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雲一怔,猶豫間只聽得那黑衣人一聲不屑:“退無可退了!”

說罷,黑衣人整個人竟然化爲了數道血影,虛虛實實將沈雲圍在了中間!沈雲倒是被激起必勝決心,大吼一聲,接連數拳擊出!

“哼!”黑衣人冷笑一聲,數道血色人影齊齊揮出雙掌,竟然直接穿過沈雲擊出的拳頭,“啪啪啪”擊在了沈雲身上!

“蠢貨!”慕霜這邊已經大佔上風,對面的天魔莊高手被她幾招擊退,此刻不知道躲到哪裏去了,看到沈雲這邊情勢危急,作勢要去幫忙,另一邊卻傳來了莫雨的一聲怒喝!

慕霜急忙看去,卻見莫雨左臂被刺了一道血口,鮮血已染紅了整條左臂。

“混蛋!”慕霜柳眉一皺,心中卻已經有了退守之意,猶豫了下手中長鞭一聲呼嘯,直奔莫雨那邊過去……

而沈雲這邊幾個回合間已經捱了數掌,自己的拳頭卻是全部打空,頓時有些急躁起來。

“哈哈,去死吧你!”黑衣人像是不想再跟沈雲糾纏,暴喝後身影再次多出數道,看樣子要直接擊斃沈雲。

沈雲不禁大駭,不再多想,收回雙拳硬抗了數拳,提起真氣看準頭頂的空當,踏雲步馭出,那黑衣人只見沈雲化爲一道灰影向上躍去,冷笑一聲數只人臉大小的血掌向上攻去!

“哈,你先去死吧!”

黑衣人眼見沈雲就要死於自己的化血功之下,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耳邊卻忽然響起了沈雲的聲音,頓時一怔,就見斜上方的灰影卻已不見!

“嘭”的一聲,一隻拳頭從黑衣人的身體穿胸而出,黑衣人眉頭一皺,便直直地倒在了地上,再無生息了……

在千鈞一髮之際,沈雲想來個聲東擊西找出空當逃走,卻沒想到黑衣人過於自信,在打出最後一招時就收回了血影露出真身,沈雲便再次施展踏雲步繞到了黑衣人身後,一拳將其斃之!

可是連續施展了踏雲步,此刻的沈雲已經沒有再戰之力了……

“哈,羅漢門已經快敗了,弟兄們一鼓作氣,殺上山去!”

天魔莊此戰可是蓄謀已久,在此勝負微妙之際殺出數十名本門弟子,看起來羅漢門已經不可能再勝了!

沈雲心中暗暗叫苦,卻不敢露出疲憊之色,索性打腫臉充胖子,大喝一聲一腳踩在那黑衣人的屍體上,擺出一副神擋殺神,佛擋**的凜凜威風之勢。

剛殺上來的數名天魔莊弟子見到沈雲那壯若怪物的上身就已經有些遲疑了,再看到他腳下的黑衣人,心中更是駭然,轉身朝莫雨與慕霜那邊殺過去了!沈雲冷哼一聲,身子卻是慢慢向後退去。

慕霜見狀只想一鞭子抽死沈雲,只恨抽不開身,見羅漢門本方弟子已經沒剩下多少,天魔莊這邊卻又殺上來數十人,嬌喝道:“羅漢門弟子聽令,全部退到山腰哨卡處佈防!”

“想跑?沒那麼容易!”

隨着這一聲有些刺耳的男人之音,一名身着暗紅色長袍的長鬚精瘦男子幾個起落就來到了慕霜面前,毫無血色的面孔讓人看了心驚。

“天魔莊大長老,白朮老魔?!”慕霜看到來人,面罩下的臉色微微一顫。



“哈,小妮子,沒想到你還認得老夫我,按年齡,我長你三輪有餘,今日你又殺我愛徒,若是不想死的話,就馬上歸降於我!”

殺他愛徒?!沈雲朝慕霜瞥了一眼,剛好與看過來的慕霜對視,心中更是哭笑不得:得,人是我殺的……

“哼,殺你愛徒又如何?你們天魔莊本就是作惡多端的魔道,今日又殺向我羅漢山,我想殺多少,就殺多少!”慕霜可不是嬌弱女子,此刻被對手看輕,熱血豪氣沖天而起。

“好,那我就先殺你愛徒!”白朮老魔咧嘴一笑,左右化爲數道肉眼可見的血影,轉瞬間竟然殺到了莫雨身前,一對鮮紅血掌直直拍向了莫雨的天靈蓋!

“啊?!”莫雨身子一滯,急忙揮劍相抵,可那長劍只是撐了眨眼工夫,就被血掌壓下!

“老魔,休要張狂!”慕霜大怒,身形一動,手中長鞭像是一條怪蛇猛地纏住了那對血掌:“雨兒,還不撤出!”

“哈,小妮子,先拿了你再說!”

白朮老魔一聲長嘯,雙掌之外竟然再生一對血掌,殺向了毫無防備之力的慕霜!

“師叔?!”

白朮老魔雙掌未至,慕霜已覺威力驚人,只是自己現在長鞭被制,而這白朮老魔修爲太強,竟然在短瞬之間制住了自己的身體,自己毫無反抗之力了!

莫雨被慕霜所救,此刻剛剛站穩身子,就見慕霜要香消玉殞,頓時一聲悲號,就要趕過去營救!

莫雨身形未動,一道灰影閃過,那慕霜只覺腰間多了一雙大手,硬生生將自己抱了出去!

這道灰影,當然就是拼盡了最後那絲真氣馭起踏雲步的沈雲!

“咦?好快的步法!”那白朮老魔見有人救出了慕霜,不禁一怔,轉身看去時,卻見一名赤着上身,下身着灰色長褲的長髮壯實少年。

獸人族?白朮心下一動,笑道:“速度不慢嘛,小子,今日羅漢門敗局已定,你若是歸降於我,我可以收你爲徒,如何?”

沈雲此刻可是有苦說不出:這老東西的徒弟是自己殺的,當然不能對慕霜見死不救,可是自己現在真的已經到了強弩之末,若是不答應,恐怕所有羅漢門弟子都要死在這裏。

“可以,但是我有個條件。”沈雲站穩身子,冷聲說道:“在場的所有羅漢門弟子,你都要放過!”

“你?!”還在沈雲懷裏驚魂未定的慕霜原本聽到他說答應就要罵出口,聽完後面的話頓時一怔,將後面的話咽回了肚子裏,轉頭卻見莫雨正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頓時大窘,輕拍了一下沈雲的額頭:“放肆,還不放我下來!”

沈雲早就把懷裏的人兒忘了,此時被拍了額頭,這才反應過來,雙手不由自主捏了把那溫潤的柔軟,這才鬆手將慕霜放下。

慕霜感覺腰間那雙大手的動作,柳眉一皺,站穩身子後瞪了沈雲一眼。

那白朮老魔卻是惱怒之極:自己好心放這小子一命,還收他爲徒,這小子向自己提條件不說,還當自己不存在一般與那慕霜小妮子打情罵俏,實在是氣人之極!

“哈哈……好,罷了,老夫也懶得跟你這個廢物談什麼條件,都殺了便是!”白朮說完身形再動,竟然化爲一團血霧,雙掌齊飛,隱隱現出鬼嚎之聲! “這老魔修爲極高,不能硬來,找機會退回山腰!”慕霜一聲嬌喝,手中長鞭直奔血霧而去。而莫雨與其他弟子邊打邊撤,向半山腰處跑去。

“哈!想走?!”血霧中的白朮老魔冷笑一聲,一掌拍在了慕霜揮來的長鞭上,長鞭被“嗖”的一聲擊飛,慕霜躲閃不及,被長鞭正中肩頭。

白朮老魔轉瞬間來到躲在角落裏的沈雲身側,雙掌齊出,掌風凌厲!

沈雲到此刻不禁暴怒,剛纔這白朮老魔叫他“廢物”已經讓他心底生氣,現在竟然直接要將他殺死,更讓他有了要把這老頭兒殺死的心!

眼見那雙掌就要擊中自己,沈雲卻提不起多少真氣,心下又無奈又駭然。

那慕霜已經過來救了,只是速度太慢,根本救不了自己!

“這是什麼?!”

白朮老魔在即將殺死沈雲之際忽然停手,看向沈雲的胸口。

沈雲一怔,見老頭兒停手,急忙向後一撤,卻聽“啪”的一聲,什麼東西從自己的腰間跌落在地上。他定睛一瞧,卻是那枚藏在腰間早就拋之腦後、刻着金色羅漢印的戒指!

白朮皺了皺眉,一道異樣的神色在沈雲臉上劃過:“今日就饒過你,下次再見到你,定然將你活剮!”

說罷,白朮老魔長嘯一聲,身形一晃,躲過後面趕來的慕霜一鞭,向已經快要逃出去的莫雨奔去!

“退回山腰去!”慕霜一咬牙,朝沈雲說了一句,再次追那白朮老魔而去。

沈雲也不敢再耽擱,此時老魔沒有殺自己,其餘天魔莊的弟子也不敢對自己妄動,要趁此機會逃回去。

想罷他躬身撿起那枚戒指,拖着已經恢復正常的疲憊身子向山腰跑去……

那白朮老魔的修爲最起碼是脈通境五層,此刻一路殺上去,竟然無人可擋,眼見莫雨就要被追上!

“老魔,莫欺我羅漢門無人!”

隨着一聲厲喝,長老葉元、葉華帶着十名身着勁裝的羅漢門弟子出現,團團將白朮老魔圍住。

“呵呵,我當是誰,原來是葉家兄弟,這麼多年未見,你們倆依然寸功未進,還做着羅漢門的長老之位,還有臉說羅漢門後繼有人不成?!”

白朮老魔的冷嘲熱諷讓葉元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紫,一時間卻也找不出話來反駁。

“哼,就算如此,老魔你覺得你能安然離開這羅漢山嗎?”葉華冷笑道:“掌門師兄在閉關之前就進入到了脈通境五層,五年過去,憑藉師兄的天賦,想必實力不會在你之下!再者,我羅漢劍陣的威力你是知道的,掌門師兄不在,我們依然有把握將你拿下!”


白朮一聽這話,眉頭微皺,剛要說什麼,一名天魔莊的弟子忽然疾步前來,湊在他的耳邊說了些什麼。

“哈哈,好!”白朮老魔聽完門下弟子的傳話,狂笑數聲之後冷笑着看着葉氏兄弟:“罷了,老夫現在不跟你們玩了,不過嘛,想必你的掌門師兄,這次不想出山也難了!哈哈……走,回莊!”

老魔說完,腳尖一點,身上的暗紅色長袍隨風而起,幾個起落就消失在了衆人面前,而那些天魔莊弟子,也像是瘋了一般退下了山……


“這……”葉華想說什麼,卻被葉元攔住了。

沈雲這時纔有時間向周圍那些剛剛趕來的弟子們看去,見張龍與方爲都在裏面,不過看起來也都受了傷。

見沈雲看過來,張龍報以苦笑,微微搖了搖頭。

“師叔,不好了!天魔莊那人跑了!”

驀地,有人從山上跑下,急匆匆地說道。

“廢物!他在重傷之下還能跑?!”葉元聽了大怒,二話不說帶着衆人向那弟子指去的方向追去!

天魔莊有人被俘了?沈雲跟着十幾名暫時失去戰力的人沒有追去,慢慢向山上走去。

沒走多久,忽然傳來一聲尖細地冷笑:“哈哈,沈雲,老子沒死!”

一聽到這聲音,沈雲立馬知道是那許掌櫃!他急忙定身看去,果不其然,那許掌櫃獨身一人站在路邊的樹林中,瘦長的身子在腳下白雪的映襯下格外的詭異。

“逃走的是你?!”沈雲驚聲問道。

“哈,逃走?!”許掌櫃不屑地咧了下嘴角:“你們都被我騙了而已,那個被抓住的許掌櫃不過是另外一名天魔莊弟子假扮的,真正的我怎麼會愚蠢的讓你們抓到呢!”

沈雲這才明白,當時自己下山時所見的被葉華他們圍住的並不是真正的許掌櫃,那麼,這個真的許掌櫃肯定是有所圖的!

“你……”

沈雲剛要問什麼,許掌櫃卻朝着他一笑:“老子先走了,下次見了,我可就饒不了你了!”

說罷,這許掌櫃雙腳齊點就要離開,身後卻忽然傳來了一聲厲喝:“賊人休走!”

沈雲他們一怔,急忙扭頭看去,卻見那藏書閣的林師兄手持長劍追殺過來,幾個起落就站在了許掌櫃面前,二話不說馭起長劍刺了過去!

“哼,就憑你?!”許掌櫃再弱,也是脈通境四層的高手,雖然上次在東方典當行差點被沈雲擊敗,但是那時的他絕對沒有使出真正的實力!

沈雲是明白這一點的,要知道上次與許掌櫃的爭鬥,他可是沒有用出任何魔道的功夫,單單是那敏捷的身法,就很夠沈雲受的了!

果然如沈雲所想,僅僅幾個回合之後,這許掌櫃便施展出了化血功,再加上詭異的身法,那林師兄已然中了數掌,只剩下了招架之力!

“林師兄,快走!你不是他的對手!”沈雲瞭解得很,此刻若不是自己爲林師兄煉製的黑鐵甲護體,他早就被許掌櫃滅掉了!

不過他不瞭解的是,這位林師兄此刻不是不想走,而是根本走不了了——許掌櫃化血功的功夫不在那白朮老魔之徒之下,這林師兄一時被其制住,根本無暇逃遁。

聽聞沈雲一喊,那許掌櫃知道此地不能久留,立時起了殺心,暴喝一聲,身形化爲數道血影,擊出數掌虛招之後,“啪”的一聲拍在了林師兄的天靈蓋上,那林師兄當場斃命!

“哼,再會了!”許掌櫃化出的數道虛影隨着他的真身消失不見……

“林師兄!”沈雲忍着身上的傷痛跑過去,見林師兄已經沒有任何的生機了……

“那人逃了?!”

葉華此時追了上來,見到倒斃的弟子眉頭一皺,問向沈雲。

沈雲點點頭,眼裏不禁溢出了淚水:雖說與林師兄並無親密關係,但是在羅漢門內,也只有林師兄、張龍、方爲三人與自己交好,還記得那天跟林師兄開玩笑,將睡夢中的他嚇了一跳,沒想到數天過去,竟然陰陽兩隔!

葉華不再問什麼,轉身帶着手下弟子離開了。

他身後的張龍倒是疾步走過來,對沈雲輕聲說道:“沈師弟,我剛得到消息,青風堡那邊也有天魔莊的人在進攻,我知道你是青風堡的人,爺爺與妹妹還在,如果可以的話,儘快回去一趟!”

沈雲一怔,不禁自責自己忘了這一茬兒:“哎呀!張師兄,你幫我跟長老說一聲,我現在就回青風堡去!”

“現在?!師弟,你現在身受重傷,現在回去豈不是送死?!”

“沒時間了,我路上調息一下就好了!先走一步了!”

沈雲說罷轉身下山去了,先是潛入到了羅漢鎮,見天魔莊的人已經都退走了,整座羅漢鎮就剩下十幾名老弱病殘。他悄悄在一家無人的住戶中找到一匹馬,套了輛破車向青風堡趕去。

這一路上,沈雲都在閉目調息,一直到天色漸晚才結束。外面寒風凜冽,沈雲探出頭,見不遠處已經能看到那青風堡的城牆,只是這一路上竟然沒什麼人,看起來十分蕭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