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葉天的整個身軀。似乎是化作了一個黑球的形態。

混沌之氣剛剛一凝結成型,便是出現了驚人的吞噬之力出現。

四周無數的元地靈氣,乃至於領地府邸附近,方圓數十里之地內的所有靈氣靈氣,都以驚人的速度,朝著葉天所在的方向開始匯籠了過去。

在半空之中,更是乃至於出現了一道巨大無比的旋渦。

隨後,這漩渦之內的所有靈氣,在無數的黑色混沌之氣牽引之下,迅速朝著葉天的方向灌注了下去!

轟!

葉天化身的黑球開始瘋狂吸收起來了周圍的天地靈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這個漫長的吞噬過程方才是結束了。

而所有的黑色混沌之氣也都是一下子徹底消散了過去。

此刻葉天黑髮狂舞,白衣鼓盪,面容剛毅,眸子之中閃爍著妖異的光芒,整個便是透露出一股魔神一般的恐怖威壓。

吞噬了周圍的天地靈氣,葉天感覺自己此刻的實力,恐怕又是有了驚人的提升!

而隨之,一陣陣的系統提示聲,也在葉天的耳邊響起。

————「叮,通過混沌吞天訣吸收了大量的天地靈氣,你的武力值已經突破到了101,你肉身突破了100,晉陞為蛻凡境!」

————「叮,你的武力值超越了100點,你已經超越了本方世界力量層次達到的最高極限,你現在可以飛升靈界,是否選擇飛升?」

葉天聽到了系統提示之後,卻是不由得一愣了起來,這混沌吞天訣實在是太過於恐怖了,吸收了大量的天地靈氣,直接讓他的武力值超越了100點。

甚至超越了本方世界力量層次達到的最高極限,可以選擇飛升靈界!

不過他當然不可能選擇飛升。

第一,現在的天帝城還割捨不下,更不要說還有貞德,蔡琰等人存在於天帝城,他不可能飛升到靈界之內。

日後等到他統一了下界,照樣是可以通過真龍令的舉國飛升的特性,直接來飛升到靈界之內。

也根本不急於這一時的。

吸收天地氣運,舉國飛升上界,才是他未來天帝之路的打算。

第二,在下界中還有無數的好處,等著他來拿呢!

比如各種歷史武將,比如各種他前世所知道的天才地寶,比如各種秘寶,乃至於各種系統獎勵,抽獎,還有先天屬性點。

以他現在的實力,要是貿然就飛升到了靈界之內,不過是死路一條而已。

靈界之內,大能無數,高手無數。

哪怕是前世中的葉天,實力已經算是頗為強悍了,乃是一方霸主級別的人物,依舊是根本無力回天。

雖然他已經竭盡全力守護人族,卻遭到了同為人族首領的背叛。

但是依舊是在無數妖族,數名妖族頂尖的妖王圍攻之下死去。

靈界之內,高手實在太多了。

如來,接引,准提,三清,四御,五帝…………

西方神族的光明神,黑暗神,墮落天使路西法…………

希臘神族的宙斯,海神波塞冬,智慧神雅典娜,太陽神阿波羅…………

北歐神族的雷神托爾,眾神之神奧丁,詭計之神洛基…………

這些強者都在神域之內割據一方,擁有著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

還有龍族,鳳族,鯤鵬一族…………

各種強悍的種族,也都擁有著驚人的天賦。

哪怕是前世中實力巔峰的他,面對這些最頂級的人物,依舊是極度渺小的存在。

更不要說現在剛剛突破到了蛻凡境的葉天而已,現在若是他飛升到了靈界之內,恐怕不過是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而已。

哪怕是妖族之中隨便找出來了一個稍微強悍一點之人,便是可以將他給輕易碾碎了下去。

所以,現在的他當然是不可能選擇貿然飛升於靈界之上的。

立刻葉天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不。

「不,我不選擇飛升於靈界之內。」

葉天現在當然不會選擇飛升,只有在人間界內積攢了足夠的實力,再行飛升。

最好是舉國飛升,帶著三國群雄,乃至於整個帝國一起飛升,才是葉天最好選擇。

葉天才能夠在未來的靈界之內如魚得水,遊刃有餘的。

一個人,唯獨有了足夠的實力,才能夠肆無忌憚地裝逼起來。

不然裝逼的話,不過就是白白挨打而已。

恰似猛虎卧荒丘,潛伏爪牙忍受,這個道理,重生過了一次的葉天當然是懂得的。 宋顯笑道:「這款積架明顯是男人開的多,你確定要這款?」

黎曼拍著車身道:「就它了,我也是整天在男人群里廝殺的,這車很給我加分!」

宋顯笑道:「女強人,有點可怕!」

黎曼朝他眨了個電眼:「本小姐可甜可鹽!」

宋顯笑笑,連忙移開視線。

提了車,辦好手續,宋顯陪着黎曼去路上轉了一圈,就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黎曼在一個繁華的街邊停下車,對宋顯說道:「我請你吃飯吧,畢竟你幫我省了不少錢。」

宋顯剛想答應,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一看是他家母上大人的電話,不敢不接。他能想到,肯定是老媽興師問罪來了。

他一邊腦袋裏想着託辭,一邊接通電話:「媽……」

宋媽媽有些激動地說:「兒子,你是不是在對面呢?你是和誰在一起?是不是今天的相親對象?哈哈哈,沒想到成了啊!」

宋顯滿頭黑線,連忙向馬路對面望過去,就見到自己的親媽,和她的一位姐妹,正站在路邊,向他招手。

要不要這麼巧啊?

他現在跑,還來得及嗎?

他當然不敢,連忙對黎曼說道:「那是我媽,我過去接她,就不陪你吃飯了,改天我請你。」

黎曼笑道:「既然是遇到了阿姨,我也打個招呼吧,就這樣走了,不禮貌。」

於是她就和宋顯橫穿馬路,到了對面。對面是江山一品商廈,宋媽媽和她的姐妹,手裏拎着好幾個袋子,看樣子,是剛購物出來。

宋顯接過宋媽媽手上的東西,說道:「媽和林姨逛街了?」

宋媽媽卻眼睛看着黎曼,樂得合不攏嘴。

她一拉林姨的手,低聲笑道:「哎呀,你給我介紹的這個兒媳婦,還真不錯!」

林姨連忙說道:「不對啊,不是這個女孩子啊。那個女孩子,我見過的,沒有這個女孩子高。」

宋顯有些尷尬,連忙介紹道:「媽,林姨,這是我的大學同學,黎曼。」

黎曼連忙打招呼:「阿姨好,林姨好!」

原來誤會了,宋媽媽的臉上也有些尷尬。

這樣看來,相親的那個女孩是沒成啊,這個女孩也挺好的。

她就拉着黎曼的手,笑道:「你叫黎曼啊?哎呀,我好像見過你啊,在你們的畢業照上,宋顯還特意向我介紹了你。」

黎曼笑着看向宋顯:「是嗎?」

宋顯也是服了自己媽的這張嘴,沒影的事,都能拿出來說。

他打了哈哈,說道:「媽,林姨,你們這是要回去了嗎?我送你們吧。」

林姨道:「我家的車過來接我了,就不用送了。不過宋顯,你今天和小鄭見面怎麼樣啊?」

她是中間人,總得問問情況啊。

宋顯連忙說道:「林姨,我謝謝您。只是鄭小姐眼界高,沒有看上我。」

林姨心裏也知道是這個結果了,就笑道:「那孩子一心想嫁入豪門,當少奶奶,沒成也是你的福氣,不然,你也不一定能伺候得了那個大小姐。」

宋顯訕訕地笑。

林姨臨上車前,對宋顯說道:「今天這個就算了,等林姨再給你介紹個好的!」

宋顯連忙說:「謝謝林姨,不用了。」

宋媽媽聽了他這話,眼睛立刻亮了起來。難道他和這個黎曼有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目送那群人離開,衛如祉順勢打量一下對面依舊還立在原地的餘下幾人。

他瞧著其中一位有些面善,便抬手一揖:「柳公子,你們陪着平相公燕飲,應該知曉其中究底,可否跟衛某細說一二,衛某回去也好有個交待!」

那柳公子面露為難,但情知今夜之事絕不會善了,他們幾個說不定還會被賈平章「請」去細問,莫不如現在趁機將事情說明白得好。

於是,柳公子幾人便被請進衛如祉他們的雅間,幾人將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番。

聽完對方几人七嘴八舌的一通話,衛如祉、蔣勝欲等人不由都大吃一驚。

原來,平章府那些個隱聞秘事早就在臨安府內傳得如火如荼了——

九姨娘范慧娘之死更是被傳得神乎其神,甚至說她之所以被殺就是因為其人常去華藏寺與初戀情人私會,惹怒了賈平章,才被悄悄毒殺的。

而真正導致賈平一把火徹底衝上頭的話題,居然是有人在傳昌邑夫人羅雲沁的閑話——

說昌邑夫人雖然看起來端正莊重、知書達理,但是實際根本就是不守婦道,在未嫁入賈府前就曾與人私相授受,後來被羅家強迫,逼不得已才嫁入了賈府。

此言一出,直聽得衛如祉心口怦怦直跳,似芒刺在背,通體生寒。

驀然,他腦中驟地浮現出自己幼年時曾偶遇過的那樁隱秘之事——

那樁他藏在心底好些年、發誓永遠不會說出去的事!

思及此,他喉嚨不由自主都有些發乾了。

蔣勝欲跟盧肇等一干人也早被這番謠言給說得目瞪口呆,一時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動作。

「多謝諸位公子據實以告,雖然我們平相公打人不對,但是榮王妃家的那位侄孫胡言亂語,妄圖污衊平章府後宅貴人,也是罪無可恕!此事,恐難善了,諸位還是能避嫌就避嫌吧!」衛如祉默了默終於緩緩道。

柳公子諸人連連頷首稱是,隨後就趕緊告辭離開。

待他們離開雅間,蔣勝欲幾人也都沉默不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