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容看到弟弟又犯饞了,就打算帶著弟弟去買個糖葫蘆再回家去。

反正這顧縣令是找不著了,讓弟弟吃個糖葫蘆也算沒白跑一趟。

姐弟倆手牽手走到了糖葫蘆攤子那。

「姐姐,買兩串,我們一人一串。」沈年華蹦蹦跳跳,一臉笑容的對姐姐說著。

「買一串就行了,姐姐不吃。」

沈月容並沒有那麼想吃糖葫蘆,也就不想多花這個錢。

畢竟後面需要錢的地方還很多。

沈年華聽到姐姐不吃,頓時撅起了嘴,他還想再跟姐姐說說,這時一個聲音傳來。

「就買兩串,我請客。」

沈月容愣了一下,抬頭一看,果然是那張熟悉的臉。

顧景淮筆挺的站著,今天穿的是一身暗綠色的衣服,顯得臉色格外的好看。

一張臉不似上次那般冰冷,而是嘴角微微上揚到一個好看的角度。

沈月容不禁看呆了,心跳又有些加速。

顧景淮付了錢,姐弟倆一人拿著一串糖葫蘆。

沈月容抬頭對著顧景淮說道:「顧縣令,我有事情找你商議。」

顧景淮十分的有興趣:「好,這裡不方便,沈姑娘隨我來。」

姐弟倆跟著縣令主僕二人來到了鎮子上最好的酒家。

酒家掌柜看到顧景淮立馬殷勤的引一行人,進了這個酒家唯一的雅間。

那倆年輕的一看就是窮人家孩子,這個公子可不一般。

穿著佩戴都是上品,身後還跟著隨從,肯定是非富即貴。

好不容易來個有錢的主,可得自己小心伺候著,省的被不識人的小二給得罪了。

「客官,你要點些什麼菜呀?」

掌柜的一臉殷勤的笑容,小心翼翼的問著顧景淮。

顧景淮對著坐在對面的沈月容說道:「沈姑娘,你儘管點,今天我請客。」

沈月容立馬回道:「無功不受祿,我們怎麼能讓你破費。」

顧景淮又說道:「你儘管點,吃頓飯我還是付得起錢的。」

顧景淮語氣中透露著一股不可拒絕的氣息,沈月容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掌柜的心裡有些不屑,但還是不情願的走去問了沈月容。

這一看就是窮丫頭,估計都沒來過酒家,怎麼會點菜。

「姑娘,你要點些什麼菜?」

沈月容細想了一下,就開始點菜:「一個杏仁豆腐,一個薑汁扁豆,再加一個菌菇三鮮湯好了。」

顧景淮有些不高興了,他冰冷的說道:「我第一次請你們姐弟吃飯,你只點這些,莫非是瞧不起我那點縣官的俸祿?」

顧景淮皺了皺眉頭,神情有些不悅。


這還是他第一次請姑娘家吃飯,怎麼能就吃這些。

沈月容本來想著顧景淮非要請客,就少點一些,沒想到顧景淮反應這麼大。

後面還有事找顧縣令談,可不能還沒吃飯就鬧僵了。

沈月容也就沒有再客氣:「那就再來一個紅燒魚,羅漢大蝦,肚包雞,對了掌柜的,先給我們上一盤混合蜜餞,一盤乾果,一盤醬牛肉,一碟拍黃瓜,再來一壺好茶。」

上菜如果沒那麼快,得點些上得快的乾果和冷盤,這樣等菜才不會太無聊。

顧景淮看到沈月容放開了點菜,嘴角不自覺的上揚,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

掌柜的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快速的在單子上記下這些菜名。

這丫頭挺會點菜,可能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對了掌柜的,蝦的蝦線一定給我去乾淨了,還有醬牛肉要切成薄片再淋上蒜汁,菌菇三鮮湯記得臨出鍋,再給我打個雞蛋花進去。」沈月容仔細交代著掌柜的。


一旁的顧景淮對著掌柜的開了口:「肚包雞要用正宗的三黃雞,這樣湯才會更鮮。」

沈月容當下一愣,心中又多了一份對顧景淮的好感。

掌柜的都認認真真記下,還仔細核對完沈月容的要求,就一頭汗的出去了。

還好自己剛才沒有太失禮,不然今天可要得罪貴客了。

不一會兒,菜就陸陸續續的上來了。

沈年華看著一桌子才直流口水。

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好吃的,這可是鎮子上最好的酒家了,姐姐怎麼這麼會點菜。

這個紅燒魚看起來超好吃,這個扣肉看起來也好吃,還有這個蝦,還有那個雞湯,看著都好吃。

在得到姐姐的允許后,沈年華在一旁毫不顧忌的吃了起來,吃的是津津有味。

畢竟只是六歲的孩童,在眾人眼中倒也不覺得失禮,只讓人覺得天真可愛。

沈月容也沒有客氣,一道菜一道菜的嘗了起來。

這是鎮上最好的酒家了,味道還算可以。

而且提前說明的蝦線,切法什麼的,掌柜的都記得詳細,廚房倒是做得很認真。

從態度上來說算是不錯的酒家了,沈月容吃的也算盡興。

等沈年華吃飽喝足,癱在椅子上直撫摸著肚子,沈月容也吃飽放下了筷子。

這時一直沒怎麼說話的顧景淮,平靜的問道:「你說有事和我商議,是何事?」 沈月容吃飽了,也覺得該談談正事了。

她從腰間解下了一壺酒,遞給了坐在對面的顧景淮。

「現在雖是巡視,可也是公務時間,不宜飲酒。」

顧景淮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也沒有伸手接酒,依然筆挺的端坐著。

「你先嘗嘗,這是我自己釀的人蔘酒,味道十分不錯的。」沈月容說著就又往顧景淮那遞了遞酒。

顧景淮聽了沈月容的話,好奇伸出手,接過了酒。

他低頭聞了聞,並沒有著急喝。

這酒的香味確實十分濃郁,不像之前喝過的任何一種酒。

自己在京城什麼好酒沒喝過,但是這酒聞起來確實很不一般。

顧景淮心裡充滿了疑問,決定嘗嘗。

他薄唇輕啟,蜻蜓點水般的抿了一小口。

酒里有股淡淡的甜味,酒香特別濃郁,還有些說不出來的香味。

入口也順滑,不辣喉嚨不辣嗓子的,讓人喝了不禁還想再喝一口。

「你這人蔘酒確實不錯,很香,也很好喝,入口也順滑。」顧景淮點頭對沈月容稱讚著。

一旁的黃管家也禁不住鼓動了一下喉嚨。

這自己家公子什麼好酒沒喝過,居然會這樣誇讚這酒,肯定是真的很好喝。

「這酒是我自己釀的,放了人蔘、丹參、藏紅花,味道自然不一般了。」

沈月容看顧景淮誇讚起自己的酒,內心十分的歡喜。

「我最近就靠賣這個人參酒,還有枸杞酒,一個多月賺了十幾兩銀子。」

顧景淮聽到沈月容的話驚了一下,眼神中露出一絲讚許的神情。

自己在楓林鎮巡視多日,這十幾兩銀子,可相當於普通人家一整年的收入了。

而沈姑娘居然靠賣酒,短短一個多月就賺了十幾兩。

「你能說說,你都是怎麼賣這酒的嗎?」顧景淮好奇的問道。

沈月容一臉的得意:「我一開始是免費給大家品嘗,後來生意好了,自然不愁賣,主要的主顧都是本地的鄉紳地主,他們不缺這個錢。我賣酒生意這麼好,我就想起你之前說要振興楓林鎮經濟的事,你覺得以後讓村民跟著釀酒可行嗎?」

顧景淮思慮了一番,就點點頭:「倒也不是不可行,你既然來找我商議,可是有什麼打算?」

沈月容看顧縣令對她的經濟計劃頗感興趣,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說了起來:「楓林鎮的氣候溫暖,日照時長,糧食產量還算高,可是糧食賣價也就那樣,所以村民才那麼辛苦也賺不到什麼錢。如果把辛苦打下來的糧食都釀成了我這些酒,這酒的價格可是遠遠高於糧食的,這樣大家的收入也能提升很大一步。」

顧景淮深以為然的輕點了下腦袋,看著沈月容滔滔不絕的說著這些,他的心裡有了一絲悸動。

這沈姑娘想的是真仔細,辦法也是好辦法的,試試倒也無妨。

「你說的很有道理,這樣確實能提高收入,我在這巡視這麼久了,也發現了,這裡酒風一直盛行,釀酒的好手也特別多,如果你以後能直接和他們達成合作,這樣操作起來,會更加事半功倍。」

沈月容覺得顧縣令說的很有道理。

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始終有限,如果真的想做大做強,肯定需要一些得力的幫手。


「顧縣令你想的很周到,對了,我的酒不僅好喝還有很多養生的功效,我之前拿的人蔘都是藥材鋪那裡買的,這樣也算是間接幫助一下藥材鋪,就是怕做大了藥材鋪供應不上。」

顧景淮稍作思考:「藥材倒是不愁,楓林鎮山不少,還是有一些藥材的。我巡視其他地方的時候,也發現嘉禾縣下還有不少的鎮子有藥材可挖,如果要做大,靠一個藥材鋪供應藥材怕是真不夠的,如果後期有需要,我也可以牽線讓你往臨近的鄉鎮收購些藥材。」

沈月容聽到顧縣令願意幫忙,心裡很是開心。

「那就多謝顧縣令了,等我再做了酒,就不僅賣給村裡的有錢人,要賣到鎮子上,還有縣城裡的有錢人家,然後就能賺更多錢了。」

「只是縣城,怕是還遠遠不夠的。你不妨考慮下京城,那裡繁花似錦,有錢有名望的人最多了,他們也最注重養生。」

顧景淮的提議,讓沈月容頗為滿意。

自己也不是沒想過要賣的更遠一些,只是這其中需要牽橋搭線。

而她一個鄉下丫頭操作起來始終是費勁些,她也就沒有想那麼遠。

現在既然能讓縣令大人主動提議出來,以後縣令總會幫上些忙。

這顧縣令是有大格局的人,怕是在這楓林鎮待不久。

可得把握好機會,趁機好好發展起自己的一番事業。

顧景淮經過這些談話,也高看一眼這個十四歲的姑娘。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