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幀倒是喜歡跟人交流,只是每次遇到有人告白,他就會問人家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你覺得你自己長得漂亮麼?能配得上我麼?

第二個問題,你家裡有錢麼?我談戀愛必須門當戶對。

第三個問題,你跟我告白你爸媽知道麼?他們同意你泡我麼?

第四個問題,你學習好麼?我喜歡比我聰明的女生,這樣生孩子才聰明,以後我想生四個孩子,你願意麼?

接連無數的問題,直接把人給問的退敗了,畢竟能夠比段幀家裡有錢的,實在是少之又少,而且段幀直男一般要求女孩子結婚之後生四個,更是被罵成了死渣男,就連死直男都配不上段幀了。

甚至有女孩子偷偷在背後說段幀是個種/馬男!腦子裡都是生孩子。

可就是這麼嘴上說着以後結了婚要生四個的男生,是個最純潔的,至今連女孩子的嘴都沒親過,是個鐵血單身。

因此就算是秦淵收回了那避火圖,兩人都是一張臉紅的跟番茄一樣,本來白淨的皮膚此時紅通通的,讓秦淵好不容易拉回的正經氛圍又變得不是那麼正經了。

段幀覺得自己有些燒得慌,第一次見到避火圖,而且還是畫風如此精良,讓人看了意猶未盡的東西,想了想,忽然眼珠子一轉,道。

“阿淵,你這個避火圖是你朋友畫的吧?賣麼?我能買一張麼?”

他覺得這麼高雅的東西,一定要送給爺爺或者是爸爸啊!相信爺爺或者是爸爸收到一定很高興啊!

“……”

秦淵無語,看着眼前段幀紅通通的臉,着實是懷疑他買這個玩意要幹嘛。

於是道。

“是我朋友沒有錯,可我朋友這畫價值千金,不是隨便能賣的。”

這樣算是婉拒了眼前的段幀,畢竟還沒成年的男生看這玩意幹嘛?會影響學習的!

在學校這種神聖的地方,當然是要學習,不能搞這些花裡胡哨的。

“沒事啊,你說一個價格,我也不是買來自己看,你這個朋友畫風成熟,筆墨精湛,更是有一種風流之感,我爺爺和我爸最喜歡收藏這樣的水墨畫了,我要是能給他們買幾張,他們肯定開心,能給我你朋友的聯繫方式麼?”

段幀這是真的想給爺爺和爸爸買,這會兒熱情的很。

“……”

秦淵無奈,最終只能夠點頭答應,將遠山道人的微信推給了段幀。

“我也想買。”

一向是不愛說話的霍衍竟然也開口了,讓秦淵真的很意外。

想了想,還是決定替遠山道長挽尊一下。

“其實我朋友更擅長山水圖,或者是其他的美人圖,他的避火圖並不是那麼好……”

這麼一說好像更加奇怪了,秦淵扶額,只覺得爲難。

“我也是給我爸買。”

霍衍不聽,他也想要。

於是秦淵爲了證明遠山道長的清白,便將其他幾幅畫拿出來給兩人看,這遠山道人的山水圖畫的精妙絕倫,筆下更是墨染生花,意境悠遠,讓人看了之後便移不開眼睛,特別是對這樣的山水畫有所涉獵的人,更是一眼便能看出這畫作的精妙。

“這個我能買麼?我想要!”

段幀真的被眼前的山水圖驚豔到了,他看到上面的印章上是遠山道人,雖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但是這山水圖的風格和畫工都是精妙絕倫,讓段幀喜歡的不行,此時眼睛都在發光。

霍衍也看過來,一樣的表情。

……

秦淵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想到自己若是將這些畫作賣了,到時候遠山道人定然又要在他面前惺惺作態,便說道。

“這是我好友贈與我的畫作,不能賣掉,不過你們有他的聯繫方式,可以去找他,他願意的話,就可以給你們作畫,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他的脾氣並不好,做的畫也貴,你們去問的話,做好心理準備。”

段幀和霍衍兩人自然是表示知道了,畢竟藝術家麼,都是有點兒風骨的,他們是求人畫畫,所以自然是不會得罪對方。

況且光是從山水圖這筆鋒來看,這藝術家最少也已經是上了年齡的那種,是大觸了,畫作昂貴一些也正常,兩人都是有錢的,買個圖還是可以的。

最終這令秦淵尷尬的避火圖事件終於過去了,大家一起開始鑑賞遠山道人的山水圖。

而回到了酒店的遠山道人已經是用各種弄好的藥材準備了過幾日給裴子璇易容的東西,將這些藥物全都浸泡之後,打開了王御廚的直播間,發現今天王家三兄弟竟然沒有直播,便一邊聽王御廚說話,一邊拿了新的宣紙開始作畫。

今天見到了陛下,很開心,所以畫一張避火圖開心一下。

這一次畫的避火圖主角是王家三兄弟的王琰,秦烈其實魏錦榮不喜歡,因爲秦烈上了年齡之後總是留着大鬍子,看着有些糟心,讓魏錦榮這個喜歡美人的人很難以接受。

這幅畫畫起來可能是心情愉悅的關係,簡直是畫起來如魚得水,渾然天成,沒一會兒就將一副海棠春色圖畫完了,滿意的鋪在桌上,魏錦榮打算找之前的,準備看看能不能組成一個系列。

結果在自己的櫃子裡翻找了半天,發現沒有找到,這一想纔想起來。

莫不是自己去見陛下的時候,不小心把避火圖也帶過去了?

魏錦榮不是很確認,拿出手機想確定一下這個事情,結果就看到了陛下發來的一條信息,還有兩個新的驗證。

先點開了陛下的信息。

【陛下:遠山,朕會將避火圖親自交於王曦,想必王曦親眼看到自己的避火圖定然是喜歡的。】

這句話直接讓魏錦榮頓時尷尬起來,畢竟畫了人家的圖,還要被人家本人鑑賞,這能不尷尬麼?

秦淵表示自己用了魔法攻擊魔法,不就是尷尬麼?有本事大家一起尷尬啊?

而隨後魏錦榮就看到了那兩個邀請好友的,說是陛下的室友,他立刻通過了兩人的好友申請,結果沒一會兒,那個叫做渣男的人就發了一條信息。

【渣男:大師,能求兩幅避火圖麼?錢不是問題。】

看到這句話,魏錦榮少有的懷疑人生了一下,來到此地這麼久,他也想着如何才能夠爲陛下出力,賺一些銀錢,可是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堂堂一個受天下百姓追捧的畫師,第一個被現代之人求的圖,竟然會是避火圖?

啊這……這現世之人,未免也太過放浪不羈了啊…… 暮雲楚瞧著這柔弱的身影進了廳子里來。九兒也瞧見了。

這身影是~~

「媚兒姐姐!」

九兒一聲輕喚了出來。

暮雲楚更是眉頭一皺,這林瀚言果真要娶了這女人進門,那暮雲芯呢?

媚兒見了九兒也是一臉的吃驚。

她們在喜相逢的談笑間互相說著彼此的遭遇。

喜極之處,兩人還都哭出聲來。

暮雲楚瞧著九兒找到了媚兒,她忽而就一股酸楚湧上了心頭。

要是現在雲燕也出現在她的面前,她也會喜極而泣的。

暮雲楚端起手裡的茶杯,抿了一口茶,她正百無聊賴的時候,一個身影又猛然的躥入她的視線里。

這身影暮雲楚熟悉的很。

是雲燕!

暮雲楚很想喊出聲來,但因為她們現在身份的偽裝,暮雲楚只能把想說的話又咽回到了喉嚨里。

雲燕進了廳子瞧見了暮雲楚,她也差點就呼喚出來:「小~」

雲燕瞧著暮雲楚給她使了個眼神,就立馬又沒喊出來。

「公子,我好~~」

雲燕想說:公子,我好想你呀,但話到嘴邊雲燕還是沒有說出來。

雲燕看著現在自己和暮雲楚都是男兒身的裝扮,所以說話的內容必須要非常謹慎才行。

「公子,能在這裡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雲燕激動的拉著暮雲楚的手。

她這樣過分親昵的動作惹得一旁的媚兒和九兒都紛紛的看了過來。

「公子~~」

雲燕顯然是還有好多話要與暮雲楚說,但因為這麼多外人在,她也只好憋住了。

林瀚言站在廳子外,他將廳子里發生的一切都看進了眼裡。

尤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暮雲楚的身上壓根就沒有離開過。

「公子,老爺叫你去一趟。」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出現在林瀚言的身邊,悄悄的說道。

林瀚言這會兒正看著暮雲楚出了神。

管家見林瀚言沒有應答自己,就又喊了遍:「公子!」

林瀚言這會兒是真聽見了管家在叫自己,他捂了一下耳朵說道:「本公子聽著呢,叫這麼大聲,是真以為我聾了嗎?」

管家被林瀚言一頓訓斥,他好無辜的垂著頭,一面道著是,一面又走在前面給林瀚言引路。

林瀚言瞧著這管家走路磨磨唧唧的,抬起腳來就踢到了管家身上。嘴裡還罵罵咧咧的說道:「真不知道府里養了你們這幫廢物是幹什麼用的,連個娘們都比你強。」

管家不敢還嘴,只能連聲道著:「是是是~公子教訓的是~」

因為管家的認錯態度極好,林瀚言也就不再追究他的過錯。

等待這位林公子進了林家老爺的書房后,管家才稍微直起了腰,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

按說他都這把年紀了,伺候林府上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這林家少公子的脾氣還真的是讓他琢磨不透。

管家直起了老腰往外廳走去。

剛才林瀚言的那一腳踢在他的身上還真是有點重了,他都這把年紀了,還真的是經不起這樣的折騰了。

管家一隻手撐著受傷了的腰,一步一步的走著。 「不是劍痕,你看仔細點!」小丫頭的聲音嬌嬌糯糯,慕容明衍突然覺得自己耳根子有點癢,他十分不爽的抓了抓,沒好氣的探過頭去。

這一看倒真的看出些名堂,確實如這丫頭所言並不是劍痕,他的劍氣的深淺,他自己最清楚,現在這個位置出現的分明是刮痕,而且上面還有些金色粉末的痕迹,他沾了一點想湊近看看,卻猛地被小丫頭攔住。

「對方的根本目的暫時不明,還請太子爺小心貴體!」

倒還是個懂事的丫頭,郭公公戰戰巍巍的從地上爬起來,連忙招呼人上前查看,自己則低眉搭眼的立在一旁。

慕容明衍挑眉,這是學會關心人了?他有點難以置信。

「你……你又想如何?」他純粹是不相信這丫頭,總覺得她是存心憋著什麼大招!

「太子爺,我想請仵作驗屍!當然,如果太子爺怕家醜外揚,我也可以自己去看看,剛才郭公公說的那些實在太粗淺,太表面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死者身上還有很重要的疑點沒有解開……」

慕容明衍深吸了一口氣,「姜凡笙,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好歹也是丞相府的嫡小姐,難道就沒人教你規矩嗎?就算你不是一個完美標準的大家閨秀,也不至於說出要去替一個婢女驗屍的話來!你這是要將堂堂太子府正妃的臉面至於何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