。」

他回過頭,凝視著面前的小女人。

她已經完全的羞澀了,臉紅的像熟透的番茄,微垂著頭,擺弄著手指。

「這盤美食還沒用完,等我回來。」曖昧的聲音透著令人臉紅心跳的魔力,他邪魅一笑,魅惑眾生。

歐陽紫玥這才回神,怒瞪著他瀟洒而去的身影。

他這話什麼意思嘛?

難道要她洗白白了,脫光光了,在床上等他繼續完成這沒完成的事啊?

她才不會這麼傻呢!

她捂著胸口,還心有餘悸。

差點……就被吃掉了……

她不是準備為莫逸辰守身如玉的嗎?

怎麼又著了君無邪的道了?

一定是他太有技巧,他會魔法,會魅惑心智……

她不住的說服自己,想要平定自己那顆惴惴不安的心。

然而,猛的,一件事閃過她的腦海!

剛才那個聲音是冷清寒的聲音!

她差點都忘了秋後算賬的事!

丫的,那天君無邪關在房裡不見她時,冷清寒古板的要命,最後她被逼無奈,硬生生的跪在了他面前。

那可是她第一次下跪啊!雖然不是冷清寒的錯,但也是被他逼的!

這茬她差點都忘了。

新仇加舊恨,冷清寒,你等著吧,此仇不報,我就不是歐陽紫玥!

歐陽紫玥冷哼著,嘴角掛著狡黠的笑容,一個計策已經在她腦中暗自成形……

———————————————————————————————————————

「查的怎麼樣?」

君無邪陰厲的目光掃向冷清寒,那深沉的紫眸像是兩彎不見底的潭水。

「回王爺,屬下已經查到了幽冥宮的三處據點。」

冷清寒單膝跪地,恭敬道,然而一身剛硬與氣質卻沒有一絲清減。

「全滅。」淡淡兩字讓冷清寒駭然大驚。

「可是,這就相當於向幽冥宮宣戰了,王爺請三思而後行。」

冷清寒萬年寒冰的臉也變得糾結起來。

「冷侍衛,你認識我多少年了?」

君無邪不答反問,倏然抬起的冷眸讓冷清寒如墜深淵,有種萬箭穿心的窒息。

「回王爺,已經十年了。」

額上不自覺的冒出冷汗,冰的滲人。

這個世上,能讓他冷清寒恐懼的人恐怕還不超過三個。

「我說過的話,有收回過嗎?」君無邪站起身來,對著窗戶負手而立,「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

清冷的月光灑在他的臉上,然而他的表情卻比月光更加陰寒。

既然敢動他的人,那就要做好付出一切的準備。

原來,為了冥月王朝,他可以忍。


然而現在他的心中只有玥兒一個,任何動她的人,他都要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你到底喜不喜歡冷清寒?」歐陽紫玥一邊舔著糖葫蘆,一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打量著面色紅的要滴血的珠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