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飛速的在高速公路上行駛,周圍的景物飛速的後退。南湖灣這邊的風景真好,怪不得會有這麼多的富人在這裏買房,有山有水,真是生活的好去處。

像我這種的窮光蛋,說不定連在這裏組個帳篷的錢都沒有,真是人和人是不能比的,人比人該死,貨比貨該扔。

我們到達的時候,現場已經拉起了警戒線,法醫穿着一身白衣在死者的周圍檢查,民警則在現場周圍進行排查。

齊銘剛下車,孫警官就迎了上來:“小齊啊,你們可算是來了,快來看看有什麼線索?”

齊銘走到警戒線剛想進去,思考了一會,回過頭對夏未說:“你和阿綾在外面詢問報案人,先不要進來了。”

我心裏一陣感謝,還是齊銘對我好,體恤我是個女生不讓我看血腥的畫面。可是問題來了,我也不會詢問報案人!平常這些事都是由齊銘和白玉這些老警官來幹這個事,下載讓我做這件事,還真是有些難爲情,遲遲不肯擡腳過去。

我就一直在警戒線外面低着頭,揪着手指,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夏未抱着肩,在我的旁邊冷笑的看着我:“你還待在這裏做什麼?等着發糖?還不快去詢問報案人。”

我瞅着夏未,要是眼神能殺人,夏未就在剛纔的一瞬間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晃晃悠悠的來到報案人的面前,其實剛纔走路就是在拖延時間,想着怎樣才能給夏未一個下馬威,讓他以後不敢小看我。我狠了狠心,這次審問報案人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這次的報案人有點奇怪,我剛纔還以爲報案人會是一個邋里邋遢的流浪漢,沒想到,會是一個清秀的男生,看渾身的裝備就知道是個學生。

我在報案人面前站定,有點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說:“你就是報案人?”

那個男生非常害怕,哆哆嗦嗦的說:“是!”

我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夏未,冷冷的說:“夏未,你還愣着幹什麼呢,還不快去拿個筆記本做筆錄!”

夏未也是冷冷的看着我,嚇得我渾身一哆嗦,差點就脫口而出,還是我去吧。突然想到我現在是主審了,夏未就應該去做筆錄,要不然會壞了規矩的。

我不能讓他出現這樣的低級錯誤,還是讓我訓斥他,雖然這樣做夏未會記恨我,但我不怕他記恨我,總會有一天他會明白我的意思的,我都是爲了他好。哎呀媽呀!差一點連我自己都相信了。

我瞪着夏未:“你還站在這裏幹嘛,等着我去嗎?”

夏未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轉身去拿筆記去了。要不是有報案人給我在旁邊打氣,我早就被夏未剛纔的那一眼,給凍成小冰人,就是那種咔嘣一下就能把人的胳膊扯下來的那種,我渾身又是一抖,想想都可怕。

等夏未拿來了筆記本,我們就正式開始審訊。

爲了方便提問,我們還專門走到一輛警車的附近,突然我從車玻璃裏面發現有一雙綠幽幽的眼睛正凶狠的盯着我,嚇得我渾身一抖,快速的轉過頭,只有各自忙碌的警察,根本就沒有其他人。

奇怪?

難道又是我的幻覺嗎?

可是剛纔我都看見了一雙綠幽幽的眼睛,莫不是有什麼鬼魂盯上我了,像這種荒山野嶺的沒什麼人居住的地方最容易有鬼魂存在了。

我擡頭望了望頭頂的大太陽,肯定是我的幻覺,這麼大的太陽在頭上頂着,怎麼可能會有鬼魂出現,他們不要命了嗎?

我還是趕快進行審訊爲妙,看樣子齊銘他們快偵測完了。

我轉過身來,看着報案人,微笑着說:“別緊張,放輕鬆,我們只是詢問一些非常簡單的事情!”

對面的那個清秀的男生還是忍不住的害怕,顫聲說:“你們問吧!”

我不想麻煩,就把一些簡單的問題一股腦的全問來了:“姓名,性別,現在居住在哪裏?”

男生沒想到我會這麼不靠譜的問,愣了一下才說:“我叫王鑫,男性,我是X大體育系大三的學生,現在住在X大學宿舍。”

我心裏一震,和夏未交換了眼神,從夏未的眼神來看,夏未也是非常的震驚。我們大學真是怎麼了,怎麼接二連三的發生命案,是風水問題嗎?應該找個陰陽師給學校看看風水,是不是衝了什麼邪煞之物。

我遲疑了一下,纔開口說:“你怎麼發現死者的?”

我的話音剛落,對面的王鑫突然傷心的哭了起來,哭的讓我莫名其妙,莫非是他家發生了什麼大事,他也想要在這裏自殺的,來了之後才發下,這裏早已經被別人佔下了,沒死成,才傷心欲絕的。

就在我還沉浸在自己的腦洞之中的時候,王鑫斷斷續續的說:“前幾天我和我女朋友吵架了,一直都沒有聯繫,冷戰了好幾天,直到昨天晚上,我猜測我女朋友的氣應該消了,就給她打了好幾遍電話,一直也沒打通,我給她發了短信,讓她看見短信之後,無論怎麼樣都要給我發個短信或者打一通電話,都等了一晚上也沒等來電話,我就問了她的舍友才知道,她昨天一晚上都沒有回去,說是來了南湖灣。”

“然後今天你就來到了南湖灣想找一找你的女朋友,是嗎?” 霍少寵妻超高調 夏未冷冷的插嘴道。

我攥緊了拳頭,又不是你主審,說什麼話,沒看見主審人還在旁邊嗎?你以爲我不知道嗎?就你能!臭顯擺啊,真是的。

王鑫擦了擦眼淚說:“我知道消息以後就趕忙來到了南湖灣,尋找我女朋友,沒想到卻在大橋底下發現了他們的屍體!”說完,又掩面哭了起來,哭得那叫一個傷心欲絕啊,差一點我這個主審人都跟着哭起來。

我擺了擺手說:“不要傷心了,現在沒你什麼事了,先回學校上課吧!”

王鑫點了點頭就離開了。

我望着王鑫離開的背影,總覺得哪裏有點不對頭,又說不出來是哪裏出了問題。 第3531章

可是,誰又能想到,哪個仙羽秘境中的美少年,其實是墨九狸易容的,自己隱藏的心事沒被拆穿,可是在那一刻,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喜歡,就那麼無情的被宣告結束了!

讓水靈心幾乎崩潰!

「真沒想到,自己第一個動心的人,竟然是個女人,我還真的是蠢到家了!」水靈心自嘲的呢喃道。

對墨九狸易容后的美少年動心,水靈心誰也不怪!

也怪不了別人,這件事將成為她自己的小秘密!

安慰好了自己的心情,水靈心起身,洗了個澡,跑到床上蒙上被子,閉著自己好好睡一覺,等到明天醒來,一切就都變好了!

就算她不想接受,也必須接受,墨九狸是她的救命恩人,儘管……

水靈心算是在床上一邊糾結著,一邊慢慢睡去的!

另一邊,墨九狸也確實覺得有些累了,回到房間后,直接在屋內設置了陣法,然後回到空間,洗了個澡好好的睡了一覺,然後才換了衣服出來!

墨九狸剛出來,玄冥就環到了墨九狸的手腕上開心的說道:「主人,你的空間太好了啊,這裡可是比外面的靈力還精純啊!」

「你喜歡就好,我現在出去,你也跟著我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的主人!」玄冥點頭說道。

墨九狸這才從空間出來,此刻外面的天色也暗了下來,墨九狸剛把屋內的陣法撤掉,一個人影就憑空出現在墨九狸的眼前!

墨九狸一愣,仔細一看竟然是在擂台下,幫自己解圍的哪個自稱是軒轅一族的老者!

「前輩久等了!」墨九狸看向老者說道。

「哈哈哈……沒什麼,剛才來的時候看你屋內有陣法,猜到你是在忙,稍微等了會兒而已!」老者在墨九狸對面坐下來笑著說道。

「之前的事情多謝前輩了!」墨九狸一邊沏茶一邊說道。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我不過是想跟小丫頭你套個近乎罷了,就算我不出手,你應該也能應付的!」老者笑著端起茶喝了一口說道。

「那前輩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墨九狸倒是沒否認對方的話,微微一笑的問道。

「小丫頭倒是直接,那你覺得我是不是軒轅一族的人?」老者看著墨九狸故意問道。

「這個么不太好說,畢竟前輩易容的這張臉,實在太普通了!」墨九狸看著老者說道。

「咦?你竟然能看出來我易容了?」老者聞言詫異的問道。

他也是看了墨九狸全稱比試的,自然知道墨九狸的易容丹效果也很厲害,當時墨九狸易容成美少年的時候,他隔著屏幕都看不出破綻來!

但是自己服用的可不僅僅是易容丹啊,這可是他花了大價錢購買的丹藥,用了這麼久,從未被人識破過的!

沒想到今天被墨九狸直接看破了!

「前輩的易容丹,也就是等級高了點,用的藥材珍貴了點兒,但終究是易容丹,有什麼看不出來的!」墨九狸隨意的說道。

「哈哈哈哈……小丫頭你果然不簡單啊!」老者聞言哈哈大笑道。 女人真奇怪,果不其然,女人心,海底針。

只是,爲何,她會跑到這個地方呢?莫名其妙的的感覺啊!而且,居然是跑到這樣的地方來自殺?

我心裏浮現出無數個問號。

她又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心如死灰,只求一死來解脫呢?

夏未看着筆記本,面無表情的說:“你們女人還真是奇怪,和男朋友吵個架,就跑到這荒郊野地裏來輕生,真是奇葩!”

我毫不客氣地反駁回去:“你不要聽王鑫的一面之詞,說不定,他做了什麼令死者非常不滿的事,死者纔會傷心的來到這裏散心,然後遇上了歹徒。你不要把一切的事情都怪罪到我們女人的頭上,你們男人也不是什麼好人!”

“是麼?我還以爲她是傷心欲絕,直接來這裏自殺的,你還是滿有發散思維的嘛!”夏未看着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並沒有繼續說話,只是低頭繼續看着筆記本。

什麼人嘛!現在又子啊這裏顯擺,裝深沉麼?我就很納悶,剛剛明明都聽見了王鑫的回答了,爲什麼還要看筆記本。整天還說別人奇葩,明明自己就是個大奇葩!

我瞥了他一眼,不再看他。這貨現在又這麼對我,昨天他還對我……真是氣死我了,變臉變得真快。

我就這麼靠着警車,看着他們在我的眼前忙來忙去,自己卻在這裏悠閒的曬着太陽,老臉一紅,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想想自己好像幫不上什麼忙啊,與其添亂,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呆着。

想到這裏,我拿出手機,劃開屏保,看起了我最愛看的今日頭條。本寶寶也是時刻關注國家方針政策的,只不過,看頭條的時候,多數時間是在看明星們的八卦,附帶着看一看最新的國家新聞啦。

大家夥兒,依然在忙碌的穿來穿去。

好在等了一會兒,齊銘他們就出來了,我趕緊收好手機,像是看見救星了一樣,趕緊迎上去,剛想問問死者的情況,齊銘面色沉重的說:“到車上說!”

莫非情況很不妙嗎?很少看見齊銘這個樣子,我也就沒敢多問,趕緊上了車。

我拉開車門剛想上車的時候突然發現樹後面藏了一個人,而且那個人是我非常的熟悉的一個人,我沒多看,趕緊上了車。搞不好是我最近想多了,幻覺呢?

我並也和大家說剛剛自己看到的那人,眼前車內的氣氛已經夠壓抑了,我纔不要再雪上加霜啊。

這次還是齊銘開車,手上的一次性手套不知道什麼時候摘下來了,露出一雙強勁有力的大手,樣子比帶着手套好看多了。

車子開離了現場後,齊銘這才緩緩地開口:“這次兩名死者的死狀和上一次的死狀差不多是一樣的,只有一些細微之處是不一樣的,這次的兩名死者也都是一男一女,脖子處有一塊明顯的刀傷,都是流血過多而死的。更詭異的是這次的兩名死者都是並排的躺在一起,頭部朝着水面,死的非常平靜。”

我和夏未都沉默了,各懷心思。我在想什麼,他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我一樣的也不知道。

大家都在想些什麼,不得而知,車內的氣壓低到讓人窒息,這樣變態的殺手,讓人覺得從心裏厭惡,甚至噁心。

一定要儘快抓住那個兇手,將他繩之以法。

良久,良久,我疑惑的說:“爲什麼這兩名死者會死在一起,他們之間應該沒有什麼聯繫吧?”

女大學生和無家可歸的流浪漢能有什麼關係,莫非是情人關係,只是,怎麼可能呢?一個流浪漢,什麼都沒有,又是髒兮兮的……

只是,一切皆有可能啊!又或許,她和男朋友吵架後,出來散心,遇到了善解人意的流浪漢,然後春心萌動,就毅然決然的拋開世俗的偏見,兩個人就非常恩愛的在一起了?

哎呀,我的天,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想象了。我掐了自己大腿一把,這才從無盡的幻想中出來,這流浪漢不可能和女大學生有什麼關係的,現在女大學生普遍的要求都很高,要求有車有房還要有存款,更有顏值,很顯然流浪漢一條也沒佔,她是眼睛瞎了,被豬油蒙了心纔會對一個流浪漢動心。

不是網上流傳一個段子麼?說的是你現在流的眼淚,就是你當初腦殼裏面進的水啊?網絡如此發達的今天,誰還會那麼傻傻的相信一見鍾情,相信愛情就是麪包?

這要是走在街上女大學生連看都不會看他們一眼的,更別談拋開世俗勇敢的在一起了。

齊銘皺着眉:“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問題,明明兩個不可能有聯繫的兩個人怎麼會死在一起呢?”

“如果是有人故意而爲之呢?”我不確定的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白玉摸着下巴如有所思的說:“這也有可能。”

我衝着在前面開車的齊銘喊:“齊銘,咱們不會警局了,咱們直接去X大。”

齊銘和白玉都疑惑的看着我,好像在等我作出解釋,我神祕的一笑:“等去了再告訴你們,現在先保密。”

夏未嗤笑了一聲,沒有說話,我也懶得理他,真是個自以爲是的傢伙。

白玉眼角上調,嬉笑着說:“行啊,沒想到才短短几天的時間,阿綾都學會賣關子了,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我知道白玉這是想套我的話,我纔不會上當呢,我神祕的說:“保密!”

齊銘和白玉齊齊的搖頭,讚歎我真是長大了,經過這樣一鬧,大家沉重的心情也慢慢的舒緩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本的沉悶。

車停在了X大的校門口,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羣,齊銘無奈的開口:“大小姐,現在可以說了吧。”

我點點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們,表示我要開始進行講話了,齊銘和白玉都湊過來了,只有夏未還是雷打不動的坐在原位上,我看了他就生氣,也懶得管他,不聽更好。

我非常神祕的說:“死者的男朋友叫王鑫,是X大體育系大三的一個學生。我們尋着這個消息找就行了,肯定能找到什麼線索。”

齊銘皺着眉,疑惑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死者的男朋友是王鑫呢?”那表情,好像我是在開玩笑調侃他們一般。

我嘻嘻笑道,故作神祕:“這你就不懂了吧,其實我有特異功能,就是能知道別人的男女朋友是誰!是不是覺得我很牛?你們要誇我的趕緊誇,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別怪我沒提醒你。”

大王有命 “哈哈!”夏未這廝居然笑了,居然敢破壞我好不容易纔得來的表現的機會,那麼高調的冷笑。我一雙眼死死的瞪了他一眼,可是這廝居然像沒看見一樣繼續笑個不停,真是氣死我了。

冷不丁的被夏未冷冷的嘲笑,這麼一破壞,原本還傻傻相信我的齊銘和白玉已經知道自己差一點就上當了,作勢就要來鬧我。“你這個傢伙,居然敢耍我們啊!”

我趕緊抱着頭,大聲說:“死者的男朋友確實是王鑫,因爲報案人就是王鑫,他自己親口說的。”

這一下子,車裏面靜了下來,嚇得我都不敢大口喘氣了。我小心翼翼的擡起頭,朝着周圍看了一圈,發現只有夏未是正常的,淡淡的望着窗外。

齊銘和白玉都瞪着眼睛看着我,隨後白玉爆出了驚天一語。

“還真沒發現那個清秀的男生這麼重口味,居然跟流浪漢搞在一起了,真是當代大學生的典範。”

“那是變態好吧!”

隨後我的腦海裏就自動腦補出現了王鑫和邋里邋遢的流浪漢同框的畫面。王鑫和流浪漢吵架之後,連續幾天都沒有去找他。

這時候他終於發現,他真的喜歡上了流浪漢,在一番糾結之後,他終於決定拋開一切,都要和他在一起,所以今天中午去南湖灣大橋底下找他,突然就發現他死了,慌忙之下,這才報了警。

當然,然後我們就上場了。白玉輕輕地戳了我一下,嬉笑地說:“開玩笑的,別當真啊,咱們快去找人吧!”

呵呵,開玩笑的,我能說,剛纔我已經當真了嗎?我居然真的以爲王鑫是和流浪漢在一起的。我的思想怎麼變成了這樣了呢,這樣不好,我可是當代四有新人,不行,我一定要杜絕這件事。

就在我自我催眠的時候,我們四個人都已經來到了X大的體育系,夏未也是X大的人,雖然才轉學來不久,但是方向感非常好。

有時候在這裏找建築物比我找我都快,每每提起這件事,我都覺得很悲傷,每每都有想撞牆的衝動。

總裁別亂來:前夫,咱倆不熟 我們幾個停在了體局學院的門口,準備投票決定,誰去找王鑫的舍友。我一開始的時候,再想別的事情就沒有注意到他們三個擠眉弄眼,就糊里糊塗的答應了。

這個投票結果毫無疑問,我當選爲找王鑫舍友的最佳人選。爲什麼倒黴的總是我?

爲什麼?

你們這幾個壞蛋,我決定,下一次一定讓你們爽到爆,哼哼! 第3532章

墨九狸看了眼老者,又看了眼門外,看起來對方進來時,已經在周圍做了手腳,不會被任何人發現了!

老者沒在意墨九狸的視線,直接當著墨九狸的面,拿出一顆丹藥吞下去,然後老者的容貌就在墨九狸眼前慢慢變化了!

很快,墨九狸眼前剛才普通的老頭兒,就變成了一個成熟穩重看上去又俊美非凡的大叔,雖然依舊是滿頭華髮,但是對方的臉上沒有一點的皺紋,也沒有一根鬍子,卻又不算是鶴髮童顏!

對方的眼神看上去就是經過歲月的沉澱,起碼不是很年輕,也不是那種老人的眼神,所以墨九狸只能說對方看著像是一個大叔!

「小丫頭,你怎麼一點也不驚訝呢?」對方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