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沐晴立刻頓住腳步,上下瞄了我一眼說:“你不知道怎麼救人嗎?你不知道該怎麼出去嗎?你記憶沒了,腦子也沒了?”

我嘴角抽搐,我怎麼覺得這女孩的嘴巴怎麼這麼毒呢?至於這樣數落我?什麼我記憶沒了,腦子沒了的?

“行吧!行吧!”沐晴滿是不耐煩的說着,隨即便在空氣中劃了一道門說:“滾出去吧!我走了!”

說罷,沐晴消失了,而我看向秦之允,一臉的懵比,什麼人呢?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而且……

我看向秦之允問:“你跟她到底怎麼回事?什麼你流了很多血?我怎麼沒看到你流血呢?”

秦之允無奈的嘆氣,拉着我走進了沐晴畫的那扇門。

門裏面是一條很窄,看不到前方的路,秦之允拽着我,滿是無奈的說:“慕容瑾之前跟我說過,如果有危險,讓我咬破手指,然後默唸他的名字,這樣他就可以出現來救我了。”

還有這事?那來的怎麼不是慕容瑾?而是什麼沐晴?“那女的是誰?你跟她好像很熟?”我眯起眼,看着秦之允質問着。

秦之允一聽,當即一笑說:“夏雪,我也覺得你腦子沒了,難道你從對話中,或者沐晴的眼神中沒有發現什麼?”

“你到底說不說?”我站定腳步,拽着秦之允的胳膊問着,給我左拐右拐的做什麼?

而秦之允嘆氣說:“沐晴是冥界的……確切的說,她是慕容瑾的徒弟,她一直喜歡慕容瑾,你難道就沒有看出她對你有敵意?還是你假裝不知道慕容瑾喜歡你?嗯?”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覺得那女孩對我有敵意呢!原來……我看了一眼秦之允,隨即又說:“那……我是你表妹又是怎麼回事?”

秦之允嘴角扯出一抹無奈的笑意說:“剛剛我們經歷的,跟在幻境裏差不多,只不過,這一次秦修文弄來了一些年代久遠的鬼魂,利用了法術讓那女鬼的房間昨日重現。”

說着,秦之允看了我一眼問:“你沒發現那個走廊裏有很多房間嗎?那裏的每一個房間都住着一個執念特別深的鬼魂,我不幸被阿蘭召喚去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說那阿蘭怎麼看起來一點也不可怕呢!那從她話中的意思,應該可以聽出她以前認識的阿邦,大概是背叛她了,她的眼睛沒有了,應該是被什麼徐五爺給挖去了,哎……真是可憐。

不過,我更加慶幸的是自己遇到了一個執念深的老太太,她應該是個傭人,不過,秦修文真的是太厲害了,竟然能囚禁這麼多的鬼魂。

不過……秦之允東扯西扯了這麼多,跟他認識沐晴有什麼關係嗎?“秦之允,你好像還沒有跟我解釋,你是怎麼認識沐晴的呢!看你們倆鬥嘴的樣子,應該很熟吧?”

秦之允無聲的嘆了口氣,隨即說:“還好,她就是一直喜歡慕容瑾,但又不敢說,被我發現了,這就是把柄,呵呵……有時候她偷偷地去看慕容瑾被我發現什麼的,也沒什麼關係。”

行吧行吧!我無奈的努了努嘴,心想着自己問也問不明白,還是算了吧!片刻,我們出了那條路,直達別墅的大門口。

“夏雪!”就在我想着秦修文知不知道我們已經出來的時候,身後響起了阿彩的聲音。

我回頭,只見阿彩和蘇聆風以及付潔都在,她們擔憂的跑到我們跟前,滿是狐疑的問道:“你們來這深山老林做什麼?”

深山老林?難道她們看不到別墅?我指着身旁的別墅,詫異的問道:“你們……”就在我側頭的瞬間,我發現別墅不見了!!!

天吶!秦修文難道把別墅隱藏了?這未免也太……

“沒什麼,我們倆好像見到秦修文了,但是……好像看錯了。”我尷尬的說着,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畢竟別墅都不見了。

而這時,蘇聆風上前,看着秦之允說道:“秦修文剛剛去過你家了,好像……對秦伯做了什麼。”

什麼??秦修文剛剛在這裏,怎麼去秦之允的家了?難道秦伯遇難了?

“知道了,我們走吧!”說罷,秦之允便拉着我上車,我想,秦之允一定是知道了什麼吧?

“秦之允!”阿彩見我們要走,立刻跑到秦之允的面前說:“付潔的表妹跟張萌的關係不錯,或許我們應該從她表妹下手。”

阿彩這麼快就找到突破口了?我頓時興奮不已,看着阿彩剛要誇獎,秦之允卻說:“知道了,我們現在先回家,上官澈的事……明天再說吧!”

說完,秦之允便上車,我衝阿彩一笑,也急忙上車了,車子很快離開了那裏,開往秦家的別墅,車速很快。

車上,我幾次想要問秦之允怎麼了,可是看他陰沉着臉,我又怕自己打擾他開車,畢竟車速這麼快,萬一因爲談話而打擾他開車怎麼辦?

砰——

秦之允雙手砸在了方向盤上,發出砰的一聲,我被嚇了一跳,立刻不解的看向秦之允問:“你怎麼了?”

秦之允咬牙,目視前方說:“秦修文這個該死的傢伙!從我這裏沒有套出話,竟然去找秦伯了!而且……我竟然愚蠢的上當了!該死!”

我呆呆的看着秦之允不敢說話,我怎麼決定秦之允生氣的樣子那麼可怕呢?簡直是要吃人的節奏啊!

我緊張的嚥了口唾沫,看着他急忙勸道:“你也別太着急,秦伯肯定沒事的。”其實,說這話的時候,我自己也挺心虛的。

畢竟秦修文什麼德行,多麼厲害大家都是知道的,所以,我可以確定的是……他必定對秦伯做什麼狠心的事情。

只是,我就不明白了,爲什麼秦修文要去找秦伯的麻煩?之前他也有問過秦之允,他到底想要知道什麼?靈童對於秦修文來說,到底意味着什麼? 很快的,我們到了目的地,下車後,我和秦之允急忙跑到別墅裏,此刻,秦之允的父親也在。

他滿是擔憂的坐在沙發上,見我和秦之允來了,急忙起身說:“之允,有沒有什麼辦法救你秦伯?”

“秦伯怎麼了?”秦之允上前,滿是擔憂的問着,可是……我的雙眼向四周看去,不禁疑惑了,秦伯在哪呢?

秦之允的父親說:“秦伯在他房間裏,好像……快不行了。”秦之允父親的聲音有些哽咽,聽的我一陣心顫!秦伯快不行了?怎麼可能?

穿成了團寵家的惡毒小可憐 在秦之允還沒去秦伯房間時,我就已經闖了進去,我的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看看秦伯到底是怎麼了。

之前,我剛來到秦家時,一直是秦伯在照顧我,雖然是看在秦之允的面子上,但是秦伯對我的好,我可是都記着呢!

如果說秦之允是對我最好的人,那秦伯就是對我第二個最好的人,現在秦伯出事了,我怎麼能不心疼他?

可是……在我推開門的瞬間,我看到牀上的秦伯正跪在牀上背對着我們,身形看上去極其的陌生。

“秦……秦伯……?”我的聲音顫抖的不行,因爲背對着我的人,去不確定是不是秦伯。

然而,秦之允率先闖了進去,邊走邊喚道:“秦伯……”

秦伯身形一怔,當即擺手說:“少爺不要過來!千萬別過來!”

此話一出,秦之允立刻頓在原地,看着秦伯問道:“您……您怎麼了?”

秦伯搖頭,聲音嘶啞道:“少爺,秦伯沒事,你們出去吧!”

“那怎麼行?”秦之允見狀,立刻衝到秦伯的面前,伸手便將他的身子扳正,就在秦伯身子轉過來的瞬間,我嚇得急忙捂住了嘴,生怕被秦伯聽到我無禮的尖叫聲。

“怎麼會這樣?”我看着秦伯問着。 黑霧區域 詭異復甦世界的封靈師 他此刻臉色青紫,嘴脣是綠色的,眼圈是黑的,就連眼睛的瞳孔都在無限的放大,只剩下一丁點的白眼。

秦伯咧了咧嘴,看着我和秦之允說:“少爺,我沒事,三天後,如果我還活着,我還是你們的傭人,如果……少爺,你殺了我!”

此話一出,我腳下一軟,頓時跌坐在了地上,我聽懂了秦伯的話,他的話很明確,就是在告訴我們,三天後他可能會出現各種狀況,也有可能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所以……秦伯讓秦之允殺了他,大概是不想去傷害別人吧?

秦伯……我的眼淚簌簌直流,我甚至沒有想到秦伯竟然被秦修文弄成這樣,這不就是要秦伯的命嗎?

然而,秦之允看着秦伯,眼底閃爍着堅毅的目光說:“秦伯,你放心吧!我會想到辦法救你的。”

秦之允的眼淚肆意流淌,緊緊地將秦伯抱在懷中,就好像抱着他的父親一般。

“之允……你來。”秦之允的父親走到門口,把秦之允叫了出去,而我回頭,見秦之允和父親出去了,急忙跑到秦伯的跟前坐下,看着他一臉擔憂的問道:“秦伯,您沒事吧?有沒有覺得哪裏疼?”

秦伯看着我一笑,隨即便說:“我沒事,一把老骨頭了,死了就死了唄!沒什麼可惜的,就是……”秦伯看着又是一笑說:“就是還沒有看到小小少爺出生,有點遺憾。”

此話一出,我頓時眼淚崩潰,看着秦伯連忙說:“您別說了,您一定會長命百歲的,您千萬什麼都別說了。”

我拉着秦伯的手,心如刀絞。

而秦伯卻將我的手反扣在他的手中,一臉慈愛的看着我說:“夏小姐,少爺很愛您,但是少爺有太多的難言之隱,不管以後會遇到什麼事情,希望您多站在少爺的角度去想,也希望您能理解他。”

我不住的點頭,完全沒有把秦伯的話放在耳朵裏,不久後,我才知道秦伯這句話的意思,但這都是後話。

“夏雪,我們走!”秦之允來到門口,一臉鐵青的看着我說着。

我蹙眉,不解的看着秦之允問道:“去哪?”

秦之允看了秦伯一眼,沒有說話,而是率先離開了。我見狀,急忙跟秦伯道別,追着秦之允的腳步,一路開車離開。

車上,秦之允嘆息一口氣說:“夏雪,等下你要記住,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驚訝,只管跟着我就行了。”

看到什麼?我不解的看着秦之允,原本是要追問他什麼的,可是看着他這樣,我想想還是算了,就這樣,我們一路開車去了一個陌生的別墅門口。

我看着眼前的這個別墅,忽然有一股說不出的感覺,而秦之允卻拿出鑰匙,打開了別墅的正門,裏面迎面撲來一股說不出的黴氣味。

我連忙捂嘴,不解的看向秦之允問道:“我們來這裏做什麼?這是哪?”

秦之允長嘆一口氣說:“我母親的舊所。”說罷,秦之允拉着我的手便走了進去,裏面到處掛滿了灰塵,我很疑惑,秦之允的母親生前難道不是跟秦之允父親一起的嗎?

進去後,秦之允拉着我一路走上二樓,在二樓的樓梯口,我看到了一張掛滿灰塵的照片,雖然看到的只是一張模糊的臉,可我還是能感覺那個人很漂亮。

越過樓梯口,秦之允拉着我來到一個房間的門口,他拿出鑰匙,打開房間,裏面又是一股濃重的黴氣味。

但裏面的景象驚呆了我,因爲這個房間裏的擺設全都是嬰兒用品,嬰兒車,童牀,以及一些玩具,看起來很溫馨。

而秦之允看了我一眼說:“這原本是秦修文的嬰兒房,可惜他一天都沒有住過,但是……他卻很珍惜這個房間。”

什麼意思?沒住過?珍惜?難道是因爲秦修文是靈童,不被人喜歡,這個嬰兒房也不給他住了?那他珍惜又怎麼樣?恐怕這個房間,秦修文都沒有進去過吧?

“秦之允,秦修文靈童的身份,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跟他傷害秦伯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嗎?

秦之允看了我一眼,隨即無奈的說道:“他之所以是靈童的身份,是因爲他從出生便被命名爲災星,我母親就是把他的血放出來,放到那個嬰兒車裏,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了,我小時候見過那個盒子。”

此話一出,我立刻愣住,所以說,剛剛秦之允的父親把他叫出去,其實是告訴他回來找秦修文的血?那……這棟別墅也就是說,在秦之允的母親去世後,再也沒有人進來過?

這時,秦之允走到嬰兒車前翻了起來,可惜,他好像沒有找到什麼。

“該死!爲什麼沒有了呢?”秦之允低咒一聲,將嬰兒車踹翻,四下又開始尋找了起來。

我知道秦之允是擔心秦伯,上前急忙問秦之允:“你找到那個血做什麼?你是想用那個血殺了秦修文?”

秦之允搖頭說:“秦修文對秦伯下蠱了,必須用他的血才能救。”

原來是這樣……

也就是說,我們根本就找不到秦修文,所以,我們現在只能利用秦修文之前的血,再去救秦伯,可是……秦修文的血好像很久了吧?血已經風乾了啊!

錚——

就在這時,嬰兒房裏的房門發出一聲響,我詫異的回頭,只見一把匕首cha進了門上,一張紙被匕首釘在了門上。

秦之允見狀,立刻跑到門跟前去看,面色越來越不好看。

而我見狀,也急忙上前,只見那張紙上寫着:“秦之允,想要救秦伯嗎?我們海灣裏沙灘見!!” 是秦修文丟到這的?怎麼可能?他怎麼做到的?難道秦修文跟我們來了?想着,我剛要往樓下看,誰想,秦之允快速的跑到窗口,我見狀,也急忙追了過去。

站在窗口,只見侯靜舉着一個類似古代弓弩的那種東西對我叫囂,她嘴角掛着壞笑,看來……秦修文沒來,來的人是侯靜!

“她怎麼來了?剛剛是她約你的?應該是秦修文派她來的吧?”此話一出,秦之允立刻點頭,隨即回身,靠在窗臺不說話。

見秦之允不說話,我覺得他一定是在琢磨着要不要去見秦修文。不管怎麼樣,秦修文的花招那麼多,秦之允現在又鬥不過他,總不能傻傻的去赴約,讓秦修文害死他吧?

“你要去見秦修文嗎?”我看着秦之允,滿眼盡是擔憂,不管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都希望秦之允不要再去冒險了。

上次是沐晴救了我們,現在再去赴約,萬一秦修文不想陪秦之允玩下去了,要殺了秦之允怎麼辦?到時候,恐怕秦之允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了。

叮鈴鈴——

我的電話在寂靜的空間裏響起,嚇得我身形一顫,低下頭一看是阿彩打來的電話,我立刻接通。

“夏雪,你和秦之允在哪呢?我剛剛看到侯靜了,是不是秦修文又威脅你們了?”阿彩的聲音急促,我想,侯靜竟然膽大的讓阿彩發現她,相信她早就已經做好了什麼準備吧?

就在這時,秦之允接過阿彩的電話說:“上官澈那邊怎麼樣了?”

阿彩那邊明顯的一怔,隨即說:“上官澈這邊還那樣啊!而且,你不是着急做別的事情嗎?秦修文到底在搞什麼鬼?”

秦之允顯得有些不耐煩,立刻跟阿彩說:“你把上官澈約出來,我有話跟他談。”說完,秦之允便掛斷了電話。

看着他神色緊張的模樣,我有點不知該怎麼應對,他見上官澈做什麼?難道他不想救秦伯了,去處理上官澈的事情?

秦之允深深的嘆了口氣,隨即便拉着我走出那棟別墅,上車後,秦之允對我說:“夏雪,你知道我現在有多後悔自己是個人嗎?”

“你在說什麼胡話呢?”我看着秦之允,莫名的心如刀絞,他之所以這麼說,一定是覺得做鬼時的他還可以自由的走動,還可以預先知道一些事情,以及保護想保護人吧?

可是……還陽是他的心願不是嗎?他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弄得好像我的付出都白搭了。

“秦修文這個人複雜的地方太多了,以前其實我就知道,只是……算了!我們去找上官澈。”秦之允啓動車子,載着我離開了,弄得我也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到了約定的地點,是一所學校,阿彩指着我們對面的那輛豪車說:“那就是上官澈,他每天都來接張萌,而且……我發現他跟張萬里的關係也好像不一般。”

什麼意思?我不解的看着阿彩,難道阿彩知道些什麼?

“他必定是利用了自己的方便手段,去讓張萬里對他產生敬畏,產生依賴的心理,不然,就憑他怎麼坐上公司總經理的位子?不過……我倒是好奇他跟秦修文到底有什麼聯繫。”秦之允眯起眼,看着不遠處的豪車說着。

我看了看時間,距離放學的時間還早,上官澈來這麼早做什麼呢?就在我疑惑時,上官澈下車,卡着一個墨鏡朝我們這邊走來。我頓時心中一顫,難道上官澈知道我們會找他?

秦之允下車,走向上官澈,我見狀,也急忙下車。

“等你們好久了,怎麼纔出現?”上官澈趾高氣昂的看着秦之允說着,好像他現在纔是霸主似的。

然而,秦之允也懶得理他,看着他便直接問道:“你跟秦修文什麼關係?他給了你什麼好處?”

上官澈挑眉,滿是得意的說:“肯定比你們的目的明確,畢竟……他是不會趕走我的,呵呵……”

我看着上官澈,忽然有一種很陌生的感覺。之前見過他,雖然沒說過幾句話,但最起碼上官澈也不至於這麼趾高氣昂吧?就差用頭頂看人了。

“上官澈,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如果你覺得秦修文值得信任,那麼你就錯了,他是不會給你任何好處的,你現在嚐到的,不過是甜頭罷了!”

上官澈邪魅的一笑說:“那又怎麼樣?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不是嗎?”

我蹙眉,不禁懷疑上官澈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認爲他可以滅掉秦修文?簡直是太幼稚了!

“好!那我們拭目以待吧!”秦之允大概是跟上官澈那邊也撈不到什麼好處,也不願意理他了,所以就拉着我離開。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上官澈輕佻的聲音說:“你女人的血不是萬能的嗎?你不是不知道吧?呵呵……捨近求遠的去哀求別人都不願意傷害自己的女人,秦之允,你的深情折服了我。”

我愣住,錯愕的回頭,心中滿是不解。剛剛,上官澈說我的血是萬能的?我不是O型血啊!而且,他還說什麼……難道我的血可以救秦伯?

我驚愕的看向秦之允,只見他對我牽強的一笑說:“別聽他的,他腦子有問題。”說着,秦之允便拉着我要離開。

不!不是那樣的。我掙脫開秦之允的手,滿是驚訝的看着他問道:“秦之允,我之前可以幫你的屍身和你魂魄恢復傷口,那秦伯……我的血是不是可以救秦伯?”

“你瘋了?!”秦之允忽然對我怒吼,但我在他眼中分明看到了心疼。

所以說……上官澈說他心疼我,其實是……我上前抓住秦之允的胳膊,心中五味雜陳。

“秦之允,我知道你心疼我,我也知道你愛我,但是……秦伯他對我很好,我如果可以救他的話,你爲什麼不讓我救他?”

秦之允咬牙,一雙眼憎恨的看向上官澈,我伸手捧住他的臉,滿是高興的看着他笑了。我很高興能有秦之允這麼愛我的人,我也很高興他爲了護着我,寧願去選擇冒險。

“傻瓜,一點點血算什麼?你記得幫我準備豬肝,阿膠什麼補血的東西就行了,你……”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之允立刻捧住我的臉,使勁的搖晃着我的頭說:“夏雪,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你的血很珍貴的,不是一些凡物就能補回來的!”

“那你就忍心看着秦伯去死?”我不解的問着,我真的不知道秦之允到底是在擔心什麼。秦家那麼有錢,買上等補品和補血的藥,還不是分分鐘的事兒?他這麼介意做什麼?

秦之允看着我,最終無奈的說道:“夏雪,如果秦伯知道了,他也不會讓你冒這個險的。所以……你打消這個念頭吧!”說完,秦之允便拉着我離開。

我本來是想跟他爭執的,但是我心裏明白他是不會答應我的,所以,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偷偷地放血,然後給秦伯吃。

“澈哥哥!”上車後,我看到車窗外張萌極其高興的去拉着上官澈的手,她的眼裏滿是幸福。

而上官澈寵溺的颳了一下張萌的鼻子,摟着她上了車,車子急速而去。

驀然間,我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張萌雖然年紀小,但她畢竟不是傻子,她肯定也知道什麼是愛情。

再加上她跟上官澈上輩子的緣分……我深深的嘆了口氣,忽然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拆散一對有情人,心中而感到難過。

如果拆散了他們倆,真的好嗎? 不過,我現在應該想辦法怎麼勸動秦之允讓我去救秦伯才行,不然怎麼辦?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秦伯去死吧?

“你找上官澈說了什麼?我怎麼只看到你們倆在這裏秀恩愛呢?”阿彩不滿的看向秦之允問着,或許……阿彩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纔會開玩笑的吧?

秦之允瞟了一眼阿彩,隨即便說:“既然是秀恩愛,當然是要無時無刻的秀,怎麼樣?住着我送給你的房子還舒服吧?”

“還行吧!”阿彩立刻白了一眼秦之允,想必她心裏一定是在想,不就是在你這撈一筆嗎?至於你老在這磨磨唧唧的不停說?

這時,阿彩又說:“付潔今天去她表妹那套話了,如果有突破口的話,我想我們會很快就可以讓上官澈離開了。”

秦之允點頭沒有說話,我忽然又感性了起來,長吸一口氣說:“那個……我剛剛看到張萌好像跟上官澈跟相愛的樣子,難道你們忍心拆散一對有情人?”

秦之允一聽,當即一笑道:“萬一他自己自動離開呢?”

陽宅天書 我牽強的一笑,心想着這樣的可能性不大吧?爲了心愛的人,都追隨到千年後了,而且都適應了這邊的生活,上官澈會捨得離開?打死我也不信。

把阿彩送到家後,秦之允又要送我回家,我警惕的看着他問:“爲什麼要送我回家?你去哪?”該不會是去高跟秦修文赴約吧?

秦之允對我一笑說:“我去照顧爸爸啊!你就別去了,不是最近正在準備備孕嗎?在家好好養着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