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芸不情不願的看了一眼母親,站起來,結果,看到歐陽辰才走到艙門口,歐陽清凌還在等水凝煙。

水天芸認命的跟上去。

好在下了飛機之後,兩家人終於分開了。

水天芸鬆了口氣,孽緣終於結束。

水天芸回到家裡,隨便吃了口東西,就接到閨蜜何姍姍的電話,約她出去逛街。

想到明天就要去新公司上班了,的確該添置幾件衣服,水天芸就答應下來。

一見到何姍姍,對方便激動的問她:"在南希市玩得怎麼樣,有沒有什麼艷遇啊?"

水天芸扯扯嘴唇:"艷遇,呵呵別提了,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何姍姍吃驚的看著她,本來拉著她往前走,都暫停下來:"啊,不是你表哥結婚嗎?怎麼會是噩夢呢?"

水天芸深吸了一口氣,她說:"倒不是說他們的婚禮是噩夢,只是我遇到了一個噩夢一樣的人,而且,那個人還跟著我一起回到了臨海市!"

"他也跟著你回臨海市了?你們什麼關係啊?"何姍姍更好奇這個所謂噩夢一樣的人了。

水天芸無奈的嘆口氣:"別提了,他們家也是臨海市的!"

"是男的吧!"何姍姍突然擠眉弄眼的看著水天芸。

水天芸看她這表情,就知道這妞肯定想歪了。

她立馬開口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那個男人啊,簡直可惡到了極點,我是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沒有素質,還囂張,絲毫沒有紳士風度的男人!"

何姍姍瞪大眼睛:"啊,評價這麼差啊,他怎麼招惹你了!"

見何姍姍這麼問,水天芸也沒有隱瞞,將她跟歐陽辰這兩三天的恩怨,悉數說出。

何姍姍聽完,突然笑起來:"我感覺你們這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水天芸乾笑了一聲:"呵呵,你可真會想,我們倆簡直就不該認識,而且,你都不知道,我們倆小時候居然認識,他小時候到底不是那種人啊,怎麼就長歪了呢!"

何姍姍笑了笑:"估計是生活環境所致!"

水天芸癟癟嘴:"可能吧!"

兩個人逛了一圈,水天芸買了幾件衣服,然後提出去喝咖啡。

何姍姍應下來,走到衛生間附近的時候,水天芸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何姍姍:"你先幫我拿一下,我去趟衛生間!"

何姍姍點點頭,背著包包,提著東西在衛生間附近等她。

今天是周末,商場里人挺多的。

何姍姍看著周圍的店面,絲毫沒有注意到有人在她身後的包里抽錢包。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硬朗的男聲音響起:"放下!"

何姍姍猛地感覺自己背後的書包被人拽了一下,她一轉身,就看到身後一個男人,手裡拿著自己的錢包。

她剛要開口,結果,對方抓著自己的錢包就跑。

然後,何姍姍看到了此生最為讓她動心的一個畫面。

那個男子,簡直就像是電視劇里的男主一般,以極快的速度衝上前,將男子踹翻在地,乾淨利落的將小偷的手反鎖,然後,將錢包拿過來。

何姍姍站在原地,都看呆了。

那個男子拉著小偷過來,將錢包遞給獃滯的何姍姍:"拿好自己的東西,我送他去報警!"

何姍姍這才回顧神來,她看著男子的背影,紅著臉問:"你叫什麼名字,可以留個電話嗎?我想感謝你!"

"不用!"男子說完,就拉著小偷離開了,何姍姍只覺得,自己的小心臟跳的厲害。

水天芸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何姍姍對著虛空犯花痴。

她走過去,揮了揮手。喂,你在看什麼,傻了嗎?" 紀澌鈞可不是一個命短的人,「你先回來吧。」

「我現在就在回去的路上。」

掛了電話,放心不下那邊情況的簡言之又一次撥通木兮的電話,電話是接通了,但是接電話的人卻不是木兮,而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怎麼是你,木兮呢?」

「太太現在不方便接電話,有什麼事,簡董跟我說就行了。」

紀澌鈞出事了,一定有不少人打電話給木兮關心紀澌鈞的情況,躲避記者他能理解,可迴避著其他人,他就不能理解這個行為,也不像木兮的性格,「我想跟她聊幾句,麻煩你把手機交給她。」

「不好意思簡董,太太在照顧紀總,一整天都沒休息,恐怕現在沒辦法接你的電話,我會告訴她,請你等候回電。」

木兮在休息,那姜軼洋是如何拿到木兮的手機接這個電話的?

這件事,實在是太可疑了,「我要去探望她。」

「不好意思,簡董,紀總需要靜養,目前暫時不接受探望,謝謝你們的好意,我會轉告太太,還有什麼事?」簡言之這個時候來探望?是真的良心悔改,還是說,來看看紀澌鈞有沒有死?

「我去探望我自己的外甥女,有什麼問題?」

「在明面上,你並不是我們太太的家人,即使是紀公館的人,也得遵守我們紀家的規矩,謝謝你的來電,我代表紀家上下感謝你的問候與關懷。」

「嘟嘟嘟……」

那邊說完就掛了電話,根本沒給他反駁的機會。

他跟姜軼洋說不上有多相熟,但是就以他對姜軼洋的了解來看,這個人絕對就是那種跟著紀澌鈞的風向走,紀澌鈞跟簡家有來往那會,姜軼洋對他就很客氣,現在因為木兮的事情,姜軼洋對他的態度,也一目了然。

從病房出來的蘇青,見簡言之表情沉重,反手帶上門,小聲問道,「怎麼樣,是不是真的……」

「紀家不接受訪客,小語沒進去,在回來的路上。」

木兮可不是這種會讓人打道回府的人,更何況是他們,「給木兮打電話了?」

「打了,是姜軼洋接的,說她照顧紀澌鈞忙了一天累了,現在在休息,等她醒來了再告訴她。」

等等,她怎麼覺得這意思不對?「姜軼洋怎麼會拿她的手機?」

「我正為這事不解,總覺得是出了什麼事情。」

上前兩步的蘇青,挽住簡言之的胳膊,「言之,紀總待我們不薄,我們已經對不住她了,這個時候不能再因為這些事情不理不問,還是想辦法問到紀家的情況。」她對姜軼洋的印象,說不上好和壞,只知道,姜軼洋這個人做人做事都很官方。

「那麼多記者圍著紀家等消息,也不能帶人硬闖……」所以他才為這事犯愁。

見簡言之沒轍,臉上寫滿了為難,蘇青笑著說道,「平時那麼聰明,怎麼現在就為了這點小事想破頭了,不是還有費助理嗎?」

對啊,費亦行,那個圓滑老道的傢伙,為人處世周道,又是紀澌鈞身邊的紅人,找費亦行准沒錯,「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郊區別墅區外。

盛典結束后,按照赫戰洺給的地址在等人的張宇軒,等了幾個小時了都沒看到赫戰洺出現,幸虧這裡周圍沒什麼車流,人也少,不然要是讓人拍到,指不定傳成什麼樣。

抱著胳膊來回踱步的張宇軒,站到腿疼,只能找地方坐坐繼續等人。

對面馬路駕駛室,一部單反對著張宇軒連摁快門。

……

坐在車裡的白一近,雖然早就習慣了那種被記者圍堵的環境,可他沒想到,自己還是頭一回看到那麼壯觀的場面,這小區門外圍滿了記者,里一層外一層,不知道的還以為在搞什麼大集合活動。

他們的車子開進去時,守在兩邊的記者圍了過來,立刻被保安攔住。

那撲過來的人潮,簡直就像是洶湧的海浪,生怕車子被扒爛,白一近下意識縮著脖子往座椅湊了湊,又壓低帽檐藏住自己的臉。

難怪喬小人要坐商務車,不坐轎車,原來是對這種場面有經驗。

在車子進門卡的時候,白一近心裡正擔心做訪客登記時,那短暫的停留時間會給某些人提供機會撲過來,沒想到車子直接進去了,坐在左邊的他,雖然聽不見機器發出的聲音,卻看到顯示屏上亮出一句話「歡迎業主回家」。

喬隱是這裡的業主?

有那麼好的房子不住,怎麼跑到那個地方去住了?

真是搞不懂這些有錢人的心思。

車子進去后,裡面跟外面就像兩種世界,安靜到與世隔絕。

他從來沒進過這個小區,還是第一次進來,這裡的夜晚,明明是那麼平靜,卻像極了另外一個世界,一種華麗又夢幻的地方,讓門外多少人為之心動。

坐在白一近身旁的喬隱,聽到指甲刮過玻璃的聲音,視線沿著那讓人耳朵不適頭皮發麻的聲音望去時,看到白一近昂頭望著車窗外的房子,那張帶著與自己這個年齡段完全不相同充滿了年輕人該有的朝氣勃發的臉上揚起了燦爛的稚嫩笑容,一雙好奇的大眼睛面對應接不暇的景色,不時流露出來不及觀望的著急神色。

這小傢伙,似乎很喜歡這裡……

知道白一近不喜歡他,難得看見白一近笑得那麼高興,喬隱沒想打擾,剛準備挪開視線,就聽見白一近嘆息道,「哎,哥怕是割了論斤稱重也住不起啊。」

收回目光的喬隱,目視前方時,那一直放在身旁人的注意力,像是等著某人開口跟自己要什麼,可直到車子進了紀家大門,旁邊還沒有任何聲音。

在車門打開時,喬隱聽見身後傳來白一近那不知道是讚美還是諷刺的話,「媽的,這還是人住的地方?」

候在車門外的常亦遠,同樣聽到了這句話,面不改色繼續保持微笑,畢恭畢敬跟來人打招呼,「喬總,裡面請。」

這張臉算不上新面孔,大概是有了某個小傢伙做對比,再怎麼好看,也遜色不少,喬隱彎腰下車后,見白一近彎著身子從車裡出來。

擔心這小傢伙,沒見過那麼大的場面,被嚇住,喬隱將手伸過去。

出來的白一近,看到喬隱遞過來的手,什麼意思,他白一近下個車還得要人扶?

讓人看見,這不的嘲笑他軟腳蝦?

傲氣的白一近直接用身體將喬隱的手擋了回去。

站在一旁的常亦遠,見喬隱非但沒有面露不悅,反而動作特別自然收回手,看來這個白一近真的很大牌,讓喬總帶著白一近,還真是為難喬總了。

下到地面的白一近,對上常亦遠這張臉時,大概是因為,一直以來認為整個圈內,找不出第二張比他還帥的天然臉,仗著這點優勢心裡特別驕傲的他,此時看到常亦遠的臉,他卻黯然失色。

「裡面請。」常亦遠側身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后在前面帶路。

白一近跟在喬隱身後,從書房挨著門口那邊的後門進到書房后,將人帶到沙發,「喬總,請稍等,我現在就上去跟姜哥說聲。」

「嗯。」

常亦遠前腳剛走,後腳佟悅就帶著人送茶點過來。

平時拍了那麼多電視劇,去了那麼多地方,可他還是頭一回瞧見那麼華麗又不失威嚴的書房。

望著那簡直就像是到了新世界,好奇的眼睛到處張望的白一近,喬隱並沒有叫住人,任由白一近在那裡欣賞新東西。

過來的佟悅,讓人把點心放到桌上,「喬總,你好,我是佟悅,這段時間,任職紀家的總管。」餘光不忘留意了幾眼那個戴著帽子和口罩,把自己藏得嚴嚴實實的年輕男子,如果她猜的沒錯的話,這個人應該是白一近,白一近怎麼會來這裡?

她只知道,喬隱要來,根本不知道喬隱還把白一近給帶來了。

「嗯。」

佟悅點了點頭后,便回到她該站的地方候著留意書房內的動靜。

坐在沙發的喬隱,根本沒有胃口吃這些東西,連一口茶都不想喝,就等著姜軼洋下來陪他一塊去看紀澌鈞。

把周圍打量完的白一近,大概是因為喬隱在這裡,本著對喬隱的不滿,所以他根本不需要有多客氣,坐下后,端起桌上陶瓷杯正要喝點咖啡,目光就被眼前的點心塔吸引住了,趕緊拿了一塊點心。

他白一近好歹也是明星,可是自從進了這小區,他就感覺自己像個文明落後的外星人,第一次來地球,到處都是新鮮事物,沒想到這些點心比他吃過的還要好吃千萬倍,「……」

伸手要拿第二塊,就對上對面喬隱望著他的眼神。

喬隱西裝筆挺一絲不苟端坐在那裡,可他卻進門就「哇哇哇」,跟個土包子似得,現在還為了一塊點心丟了面子,白一近收回手,又放下手裡的咖啡,「你放心,我知道控制飲食。」

是真的控制飲食,還是不想在他面前服輸?

不管是前者後者都不重要,不過,他倒發現,這小傢伙挺喜歡吃小蛋糕。「……」

進來的人,打斷了喬隱未出口的話。

見喬隱起身,白一近也跟著從沙發起來。

進來的人,目光越過喬隱,在白一近身上打量了數秒,步伐停在喬隱身旁,「喬總,這邊請。」

只叫喬隱?那他呢?

這個姜軼洋,進來后,就用一雙盤查的眼神,將他從頭看到腳,似乎對他這身打扮並不滿意,他就知道喬小人故意給他挖陷阱,讓他丟覃毅的臉面。

白一近往姜軼洋那邊走了一步,他還沒問自己來幹什麼,對面的姜軼洋就回了句,「白先生就在書房休息吧,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找佟管家。」

不讓他去,那叫他來幹什麼?

敢情純屬叫他過來湊人數?

不知道這些人在背地裡耍什麼陰招的白一近,拉著臉轉身摔坐在沙發。

和姜軼洋一道往外走的喬隱,路過佟悅時,那張嚴肅的臉,讓他忍不住多留意了幾眼。

兩人剛從門口出來,正要說話的姜軼洋,就見一旁的喬隱停住了腳步。

喬隱側過臉,把佟悅叫了出來。

快步出來的佟悅,來到喬隱跟前,「喬總有什麼吩咐?」

「就讓他一個人在裡面呆著,不用管他。」

她手上還有不少工作要做,能不用陪著當然是最好的了,「我知道了。」

交待完這句話,喬隱就跟姜軼洋一道上樓。

剛走到樓梯,和白一近拉遠距離后,周圍也沒別人,姜軼洋便問道,「他怎麼穿成這樣?」口罩帽子戴著,誰能認得出來,是不是白一近。

「怕被拍到正臉傳出去影響他吧。」語氣溫和的喬隱,面色平靜回了句。

他給喬隱發信息時,說過讓白一近穿正裝,穿成這樣,也不是不行,只是,跟他想要的效果比起來,不理想……

「抱歉,是我考慮到,他跟覃毅的關係,他不願意我也沒有繼續強求,顧慮太多,才讓他穿著這樣就來了。」

這點他相信,畢竟喬隱也沒理由為了一個白一近在他這裡留下不好的影響。「沒關係,這樣也行。」只是拍不到白一近的臉,恐怕得換個文案了。

……

因為紀總的情況,為了方便第一時間照顧人,費亦行按照木兮的意思,已經搬到次卧,剛出來準備去主卧就接到簡言之打來的電話。

「你好,簡董。」

幸虧是聯繫上人了,「你好,費助理,我找木兮,請問她現在方便接電話嗎?」

找太太?怎麼不直接給太太打電話,難不成,太太的手機沒電了?有可能,今天一整天都在照顧紀總,又有那麼多人打電話來關心紀總的事情,哪裡有時間顧得上手機的事情。 「蓬!」

林楠再度被轟飛出去,這一戰戟之威,超強。

此刻的古藺,堪稱半步仙王之境,距離仙王境之際,半步之遙而已,遠超普通天仙境巔峰強者,處於了一種臨界點。

哪怕是林楠,也不低!

一擊,林楠就被重創!

剎那間,東林仙庭一群觀戰的仙王境高手臉色難看。

甚至有些人已然心生了退意。

方振他們若是被殺,不僅是對士氣上的打擊極大,損失更大。

從此東林仙庭頂級天仙境強者要完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原本被轟飛出去的林楠竟然一個閃身,再度殺了回來,儘管臉色煞白,但卻絲毫沒有停手。

手中,龐大的風屬性規則之力砸出!

古藺見狀,帶著冷笑之意,根本不在意。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他臉色再度變了。

林楠的風屬性規則之力打來的瞬間,直接在他身邊爆發而出。

緊接著,原本環繞在他身邊大量的空間之力不安分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