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秀巫師的語氣重了幾分,有些生氣。

“聖主可要想好了。”

毓秀巫師再次嚴肅的說道。

“哼!匿怨而用暗箭,禍延子孫,要想好的是你們巫族,寧可折斷骨頭,不可背棄信念,這個道理,毓秀巫師應該比本座還要明白吧!”

“既然聖主決意斷了給巫族的一切生活來源,那老歐只能寧可做過,也不可錯過了。”

老嫗說完,揮動着手中的骷髏頭柺杖,向前橫掃,一團黑霧迎着蘇紫陌和沐雲軒飛去,玉龍珠出現了,她必須得到玉龍珠才能保全自己的性命,沒想到被蘇紫陌和沐雲軒搶先了一步。

沐雲軒一手握住蘇紫陌,手中的劍氣如破雲日光,將黑霧從中一劈兩段,那些黑霧逐漸消失。

看到黑霧消散,沐雲軒並沒有放鬆,黑霧消失,並非意味着危險解除。

“雲軒放開我,你對付這個老妖婆,我去對付另外四個。”蘇紫陌橫眉怒目。

“陌兒,不可!”沐雲軒冷肅道。

“呵呵!”嘶啞的冷笑有些讓人恐懼,透着死亡的恐懼,空氣中再度出現了黑色霧氣,如同海水翻滾的黑色浪潮,又似狂風中的烏雲,澎湃洶涌。

“今天不交出玉龍珠,你們兩個誰都別想走。”

聞言,沐雲軒眼中濃烈的殺意,在次揮劍劈向黑霧。

蘇紫陌用手中的玄冰雪練爲自己開路。

變得黑沉沉的黑霧中射出一道白光,蘇紫陌的身影也和四個黑衣男子打鬥在一起。

沐雲軒猛的飛身,速度驚人的朝着毓秀巫師刺過去。

同一時間,蘇紫陌手中的玄冰雪練殺了四個黑衣人,速度之快,讓蘇紫陌自己都覺得很驚訝!這裏面充盈的玄氣好像能爲她所用。

沐雲軒手中的劍直直的朝着毓秀巫師的心臟刺去,只見劍剛剛接近她的身體,毓秀巫師的身體卻化爲一陣黑氣消失。

沐雲軒眼眸裏的凜冽一閃而過。

“呵呵!”嘶啞的,嘶啞的笑聲很難聽,又透着一股神祕的恐懼感。

沐雲軒猛的轉身。

“聖主,你殺不了老嫗的,這個世界上,能殺了老嫗的人還沒有出現呢?”

“是嗎?不管你是人還是鬼,就會有弱點。”

沐雲軒深邃的眼眸裏,露出兇狠的目光,散發着淡淡的藍光。

毓秀巫師一看,心裏驚訝不已,握住骷髏頭柺杖的手抖了抖。

可就是這個細微的動作,讓沐雲軒看出了端倪,自己身上也有她害怕的東西。

剛想轉身幫助沐雲軒的蘇紫陌,突然發現,自己要晉升了。

不僅是蘇紫陌,就連沐雲軒也有同樣的感覺。

“陌兒。”看到蘇紫陌頭上的晉升光圈,沐雲軒來不及想太多,飛身到蘇紫陌的身邊,快速的在兩人周圍設下了屏障。

這時的蘇紫陌已經沉靜在突破之中,隨着周圍玄氣不斷的涌入,丹田裏卻有一股力量肆無忌憚的吞噬着源源不斷的玄氣,蘇紫陌不敢分神,因爲體內引動玄氣的越來越強,她體內的玄氣彷彿填不滿的黑洞般,無論有多少玄氣,都被她徹底吞噬。

蘇紫陌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連帶着周身的空氣似乎都被排擠出來一般,周身方圓一丈內,陡然形成了一個極大的光圈。

毓秀巫師只覺得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更別說是靠近蘇紫陌他們了。

沐雲軒雖然也在晉升,卻沒有蘇紫陌這般震撼。

蘇紫陌只感覺體內的玉龍珠在快速的運轉,但她能感覺到自己需要的玄氣依舊不足!蘇紫陌心裏大喜,這次晉升機會千載難逢,她必須把握好!

“啊!”蘇紫陌仰頭,大聲怒吼一聲。

兩人同時睜開眼眸。

“陌兒,太好了!聖玄期一階,太令人驚訝了!”

沐雲軒激動的擁着蘇紫陌,他們居然能一起晉升。

蘇紫陌只覺得身體輕盈舒服,體內一股渾厚的玄氣波動着,而自己絲毫不覺得難受。

“雲軒,你剛剛也晉升了,晉升了幾階?”

興奮的絕色容顏上,籠罩着風華絕代的光華,讓沐雲軒一刻也移不開眼。

“陌兒,我本已經是聖玄期巔峯,如今已經在聖玄期巔峯之上。”

“呵呵!”清靈的笑聲灌滿了整個墓室。

“冥毓秀,你這個該死的老巫婆,終於等到你了。”

“啊!”毓秀巫師驚恐的擡眸四處看了看。

蘇紫陌眼眸裏的驚訝一閃而逝,她不是走了嗎?怎麼又會出現,而她和這巫師之間,又有什麼過節呢?

蘇紫陌看向冥毓秀,這才發現,那寬大的黑色帽子之下,根本就沒有臉。

“穆欣妍,你這個踐人。”

毓秀巫師語氣中夾雜着滿滿的怒氣,手中的骷髏頭柺杖搖晃着,發出淡淡的聲響。

“哼!你這個老巫婆,在黑暗中活了這麼久,一定是生不如死吧!”

“你也不比我好到哪裏去。”

毓秀巫師更加的憤怒。

枯瘦的身子不停的來回轉動。

“是嗎?真的比我好嗎?殺了我,把我的女兒扔進魔獸大陸,你終於坐上了族長身邊巫師之位,只是這位子,你坐得真的舒坦嗎?啊?”

猛的,蘇紫陌腦海裏劃過簡陌的一生。

“好你個穆欣妍,我找了這麼多年,原來你被你丈夫藏到這裏來了,可是那又怎麼樣?幾天我一樣能拿到玉龍珠,我能殺你一次,也可以再殺你女兒一次,更何況,這一世,她已經不是你的女兒了。”

“呵呵!這個用不着不告告訴我,我等了這麼久,才把你引到這裏來,你以爲,你還能在活着出去嗎?”

“你現在還有這個能力嗎?”

冥毓秀冷笑道,心中卻閃過一絲恐懼,穆欣妍和莫雲天的能力,她從來沒有懷疑過。

“心之所願,無說不成?這一切都是爲了殺你而準備的,等了多長時間並不要緊,我在意的是結果。”

蘇紫陌和沐雲軒擡眸,四處看了看,並沒有看到任何身影,那麼,聲音是從棺材裏發出來了,兩人又看向水晶棺材,之間水晶棺材裏的人依然靜靜的躺在裏邊。

“你還是想想怎麼救你的丈夫吧!他逆天而行,下場不用說你也應該知道吧!”

冥毓秀試圖波動穆欣妍心裏的傷痛,活着的時候,她們非常相愛,就算是死了一個,他們之間也會是至死不渝的。

“各有各的命,命運自有安排,我們夫妻二人皆有預知未來的本事,我有什麼好擔心的,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聲音中夾雜着惋惜,卻又有些無奈。

話音未落,周圍就颳起了大風,周圍的水晶中,閃爍着七彩的光芒。

“陌陌,這是孃親最後能爲你做的,以後就要靠你們自己了。”

聲音剛落,只見冥毓秀好像被什麼猛烈的撞到,瘦弱的身子直直的飛到石壁上。

“穆欣妍,你敢偷襲我,你當真以爲看不見你,我就拿你沒有辦法嗎?”

冥毓秀用骷髏杖支撐着起身,她握住骷髏杖的手,黑霧纏繞,好似從地獄深淵裏爬上來的鬼爪。

速度快若閃電的朝着她面前刺去。

蘇紫陌一看,心裏閃過一抹着急,她根本看不到人影,她要怎麼幫助她?

“娘。”蘇紫陌毫不猶豫的叫了一聲。

“陌兒,你不用怕,這是孃親和她之間的恩怨,這一次,我定不會讓她在活着回去給你們添堵。”

蘇紫陌這下徹底懵了,事情怎麼會變得越來越複雜了呢?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穆欣妍,你以爲殺了我這一切就會結束嗎?你想得也太簡單了,當年,巫族的人救了你,我們成了好姐妹,你現在卻要恩將仇報嗎?”

“冥毓秀,你還好意思說恩將仇報四個字,恩將仇報的是你們巫族。”

狠狠的聲音中滿是悔意,“見過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你還敢和我提什麼姐妹之情,去死。”

一道白光如快如閃斷般的擊在毓秀巫師的胸口上,她根本連一點感應都沒有。

“啊!”冥毓秀低頭,只見胸口裂開了一個大洞,心臟如火燒,灼痛之感,讓她無法言語。

她無力又不可置信的跌坐到地上,手中的鬼杖砰的落在地上,雙手捂着心口。

她頭上的斗笠掉了下來,蘇紫陌看到一張黑漆漆根本就看不起五官的臉,要是夜晚見到了她這副尊榮,她一定會相信她是鬼。

最終,冥毓秀身子抽搐了幾下,倒在地上,沒有了半點氣息。

“沐雲軒,把鬼杖上的兩顆藍靈珠取出來,那是你們沐家祖先的,當年被冥毓秀偷走的,你帶在身上,日後對你有用。”

沐雲軒聞言,藍靈珠?自己雖然沒有聽說過,不過既然是沐家的東西,又怎麼能落在外人的手中呢?

沐雲軒用玄氣吸起鬼杖,輕輕一吸,兩個原本是紅色的珠子到了沐雲軒的手中便變成了藍色的。

“砰……!”周圍有碎石砸落,石洞搖晃了起來。

沐雲軒快速的護好蘇紫陌。

“陌陌,你們快離開這裏,這裏要塌了。”

“那你怎麼辦?”蘇紫陌有些害怕的問道。

“傻陌陌,我留在世上的,只不過是一抹執念吧了,現在心願以全了,你們出去以後,一定要幫助玉龍村的人,她們是爲了守護玉龍珠而存在的。”

語畢,周圍的玉明珠漸漸熄滅,水晶棺材兩邊的水晶上,七彩的光芒消失,石洞搖晃得更加猛烈。

“陌兒,我們快離開。”

“可是她怎麼辦?她的屍體還在這裏呢?”蘇紫陌怎麼忍心她被掩埋。

“陌陌,這是她的選擇。”

沐雲軒不容蘇紫陌多想,抱起蘇紫陌,飛快的往外邊飛去。

蘇紫陌心裏很難過,臉上一臉的傷心,這些事情都超乎常人的思維,別說二十一世紀了,就說在這奇幻的時空裏,也超乎了她的想象。

而沐雲軒此刻不敢有多餘的想法,他只想安全的把蘇紫陌帶出去。

一手不斷的擊飛不斷落下的碎石,一手緊緊的抱着蘇紫陌。

終於,看到了來時,洞頂上的洞口,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驚喜,抱着蘇紫陌快速的飛了出去。

兩人剛剛落地,一股清涼的感覺襲來,蘇紫陌和沐雲軒回頭一看,這裏有一處小型的瀑布,流水如綿綿細雨,清涼的感覺讓人的心彷彿也能跟着靜下來一般。

遠處殘陽如血,烏雲翻滾,似乎是要下雨了。

沐雲軒垂眸,看着蘇紫陌臉上的傷痛,心裏也跟着一起痛。

“陌兒,你不要太傷心了,以後還有我呢?”

“雲軒,這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蘇紫陌依然有些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

“陌兒,世間不可思議的事情太多了,只是我們還未曾遇到而已。”

沐雲軒握緊她的手,她只想讓她知道,不管遇到再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他都會陪在她的身邊。

“走吧!”

“嗯!”兩人手牽手的往山下走。

巫族禁地裏,“砰!”庚桑瑤憤怒的把手砸在黑色水晶球上,而水晶球能隨着她的憤怒而變換光芒。

“冥毓秀,你居然敢爲了自己的私心而毀了本族長的計劃,你真是該死,玉龍珠,那個隱藏着巨大能量的玉龍珠居然就這麼容易的被蘇紫陌拿走了,該死,你們都該死!”

庚桑瑤因爲憤怒,漂亮的容顏變得扭曲猙獰,鮮紅的衣裙,在奇怪的光澤裏,如泣血一樣。

“詩巫巫師。”庚桑瑤冷靜下來後,對着門外喊道。

一名中年女子走了進來,窈窕的身子,圓圓的臉蛋,也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沐家已經停止了給巫族的一切生活來源,這些年,利用沐家的財力,我們以後就是沒有沐家,也能自力更生,穆欣妍在現,蘇紫陌拿到了玉龍珠,沐雲軒心身都在蘇紫陌的身上,也許我們的計劃沒有想象中順利了。”

“族長且息怒,萬變不離其宗,事情變得在快,也變不過早已經定下的局,該走的路,蘇紫陌和沐雲軒還是要去走,該做的事情他們還是要去做,老族長所設計的一切,沒有人能改變,就算是知曉天命的莫雲天也改變不了,族長靜候佳音便是。”

詩巫一臉的從容不迫,彷彿事情和他無關一樣。

“看到眼下的情況,你覺得本族長還能靜候佳音嗎?立刻去召集十大長老商討對策,絕對不能讓沐雲軒和蘇紫陌找到答案,要不然,後果你們都非常清楚。”

“是,族長。”詩巫轉身離開。

蘇紫陌和沐雲軒兩人儘量按照那名女子描述的地方去找尋女子的家人。

兩人的速度很快,在離村子後不遠處,終於找到了女子說的山洞。

洞口外邊有些寬敞,兩邊插着怪獸的彩旗,彩旗前,有一個不太大的祭壇,上邊鋪着香灰和祭品,和蘇紫陌在村子裏看到的一樣。

“雲軒,你說,這會不會是某種族人的象徵呢?他們好像在供奉着某一種神靈。”

“很有可能……。”

“誰在外邊?”一聲蒼老的聲音傳來。

蘇紫陌和沐雲軒相視一眼。

兩人往山洞裏走去,只見山洞裏不大,卻應有盡有。

山洞裏有一個老婦和兩個孩子。

看到蘇紫陌和沐雲軒,兩個孩子驚恐的又害怕的縮在老人的身後。

“你,你們是什麼人?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

老婦混濁的眼眸裏滿是犀利,滿腹驚疑的盯着蘇紫陌的臉看。

“老婆婆,你們不要害怕!我們路過時遇到了一名女子求救。”

“是彩兒,她沒事吧?”老婦人激動的問道。

“婆婆放心,她沒事的,我的家人把她帶到離這裏不遠處的鎮上醫治去了,明天一早,我便讓人送她回來。”

蘇紫陌看得出,這位老夫人很關心那名女子。

“還好有神靈保佑,我的彩兒沒事了。”

老夫人閉上眼睛,口中小聲的不知道在念些什麼?

“老婆婆……。”

猛的,老夫人睜開混濁的眼眸,目光在蘇紫陌的臉上來回打量。

“你和她太像了。”

一聽,蘇紫陌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能找到這裏來,那就說明,你已經回來了,你回來了,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老夫人平靜的說道,那語氣悠長深幽,彷彿在說很古老的事情一樣。

“你和穆欣妍是什麼關係?”

蘇紫陌知道她們是守護玉龍珠的人,不知道能不能從她們口中找到一些答案。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