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簡直是天外神物了。

迷龍來來回回看着還說呢,“韓長官,你這回下的什麼蛋啊,孵出來的怎麼像是個二椅子啊,說是坦克,怎麼又帶螺旋槳啊。”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哼哼,這叫直升機,你們一個個都給我上來,一會兒飛起來,往下給我開槍。”

韓立一按動螺旋槳,“呼!”“呼!”的就開始旋轉了。

一下子周圍的人都站不穩了,大風皺起,狂風大作啊。

“我去,會飛!?”

“飛機啊?”

“飛機怎麼這個樣子啊。”


怕腦袋被削去,全都不敢動。

韓立跺腳罵娘了,“大爺的,你們一個個的等死啊,再不上過來,就給滾蛋。”“砰!”“砰!”對着他們腳下開槍。

“哎呀,上,上,上。”

迷龍這才帶頭爬了上來。

一個個的依然傻眼呢,顫顫巍巍的渾身顫抖。

“繫好安全帶啊,笨蛋,這呢,記好了,然後給我向兩邊開槍,扔手**知道了嗎?”

“是。”

“知道了。”

一一點頭。

韓立這才“轟!”的一聲,飛了起來,一瞬間,就飛起來了十幾米,在之後就到了五六十米的高空。

這對於現代飛機來說,幾乎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對於武裝直-10來說,那就是家庭便飯,韓立輕車熟路的開車,哈哈大笑的攥緊了拳頭,“日本鬼子們,給我嚐嚐汽油***的滋味吧。”

“嗡!”“嗡!”的飛着,在高空,開始對日本鬼子進行屠殺。 第二百三十七章 暴利行業

一座二級城池之中,已經換了一身黑色袍子的葉清揚將十幾個四階妖獸的核能水晶交給了鑑定師的手中,這是收購行的鑑定師,葉清揚留着這些核能水晶也沒有用,自己留下的那幾個都是可以做成魔法溶液注入魔法筆的。這些沒有太大用處的核能水晶自然是賣出去,而四階以上妖獸產生的那些個類似於人類元嬰的內核早讓葉清揚餵給了辛巴和冰糖這兩個小傢伙了。

現在兩個小傢伙的等級已經到了五階妖獸的中期,兩個小傢伙的速度簡直一模一樣。都是進入了五階中期的頂峯,在用不了幾個月就能進入高級。葉清揚也是安慰了一下,至少那些內核沒有白花。

“每個三十五萬,我全要了。”鑑定師講鑑定結果告訴了收購店的管事人。這個價格也算合理公道,每一個的價格都在三十五六萬之間,葉清揚也沒有計較揮揮手錶示同意。另外又拿出一個油紙包裹的東西交給了鑑定師。

“這個你看看多少金幣。”葉清揚呵呵一笑,這是近期他才修煉成功得來的構裝。一階的初級力量構裝,葉清揚經過基礎的學習已經能夠熟練的製作初級力量構裝了,雖然成功機率保持在百分之八十左右,但是每一件的做工都十分精細,在葉清揚的手裏幾乎瑕疵少之又少,接近於高級的構裝等級。

而標準,合格這些等級已經越過了。在高級之後的完美正是葉清揚下一步的希望,現在他已經開始了一階構裝“初級敏捷”的煉製。經驗累積的已經足夠讓他有種如魚得水的感覺,製作起來也是很容易。

現在葉清揚交給他們的初級力量的樣品,加成的力量足有百分之十三,已經算是高級的了。如果能夠加到百分之十五,這一個初級構裝就能價值上百萬的金幣。而一張初級力量構裝的製作時間只有短短的五個小時,也就是說葉清揚就是一部印刷錢的機器!

“構裝!”鑑定師掀開油紙驚歎的說道。那個管事人明顯是嚇到了,構裝師的稀少他自然是知道的,就在中東地域之中也只有那些,構裝師的起源來自於西方大陸,由各個大陸自行改善,德亞大陸對構裝並不算太厲害,所以也導致了構裝師數量稀少的緣由。

“這是你..製作的?”那名管事的人疑惑的問道。葉清揚的面容也只有二十多歲的樣子,精緻的胡茬子和樣子就能代表他的年齡,因爲中年人更喜歡一個滿底的胡茬子,那樣子更有男人味,更性感。 而一個二十歲左右的人就能成爲構裝師,難道是天才!

“店家,我想你應該知道構裝師的保密信息。我可以告訴你我是構裝師,但是你知道要是泄露出去的後果。”葉清揚說道。管事人也是認真的點了點頭,他要是賣出去構裝只會說偶然的來的,不會透露構裝師的信息,這是典當行和拍賣行的規矩。

而葉清揚構裝師的信息一旦透露,那就是無止境的煩惱,和騷擾。那些人就如同狗仔隊一樣纏在你的身邊,介紹你的故事,新聞一切一切。毫不客氣的說,他們就是一個乾淨食物周圍的蒼蠅,所有人希望他最終的宿命都是被橫着來的蒼蠅拍打死。

“快~請首席鑑定師過來看看。”管事人對那名鑑定師說道,這名鑑定師只有五十多歲的樣子,經驗還不夠老道,只能算上高級的,而這個典當行之中的首席鑑定師可是百歲的高齡,更是一個修煉者。

不一會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就坐到了這裏,只是對葉清揚微微的點頭,表示對葉清揚構裝師身份的高級尊敬,他的地位幾乎和這個管事人平齊平坐,管事人也很聰明的關心這名已經一百多歲的首席鑑定師。

“納林大師,您快看看這個構裝。”管事人將手中的油紙包裹遞給納林大師。納林帶上一個高倍度數的加厚單鏡片觀看起來,構裝的形狀以及作用都會在一道道魔法線和能量上表現出來。初級力量如同牛頭的形狀現實證明他的屬性大類,然後納林大師用他老道的經驗觀察着魔法線和魔法液體的顏色。

觀察了足有半刻鐘,納林大師才喘着重氣摘下眼鏡。葉清揚一臉輕鬆的喝着一杯杯續上的咖啡,旁邊的侍女眼中都對葉清揚泛起了秋波,作爲一個典當行的服務員她是知道一個構裝師在地域中的地位的。幾次她都假裝不小心倒多了,然後幫葉清揚擦拭,趁機調調情什麼的,就算做構裝師的情人她也是心甘情願的。

不過葉清揚根本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微笑的迴應,曾不掉的污漬直接用強力的真氣給擴散開。而一旁的管事人和納林大師一樣,膽戰心驚的一副構裝的回收價格都不算太高而賣出去的價格往往都是暴利,除非是二階的才能以更高的價格收回甚至現在典當行之中過的東西都不夠一張二階構裝的錢,只有動用那個金庫纔可以換下來,不過這個二十歲左右的小子能夠做出二階構裝那麼他絕對會把情報發出去,那樣子典當行的名聲直接會進入大陸頂峯級別的!

“納林大師,怎麼樣?”管事人問道。

納林大師重重的嘆氣,然後盯着葉清揚看了好一會纔對管事人說道“這是一張高級的一階初級力量構裝。絕對是真品,價格在一百萬到一百二十萬只見,不過加成的幅度應該在百分之十二到十三,價格一百零五萬。”

“真品!”管事人一聲驚歎,拿起構裝看了看重重的點了點頭,這次典當行的業績又上升了不少。他叫來一個會計讓他趕快準備一百零五萬金幣,葉清揚對這個價格本來就是同意的,沒想到中東地域的價格會高出五六萬,也是不錯的。

“這位小先生,請問您的師傅是?”納林大師笑呵呵的問道。

“呵呵,我師父已經隱世很久,大師不會認識的。”葉清揚說道,意思很簡單,不方便透露。

納林大師馬上反應了過來,尷尬的一笑說道“對不起,是我唐突了。小先生請問貴姓?”

“我姓葉,葉清。”葉清揚說道,要是把自己葉清揚名字說出去,憑藉納林大師的地位肯定會知道,在隨便一查自己信息就會出現,頓時自己就會被整個大陸甚至整個世界的新聞播報,說不定還會出現幾個人說是自己的好朋友女人什麼的。

構裝師,再加上葉清揚琴界落天賦的說身份簡直就是極品高富帥中的極品。現在的新聞在葉家的壓制下是不敢出現,不過葉清揚構裝師的身份一曝光,肯定會有很多人出來認親戚,編感情。葉清揚可不想葉家在每個地域的暗殺隊每天那麼勞累。

“這個,葉先生。我們商量一下,如果您再有構裝我們典當行全收怎麼樣,每個價格一百一十萬金幣,只要像這個樣品的樣子就可以。如果達到百分之十五一百二十萬到一百三十萬,如果能夠製作出完美的,一個三百萬!”納林大師興奮地說道。

一個完美的構裝不管是什麼階數的價格會坐地翻上一倍,另外要是特殊的構裝價格就會更貴。據說一個大公國之中出現了一名聖構裝師,他的幾張四階和兩張五階構裝全部都是高級,甚至一個四階構裝一共賣出去了四個億多!直接成爲了大公國的皇家構裝師,每年的資源就用不完!

葉清揚沒有想要拿出全部身家的意思,這要是拿出來了絕對會讓這個首席鑑定師驚歎。現在葉清揚手中有七張初級力量,那麼價格就在一千萬左右,不過葉清揚可不缺錢。

拿到自己應得的報酬就走出了典當行,回到了自己休息的賓館去了。接下來還要着手練習初級敏捷的製作,時間就是金錢。葉清揚已經把冥想打坐作爲了自己休息的時間了,幾個尊皇更是對葉清揚的毅力感到佩服。

而葉清揚的目標日漸明瞭,近期的目標就是將自己構裝師的身份在婚禮上說出來。讓自己的家成功的喜慶一大把。一個初級力量還不夠葉清揚滿足的,葉清揚想將五件構裝一齊展示,而這目標並不算遙遠,只要葉清揚每天能夠堅持八個小時,不用四個月絕對會成功的。因爲戒指中的石室時間流速流動緩慢,這是尊皇設置的,簡直就是修煉的法寶!葉清揚更是喜歡這種一天當做兩天用的生活,一雙眼睛不知道敷了多少次的藥劑。

在葉清揚走之後,管事人很快的讓人把構裝送走。兩天後進入了典當行的總部,當天夜間就被賣了出去,價格一百三十萬!不得不說,構裝是一個暴利的東西,一個構裝師更是如此,更不要說葉清揚這個既有天分,又有材料的構裝師了。

即使葉清揚現在沒有了尊皇沒有了神柱,只要他想一天兩張構裝下來,就能讓他賺一個盆滿鍋滿! 武裝直-10直升機,在這個時代可以說是神器了,它不僅可以攜帶大量的人員、炮彈之外,也可以防住這個時代的所有坦克,更何況是歪把子機槍或者迫擊炮了。

韓立飛着直接衝着不遠處的一百多個鬼子飛了過去,“給我殺。”

“啊!?”

迷龍他們靠在機艙裏,頭一次飛這麼高,有些傻眼,而且兩邊的門都沒關,對流非常凜冽,不知如何是好。

看着韓立向着日本鬼子飛了過去,拿着手裏的槍,也不知道怎麼辦。

韓立喊道:“一個人開槍,另外一個人從後面抱着腰,我會盡量開穩一點的,沒事,給我上。”

鬼子已經近在眼前。

“噠!”“噠!”“噠!”的歪把子機槍掃射過來,打的直升機的脖子、外殼子彈亂飛。

迷龍一咬牙的喊道:“抱緊了,我來。”

“嗯。”

手下一個人,繫着安全帶,抱着迷龍的後腰。

迷龍湊到門口對着下面的日本鬼子,“噠!”“噠!”“噠!”的就是一通掃射,在AK47的射程之內。


子彈噴泄而出。

下面的日本鬼子“八格牙路!”“八格牙路!”的叫着,根本沒反應過來呢,就瞬間被打的躺在了血泊之中。

變成了一片屍首。

“爽啊。”

迷龍哈哈大笑,爽快無比,“這叫上打下,不廢蠟,哈哈,爽。”

“我也來。”

其他人看此情況,根本不用懼怕,就也湊到直升機的邊緣,向下開槍,還有人“嗖!”“嗖!”的往下扔了兩個**。

基本上都是在人羣炸開的。

一時間完全是高對地的碾壓,日本鬼子不管在下面怎麼“哇啦!”“哇啦!”的叫,都沒有辦法,只剩下狼狽躲藏啊。

“哈哈,這東西好牛逼啊,可以這麼低的飛行。美國人研究的吧。”

“牛逼,有了他,步兵就剩下被屠殺的份了啊。”

“沒錯,這東西太牛逼了。”

全都看傻了。

這不比坦克,坦克大家都知道,都見過,直升機可就是頭一次。

韓立嘴角一撇,牛氣的說道:“記住了,這是中國製造,叫做直升機,行了,和你們說也沒用,給我聽好了,繼續殺。”

一些零散的韓立就沒管。

直接衝着一個三百人的中隊衝了過去。

這個中隊的日本鬼子已經看到了直升機,“哇啦!”“哇啦!”的叫着,立刻利用野戰炮準備轟擊,“餃子給!”“餃子給!”

“轟!”“轟!”兩炮彈。

韓立一個拉昇,就躲開了,“還敢開炮,行,讓你們試試中國***的滋味。”打開投彈器,一個俯衝,“嗖!”的一發汽油***就墜落而下。

“轟!”的一下子,在人羣中炸開了。一瞬間,漫天大火,火紅色的火焰,直接燒起來了百十來米。

幸虧韓立有所準備躲開了,要不然他們都得跟着倒黴。

“呼!”“呼!”燃燒帶起的汽油味,還有巨大的熱量還是讓他們不得不飛的更遠了,當然,耳邊聽着,日本鬼子,“啊!”“啊!”的慘叫聲。

心裏那叫一個爽啊。

“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虎豹來了,迎接的只有獵槍,日本鬼子,你們趕來,就等着吃子彈吧。”

韓立哈哈笑着,調轉過來。

看着日本鬼子變成了火人,在***燃燒的火海里亂竄,亂跳,“啊!”“啊!”慘叫着,看着一個個的日本鬼子被燒成了火人。

心裏那叫一個痛快。

這時一個龍之隊的人還哭了,“日本鬼子就是這樣攻擊我們陣地的,用噴火槍,用***,用瓦斯彈,啊!他們也有今天。”


痛哭流涕。

好幾個在淞滬戰場下來的,都心有餘悸,爲之動容,“是啊,他們也有今天,他們利用飛機大炮欺負我們,這回也可以欺負他們了。”

“王八蛋的日本鬼子,燒死你們。”

均是熱淚流淌。

韓立心裏也爲之顫動,因爲他聽很多抗日老兵說過,日本鬼子戰鬥素養超過當時的中國軍人只是一方面,主要還是日本鬼子的武器先進。

尤其是除中央軍之外的其他部隊,基本上是被日本鬼子的武器碾壓,被各種炮彈欺壓。坦克大炮、飛機***、毒氣彈肆無忌憚的使用。

一大半的中國軍人都是死在這些上面。

此時看着自己用先進的武器碾壓日本鬼子,怎能不激動。

韓立安撫着說道:“放心,以後日本鬼子的下場比這會更慘的,因爲我來了,我會把更多的中國製造,源源不斷的帶過來,讓日本鬼子只有被殖民的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