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和納甲土屍快速地從冰山奔跑過去,接著江帆又使出千里冰封,地面上又出現了一大片冰,片刻之間他們跑出了幾百米遠了。

兩人繼續朝著通道奔跑,十多分鐘后,岩洞突然變得寬闊起來,一條上百米的熔岩溝出現在江帆和納甲土屍面前。

熔岩溝下面都是沸騰的熔岩漿,熱氣騰騰地咕咕冒泡,納甲土屍望著下面的熔岩漿,「呃,這麼寬的熔岩溝,我們怎麼過去啊?」納甲土屍皺眉道。

江帆望著對面,目測大約有一百多米寬,除非可以飛,是無法躍過去的,「呃,看來要用飛翼銀龍馱著我們飛過去了!」江帆皺眉道。

他馬上召喚出飛翼銀龍,兩人坐在飛翼銀龍背上,飛翼銀龍鳴叫一聲,拍打翅膀飛了起來,朝著對面飛過去。

當飛翼銀龍飛到熔岩溝的上空的時候,突然熔岩溝下面傳來一聲嚎叫,從熔岩漿裡面冒出一頭渾身紅色的怪獸。

這怪獸渾身是紅色的鱗片,頭如同狗頭,頭頂上是四根牛角形狀角,兩隻燈籠大眼睛,釋放紅色光,嘴巴張開露出鋒利的牙齒。

怪獸看到了上空的飛翼銀龍,嘴裡噴射出紅色火焰,呼!紅色火焰直奔空中的飛翼銀龍獸。飛翼銀龍獸嗷的異獸叫,它閃開了火焰,張嘴對著下面的怪獸噴射出一顆火球。

嗖的一聲,火球擊中怪獸身體,砰的一聲爆炸聲,怪獸被炸得身子一歪,熔岩漿飛濺,火焰騰起。

怪獸憤怒了,猛地躍了起來,龐大身子暴露在空中,尾巴對著飛翼銀龍猛地抽過去。

「我靠,這怪獸好兇猛啊!」納甲土屍驚呼起來。

江帆低頭看到熔岩漿裡面的怪獸,驚訝道:「我靠,這是什麼怪獸,竟然生活在熔岩漿之中!」

「主人,這怪獸是不是火蠑獸啊?」納甲土屍望著怪獸道。

江帆搖頭道:「應該不是火蠑獸,火蠑獸可比這怪獸厲害多,這怪獸估計是普通的熔岩獸而已。」

飛翼銀龍猛地衝天而且,在在空中來了個鷂子翻身,江帆緊緊地抱著飛翼銀龍的脖子,納甲土屍緊緊地摟著江帆。

「飛翼,攻擊那怪獸!」江帆發怒了,他一抖手,兩支符飛刀呼嘯地飛向那怪獸。

那怪獸根本不在乎江帆的符飛刀,頭迎了上去,砰!砰!兩聲,火星四濺,怪獸鱗片十分堅硬,絲毫無損。

於此同時飛翼銀龍對著怪獸發動攻擊了,它快速俯衝而下,伸出鋒利爪子對著怪獸背上抓下。咔吧一聲,怪獸的背上鱗片被抓碎裂了,背上被抓出幾道血槽來。

嗷的一聲慘叫,怪獸發怒了,猛地一甩尾巴擊打熔岩漿,砰的一聲,熔岩漿飛濺起來,空中火焰飛舞。緊接著,怪獸張開嘴巴噴射出兩顆火球攻擊飛翼銀龍。

飛翼銀龍嗷叫一聲,猛地扇翅膀,空中颳起風,那火球被風吹到一邊。飛翼銀龍翅膀收起,頭朝著下,就像翠鳥抓魚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著怪獸攻擊。

飛翼銀龍的嘴巴十分鋒利,就像鷹嘴一樣,撲哧一聲,嘴巴穿透鱗片,刺入了怪獸的頭頂上。嘴巴用力一拉,怪獸頭顱裡面的東西被帶了出來,血糊糊的,好像是腦漿。

那怪獸慘叫一聲,渾身抽搐起來,猛地拍打熔岩漿,熔岩漿四處飛濺,片刻之後怪獸沉沒在熔岩漿之中。

「嘿嘿,這怪獸也太差勁了,這就完蛋了!」納甲土屍笑道。

他笑聲剛落,突然熔岩漿飛濺而起,怪獸從熔岩漿里躍了起來,張嘴大嘴對著飛翼銀龍獸狠狠地咬下。

只見飛翼銀龍獸在空中盤旋而下,鋒利的爪子快如閃電地抓下,撲哧的一聲,抓中了怪獸的兩隻眼睛上。飛翼銀龍用力一帶,怪獸的兩隻眼睛被帶了出來。

嗷的一聲慘叫,緊接著飛翼銀龍分張開嘴巴對著怪獸脖子咬下,咔吧一下,把怪獸的喉嚨地咬碎了。怪獸又是一聲慘叫,它猛地甩尾巴,這是臨死前的一擊。

飛翼銀龍獸翅膀收縮,砰的一聲,怪獸尾巴抽在飛翼銀龍翅膀上,飛翼銀龍被打得飛出十幾米遠。江帆和納甲土屍驚呼起來,兩人差點就掉下去了。

只見熔岩漿中的怪獸不停抽打熔岩漿,熔岩漿飛濺,落在地面上,冒出火焰。它抽打幾下之後,再也不動,隨即沉入熔岩漿之中。

「我靠,這怪獸好陰險啊!剛才竟然裝死啊!」納甲土屍驚呼道。

江帆皺起眉頭,一般的熔岩獸都這麼厲害,可見那火蠑獸不好對付了,如果火蠑獸在火元丹旁邊的話,那要得到火元丹有一定難度了。

飛翼銀龍飛到對面降落,江帆和納甲土屍從飛翼銀龍背上跳下來,江帆收起飛翼銀龍獸。江帆望著前面的路,前面是斷斷續續的路,每隔一段是熔岩,如同斷橋一樣。

江帆和納甲土屍小心翼翼地跳躍著,兩旁都是沸騰熔岩漿,萬一不小心掉落下去的話,那就被熔岩漿吞沒了。

這一段路大約有一百多米,兩人走了大約五十多米的時候,突然嘩啦一聲,從熔岩漿之中探出一個三角形的黑色腦袋。

納甲土屍眼尖,他看到了那黑色腦袋,「哦,主人,這火蛇!」納甲土屍驚呼道。

江帆低頭看到熔岩漿之中的怪獸,那怪獸頭如同蛇頭,身子浮在熔岩漿之中,渾身都是黑色的鱗片。

「呃,這是熔岩蛇呢!我們快點走!」江帆立即加快速度奔跑。

嘶嘶!熔岩蛇頭突然豎了起來,對著江帆和納甲土屍吐蛇信,張開嘴巴吐出紅色火焰,那火焰直奔江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今天就三更了。 江帆一揮手,使出空間隔離,那火焰從身邊擦過,接著他一抖手,一支符飛刀飛射而出,嗖的一聲,符飛刀射中熔岩蛇的頭部。



砰的一聲,火星四濺,熔岩蛇頭部十分堅硬,竟然無法傷到它的頭部。雖然沒有傷到熔岩蛇的頭部,但是符飛刀力量很大,熔岩蛇感到了疼痛。

嘶嘶!熔岩蛇發怒了,它猛地一甩尾巴,嗖的一聲,三十多米長的身子對著江帆和納甲土屍踩著的熔岩石抽了過去,空中發出急劇呼嘯聲。

這熔岩蛇知道江帆和納甲土屍可以閃避攻擊,它就把那熔岩石擊毀,那江帆和納甲土屍就無法站在熔岩石上了,那就會掉入熔岩漿中。

江帆看穿了熔岩蛇的心思,「我靠,這熔岩蛇好狡猾啊!傻蛋,我們趕緊跑啊!」江帆扭頭對著身後的納甲土屍道。

江帆急忙使出空間轉移,嗖的一聲,他瞬間就到了一百米之外,納甲土屍頓時急了,「哦,主人,等等我!」納甲土屍背上翅膀還沒又恢復,他只能靠兩條毛隆隆的腿飛快奔跑。

先是砰的一聲,柱狀的熔岩石被熔岩蛇尾巴掃斷了,接著是一連串的砰砰聲音,納甲土屍背後的熔岩石柱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倒下。

納甲土屍一邊奔跑一邊扭頭望背後,不禁驚呼起來,「我靠,這死蛇!想害死我啊!」納甲土屍奔跑速度更快了。

納甲土屍背後傳來一連串的倒塌聲音,要不是他跑得快,他就掉落熔岩漿之中了。等到納甲土屍跑到安全地方,他轉身望著背後倒塌的熔岩石柱,「呃,幸虧我這飛毛腿,要不然我渾身冒泡了!」納甲土屍搖頭道。

如果掉落在熔岩之中,有黑色墓碑的保護,雖然不至於燙死,但是渾身燙氣水泡那是肯定的。


江帆望著納甲土屍笑道:「傻蛋,你速度快了不少呢!」

「呃,主人,這都是被熔岩蛇逼的啊,再慢點小的就掉下去了!」納甲土屍擦了擦額頭汗水。

嘶嘶,熔岩蛇探出頭望著納甲土屍,尾巴一甩,對著納甲土屍纏繞過去,「我靠,這蛇肯定是母蛇了,看中我是吧,老子爆掉你!」納甲土屍發怒了,他迎了上去。

手裡的裂空奪魄槍對著熔岩蛇七寸惡狠狠地刺下去,他知道蛇嘴巴打七寸的,因此納甲土屍一上去就攻擊熔岩蛇的七寸。

嘶嘶!熔岩蛇一點也不在乎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它身子一擺,尾巴在空中盤旋而下,一下把納甲土屍圈在當中了。

大蛇最厲害的就是纏繞,只要被纏住了,一般很難逃脫。熔岩獸把納甲土屍圈在圈裡之後,它身子迅速收縮,圈子縮小,它想把納甲土屍纏繞起來。

納甲土屍知道熔岩蛇的意圖,他大吼一聲:「刺破天!」元神空間的黑色墓碑爆發了,黑色的氣芒朝著熔岩蛇七寸直射過去。

撲哧一聲,黑色氣芒竟然碎裂了熔岩蛇黑色鱗片,裂空奪魄槍沒入了熔岩蛇七寸之中。嘶的一聲慘叫,熔岩蛇顧不得疼痛,它身子迅速收縮,一下把納甲土屍纏住了。

雖然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還在熔岩蛇七寸之中,但是熔岩蛇並沒有死去,它纏住納甲土屍之後,用盡全力猛地纏繞納甲土屍的身子。

納甲土屍急忙繃緊胳膊,用力支撐著,他的臉很快憋得通紅了,腮幫也鼓了起來,眼睛瞪大大的,那樣子就像鼓起的蛤蟆。

納甲土屍正苦苦支撐的時候,突然嗖的一聲,一支符飛刀沒入了熔岩蛇的眼睛之中,噗!符飛刀從熔岩蛇眼睛進入大腦之中。


一旁的江帆出手幫助納甲土屍了,他看到納甲土屍滿臉通紅,眼珠都要瞪出來了,就知道他支撐不了多久了,因此射出符飛刀解圍。

腦袋被符飛刀射傷之後,熔岩蛇嘴巴張開,發出嘶嘶聲音,纏繞納甲土屍身子鬆懈下來了,納甲土屍猛地抽出裂空奪魄槍,大吼一聲:「碎裂殺!」

噗的一聲,裂空奪魄槍沒入了熔岩蛇另外一個眼珠之中,裂空奪魄槍刺入熔岩蛇大腦之中,血順著裂空奪魄槍桿流淌出來。

熔岩蛇腦袋抖動起來,身子鬆懈開了,尾巴慢慢地伸直了,尾巴拍打地面,發出噼啪聲音,拍打幾下之後就不動了。

「我靠,終於死了!」納甲土屍抬腳踢中熔岩蛇的蛇頭,拔出裂空奪魄槍,槍尖上都是暗紅色的血。

隨即納甲土屍對著熔岩蛇頭部又是一槍刺向,撲哧!裂空奪魄槍沒入熔岩蛇頭裡面,納甲土屍用力一挑,嘶的一聲,熔岩蛇蛇頭蓋被掀開了。

納甲土屍伸手從裡面掏出一顆黃色的內丹,張嘴就把內丹吃下了,「嗯,差點被這蛇纏死了,就當補償我了!」納甲土屍滿意道。

江帆搖頭笑道:「走吧,你也不吃虧了,吃掉熔岩蛇的內丹,大補呢!」

江帆和納甲土屍繼續朝著陡坡似的熔岩到走,這裡已經接近烈焰山的中心了,溫度越來越高。兩人走了一段路之後,前面出現了從橫交錯的通道,「呃,又到分叉洞口了,根據舒麗莎的講訴,馬上就要到熔岩溫度最高的地方了!」江帆露出喜悅之色。

江帆話音剛落,只見地面上傳來咚咚的聲音,地面都搖晃起來,「呃,主人,有怪獸來了!」納甲土屍皺眉道。

只見從一座熔岩洞口鑽出一頭怪物來,這怪物渾身都是鋒利的刺刀似的刺,嘴巴尖尖的,外形如同刺蝟,頭頂上是一根獨角,四足粗壯,背後還有一條粗長的尾巴。

「呃,這是什麼熔岩獸啊?」江帆吃驚道。

那怪物看到江帆和納甲土屍,嗷地叫一聲,立即朝著江帆和納甲土屍快速爬了過去,那速度很快,地面上摩擦出火星來。

納甲土屍立即迎了上去,裂空奪魄槍對著那怪獸狠狠地刺去,「扎死你這怪獸!」納甲土屍喊道。

那怪獸根本不躲閃,迎上了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砰的一聲,裂空奪魄槍刺在鋒利的刺上,火星四濺,震得納甲土屍手臂發麻。

「我靠,好強悍的防禦啊!」納甲土屍驚呼道。

嗷的一聲,那怪物撲向納甲土屍,那獨角對著納甲土屍肚子頂了故去。納甲土屍急忙閃開,他閃到了怪獸的側面,裂空奪魄槍對著怪獸紅色肚皮刺去。

砰的一聲,裂空奪魄槍刺中怪獸的肚皮上,肚皮上出現一條划痕,那怪物絲毫無損,它尾巴一甩,對著納甲土屍抽了過去。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納甲土屍頓時躲避不及,砰的一聲,他被打得飛起來,身子撞在岩壁上,疼得他呲牙咧嘴道:「我靠,好疼啊!下手輕點啊!」

不僅僅是疼痛,還有熔岩壁十分燙人,納甲土屍的背都燙得要起泡了,衣服都燙焦了。

嗷的一聲嚎叫,那怪獸可沒有打算放過納甲土屍,它低著頭朝著納甲土屍撞擊過去。納甲土屍身子一晃,變成三道幻影,轟的一聲,怪獸的頭撞在岩壁上。

岩壁搖晃起來,掉下許多碎石,怪獸的獨角沒入了岩壁之中,由於用力過猛,一時拔不出來。怪獸腳蹬地,用力拔出獨角,屁屁露在外面。

納甲土屍見機會來了,他大喝一聲:「爆掉你菊花!」裂空奪魄槍對著怪獸的屁屁刺了下去。

撲哧!裂空奪魄槍沒入怪獸的屁屁之中,怪獸慘叫一聲,腳猛地蹬地拔出獨角,準備調轉頭咬納甲土屍。

「去死吧!」納甲土屍手猛地一抖,「碎裂殺!」裂空奪魄槍猛地顫抖起來,如同高頻的彈簧一樣顫抖起來,黑色氣芒爆發,怪獸肚子里如同爆炸一般。

砰的一聲,怪獸的內臟全部碎裂,它慘叫一聲,撲通一聲,腳一歪,隨即倒在地上,嘴裡流出血來,身子抽搐幾下就不動了。

納甲土屍拔出裂空奪魄槍,對著怪獸的頭猛地刺下,裂空奪魄槍沒入怪獸頭顱之中,用力一挑,怪獸頭顱裂開一個口子。

納甲土屍手伸入怪獸頭顱之中,他摸索片刻,掏出一顆紅色內丹,「我靠,這內丹等級不高,將就吃了吧!」納甲土屍一張嘴吃下了內丹。

江帆走到怪獸身邊,喚出誅神劍,對著怪獸粗壯的腿砍下,撲哧一聲,一劍砍斷了怪獸的腿,「哦,主人,您做什麼?」納甲土屍驚訝道。

「嘿嘿,我聞到這怪獸的肉很香呢,這裡這麼高溫度,我們剛好可以烤肉吃!」江帆笑著拿著怪獸的腿放在熔岩漿上面燒烤。

熔岩漿溫度極高,怪獸的腿很快發出香味,江帆不停地翻轉著,片刻之後,周圍散發出一股濃烈香味。

納甲土屍舔著嘴唇道:「哦,好香啊!」口水都流出來了。

「好了,我們可以吃烤肉了!」江帆撕下一塊肉遞給納甲土屍,納甲接過烤肉,急忙咬了一口,「哦,真好吃啊!」納甲土屍點頭道,他大口吃著烤肉。

江帆也咬了一口,怪獸的肉十分細膩,香味撲鼻,還有點鹹味,「哦,真是天然的好肉呢!剩下的肉都收起來,留著以後烤著吃呢!」江帆一揮手,把怪獸收入了符咒世界之中。

兩人吃完烤肉之後,沿著沸騰的熔岩地走了大約一百多米,眼前出現一跳熔岩溝。熔岩溝裡面的熔岩漿冒著熱氣,如同沸騰的開水一樣,發出咕咕的聲音。

江帆望著熔岩溝下面,這裡就是烈焰洞溫度最高的地方了,火元丹就在這裡,江帆望著熔岩溝,尋找火炎丹。

「主人,小的看到火元丹了!」納甲土屍興奮喊道。

江帆順著納甲土屍手指著方向,他看到了在熔岩溝下面,有一棵紅色的植物,這植物大約一米多高,只有三片葉子,三片葉子中間是一顆紅色的果實。

那果實拳頭大小,渾身紅色,如同一顆紅色的火球一樣,散發出紅色的光,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紅色火球裡面有能量在流動。

「哦,這果然是火元丹!」江帆喜悅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